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收到青峰的邮件地址之后,沙纪当然没有和他继续那个少儿不宜的话题,而是将手机收进了包里,开始专心的上课,而身后的男生看着她一连串流畅的动作,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并没有再纠缠,随意松散地把包往地上一扔,然后趴在了桌子上开始睡觉。

    坐在沙纪右边的纯夏在抄笔记低头抬头的间隙不经意朝一旁瞥了一眼,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之下的沙纪,嘴角似乎勾起了一道浅浅的、温和的笑意。

    心情好的时候,似乎连上课的时间也流淌得格外快,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沙纪记完笔迹的最后几个字,收拾笔记本的时候,一转头就看到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的青峰大辉,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之下投下一片阴影,虽然闭着眼睛气息均匀看起来没什么危险的样子,神态却也流露出了些许桀骜不驯。

    她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插上耳机,在音乐列表里飞快地滑了滑,然后嘴角勾起一个有些坏心眼的笑容,动作轻柔地将白色的耳机塞进了青峰大辉的耳朵里。

    熟睡中的青峰只感觉像是有一片微凉的羽毛轻轻扫过了他的耳垂,痒痒的,像是一闪而过的错觉,心底却蒸腾起一种异样的情绪,脸耳廓上的细碎汗毛都竖了起来。

    意识还有些混沌,嘴里却发出低声的呜咽,像是一只在说梦话的野兽。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耳朵里忽然炸裂出一段节奏感异常强烈的音乐,吓得他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而耳机还危危险险办悬不悬地挂在他的耳朵上,听到里面冲出了一句youready?let’sgo!

    青峰大辉竖起眉毛,紧蹙的眉心让凶神恶煞的脸看起来更臭了,他极具侵略性的目光顺着白色的耳机线一路向下,最终落在了沙纪手上握着的手机上。

    因为动静太大,所有人都转过来看着最后一排的动静,经常翘课的篮球队ace和刚来两周迅速成为新晋女神的转校生,怎么样都觉得是一出大戏。

    只是青峰大辉脸上那个表情,怎么看都像是要咬人的猛兽。

    弦乐铺陈酝酿后山雨欲来的张力从耳机里冲了出来,仿佛是要将节奏和旋律直击人心,青峰皱着眉居高临下地盯了沙纪几秒,仿佛忽然熄火一样,懒懒散散地坐回了座位上,漫不经心地“啧”了一声,低垂着眼皮问了一句:“什么歌?”

    沙纪对他过大的情绪起伏感到有些意外,握着手机的拇指在屏幕上弹跳了一下,回答道:“。”

    青峰点了点头:“我好像在看nba的时候听过。”

    沙纪拿起另一只耳机塞进了耳朵里,背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动作惬意而放松,听到鼓点的时候,她忽然有些兴奋的对青峰说:“这个声音!像不像篮球拍在地板上时候的声音!”

    青峰一愣,看着忽然偏头朝他笑得璀然的女孩子,身后的温暖阳光为她镀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眉眼弯弯的像是一只伸懒腰的惬意猫咪。

    他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随意而敷衍地点了下头,便侧头看去看窗外大片的粉白色樱花。

    沙纪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廓笑了起来,忽然说道:“欸,你低下头一点。”

    “哈?”青峰的眉毛抖了抖,眉心再次蹙起摆出那张凶恶的脸,却还是依言在她面前垂下了头来。

    沙纪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头发,面前的男孩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鲜活的生命力,大大咧咧、喜怒无常,却偏又透出几分温柔来,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驯顺的野兽。

    青峰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要炸,脸涨得发红,眉毛抖了两下,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问她:“你!干!嘛!”

    沙纪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青峰君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爱?老子?!”

    完全不搭的两个词从他的嘴里冒出来,紧盯着沙纪的一双眼睛气得发亮,像是被揉进了细碎星子的夜空。

    青峰的反应似乎是有些恼怒了,沙纪伸出的手在他脸上投下了大片阴影,让他看起来神色更加阴沉了,他的眸色忽然沉了下来,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沙纪,嘴角勾起一个毫无情绪的弧度。

    气场似乎有些变了呢。

    沙纪的心底有些发虚,却是神色微变地收回了手,轻轻杵在了下巴上浅笑着与他对视,耳机里已经切换了下一首歌,钢琴的轻缓旋律之后忽然近乎惊艳地挑起了三味线。

    在这样的音乐之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根本持续不了,青峰终于收起微皱眉头面露凶光,长叹一口气似乎是对她有些僭越的行为不予追究了,“你这个家伙……似乎有些恶劣啊。”

    沙纪依然是笑:“欸?青峰君这么说的话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青峰盯着她看,明明是她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都让人无力招架,眸光之中却全然是坦然清澈,只是无辜的笑意背后似乎总是有几分藏不住的狡黠。

    青峰不再理会她似真似假的玩笑,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看到她亮晶晶的瞳孔豁然睁大还有忽如其来呼吸不畅而微微张开的唇,似乎有些挑衅地笑了笑:“原谅你一次,下一次可就不是这点惩罚了。”

    说完他放开手后弯下身去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包,单手随意地往肩上一甩,从教室里走了出去,再次大摇大摆地翘课了。

    临走之时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正撞进沙纪追寻着他的背影的目光之中,她依然笑得坦然,眼角眉梢之间还透露出一点小小的得意,似乎对于他的转身早有预感。

    青峰挑了挑眉,这个女人,似乎有点嚣张啊。

    五官不是日本人流行审美的可爱型,却是有一种自带气场的漂亮,慵懒地抬起眼皮的动作仿佛在勾人,学校的白色衬衫最上面两个扣子被她懒散地解开,露出了精致漂亮的锁骨,只是……青峰的目光一点点往下移,看向女生线条圆润的起伏。

    “啧。”他的嗓音里涌上一丝意味不明的轻叹,似是有些遗憾。

    随后收回了目光,朝着教室外面走了出去。

    完全可惜啊,胸太小了,不是喜欢的类型。

    ————————————————

    等到青峰完全走出教室之后,一旁的纯夏才拿着笔迹凑了过来,被入戏太深的沙纪眼波微微上挑地睨了一眼,顿时心中警铃大作,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伸出手去挡在了沙纪的眼前,碎碎念:“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会弯的。”

    沙纪一下子笑出了声,拨开了纯夏的手,看到她的笔记本上,问道:“怎么了?”

    “哦哦,这里哦,刚才我没太听懂。”

    “什么嘛,不是已经全都抄下来了吗?你看把这个部分当做一个整体,然后完全套进这个里面,上面那里不是已经证明了这两个是相等的吗?然后用这个替换掉这个,不就能得出这个答案了吗?”

    “欸!真的欸!觉得沙纪讲得要比老师好多了!”纯夏衷心地赞叹道,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洞悉又诡异地用胳膊拐了拐沙纪,然后瞥了一眼沙纪背后那个已经空无一人的座位,带着点暧昧的笑意问道:“你这个家伙,刚才那是在干嘛呢?十米之外都能感受到你的小恶魔气场。”

    “那个啊。”沙纪带着点笑意,食指在桌上有节奏地扣了几下,“难得遇到喜欢的类型,所以稍微有点忍不住暴露出恶劣本性了啊。”

    纯夏有些诧异,似乎觉得鹤田沙纪可不是一个能够大方果断在别人面前表露出感兴趣的人,而且她一直以为沙纪应该喜欢那种各个方面都十分优秀的精英型男生,虽然因为在球场上实在太过强悍也受到一票女生的青睐,但是沙纪竟然会喜欢青峰这一款的无论如何看都有些匪夷所思。

    ————————————————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花玲和纯夏都自己带了便当,把课桌拼在了一起,坐在教室里等着去买面包的沙纪。

    沙纪刚踏进教室,就感觉里面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一群女生目光全都朝她看了过来,正在拿着手机讲什么的那个女生的笑容忽然僵住了,然后有些轻蔑地“哼”了一声。

    沙纪疑惑地看了她们一眼,却似乎是对对方挑衅的态度并不感兴趣地径直朝自己的桌子走了过去。

    看她走了过来,纯夏朝她挤眉弄眼了一翻,然后又看了一年刚才还聚在一起讨论热烈的那群男生女生,然后翻了个白眼。

    沙纪显然没有get到纯夏那一番颜艺所表达的深刻含义,不明所以地拉过椅子在她们旁边坐下,然后开始慢条斯理地拆面包的包装纸。

    果不其然纯夏立刻憋不住了,凑过来对沙纪说:“沙纪你知不知道她们刚才在说什么?”

    嗯,这回看明白了,纯夏的脸上分明写着“我知道我知道快来问我。”

    沙纪懒洋洋地扫了她一眼说道:“津巴布韦币小幅上扬对美国玉米市场价格影响?”

    纯夏一下子呆住了,忍不住反问道:“什么?”

    花玲叹了口说道:“沙纪的意思是她不感兴趣。”

    纯夏翻了个白眼,然后凑得离沙纪更近了些,朝围周围神色警惕地环视了一周之后压低了声音对沙纪说道:“那个女生哦,污蔑你做援交。”

    沙纪挑了挑眉,咬面包的动作也暂停了下来,目光清澈地看向纯夏,少有的面无表情。

    纯夏似乎看出沙纪终于有点兴趣了,立刻继续说道:“她好像还有照片哦,说是照到你昨天晚上进了高档酒店。”

    沙纪依然盯着纯夏,半晌才问道:“然后呢?”

    纯夏一脸莫名其妙,“什么然后呢?我就听到这些。”

    然后你就在一旁这样听着?

    沙纪看了她几秒之后轻轻摇了摇头,一旁的花玲的目光似乎也有几分探寻,她郑重其事地放下面包对她们解释道:“我刚回日本不久,家里的房子还在装修,所以现在住在酒店。”

    说完她又重新拿起了面包,听到花玲在一旁说:“那沙纪你快点像他们解释清楚啊。”

    “有什么好解释的。”沙纪漫不经心地丢出一句,神色似乎有些冷。

    “那沙纪是和爸妈一起住在酒店吗?”

    “嗯?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回日本而已。”

    “哇!”纯夏一下子兴奋起来,眼睛里闪烁着全是期待,“那等你家房子装修好了以后可以去你家开party啊!”

    沙纪勾了一下嘴角,笑意却很淡,对纯夏的提议未知可否,在她还要继续纠缠的时候忽然问道:“说起来上次那家杂志找你做模特的事情怎么样了?”

    “啊,好烦啊,我有点想去,可是爸妈完全不准啊,说我现在的成绩绝对不可能让我出去做什么兼职的,所以这次的考试我必须要给他们露一手,不过可以穿各种各样的衣服我还是超级期待啊,而且那个大叔还说做得好的话我说不定可以上杂志封面呢。”

    沙纪不经意一瞥,似乎看到花玲的表情暗了下去,在纯夏依旧絮絮不止的间隙,她忽然说道:“嗯,说起来今天晚上厨艺社的社长拜托了我去为明天的联谊做准备,你们俩可以来帮忙吗?”

    “啊,社长根本就是完全把任务甩给你嘛,明明是才加入两周的新人就被这样使唤。”纯夏有些气恼地嘟起了嘴。

    “嘛,日本的辈分社会我也有些苦恼呢。”沙纪笑了笑。

    “可是……”纯夏微微咬住了下唇,可怜巴巴地看向沙纪,然后谢罪一样地双手合十高举在了额前:“沙纪对不起……松田君最近要为interhigh的比赛做准备,所以今晚答应了他去看他训练。”

    才说完这句话纯夏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糟糕,应该买好运动饮料的,你们先吃我去去就来。”

    说完就一溜烟地跑出了教室去。

    “切,明明不是一军,还说什么为interhigh做准备。”

    耳畔忽然出现这句话,沙纪有些惊讶地看了花玲一眼,两个人尴尬地对视了几秒,花玲率先移开了目光,以一种不太正常的频率嚼着嘴里的便当,仿佛那是蜡油。

    “那花玲来帮忙吗?联谊。”沙纪仿佛没有听到刚才的那句话一眼,笑了笑问她。

    “我?”花玲僵直了背半晌才转过头来,探究的目光在沙纪的脸上扫了几秒,然后摇了摇头:“我晚上有补习班要参加。”

    “啊~”沙纪有些沮丧地趴在了桌子上,仿佛没有注意到花玲在她头顶依旧灼热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