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似乎是托了蜂蜜腌渍柠檬福,在被教练完全超越厨艺境界的料理摧残以后,诚凛的队员都对这个漂亮女生充满了好感,吃完之后才想到八卦,几双眼睛来来回回在火神大我和沙纪之间来回打量,气氛暧昧得仿佛会溢出粉色的泡泡。

    沙纪笑了笑,“你们好,我是阿大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鹤田沙纪,专门来为你们加油的。”

    说完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心底再次蒸腾起微妙的无力感。

    “你好。”大家都带着笑意向她打招呼。

    “原来火神有这么漂亮的青梅竹马啊。”

    “而且厨艺还很棒,简直就是救命了。”(“喂!你们这话什么意思!”)

    “根本没想到火神这么粗糙的家伙生命之中还会有女人,还以为他的只会吃饭睡觉还有篮球。”

    “鹤田桑……”吵闹的休息室里忽然响起的一道平缓清淡的男声,“你身上穿的是桐皇的校服吗?”

    休息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目光一致在沙纪身上打量了一圈的诚凛篮球队员集体石化,目瞪口呆的看着笑得有些无奈的沙纪。

    火神大我忽然一拍后脑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对哦你是桐皇的学生!”

    现在才想起来?!青梅竹马不是应该熟到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一清二楚吗?!你这个是从路边花钱请来的吧?!大家都没有女朋友你不要骗我们啊!!!

    “嘛……”沙纪按了按额角跳动的青筋,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人畜无害一些,温温软软地说道:“总而言之,我会为你们加油的。”

    脑内一致吐槽的诚凛队员们此刻默契非凡,对着她集体鞠躬:“非常感谢!”

    ————————————————

    尽管再三拒绝,还是被相田丽子以“答谢慰问品”为由推上了vip观众席——

    诚凛的候补板凳。

    为了避免太过招摇,沙纪穿上了火神的制服外套,紧张地恨不得把脑袋也埋进去,在观众热烈的欢呼声中,青峰从场外走了进来,悠悠地扯下了脑袋上挂着的毛巾,露出了志在必得的傲然笑意。

    他身上还挂着汗珠,看得出热身做得很充分,认真模式全开,凛冽的气场和在学校天台上懒癌发作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

    感觉到对方若有似无地朝自己的方向扫了一眼,顿时被看得心里发虚,沙纪双手握拳在胸前做出了加油的模样,却被对方懒洋洋地无视了。

    然而自家的青梅竹马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诡异气氛,已经勾着唇角上前去挑衅了,“哟,热身做好了吗?”

    ————————————————

    “第三节比赛开始!”

    伴随着哨声,沙纪的心都跟着提起来,跑动时候球鞋和地板摩擦发出的尖利声音刺激得她汗毛直竖,那种充满热血生机拼尽全力的气息在自己的眼前飞快地闪过,一开场三个回传之后球就落到了青峰的手上,而拦防在他面前的就是火神。

    沙纪觉得篮球撞击在地面上的“咚咚”声仿佛自己的心跳,她扫了一眼比分扳:49:39.

    桐皇领先了十分。

    她知道青峰和火神都很强,但是根本不知道两头猛兽放在一起究竟谁会撕咬得更加厉害,然而她只是稍微的一出神,便看到青峰骤然撤步,速度快到令人惊艳的程度,一点假动作都没有瞬间运球过防,而火神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诚凛也是出色的队伍,在篮下立刻两人补防,而就在这个时候,青峰在那样惊人的速度之下骤停,漂亮矫健的身影起跳后仰,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火神已经追了上来,一掌拍掉了青峰手心中的篮球,引得对方诧异地回过了头。

    球场上瞬间想起了排山倒海的欢呼声,连原本对篮球完全不感兴趣的沙纪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不过是这一个瞬间的愣神,火神已经朝着自己的场地方向跑去,诚凛的队长将球猛地扔了出去,显然是想要通过快攻来打破僵局。

    一直知道自家竹马的运动神经超强,但沙纪完全没有预料到他竟然在罚球线就开始起跳,她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凛,跟着加油的诚凛候补们一起站了起来,然而无论是追击还是起跳都慢了几秒的青峰竟然此刻已经追了上来,毫不客气地打落了火神手里的球。

    青峰唇角上挑起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连远在场外的沙纪都能感觉到他的气场瞬间变化,果不其然,一出手的时候速度快得好像夹着风,动作完全不拘泥于任何形式,耍得防守的火神汗流浃背团团转,左右手交换运球极速转身,杀得火神应对不及就这样被压着气势跌坐在了地上。

    再次奇袭至篮筐之下,青峰双腿微屈压低身体在地上猛地一踏,见识过厉害的诚凛球员索性三人跳起联防球路,果不其然青峰朝着场外线飞去,连相田丽子都开心地大喊“防下来了”,然而青峰的脸上始终是那种漫不经心却又杀意十足的笑容,在缓缓落下之前篮球出手,从篮筐背后“唰”地一声空心进篮。

    那样刁钻的角度,沙纪猝不及防被帅了一脸。

    她不动声色地伸手捂在了心脏的位置,糟糕啊,简直比自己做出来的任何料理都要美味。

    青峰大辉。

    ————————————————

    然而接下来的比赛依然是青峰掌握全场节奏,一次次更加出乎意料的出手看得沙纪连心都悬起来,完全没有顾及到认识了十多年的青梅竹马,目光完全追随着青峰的身影看他在半空之中几乎平躺着出手,从篮筐的另一侧勾手跳投,甚至直接反手控球投篮,完全没有固定形式的运球和投篮方式,却怎么样都可以进球得分,让全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在欢呼声中笑得慵懒,却是光芒万丈。

    回防的时候经过诚凛的候补队员,青峰扫了一眼沙纪,她就那样看着他,第一次眼神之中是完全没有任何掩饰的浓厚兴趣,就用那样的眼神望着他,笑得大大方方,像是一只晒足了太阳的猫,柔软的肉垫之下露出了尖锐的爪子。

    青峰轻易地读懂了她的表情,不禁向上扬起了狭长的眼尾,半闭的眼睑之中似乎露出了一丝戏谑的光芒,“啧~”地轻叱了一声。

    随后目光越过了她,落在了她身旁的队员身上。

    沙纪循着他目光的方向望去,那是一个水蓝色发色的少年,眼神清澈而圆润,纤弱白皙的少年似乎存在感有些薄弱,沙纪知道刚才才想起他的存在,在诚凛休息室的时候便是他用毫无波澜起伏的语调问她是不是穿着桐皇的校服。

    两人似乎颇有渊源,青峰朝他勾了勾手指,语气散漫地说道:“上场,哲,来做个了断。”

    此时诚凛已经落后二十分了。

    沙纪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难道说这个看起来呆萌的少年竟然是秘密武器吗?

    果不其然,在他上场之后,诚凛终于在他超长距离的传球以及队长日向的三分球下,迎来了下半场的第一个进球得分。

    然而却也仅限于此了,诚凛的得分以黑子的传球技术被青峰拦下而告破,他以堪称漫不经心的态度连过城凛五人的防守,完全将对手戏弄得难看,无论如何努力地拼抢防都会被青峰轻易攻破,完全用暴虐强悍的方式压制着对手动弹不得。

    在青峰完成一个转身射篮之后,沙纪终于注意到了在他身前防守的火神有些不对劲,她盯着他的脚踝皱起了眉,果不其然在他再次跑动起来的时候,察觉到了轻微的阻碍。

    和她一同注意到的还有诚凛的教练,立刻要求暂停换人,火神在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露出了惊诧的表情,显然及其不情愿,“怎么又是我?打过绷带了没问题啊!”

    “好啦,下场吧。”

    “不要紧,比赛还没完呢,怎么能在这种时候……”

    “够了!下来!”打断他的是沙纪,她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直眼中带笑的沙纪此时一脸冷漠,紧皱着眉心瞬间飚出低气压,简直比球场上的人还要杀意更甚。

    火神终于从球场上走了下来,来到沙纪面前居高临下地瞪着她,沉沉的暗红色眼眸像是一头要冲上前去厮杀的野兽,然而沙纪仍然是一步不退的紧盯着他,目光没有丝毫的偏移,认真说道:“看完比赛我们去找爷爷,你要是敢上场我就冲上去把你的裤子脱下来!”

    她的嗓音之中充满着压抑的危险性,虽然说出来的话完全无厘头,却让人丝毫不怀疑它的真实性。

    火神咬着牙坐回板凳上,脑袋上都头落下一条毛巾,他抬眼透过被汗濡湿的短发看向横在他面前的沙纪,没有说话,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却是握紧了拳头。

    看着不甘心的火神,沙纪在心里叹了口气,却什么也没有说。

    场上的球员却都出乎意料的动作停了下来,坐在板凳上的火神完全没有丝毫要放弃的姿态,反倒是霸气侧漏得像是刚苏醒的猛兽,气息凛冽得像是要砍人,完全在被打爆之后反而更来劲,飚出了更加强烈的怒火。

    而火神下场之后,比赛并的激烈程度也直线下降,完全变成了一边倒的情况,诚凛全员体力耗尽,即使依然斗志昂扬,却也完全跨不过实力的差距,最终以112:55两倍的分差惨败。

    ————————————————

    输了球的诚凛脸上全都是失落茫然的表情,原本热血骄傲的男生一个个气息低沉得像是迷途的羔羊,沙纪自知分寸地在休息室外等候着,等着垂头丧气的火神出来,低垂着碎发的阴影挡住了眼睛,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败北的苦涩。

    观众陆续退场,高声议论着刚才意犹未尽的比赛,体育馆四处都洋溢着吵闹兴奋的烟火气,唯独他们两个人气场缄默地向前走着,仿佛在溪流之中被冲刷的两颗顽石。

    火神乖乖地跟在沙纪的身边,她往左便往左,右转便右转,而沙纪手上则拿着手机不停地发着邮件,调理有序地安排着之后的去向,简洁明了地和医生沟通,不停按键的手指忽然停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到了松田清志。

    倒不是她对他的声音有多熟悉,只是忽然听到了青峰的名字,似乎言语之中咒骂着什么,类似“神经病竟然为了诚凛打人”之类的话。

    她本来没有在意,却似乎眼睛一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怎么了?”

    身边焉焉的火神终于开口,沙纪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终究是有些在意的回头看了看,那道身影却早已不知所踪了。

    是看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