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变故突生!

荨秣泱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医妃她是满级大佬最新章节!

    提到‘青氏巫王’四个字时,嬴槐身上的戾气暴增。

    但很快,嬴槐又将那暴戾的气息给压了下来。

    只是,暴戾之气虽然被压下来了,但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郁之气却更加浓厚。

    沈未白眸光一闪,觉得‘青氏巫王’对嬴槐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个没有份量的人。

    或许,这就是突破口!

    她看向风青暝,两人的默契,能轻易的让风青暝懂得她的意思。

    “听说,青氏巫王受到了蛊神的反噬,死得很惨。”风青暝道。

    嬴槐身上的气息越发阴冷了。

    “而且,还死不瞑目。我想,她可能在死之前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情郎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她。”沈未白幽幽的接着道。

    嬴槐的五官开始狰狞起来。

    “恐怕没有吧。从一开始就是欺骗。”

    “是啊!只可惜青氏巫王白费了一颗真心,却换来如此下场。”

    “青氏巫王后悔吗?”

    “与其说她后不后悔,我更想知道,她恨不恨那个男人。”

    “闭嘴!你们给我闭嘴!”

    吼——!

    嬴槐的长发被周身狂暴的气息吹得肆意飞舞,他怒吼着打断了沈未白和风青暝你一言我一句的对话。

    这些话,让他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人。

    风青暝眸光一凛,茶色的眸子瞬间变得深沉,摄魂术瞬间施展……

    ‘阿槐!阿槐!’

    嬴槐怒吼之后,头颅突然变得昏昏沉沉,一个女子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回荡,那些早已经被他忘得干净的画面,乱入到他脑海之中,将他的大脑搅得一团乱。

    “滚啊!”嬴槐疯狂的捶打自己的头。

    无人知晓,此时此刻在他心口沉睡的本命蛊,突然苏醒,身体忽闪出莹光。

    更无人知晓,嬴槐的本命蛊实际上曾是青氏巫王的本命蛊。

    本命蛊,在蛊师幼年的时候,就开始养在身体里,与自身的一切息息相关,就等同于蛊师的第二条命。

    九大巫姓的圣女,在成为巫王之前,也是有本命蛊的,否则无法修炼蛊术。

    只不过,在被选中成为巫王的继承人后,身体接纳蛊神时,会把自己的本命蛊排斥出来。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本命蛊无法存活。

    离开宿主之后,本命蛊会死掉。

    但,巫疆蛊术传承那么久,总有一些秘术可以让被排斥出来的本命蛊存活着。

    青氏巫王就悄悄这么做了。

    她本就抵触成为巫王,与自己的本命蛊更是有着情感羁绊的,所以在本命蛊被蛊神排斥出来之后,她用了某种秘术,使其进入睡眠状态。

    一直到后来遇见嬴槐,被其欺骗,与之相知相爱。

    当嬴槐提出,想要学习蛊术,找到脱离蛊神的办法,还青氏巫王自由,带着她离开巫疆,从此天高地阔,比翼双飞时,青氏巫王就把自己的本命蛊赠与了他。

    也是得于青氏巫王本命蛊的益处,才使得嬴槐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蛊术的精髓。

    跟随青氏巫王在巫王宫那间传承着上古蛊术的密室中,他更是知晓了许多上等蛊术,运尸蛊也是在其中发现的。

    在嬴槐离开巫疆,青氏巫王死去之后,他回到无相门,闭关继续研究蛊术,也曾想过换掉本命蛊。

    可本命蛊的培育必须要从小开始,他要重新养一只本命蛊,相当于废号重练。再加上,青氏巫王的本命蛊本就很厉害,在权衡之下,嬴槐还是继续用了。

    恐怕,那个时候做下决定的他,根本不知道在他决定继续用青氏巫王的本命蛊时,就给自己留下了一个隐患……或许,这才是来自青氏巫王的报复!

    摄魂术的催动下,本命蛊释放出残存的青氏巫王气息,扰乱了嬴槐的思绪,让他被拉入与青氏巫王的回忆之中,无法自拔。

    “阿槐!阿槐?你不要我了吗?”

    “阿槐,你为何要骗我?”

    “你可知我的心好痛好痛……阿槐,我在下面好冷啊,你来陪陪我吧……”

    嬴槐脑海里,浮现出青氏巫王的样子,甚至有她临死时的惨样。

    风青暝和沈未白站起身,眸光凝重的看向中了摄魂术的嬴槐。

    “阿炎,你怎么样?”沈未白见嬴槐如此癫狂,不放心的看向风青暝。

    风青暝摇摇头,“我没事。”

    他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道:“我感觉,摄魂术只是推动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沈未白说着,深幽的眸色渐渐沉了下来。“让我来看看,母蛊到底在哪!”

    嗡!

    沈未白双眸闪出淡淡红光,身影一掠,出现在嬴槐面前。

    似乎是感受到危险降临,嬴槐本能的抬手挡去。

    然而,沈未白却反手一抓,轻而易举的挡下了他的招式,另一只手,也扣住了他的天灵。

    若是此时嬴槐是清醒的,定然会发现之前他还是低估了这二人的身手。

    沈未白对嬴槐使出搜魂术,不属于她的记忆,就如浪潮一样,涌入了她的大脑。

    或许是因为此时嬴槐情绪的不稳定,巨大而混乱的记忆同时冲击,让沈未白脑子里被狠狠一刺,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声。

    阿姐!

    风青暝心中一急,却没有乱了自己的节奏。

    他还要继续拖着嬴槐,给沈未白争取时间。

    搜魂术,在沈未白闭上双眼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属于嬴槐的记忆。

    只是,那些记忆因为嬴槐的反抗,而混乱无章。

    沈未白忍受着头部一阵阵的刺痛,继续在混乱的记忆中,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嬴槐同样感受到自己大脑被侵入的感觉,他想要反抗,挣脱,却又被另一种力量拉扯着,控制着。

    多少年了,他已经记不清多少年了,自己有这么受制于人的时候!

    他,还是低估了这两个人!!!

    ……

    破庙里,苏言向护卫吩咐,“带上她,我们走!”

    “是!”护卫应声向前,走向墙角。

    蓝翼收拾好自己的物品,站起来,眸光轻移看向角落的少女。

    一时间,破庙中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

    就连朝角落走去的护卫,也在这种安静中放慢了自己的步伐。

    “姑娘。”护卫走到含湮跟前,喊了一声。

    含湮依旧没有反应,只是抱膝卷缩着。

    好在,有了之前的事,对于她的不理睬,护卫也没有惊讶。他伸出手,去拉了含湮的胳膊。

    ‘!’

    入手的感觉,让护卫心中一跳,惊讶的看向她。

    他觉得自己手中牵着的是骨头,完全没有皮肉包裹,又冷又硬。

    按下心中震惊,护卫试探着用力,发现含湮完全没有反抗,便用力将她带了起来。

    这一带,他又感觉到这少女的体重极轻。

    “姑娘,冒犯了。你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实在是不安全,不如与我们同行,也好有个照应。”护卫说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放心,我们不是坏人。”

    含湮垂眸,眼神呆滞而空洞,宛若没有灵魂一般。

    护卫搞不清楚这古怪的少女,只能按照苏言的吩咐,将她带着。

    含湮走得很慢,每走一步,她身体就会传出骨节响动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格外的恐怖。

    苏言几人自然也听到了,脸色齐齐一变,却也都没有开口说什么。

    蓝翼凝着她,沉默不语。

    “先生。”带着含湮走过来的护卫,在来到苏言面前时,才稍稍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离这古怪少女太近。

    苏言点了点头,眸光从含湮脸上划过,对众人道:“走吧。”

    说完,他带头走出破庙。

    蓝翼和另一护卫跟上,留下那名护卫牵着含湮的手腕走着。

    身后不断的传出骨节摩擦的响声,让前面行走的人感到毛骨悚然。

    坚持了一会,苏言深吸了口气,忍受不住的转身,却只看到两人僵硬行走的画面。

    护卫见他看过来,脸色难看的道:“先生,她似乎走不快。”

    苏言沉默了下,道:“那就有劳你背她走。”

    护卫闻声脸色一白,脊梁骨窜出一股寒意。他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看到苏言眸光沉沉的样子,却只能将拒绝的话咽回去。“……是。”

    护卫弯下腰,将含湮背了起来。

    自又是一阵骨节摩擦。

    但好在,只响了几声,就停止了。

    含湮安安静静的被背在背上,不言不语。

    没有再听到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苏言心中松了口气。但,看到护卫脸色难看的样子,又皱眉问,“怎么了?”

    护卫冷汗从鬓角流下,声音沙哑的道:“先生,属下……我觉得这位姑娘实在是太轻了,我好像背的不是人,而是一具骷髅。”

    苏言眸光一缩,正准备出言呵斥,就看到蓝翼突然出手,一道银光从她手中飞出,同时少言寡语的她喊道:“撒手!”

    背着含湮的护卫顿时福灵心至,双手一松,本能的向前一滚。

    蓝翼射出的那道银光,似乎撞上了含湮的嘴巴,银光被反弹回来,而因为护卫的松手,还有银光带去的力量,也将含湮掀翻在地。

    银光回到蓝翼手中,苏言才从这变故中看清,这是一把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