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08

糯米姑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乐文小说网 www.62zw.com,最快更新嫁女记最新章节!

    第69章花朝节

    二月十二是花朝节,又称女儿节,大齐朝女儿们最喜爱的一个节日。

    这一日,未婚的少女们可以踏青游玩,登湖作乐,赏花吟月,只要不过分,便不会以俗礼而拘之。已经订婚的青年男女也可以相约同游,未婚的甚至可以大庭广众之下接受陌生人的礼物,如果愿意,可以在礼物上留名。

    这一日,在东郊的大历皇庄还会举行花朝会,报名的少女参加才艺表演,前十名的可以自由选择各种彩头,未婚的平民和官家少女均可以报名参加,只是世家女子一般都有参加的机会,平民和小官之女就要经过层层的选拔。

    “小姐,你真要穿这套裙子?”碧螺睁大眼看着安槿在镜前左照右照,她一点也不觉得这裙子好看,虽然她的小姐什么时候都是好看的。

    安槿看着镜子里的裙子,米白色的百褶裙,一片一片的裙摆上绣的是一棵一颗栩栩如生的椰子树,大大小小矗立在沙滩上,这是从萧烨送来的那箱子里翻出来的,不说这式样明显非京都之款,就是这绣纹,恐怕京中少女都少见。而且现在还是春天,并不应季。

    可是安槿一看到就很亲切,这绣纹,妥妥的度假风啊,便拿了出来试了试,说是要在花朝节穿了出去踏青。宫女丫环们傻眼,碧螺心里道,小姐怎么就对萧世子这么情深意重了呢?唉!

    没有办法,为了配合这款百褶裙,碧螺还特意翻了翻安槿的首饰盒,找了两串碧玉翠竹纹的小插梳给她插上,又配了一对绿油油的小碧玉坠子。

    安槿今日约了九公主沁阳、保宁侯郭家的郭瑶、淑婉县主郭嘉一起去东郊游湖踏青,然后下午再一起去大历皇庄去看花朝会。她们现在只有十到十三岁,自己却是不会参加花朝会比赛的。

    安槿用过早膳出门跟赵太妃拜别时,太妃看见她的打扮也是笑吟吟地,还让宫女给她找了件葱白色绣折枝梅的镶边斗篷,道:“虽说转春了,天气还是良,风大的时候也都披着厚点的斗篷,别着凉了。”又吩咐她记得早点回宫,叮嘱采枝要寸步不离跟着什么的。

    安槿笑眯眯的应着,太妃娘娘若想对一个人好,那真是如沐春风,温柔细致的关心教导渗透到你每一个毛孔,却绝不会让你觉得有半点厌烦。

    安槿约了九公主在文昭仪的榕秀宫外等,清幽宫离得远,出宫也是要经过榕秀宫外的。

    九公主见了安槿的衣裳微微一乐,道:“你这是为了我特意穿成这样的吗?今日是花朝节,你也不穿得应景些。”

    九公主今日穿了一身芙蓉色绣蝴蝶兰的襦裙,外面披了件粉色缠枝纹的斗篷,和安槿站在一起,可不是对比鲜明?

    安槿笑道:“我的绿叶自然是为了配你的红花的,不过可也难说,今天走出去,可能一大片都是红花,说不定就反过来了。”

    九公主便嗤笑她,两人自从九公主生辰礼之后,来往渐多,也越发的亲厚。

    两人相携说笑着就向宫门的方向走,通常后宫之人出入宫门都是经后门玄武门的,她们出入那边则是需要穿过御花园东侧的小花园,这里平日也都是后宫妃嫔公主们行路用的,很少有人特意过来游玩。

    两人路过小花园时,迎面遇到了一个十三四岁身着鹅黄色缂丝绣梅花纹罗裙的少女,少女瓜子脸,水弯眉,眼睛大大似蒙了一层水色,一弯臥蚕衬得面容格外姣好又柔婉。虽然还小,浅笑时已带了丝丝柔媚之色,这真的是个很会展露自己美丽之处的美人。

    少女见到九公主忙弯腰给九公主施了个屈膝礼,道:“容嫣见过九公主殿下。”声音娇脆,如出谷新莺。

    九公主便很亲切的笑着上前虚扶了她,温声道:“容姐姐免礼。容姐姐是来见宸妃娘娘吗?几日不见容姐姐,连母后都惦记着,想必宸妃娘娘更是想着了。”

    名唤容嫣的少女便弯唇笑了起来,两个酒窝若隐若现,她笑道:“是的,我约了七皇子殿下去踏青。改日也必去向皇后娘娘请安。”

    她说完就将目光转向了安槿,眼神有些奇怪,暗含打量,安槿冲她笑了笑却并不言语。

    她不知是等着安槿先打招呼,还是等九公主给她介绍,结果九公主的确说话了,说的却是:“恩,既如此,那容姐姐还是赶紧去吧,莫耽误了时辰,我们也约了人出去踏青,先就别过了。”

    说着就对容嫣略一点头,也不等她反应,就携着安槿轻笑浅语的走了。

    安槿心道,原来这位就是容嫣,难怪有点面熟,她的轮廓和眉眼都和淑安县主有点像,只是打扮更用心,言语间更会展示自己作为女子的美。

    安槿受过特训,自然知道这位容嫣是谁,她是宸妃娘娘的娘家侄女,宸妃容氏本来就宠冠后宫,这次又生了皇十子,恩宠更甚以前。

    据说容嫣是七皇子的心上人,宸妃和容家也都有意让容嫣嫁给七皇子,为七皇子妃。

    待过去了很远,安槿笑着问九公主:“你不喜欢她?却是为何?”

    九公主挽住安槿的手,亲密的道:“我哪里有喜欢或不喜欢她,宸妃娘娘刚诞下了皇十子,可别出了什么事扰了她,影响了身体恢复,那可不是大罪。说来,上次淑安县主在我生辰宴上出了事,我已经是愧疚得很,万不可再让她的侄女外甥女什么的在我这里不好不是。”

    九公主又道:“说起来,你那次也是狠狠得罪了淑安县主,那可是宸妃娘娘的心头肉,比这容嫣在宸妃娘娘面前还得宠,之前是宸妃娘娘有身子,之后又生产,腾不出手来,之后你可也得小心些。不过这个容嫣和淑安县主不和,她应该不会和你过不去,别理她就是了。”

    安槿诧异的道:“那俩也是表姐妹吧,看样子也都不是蛮横无礼的,却是为何不和?”

    九公主笑得有点开心,说起八卦,小脸亮晶晶的,道:“淑安在家里受宠,最骄傲自己有两个把她宠上天的哥哥,可是她那二哥姜嶙喜欢这个容嫣更甚。据说,有一次她二哥出去打猎,送了她一只雪白的毛兔子,她很高兴,可是后来得知那兔子竟是容嫣挑剩下的,气得差点把兔子都给踢死了。”

    两人说着八卦说得很开心,可是安槿很快就知道不该说八卦说得这么起劲,报应很快就来了。

    安槿几人约了在东郊沅河畔踏青,这里靠近大历皇庄,每到出外游玩的佳节必是最为热闹的郊野赏玩之地,但凡放花灯、龙舟赛,甚至青楼每逢月底的佳人赛什么的都会在沅河举行。

    安槿愕然看着捧到自己面前的一把据说是用桃花汁浸染叶千针亲自绣制的团扇,周围死一般的寂静,捧着团扇递给安槿的是一个十四岁左右的着金色暗纹锦衣长袍的俊逸少年,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华服少年,一看便知非富即贵。

    安槿还在疑惑间,淑婉县主郭嘉已冲着少年喝道:“姜嶙,你这是做什么?你不去找你表妹,跑来捉弄槿儿干什么?”

    周围的寂静顿时因为这一喝而被打破,顷刻就有人嬉笑开来,不时就有人嚷嚷着:“姜嶙,你这又是看上了哪家的小娇娘,可这不还是个黄毛丫头吗?虽然看起来过几年也是个大美人。”

    又有人叫道:“姜嶙,听说你不是喜欢你表妹吗?怎么又变了,还以为你被你表妹扔了想不开,要拿一千两银子射了这把团扇给伊兰阁的映雪姑娘呢。哈哈。”

    听着众人的嬉笑,再看看面前僵持的安槿和成郡王府的嫡次子姜嶙,郭嘉小脸气得通红,连九公主向来温婉轻柔的脸上简直能黑得滴出墨汁来,郭瑶也是粉面微沉,几人都面色不善的看着姜嶙。

    这桃花纹扇是一商家刚刚悬于一画船顶杆的彩头,出一千两银子可射三箭,射中悬绳掉落甲板上的礼盒便归射箭之人,准头不好,射不中,射穿团扇,甚至力道不对,扇子未能掉入礼盒,银子都算是白花了。

    这是商家弄了来让少年们赢了送给心上人的。

    本来少年们赢了这彩头送给心上人也没什么不雅。

    可是刚刚和姜嶙相争,要射这团扇的是锦衣卫指挥同知的儿子郑宇,那是京中有名的浪荡子,他说他□□这团扇送给阑香阁的头牌夏月,而夏月姑娘,也正娇滴滴的靠在他身上,因为他的相让,而似乎面有不悦地嗔着他呢。

    所以姜嶙现在把这扇子送给安槿,就差不多是把安槿和青楼女子对等起来,对世家女子来说,那不是爱慕,其实是羞辱了。

    安槿看着眼前的少年,他面貌清瘦,眉羽和他妹妹淑安有点像,只是更深刻些,虽然秀丽却也添了男子的阔朗。少年捧着礼盒,递在安槿面前,淡淡笑着,笑容却不及眼底,眼神中闪着淡淡挑衅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