62中文网 > 逆行武侠 > 第四十八章 可惜世间之事,没有如果……

第四十八章 可惜世间之事,没有如果……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未来天王星际麒麟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末日边缘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超位面穿行豪门通灵萌妻史上最强店主龙城我的末世基地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里才是真正的神水宫,是一座美丽而幽静的山谷,再不像风萧萧之前所见的那么空旷,那么寂寥,只有一望无际的平静湖水,与零星露出湖面的房舍。

    如今是一幅图画般的山林间,还亮着一点点灯光,映着那一幢幢亭台楼阁,竹篱茅舍,也映着那一道瀑布。

    瀑布从天而降,飞珠溅玉,灿烂如银,奇怪的是,这么大的瀑布自半空中倒挂而下,泻入湖中,水声并不震耳,反而如鸣琴奏玉,听来但觉神清气爽,显然水力已被巧妙的宣泄了很多。

    只是诺大的山谷里,竟没有一丁点的人声,亭台楼阁里,也绝没有哪怕一丝人影。

    风萧萧一开始还谨慎的持剑慢行,但很快就发觉没有必要了,因为他沿途路过的一间间房舍里,根本连一个人都没有。

    不少房门洞开,桌面与床铺的凌乱,说明此间的主人是匆匆而走,屋子里几盏仍在晃动的灯火,说明此间主人才走不久。

    风萧萧很有些失望。

    神剑刚开锋,他正想以人血祭之,还有谁的血,会比水母阴姬更合适呢?

    自出水牢后,石观音就一言不发,轻轻悄悄的跟在后面,这时却突然说道:“你既答应不杀我,那么我就走了。”

    风萧萧扭过头,问道:“你打算去哪?”

    石观音木然道:“我要去一个阴姬永远也找不到我,邀月也找不到我的地方,所以你就不要多问了。”

    风萧萧怔了怔,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能想通,这很好……只要往后你不在邀月面前现身。我保证她不会特意去找你麻烦。”

    他一点都不相信石观音会真的放下仇恨,洗心革面,但石观音老老实实交还了碧血照丹青。他心底已还有一些感激,并不想深究。

    石观音笑了笑。道:“神水宫下,水道纵横,地下的规模,远比地上更庞大,看如今的情形,该是神水宫骤遇强敌,她们或许是避入了水道之中。”

    风萧萧道:“没错,邀月正堵在谷外。伺机入谷。”

    石观音道:“水母阴姬在水中就是无敌的,莫以为仗着神剑之利,就以为真能将她如何。奉劝一句,既然都已大占上风,见好就收罢!”

    风萧萧微怒道:“是邀月大占上风,我可是受了不少气呢!”

    石观音道:“言尽于此,只是为了感谢你不杀之恩……希望后会无期……”

    风萧萧皱着眉头,看着她的窈窕的身形消逝在幢幢屋舍之间,喃喃道:“你想吓唬谁呢!”

    他下意识的抚摸着碧血照丹青,又道:“我知道。你和我想的一样,对不对?”

    碧血照丹青嗡嗡的颤着,发着莹莹的虹彩。似在回应。

    风萧萧道:“不过石观音说的并非全无道理,要是能将水母阴姬逼出水,胜算岂不更大些!”

    碧血照丹青更显殷红,好似一抹鲜血,水银般缓缓流动着。

    风萧萧笑道:“月黑风高杀人夜,夜半无人放火时,人我杀过不少,却还没放过火呢!都说水火不相容,不知道水母阴姬怎么看……”

    烈焰焚天。烧得山水红彤,几乎和如今的碧血照丹青一样的红了。

    甚至连天边的皎月。都被蒙上一层朦胧的血色。

    血月当空照,或许预示着地上将血流成河。

    炭灰似飘雪。掠过一幢幢亭台楼阁,竹篱茅舍,就连瀑布都被笼罩。

    风萧萧长身立在风中,衣袂浮动间,双瞳已被通红的火焰映得红通。

    热风中的湖水,不再平静如镜,起了一阵阵的波澜,而波澜之中,突然生出湍激的水流,冒出了一长串的水泡。

    两个人自水泡之中走了出来,两人都穿着白色的长袍,虽然在水中,但长袍并没有湿贴在身上,反有如在风中一般飘动。

    风萧萧已认出这两人分别是阴姬水母和宫南燕,她们的眼睛在水中看来,都显得更朦胧、更深邃,却也都闪着几近疯狂的火光。

    刹那间,但见一股强烈的激流,自湖心冲起,形成了一条水柱,将水母阴姬直接托了上去,升起三丈后,才四下溅出。

    火光灿烂,水柱也闪闪的发着红光。

    远远看来,就仿佛地狱的恶魔自湖底飞升,站在一座冒着火焰的莲台上,威势恐怖,令人不敢仰视。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一幕,这一人!

    水柱变幻成水浪,火光映照下,水母阴姬似踏着火浪,威风赫赫的席卷到岸边,双目怒视。

    这时宫南燕也自湖心如飞仙般掠到湖岸,面罩秋霜,目光如电,扫过陷入一片火海的亭台楼阁,怒道:“风萧萧,你好大的胆子!”

    风萧萧笑道:“我胆子向来不小。”

    宫南燕道:“你是真的不怕死,竟敢火烧神水宫!”

    风萧萧道:“我还以为你会问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宫南燕顿时语噎,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着难以遏制的电光。

    水母阴姬忽然道:“二十年来,从没有人敢在神水宫杀人,更从没有人敢在此地放火,你们夫妻果然好大的胆子。”

    风萧萧不屑道:“难道是我想来这儿的?明明是你为了一己之私欲,硬生生逼着我来的。”

    水母阴姬道:“我只有找你,因为是你击败了石观音,所以只有杀了你,才能证明我在石观音之上,否则江湖中人又怎会相信呢?”

    她语气中居然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反似觉得理所当然。

    风萧萧都有些无语了,缓缓道:“就为了这点面子,你竟不惜陷我于死地?”

    水母阴姬淡淡道:“你在我眼中实不如条狗,莫说死了一个风萧萧,就算死一千个,一万个又有何妨?”

    风萧萧气极反笑。道:“或许在我眼里,你们才不如狗,而我烧一座狗舍。你们有什么好生气的?”

    宫南燕冷笑道:“你就笑吧!反正猖狂不了多久了。”

    风萧萧再也不看她一眼,向水母阴姬道:“我不管你是为了面子。还是你那畸形的嗜好,既然当初敢招惹我,现在又何必怨怪我杀人放火?”

    宫南燕怒道:“你胡说什么?杀人放火还有理了?”

    水母阴姬的畸形嗜好,是神水宫中公开的秘密,她建造了很多秘道,可以直达她所有女弟子的寝室。

    所以她的那些美丽女弟子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但从没有人敢明着说出,都是默默承受着。

    如今却被风萧萧当面揭破。这让宫南燕根本无法忍受。

    水母阴姬神情肃穆,冷冷道:“你想要怎样?”

    风萧萧摸着碧血照丹青,道:“以你之血,祭我之剑!”

    宫南燕目光闪动,道:“一柄烂剑,大言不惭。”

    风萧萧左手一挥,宫南燕立时凌空翻滚,一个跟头栽到了水里,哗的一响,溅起一片水花。

    风萧萧微笑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邀月要抽你耳光了,果真是舒服极了。”

    水母阴姬的身子突地向下一沉,双手在水柱上按了按。水柱上立刻聚出一道喷泉,直射而出。

    喷泉的水力本已极强,此刻再加上水母惊人的掌力,水箭如龙,其速度和力量纵然雷霆闪电也不可比拟。

    风萧萧收敛笑容,蓦地双手举剑,高过头顶,然后一寸寸的前压。

    似缓似快间,仿佛天外飘来的一片虹光。如此辉煌,如此迅急。整片湖水都已在剑气笼罩下。

    这一剑的锋芒,世上绝没有人能抵挡

    平静的湖面上。忽然起了汹涌的浪涛,就仿佛风和日丽的海岸,骤起暴风,风在呼啸,海也在呼啸。

    又仿佛在湖底来了两条上古洪荒时的蛟龙,正在海中作生死的搏斗。

    只见山谷在摇晃,湖水在沸腾,仿佛末日降临!

    蒸腾的水雾已弥漫天地,烧天的火势更见雄烈,竟似直直烧到了湖上,目光所及,竟没有一处不是红彤彤的。

    阴姬水母突然一个翻身,自水柱上跌落,只一瞬间的碰撞,她面上已褪去所有的血色。

    冲天的水柱也高高的跌落,激起了一阵汹涌的大浪。

    风萧萧有些发怔,他完全没有想到,碧血照丹青的威力竟变得这般宏大,一剑挥出,简直摧枯拉朽,根本无可匹敌。

    他有些喜悦的摸了摸剑身,一跃入水。

    突起的暴风骤雨,突如其来的席卷而过,只是湖岸内外,再无半点人影。

    湖底,宫南燕正抱着面色惨白,双目紧闭的水母阴姬。

    无法形容她的震惊,她从没想过,竟有人能够一剑击败水母阴姬……就算是武功绝世的邀月,在水上也只能勉强相抗而已。

    水母阴姬自水柱跌落的那一刻,她毕生的信仰仿佛也跟着崩塌了。

    她仓惶的拖着阴姬,茫然的在水底游动着,刻在骨子里的水性,使她仍比鱼游的还要快。

    风萧萧瞪着眼,四肢齐动,连连刨水,想要追上去,却依然越离越远。

    一串混着血沫的水泡咕咕冒起,水母阴姬重新睁开的眼睛。

    这双眼睛是难以形容的明亮,如同水中亮起了两个太阳。

    水母阴姬的武功和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都不相同,她的武功是自“水”中练出来的。

    她的力量也正和“水”一样,看来虽柔和平静,其实却是无坚不摧,无物可挡的。

    滴水已能穿阶,洪水更能使山峰移形,城市毁灭,自古以来,天下就从来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抵抗水的力量。

    风萧萧心中忽生警兆,这才发现,他实在是低估了水母阴姬,世上最可怕的原来就是水。

    无情的水。

    水母阴姬的出手更无情。

    刚才一招落败,让她不可遏制的羞愤,而如今在水中,她重新找回了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力量。

    她的身形还未改变,那种澎湃如潮的掌力已如水中无铸的暗流,犹若实质般,直冲风萧萧而去。

    迎面而来的巨潮还未及身,风萧萧便已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无形巨力。

    他有些后悔,他确实不该进入水里的。

    事不宜迟,他只能全力挥出碧血照丹青。

    湖水中立时现出了一道彩虹,像一面明艳的半弧,笼罩到他的身前,闪着绝世凄美的光。

    能够粉碎一切、压扁一切的巨潮,倏然拍击而至。

    突如其来的声响,竟一下子超出了人耳所能听到的范围,虹光四溢中,宛如身处一片茫茫血海!

    一时间,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一瞬之后,湖水支离破碎,如同炸开的镜面。

    方圆里许内,整片水域竟似瀑布倒流,冲天而起,令人震撼至不能出声。

    良久,风萧萧猛地抖动了一下身子,从冰冷的湖水中清醒。

    他呛了几口水,一扭身,冲出了水面。

    雨纷纷,水哗哗,雾蒙蒙,火烈烈。

    风萧萧深喘了一口气,重新钻入了水底。

    还是那块青白石块,石块后面的水道,可以直通水母阴姬的卧室。

    水道自然是关闭的,但根本难不倒风萧萧。

    他平剑连划,轻易便削开了一个能够通过一人的大洞。

    剑锋所指,坚硬的青白石块根本和豆腐一样。

    不过风萧萧忽然僵住了,因为他发现,手中的碧血照丹青竟已褪去所有的血色,恢复翠绿的剑身,那种无法匹敌的剑力,已然悄悄消逝。

    正在这时,一道白影从水道旁蹿出,来速之快,风萧萧根本反应不及。

    这人竟是那么的义无反顾,一下子扑上了剑尖,朵朵血花登时在湖水中怒放,似落入水中的黑墨,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风萧萧刚回过神,便发现自己被这人死死抱住了。

    身躯触感柔软温软,简直令人迷醉,该是个女人,只是用力甚大。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往湖底沉去。

    风萧萧用力一扳,才发现这张娇美的容貌如此熟悉,脸颊还挂着一道通红的掌印,竟是宫南燕。

    宫南燕面上带着微笑,眸中全是解脱。

    能够在水中重创水母阴姬的人,世上再没有人能够抵挡。

    宫南燕十分清楚这一点,于是她一早就潜在水道门后,等待风萧萧闯进来,她便用自己的性命,换得半刻拖延,只希望水母阴姬顺利逃脱。

    她却不知道,碧血照丹青已完全褪去血红,现在的风萧萧在水里就是个半残废。

    如果她不是以命换之,而是以招攻之,风萧萧不死也会重伤,可惜世间之事,没有如果……

    看着宫南燕舒展的娇容,带着满足的微笑,渐渐合眼,风萧萧好像明白了什么,不禁暗暗叹息,忽然觉得这女人也没那么可恨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