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逆行武侠 > 第六十八章 决战之前 (四千字大章)

第六十八章 决战之前 (四千字大章)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未来天王星际麒麟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末日边缘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超位面穿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冷静点豪门通灵萌妻史上最强店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风萧萧的质问,牛肉汤的脸蛋很红,红得发烫,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掐住了脖子,气息不畅,或是别的什么原因……

    宫九施施然的站起身,随手披上了一件外袍,好整以暇的系着腰带,道:“你很愤怒?”

    风萧萧冷笑道:“如果你是诚心想激怒于我,那么……你成功了。”

    他左手扔开牛肉汤,指尖拂过剑刃,瞧着明晃晃的剑身,道:“我本打算回到岛上再和你做个了结,看来不必了。”

    他的神情已冷静了下来,周身却像是弥漫起了一阵刺人的寒意,而这股寒意正顺着指尖的滑动,缓缓向剑尖凝聚。

    宫九没有说话,只是被风萧萧的杀气迫得打了一个冷噤。

    风萧萧失去了境界,本来不会有这样明显的杀意外露,可想而知,他冷静的面容下,定是只剩按捺不住的愤怒。

    于是他出剑了。

    很绚烂的剑光,仿佛永夜中的极光,迅疾多彩且缥缈灵动,像是根本无可捉摸。

    这一剑若是放在江湖上,能接下而不死的人,绝对不会过超过十个。

    宫九手中本没有剑,但下一刻,剑就到了他的手中。

    风萧萧空着手连退数步,脸色又变了。

    他终于理解原先别人面对他时的感受了。

    不是宫九太快,而是他变慢了。

    境界之下,果然全是浮云。你功力再高,也会被无孔不入的精神异力压制到底,几乎毫无无反抗之力。

    风萧萧目光似冰,总算彻底冷静了下来。道:“你心无杀意?”

    宫九道:“我已不必杀你。”

    风萧萧眼光闪了闪,道:“不必?你好像认为自己已经可以违抗吴明的意愿?”

    宫九道:“不错。”

    他缓缓走近,将剑插回风萧萧手中的剑鞘,又微笑道:“所以我很感谢你,若不是你对我做的这些,我也没有今天。”

    风萧萧也笑了笑。不过笑容却显得很冷,道:“如果我再对你用上一次,你是不是应该更加感谢我?”

    宫九的喘息声忽然变粗,他的目光也起了波动,其中露出的神情,简直奇怪极了。

    沙曼缓缓走到风萧萧的身侧。道:“他现在看你的目光,就和原来看我一样。”

    风萧萧又觉得自己的胃开始不舒服了。

    他突然伸手入怀,握住了“水母之精”,冷笑道:“去死吧!”

    剑又在手,忽如孤虹,剑光一闪一收,快如电光火石。

    宫九第一次看到这么快的剑。

    剑分明已经回鞘。但剑光仿佛仍然留在眼中。

    就像闪电劈过之后,仍然浮现在眼中的残光。

    风萧萧冷冷道:“你躲得很快,只是不知你还能躲过几剑?”

    宫九的胸膛已经血流如注,汩汩不停,这个伤口,离他的心脏只有半寸。

    但他的脸上竟连一丝痛楚的表情都没有,有的只是诧异,诧异的盯着风萧萧手里握着的那颗珠子。

    风萧萧很快变得比他还要诧异。

    因为宫九身上的创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紧,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光滑洁白如玉了!

    若非他笼身的衣衫上还有个洞,风萧萧甚至都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真的中了自己一剑。

    风萧萧忍不住问道:“这真是瑜伽术?”

    他虽然一直知道宫九身负瑜伽术,但从不知道瑜伽术竟能将人的肉身变得这么恐怖。

    宫九摇摇头,道:“不管是瑜伽术,还有老头子教我的刑遁术。”

    他不论摇头还是说话,目光都须臾不离风萧萧手中的那颗珠子。

    风萧萧分明失了境界,可一握上那颗珠子,就立马鸟枪换炮,一剑就刺伤了他。

    若说这珠子没有鬼,连鬼都不信。

    “刑遁术……”

    风萧萧皱了皱眉头,道:“真是奇怪的名字。”

    宫九的目光终于从珠子上移开,转到他的脸上,道:“听老头子说,刑遁术本有九章,其中两章专论遁术,其它章节讲的是各种酷刑和逼供的残忍手段,不过全本早就遗失,连老头子自己都只是略通皮毛,所以也只传了我皮毛……”

    他的话语顿住,表情似笑非笑。

    风萧萧不禁打了个寒颤,不用多想,他就猜到宫九个什么意思:“就算是皮毛,也已够用,足以让任何人生不如死。”

    宫九又道:“想要使人痛苦,自然需要对人体的种种痛苦有切身的了解,所以刑遁术开篇,就是教授如何对自己施刑。”

    风萧萧拿眼瞪着他,不作声了。

    对别人狠算什么,敢对自己狠的人,才是真的狠,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他终于知道宫九畸形的性格是如何产生的了,原来是自虐太多,都养成习惯了。

    宫九继续道:“当时为了能够捱的久些,我就去学了瑜伽术,或许连老头子自己都没想到,刑遁术配合瑜伽术竟然如此神效。”

    风萧萧冷笑道:“是虐的多了,身体都习惯受创流血了吧!”

    宫九的表情没有一丁点不自然,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道:“现在你是不是已明白了?”

    风萧萧道:“明白什么?”

    宫九道:“无论你出多少剑,都是杀不死我的。”

    风萧萧道:“不知道你的脑袋上中了一剑,还能不能不死。”

    宫九道:“你要是有把握刺中我的脑袋,早就出剑了,怎会还在这儿与我说话?”

    风萧萧沉默不语。

    宫九道:“所以你应该和我联手,而不是与我敌对。”

    风萧萧低着头。好半晌才抬头道:“怎么联手?”

    宫九道:“现在,已没人能杀的死我,老头子也不例外,所以我有能力不再遵从他的意愿。”

    风萧萧道:“真是如此。你直接杀了我不就好了。”

    宫九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微笑道:“我真的不想杀你。”

    风萧萧深喘了几口气,强行压下了腹中的翻江倒海,勉强说道:“你是不是太小瞧吴明了?我不信他会拿你没办法。”

    宫九叹了口气,惋惜道:“信不信是你的事,如果你不同意。回岛的那天起,你的死期也就快到了。”

    风萧萧握紧了“水母之精”道:“咱们走着瞧。”

    宫九瞧向了“水母之精”,缓缓道:“我相信这颗珠子一定是有限制的,等到你耗尽精神、体力之时,你就死定了……”

    风萧萧打断道:“不劳你操心。”

    宫九又叹了口气,慢慢地转身。望向窗外的大海,道:“明天早晨起航,希望一夜的时间,能够让你回心转意。”

    他背过身,就表示这次谈话已结束。

    风萧萧抓起沙曼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夕阳下的海洋,浪潮已起。待到天明时,船已扬帆起航,在金光粼粼的海面上,向着天边驶去。

    一离开海岸,牛肉汤忽然一扫之前的颓靡,变得神气起来,而且离岛越近,她就变得越神气。

    她甚至大着胆子跑到风萧萧和沙曼的房里。掰着指头,算着两人还能够活多久。

    风萧萧竟然也没跟她计较。

    牛肉汤之前受够了气,这会儿仗着有宫九撑腰,自然想着法找补回来,这种想法很幼稚,风萧萧却巴不得她就这么继续幼稚下去。

    一个得意的女人,八成都会忘形,总比一个冷血的杀手好对付百倍千倍。

    牛肉汤得意地笑道:“也许你们还能活一天半,或许是两天,但绝不会超过三天。”

    风萧萧不置可否,道:“是吗!”

    牛肉汤道:“这是个很大的海岛。”

    风萧萧道:“哦。”

    牛肉汤道:“据我估计,这岛上至少有五千七百多个可以躲藏的地方。”

    风萧萧笑了笑,道:“没有那么多,岛上只有五千三百六十三个可以躲藏的地方,而能够同时藏下两个人的地方,只有一千五百五十四处。”

    牛肉汤明显愣住了,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你一个个的数过?”

    风萧萧道:“你又怎么会知道?难道你也一个个的数过?”

    牛肉汤道:“你不要忘了,我不但会做牛肉汤,还会杀人,我就是在这座岛上学得杀人,岛上能藏人的地方,我大都藏过。”

    风萧萧道:“你也不要忘了,不止你是个杀手,我也是个杀手,最初上岛时我就已在岛上转了一整圈,什么地方可以藏人,我只会比你更清楚。”

    牛肉汤呆呆的眨了眨眼睛,忽然笑道:“你就算都知道又如何,因为你们不论藏在哪里,我们也可以在半个时辰中把你们找出来捏死。”

    风萧萧道:“我们?到底是你还是宫九?”

    “当然是九哥!”

    牛肉汤眼睛里充满了骄傲:“他甚至还愿意先让你们半个时辰。”

    风萧萧道:“怎么让?”

    牛肉汤道:“从上岸开始,半个时辰内他绝不追你们。”

    风萧萧道:“绝不?”

    牛肉汤道:“他说的话,每个字都像钉在墙里,一个钉子一个眼。”

    风萧萧道:“这点我倒相信。”

    牛肉汤道:“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风萧萧摇头道:“我不同意。”

    牛肉汤皱起小巧鼻子,道:“你为什么不同意?”

    风萧萧似笑非笑道:“你当我是傻瓜?”

    牛肉汤冷笑道:“难道不是?”

    风萧萧道:“小老头吴明是让你、我、宫九三人分出生死,只能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什么时候关沙曼的事了?你一口一个你们,当我听不出来?”

    牛肉汤跺脚道:“你以为你死了,她还能活?”

    风萧萧握起沙曼的手,柔声道:“我死了,她不能活,但如果我没死,她也就不会死。”

    牛肉汤道:“对呀!反正都是你死她死,你活她活,有什么区别嘛?”

    风萧萧斜眼睨着她,道:“区别大了,你是不是想着,宫九对付我,你去对付她,只要能让我分心就行了?”

    牛肉汤的脸色变了变,道:“你不同意,难道我就不会对付她了?”

    风萧萧笑道:“当然不会。”

    他淡淡道:“这是我们三人间的你死我活,吴明绝不会让旁人掺和的,但如果我只是带着沙曼,他也不会拦着,可如果我让沙曼跟着他,我死之前,你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才急急忙忙跑过来诓我,是不是?”

    牛肉汤顿时不说话了。

    风萧萧站起身,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没让沙曼跟着陆小凤走,而是带着她回岛吗?”

    牛肉汤冷笑道:“你带着她,难道不是为了每天晚上那点事?”

    风萧萧哼了一声,道:“因为我相信,最后死的一定不是我。”

    牛肉汤不屑道:“你凭什么这么自信?”

    风萧萧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道:“因为我离岸前,发现了一个秘密……”

    牛肉汤问道:“什么秘密。”

    风萧萧道:“既然是秘密,当然就不能说出来了,尤其是告诉你。”

    牛肉汤呸了一声,重重的跺了跺地板,扭腰走了。

    沙曼缓缓起身,从后面抱住风萧萧的腰,道:“你真有自信赢宫九么?”

    风萧萧道:“很有把握,只是……”

    沙曼转到他的身前,担忧道:“只是什么?”

    风萧萧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只是或许需要你的帮助。”

    沙曼柔声道:“不论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依你。”

    风萧萧道:“我需要你将剑,最终刺入宫九的额头。”

    沙曼吃了一惊,道:“我?”

    风萧萧叹道:“我知道这对你很为难,不过我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沙曼道:“我……我剑法还可以,但一定不是宫九的对手。”

    风萧萧道:“不用担心,他保证那时根本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沙曼猫一样的眼中闪着犹豫的光,低头道:“好!”

    风萧萧抚摸着她的脸颊,道:“你不要怪我心狠,非要你动手杀宫九,因为那时候,或许我也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沙曼突然抬头,认真的瞧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我会抢在牛肉汤前面的。”

    风萧萧摇摇头,道:“牛肉汤那时应该也动不了。”

    沙曼不懂。

    风萧萧道:“说起来实在很复杂,但你一定要相信我。现在最困难的地方,是怎么让你避过小老头吴明……我们三个人的生死,他是不会允许你插手的。”

    沙曼嫣然道:“吴明是个很奇怪的,奇怪的人通常都有奇怪的嗜好和脾气,我恰好知道一两个,足以让他分神片刻。”

    风萧萧轻松道:“那就好。”(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孤宇星云”的打赏,感谢书友“戈壁山人”的月票两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