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放学之后联谊的地点被选在了厨艺社的活动教室,桌子上是昨天采购好的一堆零食,六个女生和四个男生,在高脚桌的周围椅子不够,沙纪便独自一人拿着罐装饮料倚靠在窗前,落日的余晖将她所站的地方勾勒出一块四四方方的阳光地带,像上帝的审判台。

    沙纪晃了晃手中的清茶,看着他们彼此微笑、寒暄、不知道出于真心还是客气的恭维,忽然笑了起来,一群怀揣着想要一个八块腹肌的男朋友的少女,和一群想要温柔贤惠厨艺高超的男生,进行着鸡同鸭讲的社交,怎么看都很有意思啊。

    她之所以这么悠闲,大概是因为青峰大辉没有来的缘故,不过本来也在情理之中,那种看起来就是低情商粗神经的家伙,眼里大概只有篮球吧,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对联谊这种事情产生兴趣的样子。

    她正玩弄着她那点洞察人心的小把戏,不经意间就在眼角眉梢泄露了情绪,她一抬眼正对上一道探究的目光,看得她眉心一跳——

    糟糕啊,被发现了。

    她心思流转,对着那道忽然投向她却又抓住了她玩笑情绪的目光含颌浅笑了一下,对方朝她遥遥地举了举手上的饮料。

    今吉翔一,篮球队的队长,一副微笑着眯眯眼的模样,据说是关东人却是操着一口关西腔,唔,据说学习成绩还是二年级的年级前十名。

    腹黑。

    沙纪在心里给对方下了这样的定论。

    但是很有意思嘛。

    看她一直在窗边站着呆愣出神,完全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之中,同班的樱井良站了起来,“对不起,鹤田同学到这里来坐吧,一直让你站着真是对不起。”

    说完他还深深地朝她鞠了一躬,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

    看他认认真真道歉的模样,沙纪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欺负小学生的怪阿姨,她停顿了两秒,摇了摇头说道:“今天在课堂上坐太久了,想要站一会儿,樱井同学你坐就好。”

    樱井良依然是那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湿漉漉的眼睛里依然满是歉意,不停地道着歉,“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上课坐了太久,实在对不起。”

    “……”有点糟糕啊,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超纯超甜的类型。

    “嘛嘛,樱井你就不要再道歉了,这样子鹤田同学会更尴尬的。”

    “啊,让鹤田同学尴尬了真是对不起。”

    引起这样子恶性循混的当然是那个性格恶劣的腹黑眼镜男,他那优哉游哉的关西腔听得沙纪的手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歪了歪头,对着他笑了起来,“樱井同学不听队长的话的话,可是会让他很难过的。”

    果不其然,她这话一出,樱井良的道歉对象又立刻转向了今吉翔一,他那张面具一样总是带着点似笑非笑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斜睨了她一眼,微微举起双手来,做出一个投降的动作。

    “嘛,聊了这么久也该去吃饭了,厨艺社准备了零食的话,请让我们篮球部请大家吃晚饭吧。”

    今吉翔一轻而易举的转移了话题,作为篮球部的队长,看起来是颇具威望的指挥者,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人物,难怪和沙纪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

    聚餐的地点选在了学校附近的m记,经济实惠大家也没有什么忌口,短暂的接触之后大家似乎还是有些放不开,篮球队的男生们带着点那种特有的猥琐却又无害的笑容,提议大家来玩游戏,当看到代表惩罚的笔尖指向自己的时候,沙纪心中蒸腾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如果只是平时的男生女生聚会的话,大概也只会问一些稍微有点出格却没有什么实质杀伤力的问题,但是今天……

    她望着笑眯眯却完全是不怀好意的今吉翔一,有些讨好地问道:“前辈喜欢吃什么,我手艺还不错。”

    周围的人似乎回错了意,立刻响起了某种暧昧的嘘声。

    “不可以哦,沙纪酱。”今吉翔一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输掉的是沙纪酱,所以不可以提问的。”

    看来是逃不过了……

    “请沙纪酱对着下一个走进店里的男士说……”他那个恶劣的停顿听得人心里发毛,果不其然,他的笑容继续扩大,凑到了沙纪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面对周围人的一再追问,只是露出高深莫测的神秘表情。

    “……”沙纪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乖乖起身,来到门边守候,难得有些无助地向神明求助,上帝佛祖惠比寿,请不要让什么奇怪的人走进这扇门吧。

    她祷告着忽然恍惚回忆起昨天自己说的话,她似乎用过“神赐的缘分”这样奇怪的字眼吧,随便假借神明之名,她要是神明一定会踹自己。

    正胡思乱想着门上的铃铛忽然响了起来,一个过于高大的身影被她挡在了门口,铺天盖地袭来的少年气息至少证明了不是什么满脸油光的怪大叔,让她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当她抬起脸来看到那张表情散漫的脸,忽然就把自己给逗笑了——

    果然是神赐的缘分啊。

    青峰大辉暗沉着眸光用探索的眼神盯着这个这两天在自己生活中出现得过于频繁的女孩子,看到她那张分明写满了“得救了”的脸上忽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在他面前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认真地说道——

    “青峰君,请让我给你生孩子吧。”

    “……”

    不过想要买个晚餐填饱肚子却被人忽然拦住的青峰站在m记的大门口陡然一顿,青色的瞳孔骤然紧缩,死死地盯着抬起头依然用那种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他的鹤田沙纪,两个人相视无言,不仅是他们,连不远处看戏的篮球队和厨艺社也全员愣住了,气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为什么这种好事都会落到你这种混蛋的头上啊!”打破沉寂的若松孝辅引起了整个餐厅回头的怒吼声,似乎是天生的冤家不对盘,青峰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紧绷的神经似乎松懈了下来,他身体放松地向下一垮,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低垂着眼皮朝吵闹的方向看去,懒懒散散地打了个招呼,“哟,你们在这里聚会呢。”

    他推了推沙纪的肩膀,和她一块儿向餐桌走去。

    看到桌上摆着的一堆汉堡,毫不客气地凑过身去拿起樱井良身前的一份,慢条斯理地打开了包装咬了一口,樱井良张了张嘴:“青峰君那是我的……”

    却被对方的一记眼神把剩下的话憋了回去,立刻起身从善如流的道歉:“对不起!青峰君请吃吧!我再去买!”

    说完就一溜烟地跑去了点餐台。

    青峰在樱井良原本的位置坐了下来,他的目光落在了今吉翔一的身上:“部门聚会的话,就是篮球队里出钱了吧。”

    今吉翔一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青峰请为我们队里的经费着想。”

    “啊?”青峰不耐地哼了一声,对着拿着托盘上面只放了一个孤零零的汉堡的樱井良大喊一声:“樱井,这点怎么够,再去给老子买十个过来啊。”

    对方背脊一僵,拿着托盘依然朝着他们餐桌的方向鞠躬,又乖乖跑回了点餐台去。

    当樱井良拿着堆尖的汉堡回来放在桌上的时候,厨艺社的全体成员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偷偷看了一眼这个忽然出现加入聚会的黑皮,交换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

    若松孝辅远远地想要伸手去拿一个汉堡,却被挡开了,看着他语气慵懒地开口:“你要干嘛?”

    “当然是吃汉堡!”若松孝辅抛给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却见青峰将一整盘的汉堡推到了更远的地方,抛下了一句宣誓主权的话:“全!部!都!是!老!子!的!”

    若松孝辅火了,就想挥出拳头揍歪面前那张黑黝黝的脸孔,但身后的诹佐佳典等一干人眼疾手快地拉住他,听着他跳脚的大吼:“你这个混蛋小子连训练都不参加,连上一次的比赛都翘掉了,还有什么资格吃那么多啊!”

    青峰斜睨斜睨了他一眼,嘴角扶起一个冷笑,欠揍的话刚要出口,忽然被一片混乱之中响起的一个带着三分笑意和三分玩弄的声音打断了——

    “青峰君看起来很不好养活呢?”

    这话听起来有些耳熟……

    他转过头去,正看到一只手杵在下巴上歪着脑袋看他的鹤田沙纪,一个昨天刚说过自己“很好养活”的女人。

    “那么就拜托青峰君了。”沙纪将自己的汉堡放在了青峰面前的托盘里。

    “哈?老子才不需要女人来养活呢,倒是你……”他扫了一眼她面前几乎没有动过的食物,“明明是比较难伺候的类型吧。”

    青峰挑了挑眉,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这句话会引起多大的歧义,完全是根据直觉来回答,和野兽系的打球风格一模一样。

    周围的人再次安静了下来,颇为探究的看着这对有着“生孩子”的奇妙关系的……同学?集体陷入了状况外。

    青峰把汉堡拆开推了回去,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落套了地来了一句:“这点老子还是养得起的。”

    养……养得起?刚才还打算劝架的高中生们瞬间石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看起来熟稔得不得了的男女,刚才青峰大辉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啊。

    所有人一脸大写的问号,几双眼睛来来回回在青峰大辉和那个有些距离感的漂亮女生之间来回打量,沙纪就着青峰的手在汉堡上轻轻咬了一口,微微蹙起了眉,露出一副完全不喜欢吃的样子。

    却被青峰冷着脸训斥了一句,“能填饱肚子就行。”

    看着沙纪表情有些委屈的接过汉堡,然后听着青峰心满意足地冷哼了一声说道:“这样才对嘛。”

    ???发生了什么???说完要生孩子的话,就过上了老夫老妻的生活了吗?

    气氛僵硬诡异得可怕,连若松孝辅都温顺得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地坐了回去,怒气冲冲地咬着汉堡,和队友来来回回地交流眼神,最后还是红着眼睛愤怒值max地瞪着闪瞎了所有人却依然一无所知地席卷着汉堡的青峰大辉。

    “嗯?”青峰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哼了一声,挑着眼角斜睨他,没好气地问道:“你有什么意见吗?”

    为什么你这种家伙都会有女朋友啊?!

    听起来单身狗的自我保护意味太强……

    鹤田同学你为什么会看上这种白痴啊?!

    怎么听起来不太对味儿?

    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啊?!

    好像完全没有质问的立场……

    若松孝辅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后脑勺,依然只能杀气腾腾地怒视着青峰。

    趁着这个间隙,坐在沙纪身侧的今吉翔一敏锐地捕捉到了沙纪在咬下汉堡的瞬间遮挡住的细微笑意,忽然拖长了语调小声地问道:“鹤田同学知道青峰每次都超级懒散不愿意去看比赛,而我是用什么办法让他去的吗?”

    沙纪放下了汉堡,在他面前大大方方的露出了笑容,思索了片刻回答道:“大概,是用最简单的捕捉麻雀的陷阱吧。”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意,果然是找到同类了啊。

    “喂!鹤田你怎么又不吃了!”想到她昨天一根接一根地消灭pocky,青峰微蹙起了眉,“你是不是又零食吃多了?”

    和樱井良一个班的话也就意味着和青峰也是一个班的,或许只是同班同学而已……原本是这么想的队友们再一次受到暴击,但是考虑到对象是那个青峰大辉的话或许完全有可能真的只是友好一点的同班同学,什么养的起养不起的话说不定只是顺口说出来的而已,吃零食之类的话……听起来也一点不暧昧嘛!

    脑中快速进行着腹诽和自我安慰的桐皇篮球队员们,却再一次引来了新一轮的直球扣杀,只见沙纪鼓着脸瞪圆了眼睛有些生气地瞪着青峰,有些气恼的说:“青峰君真是过分啊,明明一直是叫我沙纪的。”

    嘛,虽然所谓的一直也不过是认识的第三天而已。

    “……”沉默了片刻,所有自我欺骗的桐皇篮球队员集体当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