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在高尾一直变幻着语调说着“说嘛说嘛”的纠缠不休以及沙纪眼睛里闪着星星的目光注视下,绿间真太郎终于是妥协一般用撑在桌子上的右手扶额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决定开口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

    原本的两人约会直接变成了四人饭局,青峰极其不爽地瞪了一眼已经完全无视了他的沙纪,把一身的怒气都发泄到了食物上面。

    后来沙纪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绿间真太郎的表情那么艰难,因为他的经历,完全匪夷所思。

    “我今早……被卡车带走了。”绿间讲完开场白之后停顿了一下,扫了一眼豁然睁大了双眼的沙纪以及已经彻底笑趴在了桌子上的高尾

    “哈?”沙纪愣怔了两秒,“是被诱拐了吗?”想到初见时候绿间那神乎其技的投射技术,她又加了一句:“你把诱拐犯给打了一顿吗?”

    高尾拍着桌子,一阵排山倒海的笑意朝他们袭来:“对吧对吧!鹤田也是这样认为的。”

    绿间烦躁地瞪了高尾一眼,冷声训斥道:“不要在餐厅里大声喧哗!”

    青峰懒洋洋的抬起眼皮说道:“谁会诱拐那么一个大高个儿的男人啊。”

    绿间推了推眼镜,用寡淡无味的语调讲出了事情的原委。

    今天早上,绿间出门的时候被妈妈拜托顺路给她的朋友带点东西,妈妈的朋友家住的是居民楼,楼梯在外面,因为今早起床晚了些,所以时间稍微有点赶,于是他的脚步走得快了些,结果下到二楼的时候,他被钢制楼梯凸起的钢钉绊了一下,直直地飞了出去,万幸,今天是回收垃圾的日子,所以他掉进了垃圾回收车里。

    然而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故受到惊吓的绿间还没来得及从垃圾堆里爬出来,卡车尾部突然喷出一股汽油油烟,卡车发动起来了。

    “所以你掉进垃圾堆里那么大的声响卡车司机完全没有听到吗?”沙纪惊讶地问道。

    绿间愤怒地点了点头。

    结果,绿间一直待在卡车的垃圾堆里,直到那辆卡车为了驶入一条交通干道而暂时停下来为止,才从卡车上跳了下来。

    “所以司机也没有听到你让他‘停下来’之类的话吗?”

    “我敲了玻璃窗,但是他大概把那当做是垃圾撞击在车后面的声音了。”

    沙纪依然是一脸的疑惑,却见高尾耸了耸肩,似乎完全明白她在想什么似的解释道:“小真说在住宅街上怎么可以大声喧哗,所以完全没有喊出声。”

    沙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着一旁表情严肃的少年,只能一脸无奈地说了句不痛不痒的感慨:“真是个不幸的早上啊。”

    结果高尾一脸兴奋地说道:“这可远远不止!后来小真还掉进了下水道里!”

    “下水道?!”

    高尾及其亢奋地点了点头,却见绿间冷哼了一声别过了头,于是对沙纪解释道:“一个老奶奶泼了小真一身的水,然后说为表歉意让他去她家,小真后退一步想拒绝,正好后面的下水道口没井盖,然后就掉进去了!”

    高尾的尾音高高的挑起,像是一条要翘到天上去的尾巴,听起来有几分惊悚的事情在他嘴里变得像是玩笑一样,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沙纪感慨道:“这完全是被诅咒了吧!”

    高尾老神地摇了摇头,“还远远不止这些,在学校里小真被人泼了一身的水,还有跌倒打碎了美术教室的石膏,还有还有!中午的便当,打开了包裹的手帕之后里面竟然是一本字典。”

    “……”沙纪已经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黑沉着脸的绿间了,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试探性地问道:“所以刚才……在鬼屋里踩塌了木地板掉下来的,也是你?”

    绿色的瞳孔里滑过一丝挣扎的神色,最终艰难地点了点头。

    青峰看了一眼绿间摆在身侧的那只龙虾玩偶,从鼻腔里不耐地哼了一声:“你带了幸运物还是那么倒霉啊,所以我说晨间占卜根本没有用吧。”

    “……”

    “……”

    秀德的王牌搭档因为青峰的话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半晌,绿间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这件事情恰恰证明,晨间占卜是必须的。”

    “哈?”青峰挑了挑眉,一副完全不信的样子。

    原来今早绿间在听晨间占卜的时候,被窗外跳进来的一只黑猫踩在了遥控器上,结果换了台,所以巨蟹座的今日幸运物只听到了“红色的……”几个字。

    “整个篮球队的人都来帮忙了,毕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高尾耸了耸肩,“可是收集到的东西里完全没有今日的幸运物,小真还是一如既往的倒霉。”

    所以随身携带着龙虾以及脖子上缠绕的红色围巾是因为这个。

    沙纪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到底收集了多少红色的东西啊?”

    绿间推推眼镜回答道:“文具类十种,手工类九种,衣服类三种,食品类五种,日用品十二种,装饰品两种,玩具类六种,植物系三种。总共五十种。”

    “……厉害啊。”沙纪听得叹为观止,忽然愣了一下,问道:“绿间,那个晨间占卜在什么台播放?感觉非常靠谱啊。”

    看她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青峰拧着眉不耐烦地说道:“你听那种东西干什么?”

    “防身啊!”沙纪一脸的理所当然,“我要是从楼梯上飞下来再掉进垃圾车里……勉强还能活下来,可是掉进下水道里的话完全没可能爬出来的吧。”

    而在经历了这一系列依然活得□□的绿间同学脸上浮现出了微妙复杂的情绪。

    “你怎么可能那么倒霉啊,倒霉到这种程度的家伙才奇怪啊。”

    已经倒霉到这种程度的绿间目光直直地看向斜睨着毫无察觉的青峰,似乎侧漏出了一丝杀气。

    见沙纪还想要辩驳什么,青峰不耐烦地蹙起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对她说道:“好了你烦死了,老子一直在啊。”

    说完嘴角咧开了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食指摸了摸鼻子说道:“老子直觉超准,绝对不会让你受伤的。”

    被青峰用言语造成成吨伤害的绿间阴沉着脸,镜片上闪过一丝散发着冷气的光芒,用缠满绷带的手推了一下眼镜冷淡地说道:“说起来从来没见过,青峰会和桃井之外的女孩子在一起。”

    高尾一愣,急忙笑眯眯地摆了摆手说道:“嘛嘛,小真不要说这种话啊。”

    制造情侣之间的信任危机什么的,小真你真是……干得漂亮!

    高尾笑嘻嘻地接着说道:“虽然之前见到的是那个粉色头发的女孩子,但是也不要在这种时候说出来啊。”

    说完他扫了一眼沙纪,却发现她好像忽然有了食欲,有些惊喜地盯着各个菜色,似乎对于他们的对话毫不关心。

    根本没有察觉到对方暗含恶意的挑衅的青峰只是凭借着野性的直觉不爽地挑了挑眉,直接问了出来:“关五月什么事?”

    对于青峰的粗神经绿间真太郎露出了无语的表情,抱着胳膊冷眼看他,半晌若无其事地回答道:“没事。”

    青峰依然挑着眉,垂着眼帘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绿间和愤愤不平地拿着筷子戳着米饭的高尾,语气慵懒地继续补刀:“即使是五月也不可能倒霉到这种程度啊。”

    心上被戳了一箭的绿间真太郎嘴角不易察觉地抽了抽,在心里下定结论:我果然和这个家伙合不来!

    高尾全程看好戏的状态,看到自家搭档被闪光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免有些遗憾,忍不住上去点了把火,慢悠悠地说道:“说起来青峰很奇怪啊,明明叫桃井直接叫名字叫做五月,却是叫鹤田叫做姓呢。”

    气氛僵硬了两秒,青峰忽然想到联谊的时候她软软糯糯带着几分玩笑的意味向他抱怨:“青峰君真是过分啊,明明一直是叫我沙纪的。”

    沙纪,他玩味地在心底重复着这两个字,忽然觉得这样或许也不错。

    沙纪忽然想到什么抬起头来,就在高尾期待她愤怒地和青峰对峙的时候,她却从包里拿出那本《20ans》递给了绿间,笑意温和:“不知道你有没有试过杂志,这本的封面正好是红色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绿间盯着那本杂志看了许久,微微皱了皱眉头,正要拒绝,余光忽然看到青峰瞪着眼的模样,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犹豫了两秒,接过了沙纪手里的杂志,点了点头寡淡地说道:“那么谢谢了。”

    然后敏锐地察觉到青峰侧过脸骂了句什么。

    感觉一整天倒霉的心情似乎好了些。

    沙纪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笑得一脸如沐春风,问道:“说起来你们今天去的那个鬼屋好玩吗?”

    青峰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并不是很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只听高尾笑得眉眼弯弯地说道:“不知道啊,才进去三分钟小真就掉下去砸晕了。”

    沙纪努力忍住自己的笑意,身边的青峰却已经笑出了声,绿间的脸越黑他就笑得越开心。

    沙纪又伸手进书包里拿出那两张门票递了过去,“那么送给你们吧,我的朋友们都比较怕鬼,本来想要约今吉学长一起来的,不过看起来最近他们的比赛安排有点繁忙。”

    高尾听完震惊地看向一旁的青峰,脸上写满了“原来女朋友不是你的”的惊讶。

    青峰皱起了眉,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听到今吉的名字有点烦躁。

    高尾顿时觉得青峰有些可怜,决定帮他一把,绝对不再给沙纪和今吉在鬼屋里搂搂抱抱的机会,于是在绿间的瞪视下接过了门票,道谢之后摩挲着光滑的票面,若有所指地说道:“说起来你们桐皇还真是辈分等级分明啊。”

    明明是王牌了竟然还要帮忙陪队长的女朋友,连比赛都不能上场打,真是太可怜了。绿间脑海里自动补全了高尾的话,不耐烦地瞥了搭档一眼,认真地说道:“每个球队的辈分等级都很重要,但是你完全不遵守。”

    “欸~小真你这样说我很伤心欸。”

    “别那么恶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沙纪觉得自己被秀了一脸。

    ————————————————

    两队人马在商场门口分别之后,青峰送沙纪去地铁站,两人在人满为患的地铁站道别,周围来往的都是才下班穿着西服背着书包的上班族,冷漠地低垂着头从他们身边经过。

    青峰双手插在口袋里,低垂着眼睛看她,“到家给我发邮件。”

    沙纪点了点头,进站之后回过头,看到他依然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竟然觉得有些安心。

    等到沙纪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步履匆匆的人群之中,青峰不明所以地“啧”了一声,心情很好地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经过便利店的时候,透过玻璃窗看到杂志架上琳琅满目的杂志,最新一期的《20ans》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他盯着红色封面上眼神勾人的模特几秒,转身走进了便利店。

    收银员看到高大挺括还透露着几分野性的男生递过来一本女性时尚杂志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在对方的瞪视之下急忙扫码结账,忽然又听到一道丝毫提不起干劲的声音说道:“等一下。”

    你终于察觉到不对了吗?少年!

    他有些欣慰地看着青峰转身,再次走向了书架,又拿了一本杂志走了过来。

    再次递过来,为什么还是《20ans》?!

    等到青峰在自动门的“欢迎下次光临”的声音中离开了便利店之后,收银人员忽然想通了,买和自己气质完全不符的杂志,说不定是送给女朋友的啊。

    可是买了两本?

    店员忍不住看着消失在夜幕之中的高中生少年喃喃地感慨道:“现在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啊,高中生都会脚踏两条船了。”

    从便利店里走出来的青峰心情格外的好,舒展四肢伸了个懒腰,像是一只吃饱之后心满意足的大狗,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1条信息from绿间真太郎】

    【to青峰:

    打扰了非常抱歉,请给我鹤田的邮件地址,谢谢。

    绿间】

    青峰皱着眉把那条信息反复看了几遍,压抑着心底翻腾的不爽情绪,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按动,用力得像是要把手机捏碎。

    【确定删除联系人绿间真太郎?】

    【是】

    再看了一遍刚收到的信息。

    ……我去你谁老子才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