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这个宫廷是我的 > 546、胆大包天

546、胆大包天

推荐阅读: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都市逍遥邪医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修真聊天群穿越从龙珠开始医品宗师我被校花逆推后神级透视Actor异乡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546、

    得了廿廿这个话儿,吉嫔便也松了口气儿。

    “我说呢,皇上这怎么‘该罚的’没罚,倒事实上更重用了;反倒是你们家族长却被罚了呢。”吉嫔故意抬眸瞄了廿廿一眼,“我还以为,皇上也分不清你们这一大帮子的钮祜禄氏谁是谁了呢。谁叫这前朝后宫的,那么多个钮祜禄氏呢。”

    廿廿自听得出吉嫔话中的味道,不过并不放在心上。

    “王姐姐说得对,其实就连我自己也觉着,这前朝后宫的钮祜禄氏,实在是太多了呢……外人自然以为,我们都是一家子的人,同气连枝;可是也唯有钮祜禄氏自己才知道,并非所有的钮祜禄氏全都是一条心。”

    廿廿的目光落在吉嫔面上,定住没动。

    吉嫔便也轻轻叹了口气,“一家子的骨肉,便是关起门来,也自然还是要争斗的。争家产,争地位,争袭爵……这事儿家家都一样,谁也甭笑话别人。”

    “不过好在,终究还是一家子的血脉,到了最要紧的时候儿,终究还是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吉嫔挑眸回望廿廿,“故此,你们钮祜禄氏家大业大、人丁兴旺,在我看来,总归还是羡慕的。”

    廿廿听着,心下便也是一宽,廿廿故意拱拱手,“受姐姐的教了,多谢姐姐。”

    吉嫔便啐一声,“你又来了。堂堂皇后,再这么说,就是下逐客令,撵我走呢!也罢,我可赶紧回去吧,可别在你这儿给你碍眼了。”

    廿廿忙亲自起身去拦,吉嫔却仗着身量高,已是走出去好几步远了。

    廿廿便也没再拦着,而是顺势亲自送吉嫔往外去。

    走到门口,吉嫔回眸盯一眼廿廿,“你们家那位明公爷是根墙头草,我倒不知道他在哪两头儿东倒西歪呢,不过一宗,必定不是歪在我钟粹宫墙头儿上的。”

    廿廿心下明白,便也含笑点头,“多谢姐姐。”

    廿廿倒也不意外,毕竟如贵人还小,又刚进宫,在钟粹宫里跟随吉嫔居住,位分尚低,自然也没什么机会单独与明安交接的机会。

    不过话也说回来,她现下之所以能如此放心,也是因为有吉嫔在的缘故。

    “究竟是宫里哪个钮祜禄氏与明安暗通款曲,我心下倒也隐约有几分影子。”送到宫门,廿廿拉住吉嫔的手。

    吉嫔便哼了一声,竟将手极快地就抽走了,“我自然知道皇后娘娘心里有数儿。皇后娘娘要是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的话,那还怎么统御六宫?”

    吉嫔说罢,行了个礼,冷冷淡淡地就走了。

    廿廿站在原地却忍不住微笑。

    吉嫔就是这样的性子,就像一块永远都不肯融化的冰似的。廿廿知道,这不肯“融化”的,其实是吉嫔的骄傲,那与旁人无关。

    也唯有了解了吉嫔这样的性子,才会越发明白她那些冷言冷语下头,藏着的其实是热忱的关切;也才会觉得这样骄傲清冷的人儿,反倒率真可爱。

    “倒不知道,如贵人在钟粹宫里随着吉嫔主子一同居住,可会也学得了几分吉嫔主子的模样儿去……”月桐在畔轻声道。

    廿廿含笑点点头,“可人与人终究是不同的,一切端的都看各自的造化罢了。”

    .

    随着廿廿的册立大典全部完成,养心殿的修缮工程也尽数完工了。

    因着修缮的缘故,养心殿内内外外进来不少工匠,故此女眷皆不便在养心殿留宿。

    廿廿这几个月来也都在自己储秀宫内居住。

    原本修缮工程完毕,廿廿正心里高兴,打算等工匠们都撤走了,也好去瞧瞧那养心殿的新模样儿去。

    却就在这时候儿,养心殿那边儿传来消息,说竟然捉住了一名偷窃的工匠。

    廿廿的心便是一悬,“他偷窃什么了?”

    养心殿内自处处都是重宝,便是丢了什么,都是叫人揪心的。

    四喜忙道,“主子别急,奴才听说没什么要紧的,不过是天沟里拆卸下来的旧锡片。”

    “旧锡片?”廿廿也颇为意外。

    且不说锡本身便没什么金贵的,民间百姓家都少不了有把锡酒壶之类的;更何况是拆下来的旧锡片,更还是天沟里的。

    “按说,不至于啊。”廿廿轻轻眯眼。

    民间的工匠进宫来当差,又是承当的养心殿这样最最要紧的地方儿的工程,该担多大的干系,他自己如何能不知道?但凡敢动半点儿偷窃之心的,性命都得没了!

    况且但凡能挑进宫来当差的,尤其是在养心殿这样地方儿的,那自然是层层筛选过不说,更必定要层层具保的。故此若有半点儿差池,他不但丢的是自己的脑袋,还得加上身家性命,还要牵连了那几位保人的性命去啊!

    故此就为的这么点子天沟里拆下来的旧锡片……值当么?

    若说当真偷个什么金的、玉的,豁出去这么大的代价,还算说得过去啊。

    “可不是,”四喜也叹息着摇头道,“便是好锡,当真能卖几个钱呢?更何况原本都是用旧了的,且还是天沟里,见天儿被日晒雨淋的,早都狼狈不堪了……成色和卖相都不好,拿出去也不值什么的,何至于啊!”

    “就连皇上也动了恻隐之心。原本刑部拟的罪名是比照在大内偷窃乘舆、服物的斩罪上,减一等,定杖一百、流放三千里;皇上说不至于的,说那郭四不过是在院内干活的时候,乘便攫取,跟进殿内偷窃,终究还是有区别的。故此再从宽,只杖八十、流放二千里也就是了。”

    廿廿便也点头。她如何不知皇上的宽仁之心呢,更何况这点子旧锡也当真不值什么去。

    廿廿目光向上,落在房檐琉璃瓦上,不由得抬手指着那瓦片之间的垄沟问,“那天沟,说的可是房檐上的排水垄沟?”

    “正是。”四喜忙道。

    廿廿心下便是一个翻涌,霍地拍案站了起来。

    ——她想到了!

    “走,去养心殿。”廿廿吩咐一声,自己便急急往外去。

    此时的养心殿,已然修缮一新——新到,连养心殿正脊正中脊筒内,都已经重新安放新的“镇物”。

    这是盖房子的老例儿,紫禁城、圆明园等所有皇家宫苑的正殿顶上都如此安放“镇物”。

    廿廿立在正殿前,眯眼向上,望着那湛湛青天之下,金碧辉煌的殿顶。

    而那宝匣正中究竟放什么,乃为绝顶机密。那是天子头顶的一片天,宝匣内撑在的“镇物”都代表着天子对于上天的敬意和祈求。

    这养心殿已经多年未曾大修,皇上偏赶在今年大修,而且又恰好赶在她册立大典的前后落成……廿廿知道,皇上此举,叫许多人心下颇有些嘀咕去。

    若说那正大光明匾后头的宝匣,封上的时候还有众位总理王大臣、军机大臣共同看着,且那宝匣终究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可是这养心殿顶的“镇物”却代表了天子一个人的内心隐秘,不会叫大臣知道,也几乎没有再重见天日的一天(嘉庆六年的这个宝匣,是2018年养心殿大修,才重见天日的)。

    廿廿深吸一口气,目光顺着那琉璃瓦片的垄沟一直向上——

    果然,那天沟会一直通到殿顶处。

    见皇后如此,养心殿总管魏青奇急忙亲自上前伺候。

    廿廿悄声问,“魏总管可知晓,殿顶安放‘镇物’的宝匣,为何材料所制?”

    魏青奇略作沉吟,“若奴才没记错的话,那彩绘的宝匣,彩绘之下,乃是锡所制……”

    廿廿便是一闭眼,轻轻点头,“我知道了,有劳魏总管。”

    皇帝从外头进来,瞧见廿廿,便含笑上前,挽住廿廿的手,“重修完的养心殿,好看吧?”

    廿廿静静侧眸,皇帝这也才发觉廿廿的掌心有些凉。

    “怎了?”

    廿廿先没急着说话,只拉着皇帝的手,走进殿内。将左右的人都遣出去,这才将她的担心,缓缓地说了。

    皇帝听罢也是重重一震!

    “原来,是有人想要窥探朕的心思?!”

    廿廿轻声道,“还请皇上不动声色,先叫人上去,以查看天沟为名,小心查看殿顶镇物宝匣是否安好。”

    皇帝点头,忙叫魏青奇。

    少顷,魏青奇亲自回来低声禀报,说殿顶一切安好。

    皇帝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皇帝却是咬牙道,“朕竟便宜了郭四那厮!原来他不是为财,竟是为了窥探朕的心意,那便该死!亏朕还施恩于他!”

    皇帝这便又要传旨,重罚那郭四,倒叫廿廿给拦住。

    “皇上!君无戏言……皇上既然已经传旨,便不宜更改。况且那郭四终究并未得手,这自是上天护佑,列祖列宗看顾,皇上便也不必动怒。”

    皇帝懊恼咬牙,“那朕当真太便宜那郭四了!”

    廿廿拉住皇帝的手,轻轻摇头,“郭四自是可恶,可是他不过是一介草民,这养心殿顶上放着什么,与他又有何干系?真正可恶的,是他背后指使的人才是。”

    廿廿眸光轻转,“那指使他的人,想必自是这宫中人;抑或是……宗亲。”

    皇帝紧紧闭住了眼,“是啊,我何尝不知道!故此我才压不住火气,不想就这么宽纵了那郭四去!”

    廿廿轻轻晃晃皇帝的手臂,“皇上别急。倘若皇上当真处死郭四,以及郭四的那几位保人去,那指使之人怕反倒要额手称庆呢!唯有这样,才叫死无对证,他才高兴了去!”

    皇帝不由得眯起眼来,凝注廿廿,“……你有了更好的主意?”

    廿廿轻轻莞尔,“真正的刑罚,不在身上,而在心上。皇上此时要做的,未必是要杀要剐,反倒是要以天威震慑,叫他们心下不安,日夜惶恐去,以后便再不敢了才好!”

    “如何做?”皇帝紧握住廿廿的手,凝着她的眼睛。

    廿廿深吸口气,指了指外头,“这宫禁之处,各个门口儿都曾经安设过不少的铁牌去。譬如说‘内臣不得干政,犯者斩’……”

    皇帝轻轻眯眼,“所以,你是说,朕也要在门口竖一块这样的铁牌?”

    廿廿轻笑摇头,“铁牌,纵硬,却是不痛不痒;现成的便有一块‘肉牌’,皇上正可善加运用。”

    廿廿眸子里闪过凛然之光,“便将这郭四摆在神武门去,叫每日进出的王宫大臣们都看着!叫他们亲眼看着自己指使之人,看他们心下会是什么滋味儿!”

    “且郭四还活着,便叫他们好好儿地猜度这郭四嘴里究竟吐出过什么话去,皇上又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叫他们回到家去,依旧如芒在背,天威如三尺剑,就悬在他们额前!”

    皇帝无声地笑了,忍不住抬手轻刮廿廿鼻梁。

    “我的狼女皇后……果然不负其名!”

    廿廿却笑不出来,静静垂眸,“且叫这肉牌子树些日子,那些人心生敬畏,从此改了,倒也罢了;若还有些内心顽固、不为所动的,那皇上便也是时候该敲打敲打了。”

    .

    廿廿乘肩舆返回储秀宫,肩舆悠悠,廿廿坐在其上,轻轻地阖着眼睛。

    “依着主子看,这样大逆不道的事,会是谁人有这样天大的胆子去?”月桂轻声问,“……总不会是那郭四自己胆大包天了去?”

    廿廿依旧阖着眼,轻轻一哂,“若是王公大臣们都没这样大的胆子,一个小小的民人工匠,如何有这胆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世上自然还是有这样胆大包天之人的——因为他们的心思,当真是要裹挟了整个儿上天啊!”

    月桂便也是一惊,“主子说的,莫非是……?”

    敢裹挟上天的,那自然是想成为天子的人啊!

    “今年合该是事儿都赶到了一起来,”廿廿指尖儿轻轻瞧着肩舆栏杆,“我玛法身故,皇上越礼追封一等承恩公,亲赐谥号;我行册立大典,皇上为我颁恩诏,恩赏、大赦天下……我就知道,必定有人会看不过眼、坐不住了。”

    月桂也心底抽紧,“难道,真的会是二阿哥那头儿……?”

    此时盛住不在京中,孝淑皇后其他兄弟也没这个本事;如今内廷之中,还能有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