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第二天全体学生乘大巴返回东京,在等待最后的集合时间,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抱怨着过去三天的伙食和训练,女生们相互讨论着昨天自由活动时候买的各种东西,沙纪走近站在二年a班巴士旁边的纯夏和花玲时,正好听到纯夏的一句:“欸!花玲买的这把扇子好可爱,怎么样和我很配吧,给我吧。”

    见到沙纪的时候,她们俩愣了一下,纯夏最先反应过来,蹦蹦跳跳地勾住了沙纪的手臂似真似假的抱怨道:“沙纪超爽的,这三天都和来交流的学生同吃同住,我们吃的那些简直就是饲料啊饲料。”

    沙纪笑了笑没有说话,纯夏见到她把自己的行李扔进了a班大把的行李舱里,愣了一下问道:“咦,沙纪回去要做a班的巴士吗?不和交流的学生一起了吗?”

    沙纪点了点头,回答的言简意赅:“嗯。”

    “这样啊。”纯夏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忽然又歪着头问道:“呐呐,沙纪昨天买了什么啊?”

    沙纪耸了耸肩说道:“我之前来过京都了,所以这次什么都没有买。”

    “这样啊。”纯夏喃喃说道,样子看起来有点失望。

    这个时候沙纪感觉到背后有人拾起了落在自己脖颈上的碎发,微凉的指腹擦过皮肤,她一个激灵转过身。

    是五十岚虎,眯着眼睛朝她笑了笑:“怕你头发贴在皮肤上难受,你脖子后面不是最容易过敏了吗?”

    沙纪扬起一个若无其事的笑意,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明显察觉到了两人的不对劲,连一向呱噪的纯夏也安静下来。

    “对了。”五十岚虎忽然想到了什么,低下头去包里翻找着,一脸认真的模样看起来纯良而无害。

    但是沙纪注意到了他的关西腔。

    他从包里拿出了昨晚沙纪用来绑住他双手的领带,一本正经地说道:“昨天晚上你在我那儿的领带,是我不好,太性急把你的领带都扯坏了,不过拿去缝一下还是可以用的,不然你们检查校服的就不好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就丢在我那儿,沙纪也太粗心了。”说着他抬手刮了一下沙纪的鼻子:“我们扯平了,我也就不计较你扯坏了我裤子上的纽扣的事情了。”

    语气之中满满都是无可奈何的宠溺,双眼带笑没有丝毫心虚的表情。

    他的一番话说得暧昧又无可指摘,落在一旁的花玲纯夏耳朵里就完全成了另一番意味,她们诧异的微微张着嘴愣了两秒,还是花玲最先反应过来,有些尴尬的说道:“要……要集合了,我先回班里了。”

    纯夏站在一旁默默地望天,紧绷着脸死命咬着嘴角,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哦。”沙纪仿佛听不懂他话里的意味,神色如常地接过了领带放进了包里,五十岚虎显然已经达成想要了想要的效果,揉了揉她的脑袋转身朝着自己的巴士走了过去。

    沙纪忽然在背后凉凉的追问了一句:“呐,五十岚君的裤子,是直人君买的吗?”

    看到五十岚虎忽然转过身来有些凶狠地瞪着她,连耳廓都憋红了,沙纪歪头笑了:“看来是护士姐姐了。”

    上了车之后,沙纪便戴上了眼罩和耳机靠在窗边睡觉,隐约感觉到身边的座位又阴影罩下来,应该是是纯夏,她忍不住往围巾里缩了缩脖颈,让自己睡得更舒服些。

    身旁的人却忽然摘下了她的耳机,沙纪有些诧异,摘下了眼罩,却看到了不久之前才离开的五十岚虎,他对于她的注视浑然未觉,只是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上的kindle,沙纪随意的瞟了一眼,看到了渡边博子的名字。

    她叹了口气,轻轻扯了一下连接着两人的耳机,便看到五十岚虎转过来看着自己,露出了明朗昂扬的笑意,小虎牙白得亮眼。

    沙纪叹了口气,没有理他,正要戴上眼罩继续补眠,五十岚虎忽然凑了过来,头发都擦到了她的耳廓,痒痒的,只听他小声问道:“我可以靠在你肩膀上睡吗?”

    沙纪连余光都没给他地拒绝道:“不可以。”

    戴上眼罩沉浸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几分钟之后,沙纪心底涌起的情绪让她明白这觉终究是睡不成了,于是索性再次把眼罩掀起,将耳机扯下来慢条斯理地卷好,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腿上,然后认真地看着五十岚虎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就看书啊,你又不让我靠着睡。”不知道为什么,五十岚虎有些心虚地避开了她的目光,依然低着头看着手上的kindle,仿佛那是价值几千万的藏宝图。

    沙纪伸出手将他的kindle拿了过来,扫了一眼,果然是《情书》,随即抬起了头看他,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求表扬的莹莹光辉。

    沙纪将他的kindle和自己的耳机眼罩一同放在了腿上,姿态真诚而放松,看到透过玻璃窗映照进来的光影刺得五十岚虎微微眯起了双眼,她转过身去,拉起了窗帘,听到他轻笑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道:“黑暗效应,在光线比较暗的场所,约会双方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就很容易减少戒备感而产生安全感,在这种情况下,彼此产生亲近的可能性就会远远高于光线较亮的场景。”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还有透过窗帘细缝泄露进来的微弱光线在他脸上照耀出的小小光斑,沙纪有一种眼前的人和那个海洋馆中漫不经心的少年重合在一起的错觉。

    她知道他下一秒想要做什么。

    当年那个猝不及防带着试探的亲吻,让她品味出了珍惜的意味,即使后来的故事那么不堪,她回过头去看的时候,也莫名的确定那不是错觉。

    曾经。

    她心中叹息。

    “其实,是我自以为是了。”五十岚虎忽然说道,面对沙纪没有丝毫闪躲的目光,他的戒备也渐渐松懈下来,让自己整个人放松进了柔软的座位上,继续说道:“从你回日本以后第一次接起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但还是不停的给你发邮件,虽然你一封都没有回。”

    摇摇晃晃的大巴上承载着学生合宿之后未消退的热情,化成彼此交谈时候一道细细密密的网,将他们笼罩其中,十分安全。

    “但是我还是不相信,毕竟……”他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当年那么喜欢我。”

    五十岚虎少有的剖白,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沙纪的话多谢,负责暖场和找话题,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他,此刻终于因为她失去了讲述和探询的*,而被从神坛拉回到了地面上。

    “所以我就追到日本来了,我觉得你见到我的时候一定会破功的,不过好像反过来了,所以才有了大会上的那个表白,虽然是有点幼稚的报复心理,但是其实还是很期待,毕竟你总会因为这种细枝末节的小浪漫感动。”

    “可是你没有。”

    他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语气也越发平静:“也是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或许曾经在我面前的沙纪并不是那么真实,虽然男生不会那么敏锐,但是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你很努力在迎合我的喜好,我喜欢那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却也不太喜欢那样的你,就好像你在我面前,却也触碰不到。”

    他调侃地看了她一眼:“昨晚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沙纪并没有生气,反而因为他对待朋友的语气而觉得有些微妙警惕的情绪。

    “不过你一直都很有趣就是了,从我们最初相遇开始。”

    “嘛。”沙纪终于开口,“我因为这份有趣在你那里吃了不少苦头也就是了。”

    “其实我知道,你喜欢那个黑皮肤的小子。”

    五十岚虎猝不及防的岔开了话题,沙纪的手指在他的kindle上下意识的弹跳了一下,被五十岚虎抓了个正着,他眯起眼睛看她,慢悠悠的用关西腔说道:“从我回来开始,你就非常克制,让自己的目光都不曾对着他偏离一度,甚至包括昨天晚上……做那种事情,只不过是一时间慌了神让他跟着到了医院,所以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不管怎么恶作剧,你始终忌惮着我比你大六岁,始终忌惮着五十岚的名号,毕竟当年那两个家伙确实被我整的有够惨。”

    他看着沙纪身体略微向后缩,露出了戒备的姿态,不由地加深了唇角的笑意,“不过你还是露出了破绽,冬天的时候你回la,似乎因为什么事情很伤心,和我联系也不过是想要大门医生的联系方式,那位出身战地医院的医生极其擅长外科手术,愈合的时间也比别的医生快,你的外公是日本最好的医院的外科统括部长,我本来以为你是帮你外公挖人,但是等她回到日本,我看到火神大我带着那个黑皮小子出现在医院,当时我就在门外,听到她第一句问的就是,谁是手臂受伤了的那个‘青峰大辉’?我起初还不相信你会在背后默默做这种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你对我还真是有够防备的。”

    他看着沙纪皱眉的样子一下子笑出声来:“别算计了,单凭我姓五十岚,我手上的资源就比你要丰富百倍,我如果真想对那个黑皮小子出手,你怎么样都防不住。”

    “所以你是来威胁我的?”

    五十岚虎耸了耸肩说道:“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你现在心都在那个黑皮小子手里,心不心疼他说的算,我还有什么好抢的。”

    “嘛,这点你确实信守承诺。”沙纪点了点头,“反正我也不过是鲇泽美咲的替代品而已。”

    她悠悠抬眸,果不其然看到五十岚虎后背猛地一僵,瞪了她一眼。

    沙纪学着他的样子耸了耸肩:“你当年看到我穿女仆装就两眼放光,我查了一下而已。”

    “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你对我而言,只是鹤田沙纪而已。”五十岚虎想了想,从她腿上拿过了kindle关掉了那本读了一半的《情书》,手指在屏幕上停留了许久,慢悠悠地说道:“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说那种话,如果能够给你更多安全感的话,如果你能够表现出更加真实的你的话,说不定一切都不一样了。”

    沙纪挑了挑眉:“明明是你渣,你倒是怪起我来了?”

    五十岚虎尴尬的笑了一下。

    沙纪想了想说道:“这个问题没办法回答吧,假如你当年不是去找鲇泽美咲,你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坐地铁,假如我当年不是那个partygirl的话,我也不可能在地铁上睡着靠在你的肩上,那样即使我混进剑道社玩儿你也不可能认识我。”

    “哈哈,那可不一定,毕竟那么漂亮的女孩子。”

    沙纪对于他的恭维不屑地“嘁。”了一声,继续说道:“说起来你在我面前的样子也未必真实吧,你知道因为你的装逼我去读了夏目漱石全集之后发现你根本没读过之后的心情吗?按照直人君的说法,如果我再在la呆上一个月而不是回到日本的话,说不定你找上门的时候我又立刻卑微的和你重归于好了,也许我在la又遇到了更喜欢的人又把你甩了,总而言之只要当初我有任何一个选项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的话,我都不会是现在的自己。”

    她停顿了一下,看着他:“可是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

    五十岚虎哼了一声说道:“少来了,我当初说过那种话你没捅我两刀也算是手下留情了,沙纪从来都最喜欢自己了,即使是当年你最喜欢我的时候,我也是排在第二位的。”

    “嚯?吃醋了?”沙纪撇了撇嘴,忽然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睛说道:“虎可没立场说这种话。”

    看着他一脸呆滞的表情心情一阵大好。

    她终于把那句一直萦绕于心的话甩回到当事人脸上了。

    但是下一秒,心底酸涩的泡泡又咕嘟咕嘟沸腾着,争先恐后冲上来,最终凝成了一个苦笑。

    搞什么啊,总是在输啊。

    她带着这样的心情,再一次拉下了眼罩,在巴士的摇晃和周围同学的吵闹声里沉入了梦乡。

    到学校的时候,五十岚虎拍了拍睡得迷迷糊糊的她,望进她迷茫的双眼里说道:“到了。”

    随后暗示性地盯着自己的肩膀,沙纪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黑色的衬衫上有一滩令人尴尬的水渍,蕴湿了一小片格外清晰。

    沙纪怔怔地看着,吵闹声此起彼伏的巴士和la光线不甚明亮的地铁重叠在一起。

    那次是初遇,这次却是别离。

    沙纪艰难地动了动唇,五十岚虎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不在意的笑了。

    他们心平气和的从车上下来,忽然听到他在耳边说了一句:“嘛,车上我订好了回程的机票,明天就走了。”

    她愣了一下,终究是没有问什么,抬起头扬起一个笑意。

    下一秒,五十岚虎忽然伸手揽过了她,俯下身子,歪头轻轻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蜻蜓点水的一下,匆忙慌张的好像最初在海洋馆里的试探,后来他无数次的吻过她,都激烈的如同撕扯,那种从下腹席卷上来的刺激吻过便忘,她唯独记得那一次,自己在他瞳孔中的倒影映照在光影交缠的深海之中,无措而惊讶。

    “哼。”五十岚虎忽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虽然嗓音的暗哑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本大爷才不稀罕呢,我可是五十岚财团的继承人,女人要多少……”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沙纪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了下巴上,乖乖闭上了嘴。

    沙纪眯着眼睛看着捂着下巴闷哼的他,悠悠说道:“现在懂了吧,亲不喜欢你的女人是耍流氓,会被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