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在快要放学的时候,沙纪收到了今吉翔一的邮件,要她帮忙抓住青峰把今天的作业完成。

    看着邮件上的内容,沙纪仿佛已经看到了今吉翔一脸上那眯着眼的可以笑容,像是一只坏心眼的狐狸。

    一想到青峰那放荡不羁不受管束的行事风格,沙纪就觉得一阵晕眩,让他做作业,他绝对会挑着眉回她一句“老子才不要”,她考虑了几秒,回了邮件——

    “我拒绝,学长这是敲诈。”

    今吉翔一的邮件很快就回了过来,隔着冷冰冰的屏幕都能察觉到对方的意味深长——

    “怎么会呢,十万块钱花的很值啊~”

    最后那个尾音简直像是要翘上天,沙纪心里蒸腾起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略微颤抖着的拇指按着邮件内容向下,随同发送过来的还有一张照片。

    ……之前躲在窗帘后面青峰亲吻她时候照片,虽然离得很远,像素也不是特别清晰,完全看不清两个主角的脸,但是心里有鬼的沙纪自然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脸颊的温度迅速上升,目光下意识地飘向玻璃窗外,感觉对面正对面的高三教室像是一个裂开嘴朝她笑的怪物。

    “知道了,我会帮助青峰同学积极进步的。”

    沙纪回过邮件之后,鬼使神差地再次看了一眼那张照片,反应过来也没有很慌张,看着雨幕背后两个隐隐绰绰的人影,沙纪回味到了一丝丝的甘甜,她把照片保存了下来,又按了几个键,对着手机屏幕上的一行字有些愣神——

    【是否确定设置为手机壁纸?】

    她咬着下唇把那行字反复看了几秒,终究是摇了摇头,揉着眉心轻骂了自己一句,终究是点下了那个【否】的选项。

    这种行为,简直就是痴女,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沙纪抬头看了天上厚重的云层,回过头看着懵懵懂懂醒过来的青峰,歪着脑袋笑着问他:“我没带伞,要不要去图书馆自习到雨停?”

    青峰对于她的邀约一头雾水,一旁听到动静的纯夏早就竖长了耳朵听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自言自语地叹息道:“唉,怎么没有人邀请我去图书馆自习啊。”

    “纯夏你要一起去吗?”

    沙纪侧过头眯着眼睛带着几分捉狭笑着问,杀了个纯夏猝不及防。

    纯夏愣在原地僵着脖颈呆滞了几秒,随后几乎从椅子上蹦起来,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我就不和你们去了。”说完缩了缩脑袋飞快地看了一眼青峰。

    沙纪一下子笑了起来,目光转回到青峰身上,这家伙到底是在别人印象里留下了一个多凶残的形象啊。

    虽然一脸的困惑,但青峰还是懒洋洋地提着两个人的书包跟在沙纪身后去了图书馆,刚坐下来沙纪便把老师今天布置的作业清单递了过去,青峰一脸茫然地望着她,表情无辜的像是一条被抛弃了的流浪狗。

    等到沙纪把事情讲清楚,青峰立刻皱着眉气愤地说道:“你这叫做图穷匕见!”

    沙纪一下子乐了,“你还知道图穷匕见呢。”

    被对方一记凶狠的眼神瞪了回来。

    “不交作业的话可是不能参加rcup的。”沙纪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随后又伸出手去点了点那张清单。

    “老子……”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便看到沙纪弯了眉眼的笑脸,方方正正的白色口罩隐约勾勒出她小巧的鼻子,还有精巧的下颌弧度,他愣了两秒,有些可疑的移开了目光,轻声说道:“这是犯规啊。”

    却也没有继续争辩,弯下身去从包里拿出了文具。

    沙纪对他的顺从有几分诧异,却没有追问,戴上耳机,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作业开始写。

    沙纪是一个非常容易专注的人,最开始的几分钟她还能够感觉到来自对面青峰若有似无的视线,让她有些脸红,古文的作业本来就不擅长,目光胶着在一句话上,翻来覆去几遍都看不懂,最终旋转成了一堆无意义的符号。

    好歹后来做理科的时候渐入佳境,她低着头奋笔疾书,视线飞快地扫过题目,勾画出需要注意的地方,然后开始流畅地解题,直到对面椅子被挪开的声音,她才如梦初醒地惊醒过来,眨了眨眼看着青峰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高大挺括的背影却是看起来像个赌气的小孩子。

    沙纪低下头,上扬嘴角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宠溺的笑容,写完了最后一题,起身把青峰的本子揪到面前,果不其然只看到一堆词不达意的奇怪答案,还有一些胡乱的涂鸦。

    她摇了摇头,索性自己开始重新写。

    把最后一题写完之后,她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抬头看向窗外,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铅灰色的天空被方方正正的窗框割得破碎,图书馆顶的射灯照下来,近乎嚣张地弥散在室内,和窗外的灰败颓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一直对灯光有些挑剔,一定要坐在不会落下阴影的地方,否则会被自己握笔的手投下的阴影分了神。

    可是她现在所坐的位置,却是灯光照耀的右下方,可是自己却前所未有的专心,所有的公式运算都流畅的输出,连坐姿都格外舒展放松,仿佛连笔尖下的沙沙声都与往日不同。

    她合上书本,拿起手机钱包,朝着书架的方向走去。

    她漫无目的在图书馆里闲逛着,目光一一滑过书脊上的书名,偶尔有一两本看过的书会在心里留下痕迹,然后又消失不见。

    忽然看到岩井俊二的《情书》,她略微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的手指在上面投下的浅灰色阴影,略微有些愣神。

    她还在美国的时候,有一年读书日学校举办了一个活动,学生可以到图书馆去查询和你借过相同书本最多的人,如果那个人也参加了活动的话,你可以获得对方的联系方式。

    大家似乎都很愿意相信这种冥冥之中的缘分与巧合,所以参与的人很多。

    她当时激动得语无伦次,手舞足蹈地拉扯着身边的人的衣袖说,“这像不像《情书》?”

    却换来了对方的一脸茫然的表情。

    她忘了,他一直不喜欢这些太过单纯青涩的故事,她一直都很小心的避开,只把那个和他心有灵犀的、相见恨晚的鹤田沙纪展现出来,仿佛她便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镜面,这其中经历过多少期待与失落,只有疲惫不堪的自己知道。

    可是那一次,她却絮絮不止地对他说着:“《情书》讲的是一个叫做渡边博子的女孩子,在未婚夫藤井树三周年的忌日,因为思念而给他中学时候的家庭住址寄了一份信,然而竟然不可思议地收到了回信,原来是和她未婚夫同名同姓的一个女生,这个女生还曾经是她的同班同学,而在她们的往来通信之中,女生藤井树才发现曾经错过的男生藤井树历时久远的暗恋,他们曾经一起担任图书馆管理员,男生藤井树借了很多很多本书,只是为了在借书卡上留下自己也是她的名字,最后中学的现任图书馆管理员找到了她,给她看了一张借书卡,那是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正面写着藤井树的名字,而背面则是女生藤井树中学时候的画像,他曾经请她帮忙还过这本书。”

    说完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说道:“我讲的不好,书里写的比这个要好千万倍。”

    却在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完全不感兴趣的脸,她有一瞬间的惊惶,却听他说:“这种冗长寡淡的爱情简直要命,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她啊。”

    说完揉了揉她的脑袋,她有些害羞地低下头去,根本没有想过对方从未说过一句“我爱你”。

    那个时候她还有话没有说出口——

    可是渡边博子怎么办呢?用尽心力去思念的未婚夫,在无比真诚地请求交往的时候,却是因为她和曾经暗恋的女孩子长得相像,她会不会怨恨沉溺在对“一见钟情”的欣喜中而丧失理智的自己。

    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最后渡边博子终于解脱了,用一种无比疼痛残忍的方式。

    后来那个人用同样惨烈的方式来让她放下。

    沙纪从回忆之中抽身,将那本书从书架上拿了出来,薄薄的一本,硬壳的封面上是大片的雪景,还有一只展翅的蜻蜓,色彩柔和得如同挂着残阳的天空。

    她随手翻开一页,却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身后熟悉的体温贴了上来,将她困在了书架和自己的怀抱之间,温暖的气息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雄性荷尔蒙的霸道又嚣张地侵占着每一个毛孔,青峰郁闷又低哑的嗓音从耳边传来,“喂……从进图书馆到现在就看了我一眼,你还真是爱学习啊。”

    听起来似乎有几分咬牙切齿。

    沙纪在狭窄的空间之中转过身去,抬起头望进那双深蔚色的眼睛里,那里是一片星辰大海。

    刚才翻开的书页上面这样写着——

    他那样的人,经常眺望远方。

    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漂亮的眼睛。

    可能因为我喜欢他,才这样觉得吧。

    不过,这肯定是我爱上他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