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王妃如此多娇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他彻底死心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他彻底死心了

作者:如梦秀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婚色可餐:饿狼总裁轻点吻夺舍之停不下来都市逍遥邪医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修真聊天群穿越从龙珠开始医品宗师我被校花逆推后神级透视Actor异乡人

一秒记住【62中文网 www.62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她都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要为她伤心?”莫雪晴柔柔道。

    虽然她猜到张欣语为什么这么做了,但是并不打算告诉这个男人,这样自己不是有更多的机会了吗?

    龙玄御看她一眼,站了起来冷冷道:“滚,在我没想要你的命之前,离我远远的。”

    莫雪晴可没打算照他的话做,反而一只手大胆的摸上他的胸膛,另一只手摸向他的腰间顺势而下……

    “你让我离你远远的,可是那女人现在可是躺在别人的床上欲仙欲死,你在惩罚谁呢?”

    ‘阅人无数’的她自然知道如何勾引男人,再加上龙玄御现在精神出于最低谷的时期,被她这么上下其手的挑逗竟然真的起了反应。

    “在我没发火之前,赶紧滚。”大声地怒喝,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说没感觉会遭雷劈的。

    莫雪晴则是得逞的媚笑,手下的动作更加大胆,她知道这样远远不够,这男人和那种兽欲强大的男人不一样,他很会自控。

    又开始蛊惑起来:“你这么对她,她可是一点儿都不在乎,在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的时候她可曾想过你呢,像那种贱货……呃……”

    一只大手突然卡在她的脖子上硬生生将她嘴里的污言秽语掐了回去,脸上的寒霜结成少年冷冰。

    “你再敢侮辱她,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聪明的女人是懂的示弱的,莫雪晴赶紧投来求饶的目光,感觉颈部一个猛劲自己就被摔在了地上,但好在又可以呼吸了。

    立刻楚楚可怜道:“难道我不如她美吗,还是我那一点儿不如她,即便是她背叛了你,你居然还对她那么死心塌地。”

    龙玄御眼中一抹受伤,清冷的道:“在我眼里没有人及的上她,如果是她想要的,我都愿意给。”

    手臂一挥,原本包裹在手上的丝帕翩然飞离,落到莫雪晴怀里,高大的背影渐行渐远。

    莫雪晴咬牙切齿,啐了毒的眸光闪着坚定,殷红的唇缓缓开口:“再无人能及她也快要死了,你一定会是我的。”

    张欣语的剧毒越来越无法控制,已经从每天两个时辰漫延到三个时辰,冷清秋想了很多办法都于事无补,心疼她的同时又深深的无力着。

    张青云和赛傲雪劝说她离开冷清秋最终被气的甩袖而去,扬言只当没生她这个女儿,别人的劝说自然更加没有效果。

    自那天后龙玄御再没来找她,一切都如她所想的一般进行着,可是她很难过,她想去看看他,哪怕来个偶遇什么的,却始终不见他的踪影。

    “今天精神好多了,我陪你出去走走?”

    冷清秋体贴的为张欣语披好外衣,她的身子单薄了许多,剧毒的折磨让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冷清秋。”

    “嗯?”

    “我想我坚持不了了,再这么下去会被看出破绽的,我们明天就回赤练峰吧。”

    “好,”冷清秋把她搂在怀里,下颚抵着她的发顶,喃喃道:“我们明天就走。”

    “嗯,现在我想去外面,看菊花。”

    “好,我陪你去。”

    晌午的阳光格外灿烂,来到那一片菊花圃,张欣语便四处寻找。

    “你在找什么?”

    张欣语没有抬头:“我在找手链,那是龙玄御送给我的,自从那天到过这里,就不见了。我希望它能陪着我安眠在地下,就像他永远陪在我的身边。”

    冷清秋痛苦的闭上眼,这样坦然面对生死的张欣语让他很心疼,她故意惹大家生气,让大家对她失望,故意让龙玄御对她死心,她把所有的痛苦都带走了,可是她怎么就不知道想想怎么样才能快乐的活过这几天?

    眼眸再次睁开恢复一丝清明,笑着道:“我陪你一起找。”

    张欣语低着头,眼睛不放过一个角落,突然前面一面肉墙挡住了去路。

    她激动的眼泪都差点儿掉了出来,看着地面上那一双黑色的缎面锦靴她笑着,可是却不敢抬头。

    “我有话对你说。”磁性的声音微微沙哑,像是在喉咙里发出来的一样。

    张欣语抬起头看着朝思暮想的男人,已经掩去眼中的惊喜,嘴上的微笑,现在,一派冷漠。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请你让开。”

    “你和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大掌一把将张欣语扯进怀里,温热的薄唇封住了那张这些天梦寐以求的小嘴,辗转反侧。

    灵活的舌窜入口中勾起那个丁香小舌翩翩起舞,天知道这些天他是多么想她,想她的温柔,想她的霸道,他以为再不见到她,自己就要死了,所以他回来了,果然她的味道还和想象中的一样甜美,一样让他无法自拔。

    张欣语被他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待到那久违的幸福袭来,不禁热泪盈眶,她不敢闭眼只深深的看着龙玄御陶醉的轮廓,这许是最后一次亲吻了,她也希望享受这一刻的美好,于是有意无意的回应着。

    冷清秋并没有上前,而是悄悄退到了暗处,没有去打扰他们,在死亡面前,嫉妒,微不足道……

    感觉吻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张欣语逼回眼中的热泪,牙齿用力一咬口腔里立时布满血腥。

    龙玄御吃痛的放开她,唇上多了一条口子,还冒着血红。

    “我都说了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张欣语冷冷的斥道,转身欲走。

    龙玄御拽住她:“和我没什么好说的,你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不是再找我送你的手链吗?”

    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当真是要气死自己?

    “在你那里?”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紧着改口道:“没错,我是在找那条手链,是因为清秋说让我把你的东西都还给你,不想我们之间再有什么瓜葛,现在既然在你手上,倒是省了事了。”

    “你说谎,你明明还是爱我的,要不然我吻你你还那么沉醉?”

    张欣语直感觉脸上热辣辣的,心也跟着狂跳起来,那男人的吻技已经在自己这里训练的炉火纯青了,每次都能让自己迷失在他的温柔里,他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沉醉,只是现在……

    紧紧咬着下唇平复心虚,巧笑嫣然道:“因为我想知道你的吻和清秋的吻到底有什么不同?现在看来他的吻更能让我沉醉呢,你吧,不如找个人多加练习?”

    “张,欣,语?”龙玄御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这女人就是有本事轻而易举的触碰自己的底线。

    “你觉得我很恬不知耻?”张欣语压抑着心中的疼,一双粉拳在水袖下死死攥着,嘴上却还是一样的云淡风轻:“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从我到国亲宫拒绝欧阳千羽的那一次你就知道了不是吗?名节?呵,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龙玄御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颗心像是沁了冰一样寒冷。

    大手伸入怀中取出那条流金手链,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既然你不稀罕我,我为何还要苦缠于你,你喜欢冷清秋?”声音骤然一提,高出几个分贝却带着颤动的音色:“好,我成全你,你我从今恩断义绝,我祝你和他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唰,流金手链向天空一抛,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闪着光泽,然后消失不见。

    心已经痛到麻木,喉咙处涌动阵阵腥甜,张欣语故作轻松的扯出一个笑脸:“谢谢你的祝福,希望,再也不见!”

    默然的转身,嘴边的笑意依然不减,她做到了,他终于彻底对自己死心了,她该高兴的不是吗?所以更应该笑啊……

    “再也不见?再也不见?”龙玄御慢慢的重复着这四个字,突然仰天长啸,似是要将心撕裂一般。

    原来‘再也不见’就是他们最终的结果,张欣语,你可知道我的生命早已与你融为一体,你这般对我,让我如何度过余生……

    张欣语听到了龙玄御痛苦的怒吼,心中骤然一紧,眼泪如瀑布盖了一脸,可是她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走到了这一步早已经心绞力竭,血气上涌,眸光中浮现一抹暗红很快淡了下去……

    太阳西沉,冷清秋给张欣语又服了一颗解毒丹,淡淡道:“晚膳我就不陪你去了,你好好和家里人聚聚,我们明早出发。”

    “嗯!”

    “语儿?”犹豫的叫了一声。

    张欣语微微笑道:“怎么了?”

    “我有东西给你,”说着摊开张欣语的掌心,将自己手里的物事放到她的手上。

    “这是,这是我的手链?”张欣语惊喜的捧着流金手链爱不释手,她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了。一脸感激道:“谢谢你,冷清秋!”

    “不用谢,顺手而已。”

    看到她终于露出这几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冷清秋也觉得很欣慰。

    龙玄御一半天都将自己泡在酒缸里,一坛又一坛的猛灌,可是喝的就越多,心里的痛就越清晰,直到天都黑了,还趴在石阶上酩酊大醉。

    一股异香飘来,让本来就迷糊的脑袋更加混沌了,眼前出现一个倩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