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或许因为在学园祭上大赚了一笔,桐皇的经费简直不要太充足,当大家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看到眼前的花园别墅完全惊呆了,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的地方就是海滩,隐约能够听到令人心安的海浪声,冲刷在焦岩之上,碰撞出一连串的水花。

    站在别墅自带的游泳池面前,波光粼粼的水面仿佛大家的心情,在静谧的月色之下清澈见底。

    “一生无悔入桐皇!”

    “对不起!身为桐皇的篮球队员真是太好了!”

    “嘛,既然大家都这么开心,那么先去泳池里游上三公里,先完成任务的人先去吃饭。”

    “……”

    “……”

    所有人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家眯着双眼微笑的主将,试图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一分开玩笑的姿态,然而他眼角眉梢都努力透露出真诚,看得大家心惊。

    “泯灭人性!丧心病狂!”

    “对不起!是我太弱了!但是我绝对会死在泳池里的!对不起!”

    此起彼伏的哀嚎声顿时响彻整个花园,所有人住到海边花园别墅的喜悦瞬间被淋了个湿透,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飞机转大巴,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三公里的距离简直像是天涯海角,别说游,估计爬过去都困难。

    青峰事不关己的耸了耸肩,他有不参加训练的特权,超强的实力让今吉翔一也格外纵容他。

    见他正要跟着沙纪往里屋走,今吉翔一忽然宣布道:“哦,对了,青峰也要参加游泳。”

    “哈?”被点名的青峰皱着眉转过身去,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脸怀疑地看着今吉,确认刚才他确实说了他要参加训练,双手插兜一脸散漫地拒绝道:“老子不要。”

    “喂!你这个混蛋!你以为自己是来度假的吗?”青峰话音未落,立刻引来若松孝辅的不满,他简直像是一只被烧着尾巴的猴子跳的老高,立刻就挥舞着拳头想要来问候青峰。

    “嘁。”青峰不屑地看着那张凶神恶煞的脸轻叱了一声。

    若松孝辅感觉到自己被小看了,怒气冲冲地想要冲上来把威胁变成现实,身后的樱井良和诹佐佳典眼疾手快地跑上来,从背后死死地抱住他,而青峰像是看戏一样将双手环抱于胸前,漫不经心地低垂着眼皮,毫不在意自己的态度是否会让对方更加恼怒。

    今吉翔一看着混乱的场面长叹了一口气,这群家伙,是五岁的小孩子吗?

    他朝沙纪摆了摆手说道:“沙纪你先进去做饭吧,唔……”他停顿了几秒想出了解决方法:“请不要把饭给没有参加训练的人吃。”

    没有参加训练的人……周围忽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目光一致落在了青峰身上。

    然而青峰闻言忽然转过头死死地盯着沙纪,等着她表态的目光简直就像是叼着饭盆坐在主人面前等待投食的大狗,他背后是倒映着别墅倒影的宽阔泳池,灯光照耀下的水面清澈得让她晃神。

    “好的我知道了。”她刚答完话便看到青峰竖起了眉毛,瞬间像是被夺食了的大型猛兽一样飚出了低气压,眸色深得仿佛带着凶光。

    沙纪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所有人因为她的回答而鸦雀无声,全都毫不避讳地伸长了脖子看向这边,她勾起唇角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仿佛要避开凶兽的狩猎范围,言语上却依然是大方坦荡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那我等大家都下水了再进去吧。”

    大家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夭寿啦,有人在老虎尾巴上拔毛啦!

    青峰依然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瞟了她一眼说道:“你躲什么?”

    说完往前跨了一步,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抓着t恤下摆往上一剥便把衣服脱了下来,□□着上身近乎挑衅似地扫了沙纪一眼,见沙纪略微愣怔了一下,挑眉缓慢地把字咬碎了邪气野性地笑:“看够了吗?”

    沙纪闻言眨了眨眼,慢条斯理地将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眸光越发旖旎潋滟地向下滑去,从肩膀到腰腹呈倒三角的身材,无论是胸口还是腰腹肌肉线条都是极佳,唔,她在机场说的没错,确实是男子高中生生命力鲜活的*。

    就在他们身后看戏的桐皇队员先是一愣,随即立刻移开了目光,喂!你们两个是要现场上演十八禁了吗?!

    见她露出了津津有味颇为认可的模样,青峰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像是一只被顺了毛的大猫,恢复了以往漫不经心的惬意神色,伸出手去揉了揉沙纪的脑袋,把手上的宽大t恤往她脑袋上一套,心满意足地看着她把t恤穿好,一直遮挡到腿根的t恤下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双腿,整个人都完全被笼罩在了他的气味之中。

    随即青峰伸手去推她往里走,微微弯下身子凑在她的耳边说道:“我一个就足够看了。”

    快点做饭不要看别的男人,他们都没我身材好。

    自动脑补完对方恶劣骄傲的话,沙纪忍不住摇着头笑了起来,轻轻推了推他快要挂到她肩膀上的脑袋,侧着脸小声说道:“完不成任务的话没饭吃啊。”

    青峰蹙眉象征性地躲了躲,直接得寸进尺地把脑袋的重量完全搁到了沙纪的肩窝上,不满地说道:“喂喂!刚才在车上本大爷可是给你靠了一路。”

    哟,这是在撒娇?

    “我早就还债了啊。”

    “哈?”

    “你吃了我的pocky。”

    青峰挑了挑眉,挑着眼尾警告似地斜睨了耍赖的沙纪一眼,忽然爽快地说道:“行。”

    沙纪还没来得及诧异,便听他语气懒散地又补了一句:“那这回算是我欠你的,下次会好好弥补的。”

    他咬着舌尖加重了最后几个字,凑在沙纪的耳畔一字一顿地讲,沉重灼热的气息简直像是要把她的耳垂吞进嘴里,舌尖似是无意地划过她小巧的耳珠,温热的水渍在她身上激起电流一般的□□。

    紧贴着的赤、裸身躯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反应,青峰贴着她的耳边揶揄地低笑,还妄图得寸进尺的时候,忽然被身后“噗通”的巨大水声打断。

    他皱着眉转过头去,桐皇队员不知何时已经默契地脱掉了上衣跳进了水里,一个个像是爱上了游泳运动一样争先恐后地向着对岸游去。

    沙纪环抱着手臂挑起了眉,慢悠悠地勾起眼角说道:“似乎青峰君被抢跑了哦。”

    看她幸灾乐祸的模样,青峰露出了危险的神色,却听到身后的人添乱一样地大叫:“队长!我认为王牌应该多游一公里!”

    “对不起!但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嘛嘛,作为队长我有必要听取来自队员的声音。”

    沙纪举起了手:“我附议。”

    看着炸了毛的青峰,沙纪一边后退着一边笑着说道:“青峰君请加油哦,不然只能吃残羹剩饭了。”

    ————————————————

    运动神经极强的桐皇队员简直身体素质一流,一个个从泳池爬上来的时候饿的七荤八素像是累瘫了的死狗,在吃过饭之后竟然立刻充满电一样活蹦乱跳,童心未泯地玩起了游戏。

    看了一眼难得神色之中有几分疲倦的今吉翔一,沙纪凑近他小声说道:“日本有句话说‘笨蛋不会感冒’对吧。”

    今吉点了点头,看到对方眼里同样的倦意,说道:“你是想说笨蛋也不会疲累是吗。”

    当饮料瓶子的瓶口转向自己的时候,沙纪一闪而过的皱眉戒备让大家顿时笑意盎然,反倒是一旁青峰凶残的瞪视让大家瞬间划掉了心里的好几个选项,毕竟是女生,终究只是抛出了一个不痛不痒的问题——

    “分享一个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前一秒还有几分的沙纪微微一愣,在la的party上尺度玩得太大,现在青峰在场所以才完全收敛了自己太过野性邪气的一面,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轻松就被放过,她停顿了两秒,忽然侧过身去,直勾勾地望进了青峰的眼睛里,她的眸色很浅,此刻里面盛满了水雾烟波,显得更加妩媚妖娆,氤氲的灯光打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在纤细的脖颈上透出一层柔和的珠光,他能够闻到自己衣服上柔顺剂的气息,还混合着她清甜却又浓郁的体香。

    神态、动作仿佛都在传递着荷尔蒙的气息。

    青峰猝不及防地被她的气息撞了个满怀,一瞬间心理防线差点失守,她轻声开口,低沉地像是喘息声:“其实我……”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听她一字一句极其缓慢地说道:“有双重人格。”

    还没有消化掉这过于震惊的消息,那双撩人的眼睛忽然平静了下来,从容淡定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秒钟之后,忽然睁大了双眼变得惊慌失措,一把推开了青峰,大叫着抬手遮住了脸:“不!不要相信她!”

    “……”

    “……”

    大家对于她过于精湛的表演愣怔了两秒,见她笑得眉眼弯弯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一下子反应过来——

    被耍了!

    只有今吉见到她侧过头在大家没有看到的地方,露出的那种玩味的、有些冷淡的笑容。

    秘密这种事情,说出来就不能够算是秘密了吧。

    ————————————————

    桐皇的队员的合宿简直像是小学生开运动会,一群人竟然能够兴致勃勃地玩游戏到深夜,随后直接往客厅的地毯上一扑,横七竖八地睡了过去,沙纪到房间里拿来了被子给睡得昏天黑地的队员盖上,借着屋外花园里泄露进来的熹微光线看了熟睡的青峰一眼,此刻他收敛了往日里狂妄野性的气息,安闲恬静的样子特别好看,她抻了个懒腰,朝着已经露出天光的海边走去。

    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渐渐在耳边呼啸起来,涛声仿佛遮盖住了一切,世界渐渐明亮起来,天空呈现出晴朗天气里特有的澄澈,沙纪今早出门出门之前,回望了一眼他们合宿的别墅,海风给它蒙上了一层湿热的色彩,墙上斑驳的痕迹自有一种独特的风情,她忽然觉得很安心。

    她把鞋子脱了赤着脚走在柔软的沙滩上,身上还穿着青峰的宽大t恤,海风吹起衣服的下摆,让她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双手,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鸟儿。

    终于来到海边,微凉的海水打在脚上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随即低下头去看被踩碎在脚边的白色浪花亲吻着自己的脚趾,辽阔的天与海之中只有自己一个人,享受着东方初升的彩霞。

    她有些开心地看着大海渐渐显露出广阔的天际线,虽然在美国的时候经常去海边度假,却从未在海边看过日出,清晨的风夹杂在湿热的空气之中袭来,沙纪有些冷地抱紧了双臂,望着海面上停泊着的巨大船只,眼神之中似有期待。

    当第一声船笛响起来的时候,沙纪差点笑出了声,她双手交叉相握,闭上眼睛认真地说道:“请让青峰大辉说喜欢我吧。”

    有些怪异的愿望,淹没在了船笛的长啸里,轻得仿佛是自己心里的声音。

    “哈?你说老子什么?我没听清!”

    忽然一个扯着嗓子大叫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响亮地几乎盖过了船笛声,语气倒是难得的耐心,却把沙纪吓得腿软,像是一击电流打得她心脏都停跳了半拍。

    她一脸黑线的低下头,被背后袭来的长袖外套兜头罩了下来,双手插兜的少年走到她身边斜睨着她,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身上只穿着一件短袖,反而问她:“你不冷啊?大早上丢下老子跑到海边干嘛呢?”

    丢下老子?这是委屈了?

    感觉到少年的体温从外套上传过来,沙纪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她将身上的外套裹紧了些,抬起头来,伸手去把北风吹乱的头发别在耳后,像是要把身边人的心跳听得更加清楚,她将目光投向了辽阔空蓝的海面,语气柔和地说道:“九十九里浜有一个传说,听到第一声船笛时候对着它许愿的话,神明能够听得到。”

    “哈?这你都信啊。”青峰弯腰揉了揉她的脑袋,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眯起,笑着对她说了些什么,却被轰然响起的一声船笛掩盖了过去,她没有听清。

    看到她迷茫的神色,青峰忽然倾身覆了过来,视野之中他的面庞迅速放大,察觉到铺天盖地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沙纪睁大了双眼,觉得心跳忽然快得过分。

    “喂!你俩大清早在海边……唔唔。”大叫着跑过来的若松孝辅话还没说完,立刻被同行的队员捂住了嘴,一脸懵懂不解地看着周围神色僵硬扼腕叹息的众人,无辜地眨了眨眼。

    然而在那个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亲吻她的瞬间,只有她听到了少年带着少有的谨慎和紧张的轻语——

    “你的愿望和我有关吗?”

    沙纪转过头去看向海面上的航船,澄澈的海面仿佛是天空的倒影,海天相连的地方就是世界的尽头,她想起青峰嗤笑她的话——

    “这你都信啊。”

    当然信啦,它都答应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