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逆行武侠 > 第三十一章 一诺千金

第三十一章 一诺千金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未来天王星际麒麟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末日边缘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超位面穿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冷静点豪门通灵萌妻史上最强店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翟让刚刚还身形不稳,目光黯淡,这会儿腰身却挺得笔直,目光如炽火。

    他探出一只手,无声无息的拍中了秦叔宝快如闪电的双锏。

    秦叔宝顿时飞退,撞到了后方的一具棺材上,更骇人的是,棺材被他撞得粉碎,却连一丁点声响都没发出。

    风萧萧立刻知晓此人武功已臻化境,阳刚阴柔兼有,并且都深厚到了极点。

    秦叔宝哇的一声,吐了口血,使劲支着双锏,只是手脚俱都发软,怎么也爬不起身。

    翟让像是也不好受,挺直的背又佝偻下去,双目再次无神。

    秦叔宝喘息着叫道:“风萧萧,你快杀……杀了他,我回去后一定如实禀告,你……你便为朝廷立下大功了。”

    翟让昏暗的目光转到风萧萧身上,一眨也不眨。

    风萧萧笑了笑,道:“你装出一副重伤无力的样子,是不是想诱我上当?你瞒不过我的眼睛,你起码还有一击之力。”

    秦叔宝又叫道:“你先想法子困住他,他受了重伤,撑不了多久的。”

    风萧萧却不理他,笑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正愁去哪找人呢!办法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翟让终于开口,哑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风萧萧道:“我叫风萧萧,我想……大龙头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翟让目光连闪,道:“你就是废掉宇文化及。还闹得杜伏威连番灰头土脸的那个风萧萧?”

    秦叔宝顿时**一声,觉得眼前发黑。

    他久在军中,宇文阀又极力对内封锁消息,所以他并不知道风萧萧的名字。但这么大的事,他总能隐隐听说一些小道传闻。

    这人既是宇文化及的对头,就绝不可能是心向朝廷的人了,现在别说指望风萧萧出手杀死翟让,应该想想如何保住他自己这条小命了。

    风萧萧笑道:“我如果将大龙头安全的送回去,你是不是能答应帮我个小忙?”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翟让只能道:“说!”

    风萧萧道:“找到两个人,这两人大龙头也应该听说过,一人叫寇仲,一人叫徐子陵。”

    翟让目中闪起精光,半晌不语。

    风萧萧道:“我一介江湖草莽。又不打算争天下、当皇帝,所以我对杨公宝藏一点也不感兴趣,只要大龙头能找到这两人,长生诀归我,杨公宝藏归你。”

    翟让神情一凝,随即斩钉截铁的道:“好,我答应了。”

    他瞧向仍爬不起身的秦叔宝。道:“不如就已此人之血,见证我们的誓约。”

    风萧萧道:“我曾答应过他,不让别人轻易动他,我若是对他不讲诚信,又如何能对大龙头讲诚信呢?”

    他忽然抬手,一道气劲自掌中挥出,另一口棺材无声无息的粉成了一篷呛人的黑雾。

    秦叔宝就在旁边,登时被呛得不行。翻在地上连声咳嗽。

    翟让的额头上浸出了几颗冷汗。

    风萧萧这一手,既是在证明,又是在警告。

    像是在说:“你的小命其实就在我一念之间,别说现在你身负重伤,就算武功全在,能是我的对手?既然身不由己,就别提那么多的条件,一旦撕破了脸,只怕对谁都不好。”

    不过翟让依然不肯妥协,沉着脸道:“我身负重伤的消息绝不能被人传扬出去,否则别说替你找人,连我能不能还活着,都很难说了。”

    风萧萧笑了笑,往左踩出一步,身形不知怎么滴溜溜的一转,就到了翟让的身后。

    翟让没想到他忽然出手,事先竟连一点征兆都没有,大骇之下挥手格挡,但哪里来得及,顿时被钳住了动脉,眼睛一花,他便发现自己到了庙外。

    风萧萧低笑道:“看大龙头深夜独身外出,又负了重伤,显然是有难解的烦恼,不若待带我偷偷的回去,说不定能有奇效呢?”

    翟让顿时动容,都顾不得去想风萧萧为何突然出手制住他,急声道:“你是说……”

    风萧萧含笑点头,瞟了破庙一眼,小声道:“所以他不能死,否则大龙头负伤的消息如何还能传扬出去?也就没法子能杀人个措手不及了。”

    翟让沉吟片刻,摇头道:“我信不过你。”

    他顿了顿,又斜眼道:“我也不相信你会是李密的对手。”

    关于李密,风萧萧也听云玉真说过。

    去年李密投效翟让,使翟让实力倍增,李密更在荣阳大海寺击破隋军,袭杀张须陀,瓦岗军自此更声势大盛,隐然有天下义军之首的声势,翟让这才被多路人马尊之为大龙头,其中大半的功劳,都是出自李密之手。

    而且此人不但是用兵如神的兵法家,更是当今有数的武林高手,难怪翟让不怎么相信风萧萧能赢得过他。

    翟让在这时提起李密,其中的隐意,令风萧萧不由想道:“功高震主,祸起萧墙。”

    他洒然道:“我只是想找两个人而已,找谁帮忙都是一样,找你是找,找李密也是找,听你这么一说,我还不如将你送到李密那儿,我不但会少了很多麻烦,你说李密又会怎么感激我?”

    翟让面色大变,冷然道:“他只会不惜一切的杀了你。”

    风萧萧笑道:“不错,他大半会将罪过推到我的头上,这样他就不用担上弑主犯上的恶名了。不过我要是正大光明的将你送到他那儿呢?一路上大肆宣扬你重伤被我救回的消息,其结果,我成座上宾,你为阶下囚。只怕再也身不由己了。”

    翟让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这么做?”

    他毕竟是一代枭雄,闯过无数大风大浪,一辈子都在与人争命。与天争命,想要他服软,可没有云玉真那么容易。

    风萧萧坦然道:“一个敢弑主的人,翻脸肯定比翻书还快,李密和现在的你不一样,他到时若翻脸不认人。又没了大龙头的牵制,我的麻烦只怕会更多,而大龙头就算想与我翻脸,也要等到伤势全好那时,你说是不是?”

    翟让冷哼一声,道:“你倒坦诚。”

    风萧萧笑道:“我既然想与大龙头合作。自然要坦诚相待,怎么样?大龙头可是同意了?”

    翟让盯着他的眼,道:“我帮你找到那两人,你护我伤势痊愈?”

    他提都不提“长生诀”和“杨公宝藏”,显然仍是信不过风萧萧。

    风萧萧放下他,伸出手掌,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翟让抬起右掌。与他拍到一起,道:“一言为定!”

    仍凭风萧萧百般精明,却实在也没料到,他带翟让走后的第二天,寇仲和徐子陵竟然也来到了这座破庙,还和秦叔宝结伴逃亡了一阵。

    若是知道这些后事,风萧萧肯定悔得连肠子都青了,说什么都不会离开破庙半步。

    不过现在的他。正带着翟让急匆匆的往荥阳城赶去。

    听翟让说,李密麾下的沈落雁极富智谋,手中还有个极善追踪的人,可以指挥一头扁毛畜生于野地中寻人,少有不中。

    所以为了避开沈落雁的搜寻,风萧萧在赶路时除了经常穿梭于密林,更是在翟让的指挥下绕了不少圈子,以避过来自高空和陆地的追踪,算是吃了不少苦头。

    这日,终于到了彭城郊外的河边。

    此时有三艘五桅大船由下游驶来,翟让脸色一变,喃喃道:“这三艘船扯的是李阀的旗帜,假若船上坐的是阀主李渊,彭城就必有重大事情要发生了,不行,我定要去看上一眼,不过你入城时一定要小心,不然很难避过沈落雁的耳目。”

    他十分担心李阀会与李密密谋什么,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那就说什么都要破坏掉。

    风萧萧撇嘴道:“我现在好生后悔,早知道那个叫沈落雁的婆娘这么棘手,又这么擅长找人,我还不如将你送给她,让她帮我找人呢!”

    翟让冷冷道:“现在也不算迟。”

    风萧萧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没想过?谁让我先遇见你呢!我这人没别的好处,不过这辈子还真没有食过言。”

    翟让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既然不肯食言,现在为何还不动?”

    风萧萧果然扭头就走,边走边说道:“等你伤好了,我定要好好打你一顿,非出了我这口恶气不可。”

    最后他从一户民家里弄了一辆装满的柴车,将翟让藏在柴禾堆里,装成进城卖柴的农民,一路赶着车,混在进城的赶集的人群里过了城门。

    然后他去衣铺里重新换了一身衣服,才神清气爽的问道:“你打算从哪开始查?”

    翟让道:“跟我来。”

    这是一间颇具规模的酒楼,或许是两人的衣着神采都是不俗,所以伙计殷勤的迎了上来,嘘寒问暖的将两人往楼上雅间里带。

    上楼到转角的时候,翟让忽然凑向那伙计的耳朵,说了一句似唐诗似宋词,上下不靠的暗语。

    风萧萧顿时明了,这间酒楼肯定是翟让的眼线。

    那伙计明显愣了一愣,随即脸上更是笑开了花,引着两人上了二楼,在雅间门口连连作揖道:“二位请进去稍等片刻,掌柜的有事出去了,小的这就去叫他回来。”

    翟让进了雅间,风萧萧紧随其后,可刚一迈步,就听见一声冷哼自身后传来,一人沉声道:“伙计,为什么明明是我们先来,他们却可以进?”

    翟让理也不理,头也不回,风萧萧却忽然转头望去。

    这人虽是压着嗓子说话,但依然很清脆动听,而且这声音他曾经听过,但好像并不熟,所以他不由自主的想看看是谁。

    这是个令人特别印象深刻的人,除了俊秀的俏脸上嵌着那对灵动的大眼睛外,就是下面的两条长腿,虽是女扮男装,却有种挺拔的神气。

    她刚坐的那张桌上还坐着两人,是两个中年的男子,明显是她的随从。

    酒楼伙计忙弓着腰讪笑道:“这是鄙号老板的朋友,小的……实在做不了主。”

    那女扮男装的人道:“我不为难你,我自己与他们说。”

    酒楼伙计还想开口,却被一锭飞来的银子堵住了嘴。

    风萧萧向走来的这人看了又看。

    这人他的确见过一面,就在东溟号上,东溟夫人曾叫她“婉晶”,应该是东溟夫人的女儿,姓名叫单婉晶,只是不知她为何会这样一副俊秀书生的打扮,还出现在彭城里。

    单婉晶走到风萧萧的跟前,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抱拳沉声道:“五湖四海皆兄弟也,兄台相格不凡,末知高姓大名,好让我李志交个朋友,一起进雅间喝上两杯。”

    风萧萧暗里一阵错愕,随即恍然,这小妞一看就是个初出江湖的雏,自以为老练的说着江湖套口,其实嫩的不行,还以为自己男扮女装就没人认得出来了。

    翟让这时淡淡道:“哪来的狂妄小女子,如果想要攀亲带故,对面就是倚红院。”

    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座青楼,而风萧萧一转目,果然在酒楼对面的街上,瞧见了写有“倚红院”三字的牌匾。

    化名李志的单婉晶顿时气得直打哆嗦,俏脸素白,而她桌上的两个中年男子也立刻站起,手按剑柄,怒目瞪来。

    翟让毫不在意,他是威震天下的枭雄,多路义军共推的大龙头,他习惯了不论走到哪儿,从来不需给人面子。

    况且那酒楼伙计其实是他的手下,却单婉晶掷银子堵住嘴,在他看来,无疑是扫了他的脸面,嘴里自然没什么好话。

    单婉晶显然从小被娇宠惯了,想不到世间竟会有人这么不客气对待自己,俏脸阵红阵白,凤目生寒,想掉头离开,又像下不了这口气,狠狠盯了雅间一眼,转向风萧萧道:“你……你……”

    风萧萧对东溟夫人印象很好,所以也不欲让她的女儿难堪,便笑道:“实在对不住,今儿是那位做东,他不喜见生人,所以言语粗鲁了些,如果兄台有意,在下斗胆过去和兄台拼上一桌,赔上一杯酒?”

    单婉晶听他语气诚恳温柔,脸上怒意淡去,玉容竟变得出奇的平静,不过秀眸中却射出森寒的杀机,低声道:“兄台有此心意就好,道歉就不必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黑水蓝风”的月票,感谢书友“梦帝”的打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