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逆行武侠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井底女蛙

第四百四十一章 井底女蛙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未来天王星际麒麟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末日边缘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超位面穿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冷静点豪门通灵萌妻史上最强店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纪倩本来红着眼圈,很有些怯生生的走出来,全然没有之前那种风风火火、言辞无忌的大胆模样,可听到风萧萧关于池生春身份的话语后,娇躯剧震,似乎都忘记了掩饰,目光投往风萧萧,俏脸上满是愕然。

    风萧萧瞧清她目中忽然激闪的彩芒,反倒讶道:“你居然知道!”

    纪倩娇躯再颤,立刻垂下目光,娇呼道:“我不知道……”

    她似乎会意自己明显有些欲盖弥彰,忙接着道:“我的确不知道池老板有什么另外的身份,更不知他还拥有那么多女人。看来全是倩儿妄自尊大,曲解了风爷的意思……”

    单婉晶忽然起了兴致,微笑着打断道:“尚大家当面,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你信不过他就算了,莫非你连尚大家也信不过?”

    纪倩忽然紧闭上美目,似乎陷入什么悲惨的回忆中,良久方才重重摇头道:“不行,我纪倩一向恩怨分明,有恩必报,绝不能害了善待我的秀芳大家。”

    这下子不光是尚秀芳,连单婉晶都面色都郑重起来。

    要知尚秀芳非但是天下第一名/妓,还是天下第一才女,名满天下,知道她的人只怕比知道三大宗师的人还多。

    不论中原外域,****白道,上至皇帝,下至走卒,都要买她面子,谁对她都是尊敬有加,没人敢亵渎分毫,可就算这样,纪倩仍认为让她知道此事是害了她,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尚秀芳盈盈起立,扶她坐下,柔声道:“秀芳只是个懂得驾驭乐器小女子,或许真帮不上什么忙,邪帝却是大有能耐的人,你有什么苦痛回忆,不妨说来听听,秀芳相信他知道分寸,至不济也能替你保守秘密。”

    纪倩见她居然这么信任风萧萧,不由睁开美目,诧异的望去。

    单婉晶也道:“就算看在秀芳大家的面上,本公主至少也能护你周全。”

    她刚才还对纪倩满腹妒意,如今误会一解开,她反而开始打抱不平了。

    风萧萧又是一脸懵逼。

    他可什么都没同意,更没曾接话,两女居然越俎代庖,就这样替他将事给揽到身上了。

    纪倩的呼吸急促起来,怔怔向尚秀芳瞧了瞧,又转向单婉晶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到风萧萧的脸上,显然芳心内正做着激烈的挣扎,泪水忽然止不住的流出眼来,凄然道∶“我本不打算把过往的事告诉任何人……”

    风萧萧忙在心内道:“那就千万别说……我正忙呢!真不想自找麻烦。”

    可惜纪倩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低声道:“杨广在生时,有个帮会是他的走狗,专事诱拐妇女、经营赌场与青楼的勾当,其势力遍布天下,寻常人等别说听说,连想都不会想到,世间竟会有这么庞大且邪恶的组织。”

    她说得时候,身子微微颤抖,显然心有余悸且不休。

    单婉晶蹙眉道:“巴陵帮。”

    纪倩红着眼圈点头道:“公主说的不错,不过倩儿多方探知,巴陵帮不过是摆在明面上的傀儡,只是这庞大组织的一小部分,背后的主使者居然还另有其人。”

    单婉晶冷冷道:“香家。”

    听到这两字,纪倩仿佛被电流过身,娇躯顿僵,满目不能置信的望着她,不光是俏脸,连红唇都失却所有血色。

    东溟派专事兵器买卖,于中原黑白两道通吃,消息自然灵通,单婉晶乃是东溟派主事的公主,能知道巴陵帮,并没有出乎纪倩的预料之外,可单婉晶居然知道隐藏至深的香家,顿时让纪倩心浮想联翩中心生惶恐。

    单婉晶声音转柔,道:“倩姑娘放心,本公主与香家全无关系,只是知道这些事罢了。”

    她语气再次转寒,指着风萧萧道:“关于香家,你有什么不知道,或想知道的,大可问他,他远比你我都要清楚。”

    风萧萧摊手苦笑道:“香家我只认识香玉山那坏小子,哦,还有池生春,旁的全然不知。”

    他越来越觉得不妙,怎么说着说着帮助纪倩竟像成他的责任了?自是拼命推脱。

    单婉晶满脸不信,道:“你连我也敢哄?当本公主不知香家乃是魔门的旁支,魔门在武力和政治上的支持他们,而香家则在财力上给予供养,兼做耳目。你是魔门邪帝,魔门中除了祝……哼,祝妖妇外,就属你最大,能不知道?”

    香家与魔门的关系,本来是极为隐秘的事情,除魔门中人外,满天下就没多少人清楚,但依着单美仙的关系,单婉晶当然不会全然不知。

    纪倩彻底呆住了,美目愣直,她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听到“邪帝”这个称呼,但如今才算隐约摸出是个什么身份。

    原来她自以为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比邪恶,又隐藏至深的香家,居然也只是魔门的一个旁支罢了!而风萧萧竟是身份远高于香家的魔门高层!这全然颠覆了她的认知,心内油然生出一种原来自己乃井底之蛙的恍惚感觉。

    见单婉晶质问,风萧萧只能叹气道:“我是邪帝不假,可最近两年才和魔门搭上关系,而且每次都闹得极不愉快,杀了他们不少人。他们恨我怕我都来不及,怎肯向我透露魔门内情?关于香家的情况,我也是通过别人才刚知道点的。”

    单婉晶将信将疑的打量着他,道:“真的?”

    风萧萧偷瞟尚秀芳一眼,忙道:“绝无虚言,你仔细想想,我是不是最近几年才为人所知的?还有辟尘、赵德言、席应,他们又是谁杀的?我嘛!”

    香家的确罪大恶极,所作所为绝对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他可不想与香家扯上什么关系,尤其还当着尚秀芳的面,自然是怕给佳人留下极坏的映像。

    单婉晶略微沉思少许,终于缓缓点头,不过仍有些不服气的嘴硬道:“魔门中人向来名声不显,谁知道你原来是否躲在暗处做了多少恶。”

    一直没开口的尚秀芳突然插口道:“邪帝一脉与其他魔门行事方式大不相同……起码上代邪帝向雨田就得到正邪双方的一齐认同,没人认为他是个坏人。”

    风萧萧心下哂道:“向雨田居然不是坏人?没错,他只是视苍生为刍狗罢了,哼!”

    不过他愣了愣,回神脱口道:“秀芳你居然知道向雨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