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多灾多难

糯米姑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嫁女记最新章节!

    庄令熙在自己母亲庄夫人的目光下勉强给安槿回了一个礼,就又去看赵承熙,见赵承熙只是低垂着眼,并未看向阮安槿,才嘟着嘴小声哼了声。

    这时老夫人发话道:“好了,孩子们都见过了,没得陪我们这些老人家说话,熙哥儿,你带着表妹们出去玩吧。”说完又慈怜的对安槿道,“你姐姐们都在园子里,去找她们一起逛逛。若是身子不舒服,就回去歇着,千万别吹着风了,阳光也毒辣得很,别晒着了。”又再嘱咐了一下丫环们,才放她去了。

    赵承奕带着庄令熙和安槿出了主厅,走了一小段就厌恶的对庄令熙道:“你去找敏媛,别跟着我。”说完就拉过安槿道,“我们去别处。”

    庄令熙气得眼睛都红了,“你,你”了半天,却见赵承奕已拖着阮安槿走了,气恼的叫了声“赵承奕”,到底面子抹不开跟着,就跺脚气鼓鼓走了。

    安槿好奇的问赵承奕:“她得罪你了?”安槿并不想去找阮安柟她们,她们应该是和赵敏媛在一起,赵敏媛今年十五岁,已经定了亲,和阮安柟阮安梅很要好,自己去了八成便要和阮安桐还有那个对她明显有敌意的庄令熙凑成堆,那不是找事吗?

    赵承奕不答她的话,又走了一段路,入了院子,见丫环婆子们离得有些距离,四下无人才道:“你母亲想把你三姐姐嫁到庄家,我舅家的表哥。那是不成的,我舅舅舅母都不会同意。还是劝你母亲放弃,另寻他人较好。”

    安槿心道,果然如此,母亲那么高傲的人也为了姐姐学会了奉承人,可是那明显是行不通的,庄家只有一个嫡子,将来还是要袭爵的,怎么可能会娶四姐,可是母亲心里未必不知道,不过是仍要试一试而已,想到外祖母的神情,安槿心里不禁又酸又软。赵承奕瞥了一眼安槿,紧紧攥了攥她的手,并不知如何安慰,这件事,他能做的也有限。

    安槿叹了口气,问赵承奕:“你怎么知道的?”赵承奕不出声。安槿已经习惯了,这蛇精病就这样,永远东一锤子西一锤子的,你问他什么,他很少回答,作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然后又突然说一句吓死人不偿命的话。

    “她干嘛这么缠着你?你以前和她很好?”安槿眼角余光瞥到不远处闪过的红色人影,看来庄令熙还是不死心,偷偷跟上来了。顺着安槿的目光,赵承奕也看到了那一角红色衣裙的下摆,厌恶的眼神一闪而过,道:“你放心,这个我会解决的,必不会让她找你麻烦。”

    安槿嗤一声,她会怕她找自己麻烦?还是你比较麻烦一下。不过事实很快就证明安槿太过自信了些,她这次真是惹了大麻烦。

    第二天六月十五,赵氏一早就带着安槿的三个姐姐陪着外祖母一起去白云寺上香礼佛了。安槿略有点发热,赵氏担心安槿吹风会加深病情,且寺庙人多,自己带了几个女儿怕照看不过来,便留下了安槿在别院休息。安槿便安心的一直睡到了日上三杆。

    下午申时,安槿又睡完下午觉,见外面阳光开始温和,便带着碧螺和雪青一起去了荷花池。荷花池西北角有个小六角亭,正好修在了山边树荫下,还算凉爽,安槿便拾掇了在此画画。

    只是她画了没多久,就有不速之客闯了进来。这姑娘今天穿得还是大红裙,不过上面配了个黄色绣花褙子,还披了个大红披风。还真是喜欢红色啊,安槿叹道。

    庄令熙四下看了看,没看到赵承奕,问安槿道:“喂,奕表哥去哪里了?”庄令熙今日和母亲一起去上香礼佛,下午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赵承奕,想到留在别院的阮安槿,便火急火燎的回来寻人了。

    安槿没抬头,继续用画笔沙沙涂着画纸。

    “喂,我在问你话呢?”庄令熙喝道。

    安槿抬头:“我听见你在说话,但并不知你是在和我说话。”

    “你!”庄令熙气极喝道,打量了安槿一会,突然眼睛一转,盯着安槿轻笑道,“你们阮家的女儿都这么讨厌吗?你三姐嫁不出去,竟还妄想嫁给我二哥,瞧你母亲那样子。你又这么不知廉耻的缠着奕表哥,哼,你们姐妹都是嫁不出去,全部要赖在亲戚家吗?”

    安槿黑了脸,庄令熙这话不仅骂了自己,骂了三姐,竟然连二姐都骂进去了,而且说话极不尊重赵氏。她站起身冷声道:“还请庄小姐慎言,不要总把别人想的和你自己一样。你喜欢缠着你的奕表哥,你就缠去,不要来惹我!”

    庄令熙闻言涨红了脸,冷笑两声,靠近安槿低声道:“逞口舌之利有何用,你还是让你母亲省省吧,我听我母亲说,你三姐姐早晚是要被抬入二皇子府做小的,哼,被二皇子看上,谁还会要你姐姐。你母亲当年得罪了皇上,哼,谁也帮不了你们。你们一家子都是狐狸精,不过将来你要给奕表哥做小,我可是不同意的,到时看我不……”

    “啪。”安槿大怒,一巴掌打在了庄令熙的脸上,她完全想不到这个本来以为只是骄蛮刁憨的姑娘竟然说话这么恶毒,她本来对武将家的女儿印象很好,这个庄令熙还有她口中的母亲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

    “你竟敢打我?”庄令熙尖叫道,两手使劲一把推向了安槿。安槿九岁,庄令熙十一岁,而且庄令熙从小生长在边疆,骑马射箭,力气根本不是普通小女孩可以比的。所以安槿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就被愤怒中的庄令熙推倒在地,更滚入了荷花池中。

    之前庄令熙骂安槿时一直是笑吟吟的,即使后面情况不对,碧螺和雪青也不便出言阻止,平时安槿和阮安桐也常有争执,她们向来会退开几步,很少插手。他们万没想到向来很有分寸的安槿竟然打了庄令熙,接着庄令熙推撞安槿发生的太快,她们根本来不及阻止反应过来,安槿就已经被推入了池中。

    安槿如此在芳溪山庄被二度推入了水中,好在已经是初夏,池水跟溪潭水不一样,经过一日的日晒并不算太冰,不然她估计自己的小命这次都要送到这里了。

    安槿被婆子们七手八脚拎了上来然后送回了自家院子,她是被庄令熙从六角亭台阶上给推下去的,除了掉到池里,身上也擦伤了好几块,脚也崴了,肿得吓人。碧螺服侍着安槿净了身子,在床上歇下,在大夫来前,给安槿用热毛巾敷了脚踝,一边擦着伤口一边掉眼泪。她因为没有护住安槿,而让安槿再次落水而极为内疚。

    安槿就这样在碧螺的眼泪和身上火辣辣的伤口中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睡前还迷迷糊糊的想着,自己这次礼佛还真是多灾多难啊,难道是因为自己心不诚,今天偷懒没有去念经?可是这也不能怪自己啊,也不知道母亲有没有给她上上两支香,或者也学着四姐姐给佛祖抄上几本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