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今天轮到沙纪值日打扫卫生,一同打扫的花玲之后还要参加补习班先走了,收拾完清扫工具之后,沙纪坐到了最后一排的窗台上,放眼望去是空无一人的教室,微风如同一只轻柔的手轻轻撩起窗帘,暮色的霞光给空气打上了一层暖色的滤镜,心底忽然涌上一种很温柔的感觉。

    这个时候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是纯夏,字里行间透露出语无伦次的激动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屏幕里钻出来——

    “啊啊啊啊,沙纪还在学校吗?/(tot)/~~我真的好蠢,把数学课本落在学校的体育馆了o__o”…沙纪可不可以帮我去拿一下╥﹏╥...没有数学课本的话大魔头一定会杀掉我的~~~~(>_<)~~~~”

    挑了挑眉,看着这加了一堆颜表情短信,饶有兴致地勾起了嘴角,从窗台上跳了下来,背起书包往外走,按键声在空荡的走廊上格外清晰,仿佛是屏幕对面那个少女的心跳——

    “体育馆?数学书?”

    她简洁的几个字,看起来毫无情绪,两个意味深长的问号却足够让对方惊慌失措,果不其然很快就回了过来。

    “今天难得篮球队休息一天不训练嘛,我就去那边学习了呀,体育馆的灯光特别明亮,而且人烟稀少比较清静,你别多想啊,千万别多想。”

    欲盖弥彰的短信引得沙纪一阵轻笑,她没有再回复,合上了手机,手腕翻转让上面挂着的毛球挂件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个完整的圆,看得出主人的心情很好。

    ————————————————

    桐皇的篮球部在近几年迅速成长,今天似乎是有什么比赛,所以篮球部的训练休息一天,同时兼做礼堂的篮球馆也就成了纯夏和松田幽会的好去处。

    在沙纪触上门把手的时候,却出乎意料地听到了里面沉闷而有节奏的响声。

    有人在里面打球?

    她推开了体育馆的大门,只有最右边的半场开了灯,橙色的光打造了一个小小的舞台,而打球的男生似乎太过专注,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发少年,却莫名地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明朗少年气息,黑色的宽松背心露出了臂膀和腰腹的好身材,回日本之后少见的高个子,小腿精壮紧致的线条看得出运动神经很好。

    站在半场中心的少年一下接一下地拍着篮球,态度似乎格外的松散随意,状似不经意一般地懒洋洋掀起了眼皮看了一眼篮筐,忽然气场就变了,像是忽然苏醒过来的猫科大型猛兽,双腿骤然弯曲压低了身体,以让人炫目的速度和节奏转身运球,长腿干净利落地向前一跨,速度快得仿佛要在原地留下浅淡的影子,身形迅捷动作蛮横地行至篮筐下,却是随意地起跳,轻描淡写将手上的球抛了出去。

    那样不规则的投篮方式让沙纪有几分惊讶,然而他掌心抛出的篮球却在空中划过一个流畅的弧度,然后伴随着“嘭”的一声细响,准确无误地投进了篮筐里。

    那样凛冽强硬的风格和浑身透露出的不羁野性,让沙纪感觉到心脏骤然缩紧,一股湿漉漉的凉意直直地窜上了后背,她忍不住伸出舌尖舔过干涩的下唇。

    那种鲜活到近乎张扬的生命力,就那样极具侵略性地撞进眼底,怎么能让人不心动。

    所谓见色起意。

    打断她的依然是手机铃声,这一次她却流露出轻微的不爽情绪,微微蹙眉,不过回到日本两个星期,找她的人似乎有点太多了。

    场地中央的少年似乎也被忽如其来的和弦音乐惊扰到,神色冷淡地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神态却也流露出了些许桀骜不驯。

    这个眼神,似乎和她所想象的阳光健气少年不太一样啊。

    她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往舞台的方向走去,还没开口说话便被听筒里暴躁到似乎要冲过来砍人的声音吓了一跳——

    “喂!你这个蠢货在干什么啊!说每天回到酒店要报平安你当做是玩笑吗!你不知道日本的痴汉很多吗!喂!喂!喂!说话啊!你是不是出事了!”

    “……”

    沙纪有些头疼地稍微将电话拿远了些,等到对方喘息的功夫才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说:“阿大,我还没到酒店啊。”

    似乎是错觉,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感觉到背后有一道望向她的目光。

    来到舞台的前面,她便看到那本被遗弃的数学书,斜斜的被扔在了光洁的地板上,扉页被摊开,似乎在哭诉着主人的毫不用心。

    沙纪在心底叹了口气。

    居然被丢在了这么明显的地方,当时到底是个多慌乱的场景啊。

    电话那头的凶巴巴的声音依然在絮絮不止地教训着她,她漫不经心地“嗯”一声以示回应引来了地方更大的愤怒,说着说着却又牵扯到了别的事情上去了,连语调都变得积极向上起来。

    应该是在说篮球吧,沙纪想。

    她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伸出去想要够到那本数学书,却无论如何都差着一点。

    她轻轻蹦了一下,还是差一点。

    “是是,我回到酒店立刻打电话,阿大不要再教训我了。”

    安抚完电话那头炸毛的猛兽她才收线,“啪”得一声閤起手机,又蹦了一下,却无论如何都差着一点。

    她有些懊恼地鼓起了脸颊,正打算认命地折返从两侧走到舞台上面去把数学书捡回来,一个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忽然从身后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伴随着耳畔暗哑的低喘声,吓得沙纪几乎腿软。

    血液沸腾着涌入大脑,理智瞬间被冲撞得七零八碎,沙纪握着手机的手骤然收紧,修长白皙的指节上隐约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

    肌肉线条紧致的小臂从身后伸了出来,轻而易举地拿到了那本数学书,然后收了回来。

    沙纪愣了几秒,转过身去,慢条斯理地将视线从对方隐约的腰线上抬、再上抬、微微抬起头来看向那个低垂着眼饶有兴致地望着她的少年。

    深蔚色的瞳仁像是弦月之下的幽湖,深不见底,让人想到正在猎食的猛兽。

    “想要吗?”他一只手抱着篮球,另一只手扬了扬手上的数学书,笑容有些恶劣地问道。

    沙纪没有说话,轻轻后撤一步倚靠在了舞台上,双臂抬起放松而懒散地张开,唇角勾起一个冷淡的弧度,眼波在那本数学书上流转,最终依然落回到那双望着她的眼睛里。

    “叫着我的名字,说什么去酒店的话,很大胆嘛你。”

    沙纪挑了挑眉,明白对方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却并没有解释,就在这个时候,忽如其来的少年气息猛地凑近她,她下意识地微微侧过头去,正好看见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温热又粗重的鼻息拂过沙纪的锁骨,酥酥/麻麻的,有些痒。

    “还有……”他似是有些故意地拖长了语调,最终凝成一个神色微妙的轻笑,“刚才跳起来的时候,胖次露出来了。”

    丢下一句不轻不重的玩笑之后,他扬起手上的数学书在沙纪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随后把书放在了沙纪的身侧,一个漂亮的回旋转身,随即单手运球再次朝着场地中央大步走了过去。

    听着篮球在空旷的体育馆里发出的沉闷回响,每一下都充满了力量和节奏的美感,沙纪轻轻一跃身形轻盈地坐到了舞台上,双腿交叉微微抬起荡了荡,忽然说道:“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知道图案应该很可爱吧。”

    她的声音低而软,带着点似笑非笑的语气,却是没有半分尴尬。

    正要投篮的青峰大辉愣了一下,停下动作来望着那个正挑着眼角睨着他的女孩子,眼睛里全然是干净澄澈的神色,眼角眉梢却偏偏有着三分戏弄。

    气势上完全不像是被肉食动物逼迫得瑟瑟发抖的猎物,反而像是个势均力敌的猎人。

    妖精。

    青峰的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两个字。

    原本打算投篮的手忽然翻转了个方向,如同魔术一样在食指上转了起来,青峰大辉不咸不淡地打量着笑意盈盈的女孩子,许久之后从鼻腔里不耐地哼了一声,懒洋洋地低垂着眼皮挑了挑眉慢悠悠地说道:“你似乎不太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奇怪又危险的话嘛。”

    “完全不用敬语啊。”沙纪随意地笑了笑,像是完全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这么肯定我不是前辈吗?篮球似乎打得不错君?”

    “不错?”青峰大辉重复着那两个字,露出了一个不置可否却又有些轻蔑的笑意。

    似乎很嚣张嘛。

    “欸~”沙纪拖长了语调,食指在身侧轻轻扣了扣,“那看来是很强了嘛。”

    “切。”青峰嗤笑了一声,“能够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

    沙纪被这句话噎了一下,差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可是看对方的表情,似乎很认真嘛。

    然而她吐槽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见青峰大辉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脸上忽然阴沉了下去,“不过篮球说到底不过是个游戏罢了,越是努力越是无聊。”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这句话一样,一直在他手指上旋转的篮球忽然便应声而落,在地板上发出一连串渐渐微弱的闷响。

    他来到沙纪身边拿起自己的书包,双手插在裤包里斜斜的睨了沙纪一眼,对她说道:“走吧。”

    沙纪从舞台上跳了下来,侧头去看身侧那个高大挺拔的男生,全然不复最初见到时候那种惊鸿一瞥的昂扬不羁,反倒是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低气压。

    两人在学校门口分别。

    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既然没有兴趣了,为什么打球的时候,还是浑身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

    第二天上午把数学书还给纯夏的时候,她抱着沙纪千恩万谢,被对方伸出手在额头上狠狠弹了一下,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反正我是管不住你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纯夏捂着额头,可怜巴巴的眼神像是一只即将被抛弃的小狗:“不要这样嘛,是沙纪说的要多制造话题,而且我们是去学习呀,我又不像沙纪理科好到令人发指。”

    她最后一句带了几分讨好的意味,却见沙纪不为所动,一只手杵在下巴上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另一只手指上旋转着的铅笔仿佛在她的心上拖拽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她有些心虚地加大了笑容,以至于僵硬地发出了几声尴尬的“嘿嘿。”

    “学习?在体育馆?”

    沙纪意味深长地拖长了语调,微微上扬的尾音像是一支挥舞着的小皮鞭。

    “……”纯夏识趣得没有接话,确实学习的话去图书馆会更好,到空无一人的体育馆去,松田君的意图确实是有些明显得过分了。

    想到这她的脸颊爬上一抹可疑的绯红。

    救了纯夏一命的是上课铃声,铃声一响她便立刻正襟危坐低头去看失而复得的数学书,表情严肃认真得仿佛里面写了st的终极奥义。

    而伴随着上课铃声迈进教室里的除了老师,还有沙纪的后座——

    青峰大辉。

    沙纪有些惊讶,她转学过来两个周,背后的座位一直空缺,她一直以为没有人坐那里。

    青峰大辉看到她也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却是很快爽快利落地打招呼:“哟……”

    招呼打到一半才想起来,昨天两个人似乎根本没有自我介绍。

    沙纪刚要开口,却被对方打断了:“哟,蓝白条纹。”

    “……”几乎是立刻,沙纪就明白了对方这句意味不明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一次她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

    ————————————————

    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背后忽然伸出一只健美有力的手,传上来一张小纸条。

    沙纪接过来,展开,轻笑了一下,果然不是什么好话——

    今天是什么图案。

    白色的自动铅笔在手指上打了一个漂亮的回旋,随后被修长的手指握住,松散随意的写了几个字,随后将纸条传了回去。

    青峰大辉展开纸条,隽秀整齐的字体写道——

    告诉我邮件地址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