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吞海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无所获的开始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无所获的开始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一念永恒元尊万道龙皇永夜君王雪鹰领主绝代名师女神的超级赘婿巫师之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里就是熏草斋。”一位生得明眸皓齿,梳着一个利落马尾的儒衫少女朝着魏来轻轻拱了拱手,如此言道。

    魏来朝着对方拱手言谢,作罢便要迈步走入眼前那座造型别致的院门——

    魏来与孙大仁一行人已经来到无涯学院,此地说是学院,实际上更像是一座城池……一座巨大的城池。

    昨日在赵天偃给他们安排的住所住下之后,今日一早,赵天偃的师弟便依照着计划前来寻他。

    当然,其中的一点点小意外是,众人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师弟,其实是个名叫宁欣的少女。

    而后众人便随着宁欣一同来到了这熏草斋,按照赵天偃留下的书信上的记载,熏草斋是前年新建的院落,为的便是接待新入院的学生,依照着吕砚儿与赵天偃去往无涯学院的时间算来,吕砚儿当初就应该住在这处。

    魏来想到这里,脚步迈开,可这时,那位宁欣却忽然伸出了手,拦在了魏来的面前。

    魏来一愣看向宁欣问道:“姑娘何意?”

    “熏草斋中住的都是女学员,魏王殿下准备就这样进去?”宁欣冷声说道,语气不善。

    事实这一路走上,宁欣对魏来等人的不喜几乎是写在脸上的东西,但魏来却不得不承认,宁欣的提醒确实很有道理。他暗暗点了点头,回眸看向一路跟来的流火与纪欢喜言道:“劳烦二位替我走上一趟,我与大仁便在门口等候。”

    纪欢喜闻言自是颔首应是,流火有些不忿的撇开头,虽是不愿,却未有出言拒绝。

    “魏王殿下误会了。”可这时宁欣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她言道:“这里是无涯学院,魏王真当这处是你的宁州,可以让你肆意妄为?”

    魏来闻言皱起了眉头,他看向宁欣问道:“来之前,赵兄不是说,宁姑娘已经……”

    “他是与我说过。”宁欣接过话茬:“但我又没答应。”

    “嘿!”听到这话的孙大仁顿时眉头一挑,扎起了袖子,上前道:“我说你这小妮子,在这里给你孙爷爷下绊呢!你可知道我们和赵天偃是什么关系?”

    “当然知道,你们是故友。”宁欣坦然言道:“赵师兄为人坦荡,待人至诚,故而才招惹到你们这些麻烦。前些日子的麻烦还未解决,今日又带来你们这群人!”

    “你们一群外人搜查学院弟子的住处,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学院中肯定会有人不满,更何况若是让他们知晓是赵师兄在背后支撑,那就麻烦更大了!”

    “倘若你们也把赵师兄当做朋友,就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添麻烦!”

    宁欣这话出口,魏来眉头一挑,听出了对方的话外之音:“赵兄有麻烦?何事?”

    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说漏了嘴的宁欣脸色一红,但随即又咬牙言道:“无论什么麻烦,都不是你们能解决的。你们要做的是少给他惹麻烦!你告诉我你到底要找什么!我进去帮你找!”

    魏来的眉头皱起,他隐约察觉到,或许赵天偃真的对他隐瞒了些东西,眼前这个少女不小心透露了出来。魏来为人素来是知恩图报,赵天偃待他不差,他自然不会让他难堪,想到这里,他朝着宁欣点了点头,随即便将他想要找的东西一一与对方言说——询问那些女弟子可曾认识亦或者听过吕砚儿的名字,以及说出几件吕砚儿随身携带的事物,当然更重要的是,近半年多来,院落中可曾升起过无名火。

    见魏来等人并未有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不通情理,宁欣稍稍心安,心头对于魏来等人的不满也放下了不少。她点了点头又嘱咐魏来等人就在此地等候后,便独自一人走入了熏草斋。

    约莫一个时辰后,魏来等人终于等到宁欣回来,众人皆翘首看去,但宁欣却是无奈的朝着众人摇了摇头,显然此行并无半点收获。

    孙大仁看出了魏来的失落,赶忙在那时掏出那封信纸,大声言道:“没关系!咱们还可以去下一个地点,这叫撒,扶摇院,对吧?”

    无涯学院的规模巨大,每年都会招收数量不菲的学生,自然不是区区一个熏草斋就可以住下的,事实上赵天偃留给魏来的信纸上单是住处便有足足十余处。

    “走吧,我带你们去下一处。”宁欣大抵是觉得魏来等人还算讲道理,态度也缓和了些许,在那时这般说罢,转身便又领着诸人朝着另一处走去。

    ……

    众人从一大早一直忙活到傍晚,那赵天偃留给他们的十余处地址终于被尽数排查,但都一无所获。

    魏来的眉头紧皱,暗暗想着,依照着之前的经验,无论是那个男人消失后,自己隔壁房间起的无名大火,还是徐玥斩尘后,徐府上那间被焚毁的房间都充斥着大日净世炎的味道,就连李澄凰自己所言的大楚皇宫中的大火,都与大日净世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是吕砚儿是真实存在的人,那哪怕她真的被斩断了

    因果,想要销毁她在这世上的痕迹,那大日净世炎就一定会留下些痕迹。

    但这十几处可能她曾经的住处,都无一例外并无半点这样的痕迹,更不提还有人能记得她的名字。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心魔作祟?

    念及此处的魏来不可避免的再次涌出这样的念头。

    他坐在赵天偃为他以及李澄凰一行人安排的小院中,看着眼前被送上桌来的丰富菜肴,却并无半点食欲。

    李澄凰以及徐玥一行人身份尊贵,他们来到了无涯学院,自然得例行公事受到学院大人物的召见,与之拜会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故而,今日这府邸中也只有魏来一行人。

    “好了阿来,咱们虽然今日没有收获,但好歹排除了一些可疑的地方。明日咱们就从那些学院以及先生们入手,万事开头难,不急不急。”孙大仁看出了魏来的异状,他伸出手给魏来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入魏来的碗中,嘴里宽慰道。

    魏来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笑着点了点头,伸出筷子,正欲夹菜,便听一旁的宁欣言道:“这件事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

    “为什么?”孙大仁不解问道。

    “我不知道那个吕砚儿到底是谁,但无涯学院素有名册,昨日赵师兄跟我说过这事后,我便去翻找了这两年来的名册,从头到尾都没有吕砚儿这个名字。今日又询问遍了可能与之接触的人,同样无一人记得。你们觉得就凭你们这样无凭无据的空口白话,就能搜查无涯学院中的学宫以及盘问那些德高望重的先生吗?”宁欣并不理会提问的孙大仁,而是转头看向魏来,目光炯炯的言道。

    魏来微微思虑,便理解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姑娘的顾虑,姑娘放心,魏来不会连累姑娘与赵兄,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会自己想办法。”

    宁欣的眉头一皱,问道:“你们还要查下去。”

    魏来笃定道:“自然。”

    “为什么?那个女孩明显不在咱们学院,不然不可能一点关于她的消息都没有,你们是赵师兄带回来的,出了什么事,旁人都会联想到赵师兄,到头来害的还是赵师兄!”宁欣闻言皱眉言道,大抵是因为心头急切的缘故,声音也不觉大了几分。

    “从一开始在下便想问,赵兄似乎在无涯学院中的处境颇为艰难,到底是怎么回事?”魏来却这般问道。

    宁欣一愣,她想着之前赵天偃千叮咛万嘱咐过他不可将他如今的处境告诉魏来等人,但自己却因为过于担心的缘故,一再说漏嘴,一时间也有些不知当何以自处。

    她思虑了一会,方才支支吾吾的言道:“赵师兄有师尊护着,能有什么麻烦,我是怕你们到处招惹是非,给他惹来麻烦!”

    不得不说的是,宁欣的演技着实有些拙劣,哪里骗得过魏来这般人物。不过他也知道,看宁欣这般模样,再问下去估计对方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倒不如自己去打探打探,毕竟这无涯学院除了在读的学员外,大多数人的管理都颇为松散,想要打听点不算机密的消息,应当不难。

    想到这里,魏来正要结束这个话题,可房门却在那时被人从外推开,两个穿着儒衫的少年满头大汗的看向房内,待到瞥见宁欣身影后,顿时眼前一亮,大声道:“师姐不好了!张师兄带着子规堂的人围了赵师兄!”

    宁欣听到这话,脸色一变,放下碗筷,站起了身子。

    “快!他们在何处!快带我去!”

    她这般说罢,甚至没有时间给魏来等人解释半句,转身便随着那二人快步走出了院门。

    孙大仁与纪欢喜都有些不明所以,皆在那时困惑的看向魏来,却见魏来皱起了眉头,在数息后站起身子。

    “走!咱们也去看看!总不能让咱们的老乡被外人欺负!”

    魏来沉声言道,说罢也在那时跟上了宁欣离去的步伐。

    ……“你们跟来作甚!”宁欣催动着体内的灵力跟着两位前来报信的师弟一路狂奔,却忽的感受到背后有几道气机正不断朝着此处靠近。她正欲回眸看去,便见魏来已经来到了她的身侧,她皱起了眉头,如此问道。

    “姑娘不必担心,我们只是想要确认赵兄安全与否,不会给姑娘惹麻烦的。”魏来轻声言道。虽然宁欣从一开始对魏来等人的态度便有些恶劣,但魏来却能感受到,对方是发自真心的关心赵天偃的安危。

    每个人的立场不同,魏来自然不能去要求所有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但只要她对自己在乎的人好,魏来便不会去计较那些小小的不快。

    宁欣听到魏来这话,心底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只能暂时应允。

    而这时,魏来却又问道:“之前便听姑娘说起过,赵兄似乎在无涯学院中有什么麻烦,姑娘能好生与在下说一说吗?”

    宁欣的心头本就因

    为这忽然发生的事情而烦躁不已,听闻魏来的询问她愈发的不耐烦,在那时道:“你知道又有什么用,当真以为这你是还能让你继续呼风唤雨的宁州?”

    这倒并非宁欣自以为是,宁州魏王的名头听上去固然吓人,但诺达的一个宁州却并无哪怕一位八门大圣,而反观无涯学院,单是已经摆在明面上的大圣便有足足五位之多,若是再加上那些隐世的前辈,恐怕这个数字还得往上再翻上一杯,这般数量的高阶战力,足以摧毁宁州,也难怪宁欣并不将之放在眼里。

    魏来闻声也知道多说无益便索性收了声,闷头跟在宁欣的身后。

    时间已到傍晚,天色已暗。

    街道上虽然还可见行人,但学院中的各处学馆都早已闭馆,宁欣在二位弟子的领路下,穿过一条长街,来到了一处依然亮着灯火的学馆前,还未不如其中,便能听到其中传来阵阵争吵声。

    “周玄!此事本就是你挑衅在先,意图利用我师尊,怎敢倒打一耙?”

    那声音传来,魏来与宁欣等人的脸色一变,赶忙推门而入,却见学馆入门的大院中,一大群白衣弟子正将赵天偃与几位年纪较小的弟子团团围住。

    而为首之人身着青衣,年纪三十出头,鹰钩鼻、丹凤眼,模样倒还算得俊俏,可眉宇间却始终萦绕着一股让人心寒的阴气。那人的身旁站着的赫然是魏来的老相识——周玄。

    魏来根本不用多问,便能想到事情的始末,大抵便是这周玄以赵天偃不曾对他出手为名,搬弄是非,闹出的这般阵仗。

    念及此处的魏来眉头一皱,暗道,当真是小鬼难缠,这周玄三番两次挑事,魏来的心头已然在这时暗暗对他动了杀心。

    他们闯入自然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赵天偃一眼便看见宁欣与魏来等人,脸色一慌言道:“阿来你们怎么来了,快些离开,这里有我在,无碍!”

    “赵天偃,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般大话,我倒是小看你了。”那位站在周玄身旁的青年男子闻言冷笑一声,于那时言道。

    宁欣顿时脸露愤慨之色,迈步上前喝道:“张淼!我师兄做事素来兢兢业业,你休得公报私仇,待到我禀明师尊,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名为张淼的男人闻言放肆一笑:“公报私仇?师妹这么大个帽子,张淼可带不上。”

    “是周公子向我举报,你的赵师兄私通外敌,还私吞了莫先生赠与的大圣印,张淼身为子规堂执事,街道举报依例搜查难道也不行吗?”

    “胡说!我师兄怎么可能私吞师尊的大圣印!”宁欣显然极为在乎赵天偃,听到这话,急得直跺脚,嘴里更是大声言道。

    “赵天偃临行时莫先生交给他一枚大圣印是大家都知晓的事情,依照着无涯学院的规矩,这般凶器若是未有动用就得在第一时间归还给宗门,可你问问你的师兄,这大圣印何处去了?”张淼冷笑道。

    宁欣等人闻言在那时转头看向赵天偃,却见赵天偃的脸色难看,低头不语。

    显然这里面还有某些内情……

    “你看!你的赵师兄哑口无言了!”张淼笑着言道。

    赵天偃沉眸看着对方,低声道:“我今日前来本就是为了向学院禀明此事,昨日回到学院后,那大圣印便不翼而飞,我几次求见门中掌管此事的长老,但师兄却几次刁难!事情尚未查明清楚,便要给我治罪,是否有失妥当?”

    “子规堂的职责本就是管理学院弟子,在下依照着学院规矩办事,有何不妥?”张淼冷笑道。

    同时也在那时似乎失去了与赵天偃在说下去的耐心,沉眸朝着那些白衣弟子递去一道眼色,嘴里言道:“去,把他拿下!”

    那些子规堂的弟子温言,豁然出手,一道道灵力奔涌,神门涌现,然后连成一片,一道大阵便猛然显现出端倪,蓝色的光芒相互缠绕,化作一道巨大的蓝色大印朝着赵天偃压了下去。

    ……

    在那大印之下,赵天偃周身大的衣衫凌乱,虽然极力催动起体内的灵力对抗,却终究无法抗衡这数十位弟子共同激发出来的事物,身形一矮再矮,眼看着就要落败下来。

    宁欣见状自然是焦急无比,几次想要上前都被那张淼出手拦住。

    孙大仁也有些心急,他回眸看了一眼身旁的魏来问道:“咋办?咱们就这么看着?”

    这个问题孙大仁问是问出了口,可魏来却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双拳握紧,周身的灵力奔涌已然到了蓄势待发的地步。

    魏来朝着他眨了眨眼睛,言道:“这事,大哥说了算。”

    孙大仁与魏来心意相通,见他如此顿时会意过来。

    他在那时咧嘴一笑,伸手握住了自己背后的大刀,哐当一声抽了出来,嘴里言道。

    “那就干他娘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