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晚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综]根本撩不动最新章节!

    窗外忽然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周围的工作人员匆匆忙忙的布置着道具设置仪器,脚步声凌乱嘈杂,叫喊声此起彼伏,气急败坏的抱怨声结成一张细细密密的网,四面八方地朝人压迫过来。

    敦贺莲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蒸腾起来的烦躁感爬满心房。

    他忽然感觉到身边的沙发向下一陷,侧过脸,看见了鹤田沙纪。

    他习惯性的扬起了和善的微笑,忽然听到身旁的女孩子轻声说道:“前辈不喜欢我。”

    她的语气很轻,却仿佛丢出一个这样直白尴尬的开场白之后就再也无话可说。

    气氛就这样僵硬着。

    作为新电视剧的合作演员,他们昨天才正式见面,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一直是礼貌而谨慎的,带着浅笑你来我往,交谈之间担心冷场而总会抛出接得下去的话题尾巴,一来一回滴水不漏。

    坐在阴影之中的敦贺莲的嘴角的笑容被慢慢收了回去,目光却没有一度的偏离,他看着这个开门见山的女孩子,一反常态的没有自然地露出温和的笑容,然后说出那种能够糊弄人的客套话,他明明白白地盯着她,许久,淡淡的飘出一个字:“对。”

    “为什么?”沙纪歪过头,看着眼前长相精致的男人,人气和实力都是演艺圈第一的演员,在对她微笑时却总是散发出太过刺眼的笑容,让人忍不住低下头去。

    敦贺莲扬起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声音却十分冷淡:“我能够觉察到你的散漫,掩藏在巨大的热情与努力背后的散漫,你对演艺圈既无兴趣也无热忱,却想要进入这个业界,是想要追求刺激,变得出名,还是想要一摄千金?”

    沙纪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反问道:“所以前辈不喜欢我?”

    敦贺莲看了沙纪一眼,眼睛里透露出的神情却是和他所说的完全相反的情绪,有几分赞赏的意味,“你的话,稍微有点不同,或许是天赋的原因,佐仓千代是一个和你本身完全不同的角色,但是你出乎意料的演得不错。但是也仅限这一次而已,你能够演绎出那种女孩子的心情,归根结底是因为你和她是同龄人,而且你应该有着和她类似的经历,所以制造出了演技不错的表象,但这也意味着,你的戏路十分固定,很难得到长足的发展,光靠兴趣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他的语气似有积分惋惜,“嘛,光说你也是不明白的吧,那么就以你擅长的毅力全力以赴,最后输的片甲不留也不错。”

    沙纪笑了起来,面对敦贺莲的评价亦是轻描淡写的从容,她懒懒散散地扫了敦贺莲一眼,眼神之中似有戏谑:“敦贺前辈,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爱。”

    “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呢?”她歪头:“平凡的人光是追求生活就已经很辛苦了,演员是个光鲜的职业,但是同时也要承受很多东西,前辈要求所有人对其抱有热忱的想法会不会太强人所难了。”

    沙纪的语气十分耐心,把自己陷入了沙发里,像是一只雨天慵懒的猫,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从容淡定,眼睛却是亮如夜空中的繁星,她理了理坐在裙角的褶皱,继续说道:“抱歉啊前辈,我可不是那种能够轻言爱上的人,如果主役表现得难堪的话无论如何这也成不了一部好作品吧,所以,请前辈用你的名品演技征服我吧,让我爱上表演,即使是少女漫,也值得一位独一无二的女主角。”

    敦贺莲深深地看着她,良久缓缓地说,“我没有这个义务吧,你要在演戏的时候耍脾气也好,在发布会的时候出岔子也好,都威胁不到我。”

    沙纪摇摇头,口吻平静地对他说,“我不是来威胁前辈,事实上我也根本没有这个资格,我只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更舒适的环境而已,前辈可以把这个当做示好卖乖,您的专业素养无可挑剔,但是我们都遇到了瓶颈了不是吗?”

    虽然语气和善,最后那个上挑的尾音却有几分争锋相对的意味,她没有回避敦贺莲忽然深沉下来的目光,继续说道:“敦贺莲是完美无缺的,无论是在和您真实接触之前还是之后,我都有此感觉,不,或许说在接触之后这种感觉越盛,您和您的名字一样,我已亭亭,无忧亦无惧。”

    “您说我和佐仓千代相似,其实您和野崎君也是一样,我曾以为你没能演绎出喜欢我的感觉是因为你本身对我的讨厌,但是我无意间看到您在通话时候露出的那种表情,我才明白我所触摸不到的情感是什么。”

    她忽然笑了起来,那种自带气场的漂亮忽然变得很可爱,眯着的眼睛像是两弯月牙:“原来敦贺前辈是个笨蛋,和野崎君一眼,有着自己尚未意识的喜欢情感。”

    “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惊讶,虽然这部少女漫大热算是未播先火,但是大名鼎鼎的敦贺莲先生会来参演,怎么看都算是纡尊降贵了,但是我能够察觉到哦,虽然看起来恋爱经验非常丰富的样子,但是其实完全是个恋爱白痴吧,会来参加少女漫改的拍摄,是因为,前辈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了吧,那种想要剖白一切的喜欢,却完全无从下手的心情。”

    “那么,敦贺前辈要不要试试看,和我互利互惠一下。”

    敦贺莲安静地听着她絮絮不止的说了一大堆早有预谋的说辞,他们的交谈被淹没在了嘈杂的雨声与吵闹之中,十分安全,敦贺莲忽然十分孩子气的“嘁”了一声,语气却是宽和了下来:“我依然无法认同你所说的没有热忱和爱意也能够将演技发挥到极致的说法,但是你很有趣,和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相似,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哦。”沙纪点了点头,语气里没有任何意味深长的意思:“那我还真是托了她的福了。”

    她起身郑重其事地向敦贺莲鞠了一躬,“那么请敦贺前辈多多指教了。”

    场务这个时候正好走了过来,非常恭敬的对他们说道具都已经准备齐全了,演员也到齐了,准备要开机了,沙纪和敦贺莲扬起了相似的笑意,朝对方点了点头。

    两个人起身朝着导演的方向走去,沙纪忽然想到了什么,伸出手去轻轻拉扯了一下敦贺莲的衣角说道:“对了,前辈,我还有一点不太明白,就是最后那……”

    她的半截话忽然就这样卡在了嗓子里,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勒紧了咽喉。

    敦贺莲察觉到忽如其来的激烈情绪,有些奇怪,顺着她目光的方向望去,一个男人正对着导演鞠躬道歉,老实憨厚的拍着后脑勺不住地赔着笑脸。

    敦贺莲体贴地没有追问,只是问她:“不舒服吗?需不需要休息?”

    沙纪沉默了片刻,再次微笑起来,抬眸摇了摇头,朝着那个男人的方向一步步走了过去。

    随后在他面前站定,看着男人惊讶的神色,勾起了唇角:“你好,好久不见。”

    跟在她身后走过来的敦贺莲有几分诧异,沙纪的家教很好,即使是在国外长大,也能够非常自如的运用敬语,可是面对这个男人,从言语之中流露出来的不善与敌意已经到了显而易见的地步。

    男人拍着后脑勺的手僵了一下,也笑了起来,不再是那种透露着低三下四的卑微感的谄媚笑容,眼角眉梢之间划过了岁月的痕迹,却依然和沙纪脸上的笑容如此相似:“小沙,好久不见。”

    沙纪清凌凌的目光看着他,一眨不眨,觉得一股无名火突然席卷全身,从走到他面前的短短几步开始她就一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不知道是他鬓角露出来的斑白还是眼下的细纹触动了她的神经,她终于被烦躁彻底击败,冷冷地问道:“你也出演这部剧吗?”

    对方没有回答她,反倒回避了她太过灼热的目光。

    一旁的导演助理看不下去了乐呵呵地打着圆场试图缓和气氛:“呵呵,你们认识啊,这位先生是建哥的扮演者,沙纪你们有一幕戏的交集,哈哈,有缘啊。”

    她从上到下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从衣着品味到气质谈吐,都让她非常想要去问问妈妈——

    当年到底看上了这个男人哪里。

    她还记得这个男人第一次在她面前俯下身,拍着她的脑袋说:“我是你爸爸。”

    然后在她的生命之中缺席了十七年。

    也还记得稍微长大一些之后试探着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的时候,妈妈蛮不在乎的回答自己“去追求他的演艺梦想了”时候的难以置信。

    她忽然很想回过头问敦贺莲一句:“这就是你所说的赤诚和热爱带来的结果吗?”

    沙纪后退一步,点了点头说道:“请鹤田前辈多多指教了。”

    随后朝着布景中央的方向走去,她的每一步都走得极其认真,仿佛要在光洁的地板上留下脚印,摇摇晃晃的背影看起来像是一只寻找归途的小动物。

    下一个瞬间,当她回过头来看镜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是佐仓千代式的温软无害,神采飞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