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借机生事,大凶之兆

帘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嫡女贵嫁最新章节!

    “主子,斜风去了青云观。见了青云观主,那一处静室是青云观主的,就是之前我们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地方。”

    安冬禀报的很详细,生怕曲莫影听不懂,特意还提到了当时曲莫影过去的那一处。

    季悠然曾经让曲莫影过去给青云观主看过,那一处是青云观主最多在的地方。

    斜风过去的时候,先是在青云观里转了转,上了香,烧了纸之后,就跟着一个道姑去了那一处,应当是特意的求这位道姑引过去的。

    进去的时候很惶然,出来的时候也很不安,看着不象是得了什么准信的样子。

    “主子,一个青云观主,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救下季府的这位?”雨秀诧异的问道,觉得应当是这事难办,斜风最后没什么收获,不得不离开,所以才会惶然不安。

    “听闻现在的青云观主是当时横阳郡主所救,那个时候横阳郡主应当是才出家不久,虽然掌了青云观,但基本上不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说是一心清修,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位青云观主就在了,帮着处理青云观的事务,和横阳郡主的关系极好,之后横阳郡主过世了,这青云观主就成了她的了。”

    安冬把打听来的消息一一说于曲莫影听。

    从这上面看起来,青云观主没有一点问题,清心寡欲-说的就是这位青云观主,上一世的时候,季寒月一直这么认为的,裴洛安也时常感慨,说这位青云观主就是一个世外的高人,偶落了凡尘罢了。

    横阳郡主过世之后,这位青云观主的名声也算是出来了,但却慢慢的少于人前现身,把一切的事务托于了观里的其他人处理。

    她越神秘,也因此对于她的卜吉凶一说,也越发的神乎其神。

    斜风这一次去往青云观见这位青云观主,还很出曲莫影的意外的,看起来季悠然和这位青云观主的交情还真不一般。

    上一世的自己不识这位青云观主,只听说名声极好,也极被人推崇,也曾经在季悠然面前说想见见这位青云观主,季悠然当时说会想法子的,但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还真的让她和这位青云观主结交了。

    现在都能托之以生死了,这里面的事情还真不少,上一世的自己眼睛的确是瞎的……

    “慢慢看看,看看这位青云观主……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让太子……放弃对季悠然的惩罚,救助她。”

    曲莫影美眸微微的眨了眨,唇角勾了勾,她静等着这接下来的文章,要往哪个方向去写……

    一封信送到了裴洛安的面前。

    裴洛安接过看了看后,疑惑的问道:“青云观主给孤的?”

    “的确是青云观主送过来的,说是跟先太子妃的事情有关系。”内侍恭敬的禀报道。

    裴洛安皱了皱眉头打开信封,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不好,最后重重的拍下了手中的信封。

    “殿下!”内侍吓了一跳,脸色立时刷白。

    “走!”裴洛安站了起来,背着手往外走,内侍急忙跟上。

    裴洛安带着人到了小祠堂

    处,两个青云观的道姑守在那里,看到裴洛安过来,急忙迎上前。

    裴洛安挥了挥手,其他人退下,大步进了小祠堂。

    两个道姑跟了进来。

    一个递上三支清香,裴洛安接过,对着当中的灵位合香在双掌之中,稍稍低头,而后郑重的把香插入香炉。

    “这里有什么不对?”裴洛安沉声道。

    “贫道也不清楚,就是觉得最近……不太安稳,怕打扰到府里的人,特意的派人去跟观主说了此事。”一个道姑含蓄的道。

    “怎么不安稳了?”裴洛安冷声问道。

    “就是觉得……晚上,有些不太好的动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在……季夫人出了事情之后。”道姑禀报道,想起最近的事情,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显见得是受了惊吓。

    “具体是什么?”裴洛安不悦的道,斜睨了两个道姑一眼,他不需要听这种似是而非的话。

    “那一天,灵位突然倒下来,上面还有一丝……蜡烛油,红色的……象……象是,这里用的蜡烛虽然都是白色的,从来没有红色的,这一处地方,也只有贫道两个出入,没有其他人,可是……可是是红色的,象是……”

    道姑结结巴巴的道,显然是因为害怕,话说的也没那么利落了。

    “还有香……门窗关着,香无缘无故的断了,连着断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另一个道姑道。

    “当时……正巧有内侍过来送香烛,贫道两个怕引起不好的传言,也不敢多说,就……就说是贫道两个不小心把红色的蜡烛染上去的,急忙擦拭干净,但其实……其实……没有红色的蜡烛。”

    另一个道姑加以解释。

    “看到了?”裴洛安转头看向身后的内侍,他往日都是让身边的内侍往这里送香烛之类的东西。

    内侍听她们一说,背心处蓦的发寒,仿佛有什么划过自己身体似的,吓的一哆嗦。

    “殿下……奴才……奴才是真的看到了,奴才问了,说……说是她们两个不小心染上去的。”

    他当时是真的没想过其他,只两个道姑说是她们不小心弄的,也就没在意,匆匆的离开了。

    那灵位他当时进来看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乍看起来象是有血从灵位上流出来似的,让人看了心头发憷,既然没什么事,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多留一会,急匆匆的把东西扔下,就回去了。

    既然不是什么大事,他也没跟裴洛安提起。

    “灵位溢血,大凶之兆,至亲姐妹,供奉与前,免生灾祸”

    青云观主的信上就这么几句话,意思也很清楚,想想最近府里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每一件都带累着东宫的名声和自己的名声。

    莫不是因为灵位溢血的事情?

    如果说灵位真的溢血,裴洛安是不太相信的,但如果说这红色的蜡烛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灵位上,他却有些信了。

    季寒月的亲姐妹,除了季烟月没有其他人。

    除了季烟月,剩下最亲近的就是堂姐季悠然,表妹曲莫影离着远了一些,况且他也不

    能支使曲莫影去为季寒月供奉、祭拜。

    “你们先下去吧!孤想静静。”裴洛安挥了挥手,两个道姑一揖道,退到了门外。

    裴洛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当中的灵位,脸色苍白起来,好半响才举步往里走,转过门,进去后面,又进了后面的门,然后是暗门,下阶梯,最后一个人出现在寒冷的水晶棺处。

    冰冷的水池,透明的水晶棺。

    棺中的女子一如既往的沉静安和,仿佛只是睡去了一般,少了以往的英气,沉寂安和,自有一股子和别人不同的柔婉,却也透着大气,眉目如画,宛如仙子,临风而去,除了没有温度,不是活色生香,一切都如活着的时候一般无二。

    “寒月……是你吗?”裴洛安在一边坐下,眸色痛苦中带着挣扎,自言自语的看着水晶棺中的女子。

    冰窖无声,这里安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似的,有的唯有他自己一个人。

    “寒月,你想留下她吗?”裴洛安又道,神色温和,容色中透着些疲倦,手撑着头,静静的看着棺中的女子,“你又何必留下她,如果不是她……孤不会负了你……如果不是她一再的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孤不会怀疑你的。”

    “那一日,孤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做……你又何必?你父亲的事情,孤不会牵连到你身上的……”裴洛安温和的容色变得痛苦挣扎,“孤真的不想要了你的命,你……你又何必,就算是你父亲的不是……也跟你无关,难不成孤还护不住你吗?”

    “就算你当不了太子妃,你还可以是其他,就算你什么也不是……你也是孤心上唯一的一个,孤此生的唯一……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寻了短见呢!”……

    每一句话都痛苦,仿佛是心底最深处的挣扎,每一次回忆都带着血淋淋的伤口,裴洛安的手已经捂在了胸口,头无力的低了下来,用力的呼吸了几次,才觉得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他是真的没想害死季寒月的。

    季寒月的死是个意外,是个他不可控的意外。

    眼眶处泛起红色。

    “孤对不起你……”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但也只是想法而已,那一段过往,他不愿意再回忆了。

    闭了闭眼睛,用力的压制了一下这个回忆,脸上的神色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再睁开眼睛,眼底的红晕已经不见。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种说不清楚的松快:“你现在又要保在季悠然吗?你还是这么善良,她没有你想象中的好……如果不是她……或者你也不会对孤失望……可你现在居然还想保下她?”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你想要的,孤总是会帮着你,哪怕你保的那个人,根本不值得!”裴洛安喃喃道。

    说完,许久没有说话,再呆了一会之后,绝然的站了起来,对着水晶棺中的女子,柔情万转的道:“孤知道你的意思了,孤先回去了,等下一次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

    说完又看了看周围,“你这里太过冷静清,孤下次再一些东西过来,布置一下,总不能让你一个人一直孤零零的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