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进教室的时候,沙纪看到花玲正坐在座位上托着腮愣神,眼镜从鼻梁上微微滑了下来,从侧边可以看到她长长的卷翘的睫毛,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但看得出心情很好,嘴角笑出浅浅的酒窝。

    花玲竟然没有在看书或者伏案复习,连沙纪都感觉有几分不可思议,她站在花玲的身后微微踮起了脚尖,越过她的头顶,看到了书桌上的五张照片。

    “学霸浪漫起来还真是不得了呢。”带着轻笑的语气有几分意味深长。

    花玲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竟然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东西近乎粗暴地塞进了书桌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可疑。

    沙纪愣了一下,和花玲四目相视,无言了半晌,食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心想此刻自己是不是应该用一种暧昧的贼兮兮的语气调侃两句,终究只是笑了笑,没有追问。

    花玲依然警惕地看着她,几秒钟之后沙纪终于忍不住开口,举起双手投降一般地说道:“你要是不想说我不会问的,你不要这么恐慌。”

    花玲依然是不放心地盯了她几秒,终究是声音有些低沉地开口:“你……一眼就看出来了吗?”

    沙纪本来还打算装傻,但心想这样多没意思,说不定还会惹得花玲勃然大怒,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以前也有这么做过。”

    说完她朝花玲鼓励地笑了笑,却没有在对方脸上看到遇到知己的满足,反而看起来有几分悲伤。

    每个人都有自己莫名其妙的触发点,沙纪自己就一大堆,她不知道该如何让眼前战战兢兢怕的像只窜到树上的松树一样的花玲冷静下来,只能长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去拿出古文课本开始预习。

    “你……别说出去。”

    半晌,花玲才憋出一句话来,沙纪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她,花玲直愣愣地看着她,带着点祈求,眼尾湿漉漉的,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印象中花玲总是十分冷静的样子,耿直到近乎刻薄,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无助的表情,沙纪笑了笑:“我跟谁说去啊,我连男主角是谁都不知道。”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花玲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桌的位置,似乎是在意料之中,沙纪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不会告诉纯夏的。”

    正好在这个时候,纯夏打着呵欠从后门走了进来,远远地看着她们打了个招呼:“早上好,沙纪、花玲。”

    花玲眼里还有一瞬间的惊慌,再次郑重其事地望了沙纪一眼,努力调整表情之后才转过身去,看着把书包一扔倒头就睡的纯夏微微皱起了眉,问道:“你怎么这么困?”

    “嗯?”纯夏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眼睛里似乎还有因为困意而积蓄起来的水汽,她把脑袋埋进了臂弯里,半晌才拖拖拉拉地说道:“打工啊,打工打得有点晚。”

    “打工?”花玲惊讶地重复着这两个字:“你爸妈不是不让你做模特吗?”

    “啊?是啊,上次那家杂志被我回绝掉了,现在急需钱的时候他们都不要我了,我也很苦恼啊。”纯夏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有些急切地说道:“对了花玲,有件事情要拜托你,我打工都打到蛮晚的,所以我跟爸妈说我是在学校里和你在图书馆自习,如果他们问起来的话你千万千万不要露馅了啊!”

    花玲皱起了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我拒绝。”

    “啊!”纯夏惨叫着扑倒在了桌子上,又抬起头来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再次祈求,“拜托拜托!”

    花玲依然深吸了一口气,冷淡地说道:“我拒绝。”

    说完便丝毫不留余地地转过了身,从包里拿出了课本开始预习。

    纯夏“嘭”的一脑袋撞在了桌子上,发出了一声不知为何的惨叫。

    沙纪有些困乏地打了个呵欠,昨天拍摄封面太累,至今没有缓过神来,胳膊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像是安装在肩膀上的两团没用的面筋。

    纯夏忽然转过头来看向沙纪,贼兮兮地笑了起来:“说起来沙纪有准备情人节的巧克力吗?”

    沙纪愣了一下:“情人节不是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吗。”

    “唔,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大街上的气氛不是已经超级浓烈了吗?”

    沙纪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只听纯夏忽然说道:“话说,沙纪准备巧克力的时候可不可以多准备一点。”

    “嗯?”沙纪愣了一下,看了看她像是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说道:“唔?虽然我知道日本有义理巧克力啦,不过女生之间也可以送巧克力的吗?”

    “当然可以啊,沙纪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呢,不过我不是说这个啦……”纯夏有些为难地停顿了两秒,才继续说道:“沙纪的话,料理简直是大师级别的,所以可不可以帮我做一份巧克力,想要送给松田君。”

    “……”沙纪沉默了两秒,“如果是纯夏亲手做的话,无论有没有特别好吃松田君应该都会很高兴吧。”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还是想要尽可能地做到完美啊,你给青峰君做的时候多做一份就可以了嘛,好不好。”

    沙纪忽然想到之前她说会送给青峰义理巧克力的事情,忍不住失笑,摇了摇头说道:“他的话,我并没有打算做巧克力哦。”

    “欸?!”纯夏一脸震惊,“难道美国不送巧克力的吗。”

    “……情人节送巧克力的话,是日本的商家为了促销搞出来的活动啊。”

    她说了太过煞风景的话,纯夏再一次受到打击,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倒在了桌子上。

    不一会儿却又莫名燃起了熊熊斗志,“还好我有做准备。”

    不知道为什么,沙纪觉得一直在看书却似乎悄悄地关注着后排的动向的花玲后背猛地一僵。

    看着纯夏一副“快来问我快来问我”透着小得意的眼神,沙纪思索了两秒,问道:“准备什么了?l吗?”

    纯夏刚要出口的话就这样被沙纪卡在了嗓子里,她一下子扑过来掐住了沙纪的脖子不停地摇晃:“沙纪太坏了!太坏了!”

    沙纪被她摇的眼睛花,乖乖举手投降:“我错了我错了,不该破坏你的纯真美好的,要青涩、要优雅、不能污。”

    纯夏这才放过她,捧着脸说道:“我最近打工就是在忙这件事啊,松田君最近加入了摄影社呢,一直有在念叨很喜欢一个镜头,所以我想要买给他做情人节礼物。”

    “镜头?!”沙纪有些震惊:“镜头蛮贵的啊。”

    纯夏有些沮丧地点了点头,“本来想要和他一起去听ux美斯的演唱会的,但是没有抢到票,镜头还差很多钱呢,到时候要是不够的话,沙纪可不可以借点给我。”

    “这不是一点的问题吧,干嘛非要送那么贵的东西啊。”

    “他喜欢嘛。”

    “那也不用送那么贵的东西啊,青峰喜欢堀北麻衣,我也不可能把堀北麻衣绑架给他吧。”

    看着沙纪淡定地说着自己男朋友喜欢性感写真女郎,纯夏有几分震惊,随即问道:“沙纪的话,准备给青峰君送什么礼物啊。”

    “唔,我有去做模特哦。”

    “哈?这有什么关系吗?沙纪也要打工赚钱买礼物吗?”

    “我所在的那家杂志有请堀北麻衣小姐来拍摄哦。”

    纯夏愣怔了两秒,终于明白了沙纪的用意,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翻看自己喜欢的性感写真女郎的杂志的时候,忽然翻到自己的女朋友,绝对会有阴影的吧!就像小时候看□□被妈妈抓到的那种阴影吧!

    她看着沙纪嘴角的笑意,盯着她研究了半天,犹豫了半晌问道:“你……说的是假话吧。”

    沙纪加大了嘴角的笑容:“你猜呢?”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沙纪杵着下巴低垂着脑袋补眠,恍惚之间好像听到英语老师有几分生硬地念了“graphy”,一长串的句子她都没有听清,唯独这个词从耳朵钻进了脑海里,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个词,在下面画了两道横线。

    情人节的礼物。

    早上,她看到花玲的桌子上放着五张照片,是她的自拍,比起平日里有些刻板的拘谨,镜头下的花玲笑得肆意而艳丽,那副显得老气横秋的眼睛被摘掉了,一直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也被解开,发丝在半空之中舞动着。

    每一张照片的嘴型都不一样。

    拼凑在一起便是一句话——

    爱してる。

    我爱你。

    某种不安的感觉在心里逸散开来,回过头去找寻到的蛛丝马迹让她觉得心惊。

    这个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被打断思绪的沙纪吓了一跳——

    一条信息来自s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