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章 昭阳正神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七十章 昭阳正神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一念永恒元尊万道龙皇永夜君王雪鹰领主绝代名师女神的超级赘婿巫师之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来!你这是要去哪里?”

    孙大仁追上了冒雨前行的魏来,朝着他的背影高呼道。身后手中锁着囚龙锁的少女步伐缓慢,不急不忙的跟着二人。

    魏来没有回头,他走出了草木覆盖的院落,来到了云来书院的大院,他继续前进。

    跟在身后的孙大仁有些着急,他也顾不得许多,甩开了步子快步追上了魏来,一只手按在了魏来的肩膀,言道:“外面都是苍羽卫的人,你这样出去是找死!”

    魏来的脚步停住,孙大仁一喜,暗以为自己的话有了作用。

    “大仁,回去吧。”魏来的声音响起,却让打好了一番劝解之言腹稿的孙大仁一愣。

    “回去?回哪里?”孙大仁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

    魏来缓缓的转过了头,目光平静直视着孙大仁:“家。”

    “收拾好你们的一切,有多快就多快的离开乌盘城。”

    “嗯?不是说那个谁已经去州牧大人那里请援军了吗?咱们等一等……”孙大仁迟疑道。

    魏来苦涩的笑了笑:“江浣水的兵马能不能来我说不准,但他们一定赶不上了。我能察觉到它,它已经快来了。”

    说着魏来抬头看了看头顶越下越大的暴雨,又继续言道:“你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苍羽卫的饭碗没那么好端,再寻个地方开个武馆吧,安安稳稳一辈子比什么都强,不要去参合朝廷的事情。”

    孙大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微微迟疑:“阿来,我们一起……”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完了我就来寻你,你是我大哥,以后可得罩着我啊。”魏来微笑言道。

    孙大仁当然猜得到魏来所谓的重要事情到底是什么,也明白那不是他能参与的东西,他深深的看了魏来一眼:“好!记得来寻我!”

    说罢,孙大仁没了迟疑,便快步转身,朝着院门外跑去。

    ……

    阿橙在孙大仁离去后迈步走到了魏来的跟前,雨还在下,女孩的衣衫也湿透,衣衫贴着她的身子,将她傲人的身段展露无遗。

    但阿橙却不以为意,直直站在魏来的身前,问道:“你是说那龙王来了?你怎么知道?”

    魏来的衣衫同样被雨水打湿,他白色的长衫贴着他的后背,隐隐间后背上有金光闪动。他说道:“我能嗅到老蛟蛇的味道,这雨里带着它的神力,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显然,它的计划提前了。”

    阿橙皱起了眉头, 似乎在怀疑魏来所言之物的真实性,但很快她便再次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魏来却盯着阿橙,反问道:“我能信任你吗?”

    阿橙一愣,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笑意:“不见得能,但你可以试试。”

    ……

    泰临城,龙骧宫,鸾凤楼中。

    楼中房门紧闭,将明媚的夏日艳阳拒之门外。

    房间内点着红烛,烛光摇曳,白纱飘动,诡诞却旖旎的气息弥漫。镶金嵌玉、刻有游龙舞凤的床榻上,红色罗帐下一位女子以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床榻上。白脂玉一般的肌肤裸露在外,只有几处要害上覆着薄纱,若隐若现,非但没有遮掩住应该遮掩的事物,反倒在这欲盖弥彰间让人愈发血脉喷张。

    女子的神情慵懒,隔着罗帐难以看清她的容貌,但那双眼眸中却如含星辰,勾人心魄。

    忽然女子的眉头微皱:“老家伙可还没有老到糊涂的地步,大张旗鼓的来我的寝宫,你的胆子不小啊。”

    这话一落,罗帐前的空间一阵极不规律的扭动,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那是一位男子,身着一身黑色长袍,生得剑眉星目,俊美非凡。

    “能看上一眼娘娘的绝代风华,天我都敢捅破,何惧那皇帝老儿。”男子这般说道,目光却肆无忌惮的在女子身上游走,瞳孔中燃烧着炙热的火焰。

    “公子为了奴家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奴家好生感动,现在奴家就在公子面前,公子想做什么,便来做吧。”女子捂嘴轻笑道,眉眼间春波流转,勾魂夺魄。

    咕噜。

    俊美的黑衣男子咽下一口唾沫,在那一瞬间他竟然真的生出不管不顾与眼前女子颠龙倒凤一番的冲动。不过好在他毕竟成道多年,不至于真的就这样心神失守,但在回过神来之后,却还是免不了额头上冷汗直冒,暗暗后怕。

    这样的变化岂能瞒过女子的眼睛,女子脸上的笑意收敛,娇柔的语态也在那时冷了下来:“又是个只有贼心,没有贼胆的主,既如此,那就说说来见本宫所谓何事吧?”

    见女人收起了自己的媚态,男人暗暗松了口气,他在一旁的木桌旁坐下,随意拿起果盘中的红色果物咬下一口,慢悠悠的言道:“乌盘城的计划得提前了。”

    女人眉头微皱,似有不满:“为什么?”

    “六年前你让我留了那小子命,六年后那小子却跟乌盘城的老牛搅和在了一起,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谋划些什么,但自从我盘踞乌盘城中的龙魄被斩后,我的神力便难以再次笼罩乌盘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保护着那里,而且那股力量还在不断的加强,再等下去,我怕生出变故。”男人皱了皱眉头,将手中吃了一口的红果扔到一旁,似乎并不喜欢那味道。

    “是关山槊吗?”女人坐起了身子,目光有些古怪。

    “应该不是,那个阴神断了百年香火,又与我死斗了一番, 即使现在还活着,那也是强弩之末,没有能耐拦我,我想这里面还有人在从中作祟。”男人摇头言道,目光忽的阴冷了下来:“况且我到现在也未有想通,那头老牛凭什么还活着?”

    “那钰儿怎么办?”女人眯着眼睛问道。

    “水淹乌盘城后,那神庙的传承自然藏不住,届时我自会将之送上。”男人不急不忙的言道。

    女子的眼缝中却闪动了起来古怪的光芒,她打量着男人,语气不善的问道:“那可是八门圣将的传承,你若是吞吃了此物,推开圣门便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你舍得送给本宫?”

    “渭水之争注定绵久,早一日推开圣门与晚一日推开圣门对我来说并无区别,对于渭水之争也不见得能抢占多少先机,我与娘娘是自家人,休戚与共。帮助娘娘与小皇子,就是帮助我自己,我岂会连这样的道理都看不通透?”男人的眼睛也在那时眯了起来,他带着笑意盯着女人。

    女人一愣,随即便再次侧卧躺下,慵懒之色浮上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庞,双眼之中秋波流转,语调也变得酥软了起来:“公子就这么想和奴家做一家人吗?为了奴家舍得如此,说得我这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好生心烦意乱。”

    男人心头一跳,赶忙低下了头,不敢去直视妮子,心头却暗道这女人阴狠,他不得不赶忙运转起周身真元,体内神门中青气溢出,方才安抚下忽然躁动的心神。然后他面上却不动神色言道:“娘娘是凤元仙体,小神岂敢亵渎。”

    “但若是有朝一日,小皇子登临大宝,娘娘垂怜小神,念在小的这番劳苦功高的份上,倒是可以给小神一个……”

    男人低着的头忽的微微抬起,那双眼眸中亮起了深邃却又凌厉的光芒:“昭阳正神当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