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进入深冬的时候rcup灼烧出来的热情却迅速燎原,桐皇在interhigh上取得的成绩让桐皇篮球部几乎成了校园里雄性荷尔蒙的代名词,平时的训练时篮球馆里都聚集了无数的fans,投篮时候尖叫的声音几乎要把场馆顶掀翻,被沙纪戏称为“桐皇男模队”。

    沙纪成为了《20ans》的正式模特,青峰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拧着眉毛盯了她半天,憋了半天气急败坏地说了一句:“不许去!”

    看着那种闹别扭的古怪的神色就知道在想些什么奇怪的事情。

    沙纪杵着下巴对他眨眼睛,半晌笑着说道:“我长这么漂亮只给你一个人看多可惜啊。”

    被踩住尾巴的大狗一下子炸了毛,最后还是一脸不情愿地把她送到摄影棚,凶神恶煞地把包括摄影师在内的所有男性瞪了一圈,简直像是护食的凶兽,霸道的不得了。

    沙纪只能在他身后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却烧红了耳朵。

    随着比赛的日益接近,受到今吉翔一拜托的沙纪便不再让青峰送她了,反而变成她押着青峰去篮球场训练,走在路上的时候青峰忽然漫不经心地说道:“对了,我们上一次去箱根合宿训练的时候遇到火神了。”

    沙纪斜睨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绝对不是什么偶遇吧,肯定是今吉学长带着全队上门去挑衅了。”

    “啊?”青峰随口接了一句,兴致缺缺地说道:“嘛,或许吧。”

    两个人并肩走在冬日里萧瑟的校园中,彼此之间没有说话,却也不会觉得尴尬,其实彼此之间越是熟悉,越会发现两个人的不同之处,尽管沙纪能够轻车就熟地洞悉人心,但是青峰却像是一片深海,看似清澈透明,却又深不可测,这种感觉令她着迷。

    “对了。”在体育馆前分别的时候,青峰忽然挠了挠后脑勺问道,“下周一打rcup的第一场,你要不要来看。”

    他说完双手有些不自在地在半空之中打了个圈,最后插、进了口袋里,目光有些游移地看着别处,偶尔露出这种害羞表情时候的反差萌,都让沙纪想要上前去亲亲他。

    虽然这么想,沙纪却依然笑得坦然:“下周一我有拍摄,不过一定会赶过去的。”

    青峰点了点头,“嗯,第一场对战诚凛,在城北体育馆。”

    “……”沙纪差点脚下一滑,愣了两秒,盯着青峰脸上那个有些恶劣的笑容,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个家伙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为了报上一次她带着慰问品去看火神比赛的仇。

    青峰眸色深沉地盯着她,眼神确认似地从上到下扫过一圈,沙纪眨了眨眼,眸光之中泛起艳丽水色,看得青峰心头一惊,她忽然便笑了起来,明媚得如同冬日的暖阳,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周一城北体育馆,我会准时去的。”

    青峰凑近了她,低垂下头在她耳边缓慢地喘着气,蛊惑人心的雄性荷尔蒙铺天盖地侵占过来,他勾起唇线嗓音低沉地说道:“去看谁?”

    沙纪没有答话,额头抵在了熟悉而滚烫的体温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天没等到答案的青峰先是身形一僵,有些恼怒地侧过头去,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沙纪的脖颈上,有一种被大型凶兽咬住脖颈的错觉,他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道:“去看谁?”

    沙纪轻笑了一声,慢悠悠地回答道:“当然是……”她有些恶劣地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来弯出一个艳丽的笑容:“去看比较帅的那一个啊。”

    青峰的呼吸停滞了片刻,盯了她半晌,显然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表情凶狠地像是下一秒就要咬人,他直起身来低垂着眼帘居高临下地望着沙纪,视线一点点向下落在了沙纪浅粉色的唇瓣上,眉峰蹙了起来,忽然便急切又强硬地把人揽进了怀里,捕捉到她一瞬间的惊讶,立刻散发出毫不掩饰的独占欲,正要低头吻下去,篮球场紧闭的大门忽然被人猛地推开——

    “青峰你这个臭小子终于来了!赶紧滚进来练习!”

    若松孝辅一声煞气地冲了出来,却正好撞进凶气更甚的青峰眼睛里,动物的本能让他觉察到了太过危险的气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虚张声势地大吼大叫着:“你……你瞪着我干嘛!”

    “若松。”青峰语气凶暴凛然,杀气腾腾地朝他走了过去,像是拎小鸡一样地把和自己一样高的若松孝辅拽着后领往场地中间走去。

    “你……你干嘛!青峰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在练习之前,我们先来打一架!”

    身后的沙纪愣了两秒,彻底笑弯了腰。

    “哦,对了。”沙纪冲着那个背影喊了一声,怒发冲冠揍着队友的少年愣了一下回过头来看她。

    “我今天的拍摄取消了,所以现在去图书馆自习,一会儿训练结束了你给我发邮件。”

    青峰一愣,一脸不耐烦的把头偏在一边,胡乱地摆了摆手说道:“烦死了,知道了。”

    他一副大爷样大摇大摆地朝着训练场里走了进去,一旁的若松却抓住了青峰转过头的瞬间偷偷绽放出一个缺心眼儿的笑容,察觉到被注视的青峰眯起眼睛回过头去,和他对视了两秒,露出了危险的气息。

    若松觉得背后涌上一股凉意,全身都僵直了,半晌,在青峰的瞪视之下,若松佝偻着身子一副要把肺咳出来的样子走开了,边走边摇头,远离了青峰的攻击范围之后,若松热情洋溢地对着篮球场中心的今吉大喊了一声:“队长!我提议今天加训两个小时!”

    ————————————————

    沙纪进图书馆的时候,一阵暖气扑面而来,冬日天黑的很早,白炽灯从顶上耀武扬威的照耀下来,让人觉得有些刺目。

    冬天图书馆的人并不多,但是有很多占座的位置上摊开了一排排的笔记本和课本,寻觅了一圈之后,有些意外地看到了坐在窗边咬着笔头的纯夏,她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

    纯夏转过头来的时候是面带几分惊喜的,只是看清了来人之后立刻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沙纪指了指她对面的座位,小声问道:“有人吗?”

    纯夏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把自己的书收了回来说道:“没有,你坐吧。”

    然后又闷闷地补了一句:“你一个人啊,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

    沙纪笑了笑,没有说话。

    纯夏做题的时候很暴躁,经常会特别烦躁地在草稿纸上疯狂地涂画起来,然后把笔一扔长叹一口气,最后又无可奈何地捡起来,沙纪逼不得已戴上了耳机,还是能够隐约从钢琴曲里间或听到她的一句“数学去死吧。”

    沙纪拧着眉做着古文作业的时候,对面的纯夏忽然塞过来一张纸条,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纯夏一眼,发现她下巴磕在桌子上正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一双眼睛里几乎蕴出水来,她展开了纸条,上面只有简洁明了的两个字——

    吃的。

    ……这么苦大仇深的表情居然是饿出来的。

    沙纪摘了耳机轻声说道:“本来今天有拍摄所以我准备了便当,不过在图书馆里吃东西不太好,我们出去吧。”

    纯夏一下子直起身来,眼睛里像是有星星。

    沙纪轻笑着去包里拿便当盒,提起来的时候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她仿佛早已预感到会发生什么,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打开了包裹的手帕,紧接着打开了便当盒,果不其然只剩下了一盒的空气。

    安静的图书馆里忽然响起不明物体“咣当”一声撞到桌子上的巨响。

    沙纪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又从包里拿出一盒pocky递了过去,轻声说道:“凑合着吃一点吧。”

    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沙纪被吓了一跳,向周围的人递去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眼神,随即拽着耳机把手机拉扯过来——

    【一条新信息来自未知号码】

    打开时入眼首先是一片纯白,阳光照耀在雪原之上,美丽得近乎虚幻,那明明是透明的光,此时却仿佛忽然有了形状,直直地斜射下来,在远处的空气中消失不见。

    两只憨态可掬的呆萌企鹅摇摇晃晃地踏在冰原之上,短小的翅膀在半空中挥舞着,身上的毛还是浅浅的灰色,露出柔软圆润的肚皮,照片的最下方伸出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正对着两只企鹅的方向张开了五指,似乎在期待着他们的靠近。

    她能够认出来,那双手套是一年前她送的生日礼物。

    “如果戴着这个的话可就没有办法牵你的手了。”当时他揉着她的脑袋这样说的。

    【有时候也是拿你没有办法啊,现在四样都有了。】

    语气之中的宠溺隔着频幕都要溢出粉红色的泡泡。

    沙纪把那句话随意的扫了一眼,随即神色如常地删除了短信,听着耳机里传出的滴答按键声,心情没有半分的起伏,比起在海边的愤怒姿态,干脆利落得看不出不过是过去了一个夏天。

    删完短信之后她把书本合上,慢条斯理的开始收拾书包,然后干脆利落的起身,看着一脸诧异地抬起头来盯着她的纯夏,笑了笑小声说道:“看到了恶心的东西,现在去吃点好的。”

    “哈?”纯夏满脸的问号:“看到恶心的东西还能吃得下东西?”

    沙纪点了点头:“嗯,因为超级美味啊。”

    纯夏立刻兴奋起来:“那……那带上我啊!”

    沙纪伸出一个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心情很好地说道:“不行,那是限定特品。”

    属于鹤田沙纪的,独一无二。

    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感觉有些冷,沙纪攥紧外套把脖子往围巾里缩了缩,她仰起头,暖橙色的灯光从天而降,笼罩成了一个圆形的光圈,隐约能够看到灯泡里晕头转向飞舞着的小虫。

    她慢慢地收回目光,望向黑暗的尽头灯火通明的体育馆方向,竟然油然而生出胜券在握的满足感,这种心情让她觉得怦然心动。

    沙纪快要走到体育馆的时候,包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她脚步顿了一下,下意识都看了一眼书包拉链,却没有理会。

    走进体育馆才发现训练已经结束了,满头大汗的男孩子们仰着脑袋猛灌水,偶尔响起一两声打闹玩笑的吵闹,她寻觅了一圈,看到了一只手上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掀起衣服来擦汗的青峰。

    沙纪的目光慢慢往下,看着少年紧实的腹肌线条,勾唇笑了一下,确实是美味嘛。

    察觉到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青峰抬起头来,正对上了沙纪兴致盎然的表情,诧异了两秒,合上手机双手插兜走了过去,问道:“不是说我去图书馆接你吗?怎么自己先过来了。”

    原来刚才那条信息是他。

    沙纪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什么。”

    只是想你了,想见你。

    不远处结束训练的队员见到她,彼此之间交换了一个愤愤不平的眼神,知趣地快速收拾干净离开了。

    空荡的体育馆里很快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为了节电今吉翔一出去之前还顺手关了灯,唯有他们所站的半场顶上的灯光,好像舞台上的追光将他们与周围的黑暗隔绝开来。

    沙纪指了指地上的篮球问道:“再去打一会儿?”

    青峰愣了一下,听到沙纪紧接着说:“我想看嘛,再去打一会儿吧。”

    青峰盯着她研究了几秒,随即点了点头说道:“行啊。”

    他朝着篮球走去,脚步里还有几分漫不经心。

    沙纪走到一旁的舞台边轻轻一跃坐了上去,听着篮球拍打在地上的声音,好像她心里的鼓点,空阔的体育馆里安静地能够听到青峰的喘息声,篮球“唰”的一声空心进篮让她忍不住微笑,每一次都是无比凶悍精彩得让人心动。

    “果然好帅啊……超想咬一口的。”

    被称为“无论什么姿势都能够投篮”的少年忽然猝不及防的一个趔趄,手里的篮球飞了出去,在地板上砸出“咚咚咚”的一连串回响。

    青峰瞪了她一眼,远远的也能够感觉到侵略性十足,他面无表情地朝着坐在舞台上笑得无辜的女人走了过去,站在她面前低垂着眸光盯着她,一反往日里的懒散气息拧着眉眯着狭长的眼睛,凑近她暗哑着声音说道:“再说一遍?”

    尾音虽然略微上挑,却不客气得像是命令。

    沙纪全然没有被他的气息吓倒,眯着眼睛笑意盈盈地说道:“才不要。”

    再说一遍会被咬的。

    青峰还没说话忽然被沙纪抬起了双手拍在了两颊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啪”响,她挑着眼尾看他,问道:“我准备的便当被谁给吃掉了?”

    “哈?”青峰因为她忽然地转换了话题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后理直气壮地说道:“那不是本来就是给我准备的吗?”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凶神恶煞地挑起了眉拔高了声音有些恼火地说道:“不然还有谁?!”

    “……”沙纪报复性地伸出一个指头去戳了一下他的腰腹,“那是我准备拍摄结束以后自己吃的。”

    青峰愣了两秒,忽然弯下身来逼近她,运动过后的粗重气息喷洒在了她的脸上,眸色瞬间暗沉下来,散发出了那种引诱人的雄性荷尔蒙,他的舌尖滑过嘴唇,直白地宣告着侵略性和占有欲。

    “那么……给你尝尝味道?”

    一句话说得散漫又戏弄,从胸腔里发出浑浊却又清晰,充满了野性,沙纪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连脚尖都绷直了。

    看她略显失势的样子,青峰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随即饶有兴致慢慢凑得更近,像是在捕猎的豹子,神态动作都性感得撩人。

    沙纪神色已经有几分迷蒙了,看着刚运动过的少年额边一滴汗水从他的下颌顺着紧绷的脖颈滑了下去,一直划过上下滚动的喉结,她心头微动,忽然微微低头一避,凑过头去伸出舌尖舔掉了那滴汗珠。

    青峰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呼吸骤然加重,伸出手去用凶悍强劲无比的力道把人拽了过来,气势凛冽地垂下头去报复似的咬住了沙纪的耳垂,感觉到沙纪急切地倒吸了一口气,有一瞬间的满足,想要驯服和占有的*却更加强烈,他压抑着粗喘一字一顿地警告着:“喂!昨天我给过你机会的吧……”

    膝盖气势凶狠地分开悬在半空中的两条细腿,死死地抵了上去,青峰暗示性地向上挺身“今天……不可能冷静下来了。”

    他的话音未落,门边忽然传出一声巨响,是什么撞击到了大门上的声音。

    “喂!你们不要推我啊!就算听不见也不要推我啊!”

    被同伴从门背后推搡出来的若松孝辅不满地回过头怒吼着,摸了摸自己撞得不轻的额头,还要继续开骂的声音被卡在了嗓子里,猛地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意。

    “对不起!若松前辈我先走了!”

    “啊勒勒,若松你怎么还在这里?”关西腔不紧不慢地说着话,随即把人往篮球馆里一推,还体贴地关上了门。

    “喂!队长不要关门啊!开门啊!”篮球馆里回荡着若松孝剧烈辅拍打着门板的声音和近乎绝望的呼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