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冤家路窄

糯米姑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嫁女记最新章节!

    历年的乞巧会都安排在位于京都东郊的大历皇庄。皇庄占地上千亩,树林郁郁葱葱,小桥流水弯弯转转,比京都市区温度要降了好几度,着实是个避暑的好地方。于是每年这时候,皇帝陛下便带着老娘大小老婆孩子后宫众人都挪到这个地方住上一住,顺便办个乞巧会看看哪家有女初长成寻个乐子。

    整个皇庄分了好几大园区,从正门进入就是一排院廊分别通往园区和大厅,大厅是可容纳千人的宴会厅,宴会厅两侧则分别有数间的展厅和休憩厅,出了大厅便是皇庄的主园区,分为东园、西园和南园。东园是夫人小姐们游园玩耍之处,西园则主要是少爷们玩耍的地方,南园是禁区,皇家之人才可以进入,穿过南园,便是一排排的庄院,都是来避暑的皇室中人暂住之所,外围有大量侍卫把守。

    参加乞巧会的夫人小姐少爷们到了庄园门口,就有专门的侍女上前迎接。为了保证园内的秩序和安全,各位夫人通常只会允许带一个仆妇一个贴身侍女,每位小姐则只允许带一个贴身侍女,而少爷们则一个侍女和小厮都不允许带,其余带来的仆从需要留在门口等候或自去活动,等乞巧会结束后再来门口接自家的主子离开。而一进入园中,每家夫人都会有一位园中侍女一直随侍左右,服侍各家宾客的需要。

    入园时侍女会核对各家的邀请卡,见记录中这家有女儿参加比赛,便会收走比赛作品,同时会给各家夫人少爷小姐们每人派发三枚小巧的御制珠花,而且夫人少爷和小姐们的珠花材质又有不同,夫人们的通常是金制,少爷们的是玉制,而小姐们的则是珍珠。珠花上都刻有年月份和乞巧两字,这些是比赛海选时,专门用来投选自己喜欢的参赛作品的。

    做完这些,园中随侍侍女便会领着各家夫人们带着小姐和未成年的小少爷们前往大厅早已安排好的位置坐下,剩下的便是各位夫人们的攀谈时间了。小姐们通常不会坐母亲所在的席,要不就是站在母亲背后做展品,要不就一堆堆的去园子里结伴游玩玩游戏,用膳时也是另有席位。小少爷们往往只是见了个礼,便直接被带去了西园厅中休息,或去园中游玩。而成年的少爷们则一般不会被带入大厅中,而是直接领去了西园厅中就坐。

    因为阮安柟在宫中就报了参比,作品是直接走宫中途径上报了,其他几个姐妹不够年龄,所以赵氏带着女儿和侄女直接领了珠花便进了大厅中。

    赵氏到时,她的座位旁边已经坐了一位身着赭红织锦礼服,面貌微丰神情慈和,眼角却透着些许凌厉的夫人,这位赵氏也认识,正是新任大理寺卿梁广的夫人朱氏。

    此时梁夫人朱氏正在和站在她面前的一个身着宝蓝色长衫,十三四岁的清秀少年说话,旁边还站着一个和她甚像,椭圆脸身着藕荷色襦裙的十二三岁小姑娘。

    梁夫人见到赵氏过来,便停了和少年说话,起身和赵氏见礼,又乐呵呵的令自己身边的少男少女给赵氏行礼,原来这却是梁夫人的嫡次子梁武成和嫡女梁倚。梁倚因为多年一直寄住在通州外家,少在京城,因此众人并不认识。

    赵氏也笑着拉过了自家的女儿和侄女,给梁倚介绍。梁夫人看着赵氏一排儿的小姑娘,忍不住赞道:“阮二夫人真是好福气,养的姑娘个个都这么出挑,不说这相貌,就是这举止气派,也非一般人家可以养出来。”说着挨个又赞了赞,她尤其喜欢阮安梅的安静从容,拉着她不免就多问了几句。却明显对站在一边的阮安姝较为冷淡。

    梁武成见母亲拉着阮安梅问话,便有淡淡红晕爬上了耳尖,他见阮安梅秀丽清雅,心里更是有点带着裹了蜜的羞意。

    赵氏带着女儿相亲的多,自是看出了点意思,她看面前少年面貌清秀,斯文有礼,不禁也添了点喜意,便也回报似的热情的赞了赞梁倚。

    梁夫人摇头,笑道:“倚姐儿了一直在乡下养着,没怎么见过世面,一会儿看完闺秀们的作品还要请你们家几位小姐带着她一道儿去园子里玩耍。”

    小姑娘听见她母亲这么说她,竟也不恼,只是微微抿了嘴笑,便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来,甚是温柔喜人。阮家姐妹瞬间就喜欢上了她,便齐齐应了声是,道“自当互相照应着,还不知道是谁照顾谁呢。”

    少爷们不能在厅中久留,见完礼寒暄了一阵梁夫人就告罪让侍女领着已经红了整只耳朵的梁武成去了西厅,自己则继续和赵氏攀谈着。

    说话间同席以及邻近席面上又有一些夫人们相继来到,大家互相寒暄着称赞着各家女儿的出色。赵氏这时候往往是兴致很高的,没办法,她的几个女儿委实长得好,礼仪又学得好,所以谁见了也得夸上两句。

    这其中又有阮安梅最受夫人们亲睐,阮家姐妹生得好,但多太夺人目光让人距离感十足,不似普通家族可压得住的,唯有阮安梅秀丽温婉,观之可亲,又正是相看的年龄,所以总有夫人们上前拉着阮安梅细细打量,继而赞不绝口。

    到了巳时,各家闺秀们的作品便俱已在大厅侧面的展厅中摆好,参赛的作品一排排全部按编号摆放在了玻璃展柜中,每个作品玻璃柜外面都有一个窄口瓷樽,大家便将自己领到的珠花扔进自己喜欢的参赛作品面前的瓷樽中。

    所以好的作品通常能收到不少的精致小珠花,这些珠花都会直接送给参赛的闺秀们,给他们留作纪念。所以很多清贫的官员家眷就会费不少心思让女儿做好参赛作品,即便拿不到什么好名字,多些珠花也能是个进项。

    整个投选过程大概半个时辰,过了巳时六刻,皇庄侍女们便会请出各位夫人小姐少爷们,清点每个作品得到的珠花情况,然后把得珠花最多的前十五名再上呈给皇后以及各位娘娘长公主们审评,定魁首和前十名。

    投完珠花,赵氏和夫人们俱都回了厅中,小姐们则嫌闷,大都三三两两便一起约了去园中游玩。阮家姐妹便约了梁倚一起去东园游玩。

    皇家乞巧会来者甚广,人数众多,从皇家宗室,顶级勋贵,帝都权臣,到没落贵族,清流文官,小官团体什么的都有,小姐们很多平时宴会都不算在一个圈子,因此乞巧会并不像平时的宴会,大家会聚在一起玩,而是各自找了组了自己的小圈子或玩游戏,或赏花,或游湖随便玩。

    皇庄东园的西南角有个人工湖泊,里面养了数十只仙鹤,是京都有名的仙鹤湖,安槿旧年年岁太小,未能参加乞巧会,还从未曾见过,因此早已向往很久。她一提议,梁倚便也兴趣大起,她还从没见过仙鹤呢!

    于是阮家几姐妹便和梁倚便让侍女带路,一起兴致冲冲的往仙鹤湖走。庄园太大,几人走了几刻钟才将将走到能眺望到仙鹤湖的竹林,安槿和梁倚见到远远飞来飞去的仙鹤,都很是兴奋。刚想继续前行,却被一个有些惊喜的声音叫住,转头才发现是赵家的赵敏媛赵敏惜两姐妹和庄家的庄令熙庄令寗两姐妹,正从竹林另一边过来。叫住她们的正是四小姐赵敏媛。

    可是很明显有的人不是很惊喜。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庄令熙一见到安槿就怒瞪了过来,那眼神是恨不得吃了她,她旁边的二姐庄令寗也是用不悦的眼神打量着安槿,透露着淡淡的不屑和冷意,显然庄令熙没少在她面前黑安槿,也或者庄家人就是对阮家几姐妹不喜。

    安槿狠瞪回去,上次推她落水的账她还没跟她算,现在还敢瞪自己,她可不是什么包子。虽然赵承奕也把庄令熙往水里摁了摁,安槿却不承认那关自己什么事,自己的仇自己一定要亲手报。

    阮安梅和阮安桐也很不悦,上次庄令熙明明理亏,也没怎么道歉,就直接走了,简直太目中无人了。现在还敢瞪安槿,简直了。

    赵敏媛见双方气氛非常不友好,才后悔自己见了几个表妹一时欣喜竟忘记了那茬,有点尴尬,忙使眼色给赵敏惜,让赵敏惜上前提出陪着阮家姐妹去游湖,自己则声称脚疼,让庄家姐妹陪自己去亭子里坐坐。赵敏惜早不乐意奉承傲慢的庄令熙两姐妹,虽然自己是庶出的,却也是国公府的正经小姐,没的看那两姐妹的脸色,便很乐意的过档去了安槿姐妹这边。

    几人围着仙鹤湖又走了两刻走,不免觉得有点累,夏日天热,虽一路有树荫遮阳,身上也不免都出了薄薄的汗,便走到一处观鹤视野极佳的林地停下,见树荫下有一长桌,几只凳子,便停下休息。看仙鹤们有的抖着翅膀,有的缩着腿,有的扑腾两下,兴致大起,便吩咐了园里的随行侍女取了些笔墨点心,边吃边一人画上几笔,凑到一起取笑。

    小姑娘们巧笑嫣然,眉眼灿烂,神采飞扬,衬着夏日波光粼粼的湖面,说不出的养眼和欢快。可这一幕,却深深的刺激了另一拨路过的少女们。

    路过的这一拨人前面是四五个衣裳华丽的十岁至十三四岁的少女,后面则哗啦啦跟了七八个侍女,很明显身份不一般,因为一般的贵女在这皇家庄园每人是不允许带超过一个的侍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