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疯子

荨秣泱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医妃她是满级大佬最新章节!

    “但你还是拜他为师了。”风青暝淡淡的道。

    嬴槐讥笑,“是啊!我本该死去,他却偏偏把我从阴曹地府拉了回来,又把我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若不好好报答一番,怎对得起他?”

    人人都能听出嬴槐这话中的恨意。

    那是一种报复!

    从嬴槐有些癫狂的冷笑中,风青暝和沈未白大致都能猜出这对师徒的结局。

    嬴槐忍辱负重多年,又偶然练成了毒功,被无相门的前门主看中,由原本的药人收为弟子,身份的改变,肯定让嬴槐心中燃起了一丝报仇的期望,所以他借壳重生,以无相门弟子的身份重活于人世。

    世人都以为骁王已死,却不想他还是活了下来!

    之后的事就更好推断了——

    嬴槐或许真的不把沈未白和风青暝两人放在眼里,又或许是有什么底气,竟然发泄似的,将他和无相门前门主的恩恩怨怨都说了出来。

    在成为前门主的弟子后,嬴槐的身份转变,从最卑贱的药奴,成为了门主的关门弟子,享受着门中的诸多资源。

    无相门的前门主或许真的想要培养过嬴槐,又或是对他有什么别的目的。

    在师徒关系维持的那段时间里,他精心的指导嬴槐的毒功,还毫不吝啬的给了他很多无相门中的权利。

    长久以来,无相门众人都以为这对师徒情如父子,谁会想到最后杀掉前门主的人竟然就是嬴槐?

    “我将他关在曾经关押我的地牢里,折磨了他九九八十一天!”

    “一开始,他每天都在骂我,后来他骂不动了,就在求我……哈哈哈哈……”

    安静空旷的四周,回荡着嬴槐如癫如狂的笑声。

    “你杀了他之后,就登上了门主之位。可是,你依然不满足,你心中的仇恨并没有消除,你还想要继续报仇,所以你想到了当初害死你的人。”风青暝的语气极轻极缓,暗黑中带有催眠的效果。

    若是以往,以嬴槐的谨慎,必然不会轻易的被引导。

    可是,今晚他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之中,又或是认为大仇得报,一切尽在掌握,旁人再无翻盘可能,所以他松懈了。

    他不在乎潜入无相门,想要刺杀的两个杀手到底是谁,也不着急杀他们。

    嬴槐只当沈未白和风青暝是树洞,只等把压抑在心底的那些怨气,恨意都说出来后,再一把毁灭掉这个树洞,简直完美!

    “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天下到底谁当家。”嬴槐冷笑不知,眉宇间满是阴冷的戾气,犹如阴间鬼物。

    “可我也不喜欢这个天下,既然如此那就毁灭吧!呵呵呵呵……人间,地狱不过一线尔!”

    嬴槐疯了!

    这就是一个疯子!!

    这是沈未白和风青暝心中同时升起的念头。

    他不是要夺回前秦的天下!

    虽然都是前秦皇族后裔,但嬴槐和宋明贞不同,后者是为了复辟前朝,重现前秦辉煌,而前者心中根本不在乎得失,他只是要毁掉天下,颠覆人间。

    难怪!

    沈未白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明悟,之前有些没想通的细节,也想通了。

    当初在抓到宋明贞的时候,她就在想,帮宋明贞制毒的高手,为什么不在他身边?

    甚至,宋明贞落网那么久,对方都没有什么行动。

    就连这一次瑶城中,对辰王的刺杀,也根本不是什么报仇行刺,而是为了将三千正道同盟引到无相门的大门口,方便嬴槐一网打尽,炼制更强的尸傀大军。

    这一切,都是因为宋明贞和嬴槐并非完全的同路人,他们的目的不同,所以只能稍微合作,并没有彻底绑定在一起。

    沈未白甚至怀疑,当初用一个村子来炼毒的主意,都不是出于宋明贞之手,而是出于嬴槐。

    他要的是天下大乱,毁灭人间。

    若当初,她没有及时的找到解毒的方法,没有阻止那一场毒药的蔓延,恐怕江临城,甚至更广大的地方,都会陷入人间炼狱之中,人人成为行尸走肉。

    这与如今的尸傀何其相像?

    沈未白还不知道被尸傀伤到,会不会让人直接成为尸傀,受控于嬴槐。

    但最起码有一点是,嬴槐已经完全掌控了炼制尸傀的方法,只要给他足够的尸体,他就会炼制出越来越多的尸傀。

    到时候,人间遍地是尸傀,那才是人间末日!

    “所以你去了巫疆,还骗了青氏巫王,学得了蛊术!”风青暝在他癫狂之时,进一步的刺激他。

    果然,提到‘青氏巫王’四个字时,嬴槐身上的戾气暴增。

    ……

    夜色浑浑,即便有火光照耀,也依然无法驱散黑暗的包裹。

    在这样的环境中战斗,人心中的恐惧会不断扩大,害怕不知何时,从什么地方就冒出致命一击,命丧当场。

    刀光剑影,金戈之声不断。

    君悦兮率领了正道联盟的三千人,与尸傀大军激战。

    图丼,青埜带领的巫疆蛊师,则是紧盯着无相门的弟子,一毒一蛊自成战场。

    三千正道同盟并非军人,混战之中,根本做不到令行禁止,更何况是对上杀不死的尸傀,更是军心涣散,不断被逼退。

    君悦兮带着风泊山庄的弟子在最前锋抵御着,与他对战的是一具金甲尸傀。

    上百个回合下来,君悦兮的脸色逐渐苍白,神情越发凝重,盯着金甲尸傀的眼神也充满了忌惮。

    “啊!这是什么怪物?”

    “怪物!都是怪物!”

    “我后悔了,我后悔了……为什么要来这里!”

    “……”

    战场上,一些破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到君悦兮耳边,不断的钻入他的耳朵里,在他脑海中盘旋。

    亲眼见到尸傀,君悦兮心中升起一种无力感。

    这些尸傀,杀不死,也不惧怕伤痛,只会无休止的战斗,对战的时间,根本不会让尸傀体力不支,而他却在不停的抵御下,渐渐消耗内力,就连体力都还是逐步下降。

    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他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其他人。

    君悦兮的心一时乱了,事态的发展,早就超出了他的掌控。

    他们没有掌握确切的情报,就来到这里,踏入了无相门的陷阱之中,如同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砰!

    君悦兮的剑又一次被金甲尸傀挡住,反噬的力量震得他倒退飞起,直接撞在一具黑甲尸傀上,也无意中救下了差点死在黑甲尸傀手中的一名玄月派女弟子。

    君悦兮忍住胸口被内力反噬的剧痛,反手将剑刺入黑甲尸傀脖子铠甲的缝隙之中。

    风泊山庄的剑多锋利啊!

    君悦兮感觉到了剑峰入肉的触感,他心中一震,来不及多想,握剑横切,硬生生的将尸傀的头给割了下来。

    无头的尸傀失去了控制,跪倒在地,终于归于平静。

    “少庄主!”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一瞬之间,全凭君悦兮的反应,直到尸傀倒地,那被救下的玄月派女弟子才惊呼了一声。

    君悦兮回眸看向她,见她浑身是血,手持玄月派的一双短剑,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若受不住,便退。”君悦兮说了一句。

    才从死亡中回过神来的玄月派女弟子,心中感动不已,忙摇头表示,自己还能再战。

    君悦兮也不多说,想到自己刚才的发现,忙灌入自己的内力大声喊道:“尸傀的弱点在于头颈部,只要将头割下或毁掉,就能杀死尸傀!”

    直到弱点,也许就能消除人心中大部分的恐惧。

    然而,尸傀浑身被铠甲包裹,就连颈部也同样如此,显然就是为了避免弱点暴露。

    君悦兮那一剑,巧合的成分更多。

    其他人想要砍掉尸傀的脑袋,却也不容易。

    不过,此时此刻,也容不得君悦兮多想,他刚喊完这句话,金甲尸傀就已经朝他攻了过来,速度更加迅猛,力量也更强。

    猝不及防之下,君悦兮一手持剑,一手抓住玄月派女弟子的衣裳后退。

    然,还是晚了一步。

    他成功的避开了金甲尸傀的一击,而那名玄月派的女弟子最终反应不及,被金甲尸傀一把抓住。

    一拉一扯之间,还不等君悦兮反应,就见那女弟子惨叫一声,身体直接被大力撕裂,一分为二。

    温热的血液直接喷洒在金甲尸傀和君悦兮的身上。

    君悦兮瞳孔震颤,手中还抓着那女弟子的半边身体。

    金甲尸傀丢下另外半边身体,大步朝君悦兮走来,似乎不杀死他便不会罢休!

    ……

    破庙中,苏言坐在被打理过的石墩上,手中羽扇轻摇,时不时的用眼角余光看向蹲在墙角的弱小身影。

    蓝翼在另外一边,不受干扰的研制毒药。

    虽然蓝翼脸上并无多余的表情,但,苏言依然能感觉到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

    恐怕,那毒,十分棘手!

    这暂且放在一边,苏言神色凝重的又看向破庙外。‘飘来的血腥气越来越重了,恐怕君少庄主那边的情况,十分不妙。’

    苏言忧心忡忡,却不知在他刚收回打量的余光不久,那蹲在墙角的身影低垂的空洞眼眸里,猩红光芒一现,在黑色的瞳仁边缘勾出了一条吸入发丝的血线,瞬间,她的血气又少了些,肤色更加苍白。

    ------题外话------

    昨天孩子突发急症,所以没有更新,请宝们谅解!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