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我偿命

乌珑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骄记最新章节!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见夜十一已反应过来,无需他挑得再明,莫息不再言语,看着夜十一怔忡的侧脸,目光柔和。

    杨芸钗与夜大爷正相谈甚欢地游着湖,庄眉的不请自来彻底打破平静的湖面。

    且不论杨芸钗与夜大爷作如何感受,二人之外的其他人简直被庄眉的撒泼气得咬牙,特别是张歌张舞及周首领,此三人当真恨不得当场把庄眉这不知死活的婆娘给推下船去清醒清醒!

    庄眉一上游舫便横眉竖眼的,让人以为她是来打架的,结果不知是惧怕什么,竟生生忍住了,只是口出讽刺:“传闻不过是传闻,即便为真,能在凌平湖上莺歌燕舞的女子又好到哪儿去!”

    “庄九奶奶此为何意?”杨芸钗暗暗攥紧了拳头,在心中不停地告诉自已,大事为重,莫与深闺怨妇一般见识,方堪堪忍住了没把拳头送出去,语气还算平和地好言相问。

    夜大爷虽未言语,却也被庄眉一句能在凌平湖上莺歌燕舞的女子又好到哪儿去刺得心口疼了起来。

    倘若大姐儿真在凌平湖上出现过,纵然真载歌载舞,那定是也有大姐儿的苦衷,然庄眉话粗理不粗,堂堂静国公府大小姐消失十年,十年回归却如同红妓般莺歌燕舞出现在凌平湖上,他的大姐儿处境必然堪忧!

    “何意?杨小姐何必明知故问!”庄眉气势汹汹而来,嫁与莫九前有多甜蜜,嫁与莫九后的此十年,她便有多恨之入骨。

    “今儿我与大师同游凌平湖,乃是闲雅之事,庄九奶奶不请自来,我也不曾相拦,但若庄九奶奶再如此这般不讲道理,那便莫怪我让人请庄九奶奶下船了。”杨芸钗同为女子,虽是庄眉已嫁人,而她未曾,然而庄眉嫁给莫九后的无所出,及莫九接连纳了十一个妾室进门之事,她是知晓的。

    冲着这一点,她可以不追究庄眉此明显拿自已丈夫无法,便来寻她出气的行径。

    庄眉冷笑,近前两步,站定在杨芸钗跟前,面对面地把每个字说得咬牙切齿:“我告诉你,夜十一已经死了,她不会回来了,她不可能还回得来!”

    “住口!”夜大爷眼眶发红,一身素袍的他气得青筋猛涨,“贫僧记得,十年前,我家大姐儿尚在京时,与女施主从未有过交集,谈不上得不得罪,十年后,更不可能!我佛慈悲,还请女施主莫再口出恶言,积积口德为好!”

    “口德?”庄眉侧过脸,迎上即使十年六根清净仍一心护女的夜大爷,她脸上的冷气越发浓了,“她夜十一到底有什么好?死在杏江十年,却也被你们这些人心心念念了十年,连他也不例外!明明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他?

    夜大爷悲愤的目光一顿,想着庄眉口中的他所指何人,听到庄眉后面一句,方知庄眉是在说她所嫁之人,那应当就是莫坤,莫家九爷了。

    可那莫九与他家大姐儿自来无甚交往,有往来,也是因着莫息,后来莫九娶妻,大姐儿与莫息也未再似幼时那般时常在一起玩耍,此莫九更是与大姐儿再没怎么见过面,绝不可能有瓜葛。

    然听庄眉之意,怎么大姐儿不在京城的此十年间,莫九竟还心心念念着他家大姐儿?

    “大师出家十年,今日乃初次回城,于京中诸事大多不明,大概还不晓得我家爷纳了十一个妾吧?”庄眉神色凄苦地问。

    夜大爷轻摇头:“贫僧不知,贫僧更不知此与我家大姐儿有何干系?”

    “呵呵……”庄眉苦笑两声,转又问杨芸钗:“杨小姐也不知么?”

    杨芸钗一直在京城,对京中诸事又上心,她怎么可能不知?

    庄眉见杨芸钗沉默不语略有异样的神色,她便知杨芸钗是知道的,且知道得清清楚楚:“杨芸钗,你告诉我,倘若换作你是我,你会不会气?你会不会恼?你会不会恨!”

    “不会。”杨芸钗轻吐出两个字,见庄眉瞪着她看,她解释道:“倘若我是你,婚前我便会确定我到底要的是什么,确定之后,只要我还决定嫁,那么不管婚后等着我的会是什么,我都接受。”

    “说得轻巧!”庄眉面色狰狞,“我就不信要是你的丈夫纳了十一个妾,不仅此数字含了心上人的名字,且那十一个妾个个眉眼之间像极了丈夫心上人的模样,你还接受得了!”

    夜大爷只觉得听到什么了不得之事,男欢女爱他也经历过,庄眉所言的那个意思他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

    莫九竟对他家大姐儿起了心思?

    且是如此深的心思!

    而他竟半分也不晓得……

    “我说了,我只要确定我想要的,那成亲后,便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杨芸钗曾也无意间见过莫九那十一个妾中的一两个,那模样虽说未像她大姐姐个十足,却也有几成。

    当时她见到之后,便猜到了莫九婚后并没有忘记她大姐姐,只是今生与大姐姐无缘,他便换了个方式继续默默地爱着大姐姐。

    听到杨芸钗冷静自持的答案,庄眉说不出什么感受,她只是满腔的不信,仿佛唯有如此,她方能略好受些:“夜十一她就是个狐媚子!夺人丈夫,活该死在杏江,活该死得尸骨无存!”

    十年静心修禅,已经让本就脾性温和的夜大爷更是与世无争,任何言语任何事情都再进不了他的心,唯独嫡长女,他的大姐儿,不管他是否遁入空门,都是他此生的逆鳞!

    “啪!”

    岂料怒极的夜大爷正想教训出口辱骂他大姐儿的庄眉,便看到杨芸钗扬起手给了庄眉一个巴掌。

    这个巴掌快且狠,打得庄眉措手不及意料不到,她直接被打得呆住了:“你打我?”

    “再辱骂我大姐姐一句,莫说打你,便是杀了你又如何!”杨芸钗一张如玉娃娃般的精致小脸寒得像块冰,说出来的话同样利得如同架在庄眉脖子上的刀。

    庄眉被打得脸上火辣辣的,反应过来后扬起手就想给杨芸钗还回去,却被杨芸钗攥住手腕未能得逞,顿时越发让她怒火,吼叫道:“你敢!你要敢杀了我,你……”

    杨芸钗淡然地接下庄眉要说的话:“我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