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江山权色 > 第076章 心心相印

第076章 心心相印

作者:彼岸三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就在其中一名随从要挥手教训丨书生时,一只犹如铁箍的大手,紧紧地捏住了这名随从的手腕。

    “这位兄台也只是随口说说,出手伤人可就不好了”叶宇捏住这名随从的手腕轻轻说道。

    这随从面色一沉,冷哼道:“少管闲事,你……”

    “你什么?接着说啊”叶宇右手暗暗发力,将这名随从捏的是浑身颤抖,片刻的功夫就疼痛难忍的倒在了地上

    这是叶宇当年跟郭啸天学的手段,这不需要你有多大力气,只要捏准了穴位,就可以⊥对方疼痛难忍。

    叶宇玩了这一手,顿时让其他几名随从胆战心惊,纷纷退让几步,未有一人敢上前寻衅。

    “怎么哪儿都有你”跟随男子身后的女子,走到了近前复杂地盯着叶宇。

    叶宇看着眼前这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女子,随即也笑了:“或许你我有缘吧……”

    眼前的这名女子正是岳三娘,当年二人是因比试花灯而相遇,今日又是因争夺花灯再次相遇。

    这或许正是叶宇说的那样,二人真的有缘。不过在叶宇看来,这是一种不怎么好的缘分。

    “是么?”

    方才还有些盛气凌人的岳三娘,此刻却因为叶宇的这句话,变得安静了起来。

    周围灯光的映照下,岳三娘白皙的俏脸上隐现片片绯红。

    被救下的这名书生,打量了一番叶宇,随即神情激动地恭敬道:“阁下莫非就是叶学士?”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周围人群一片哗然,方才还算开阔的场地,顿时变得拥挤起来。

    “呵呵,正是叶某”叶宇态度和蔼,给众人的感觉极好。

    叶宇这亲口承认可不得了,话音刚落不久,他与秋兰周围就为了个水泄不通。最后还是人群中的一帮女子,自动为叶宇保驾护航。

    看着这群素不相识的女子,甘愿做自己护卫使者,就连叶宇自己也是愣在了当场。

    他何曾想到,自己不仅在士林之中名望甚高,而且在这女子之中也是如此倍受欢迎。

    在远处观望的一些学子,看着台下拥挤的现状,不禁摇头叹道:“这以后我等还是闭门苦读吧,见了这番情景,实在是自惭形秽啊”

    “哎,叶学士才华冠绝也就罢了,何必还生的如此俊俏,你说,这以后我们还有何面目吟风弄月?”

    “真是人比人,要死人为何那人群围绕的不是我?”

    “你?就你那榆木脑袋,还是等下辈子投胎,或许能及叶学士之万一”

    “或许民间传言有几分道理,若非圣人转世又岂会有如此才学?”

    “好了,玄学飘渺不可为真,我等既然生来不是天才,那就各自回去苦读吧”

    “是啊,相比之下实为汗颜,各位兄台,告辞”

    “告辞”

    外围的这帮学子如何评论,叶宇自然不得而知,但是围绕周围的众人却是七嘴八舌,叶宇是一句也没有听完整。

    “原来你就是叶宇,没想到身手还不错”年轻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叶宇,随即一脸不屑的冷哼道。

    叶宇将双手揣入怀中,有些玩味的笑道:“捏死一两个人,还是可以的”

    “你……”

    男子气结而怒,用扇子指了指自己,嚣张道:“你动了我的人,就休想安然无事”

    “哦?呵呵小王爷,凡是放聪明点,你以为这里是福州?”叶宇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冲着眼前的男子冷冷一笑

    “哦,你知道本王的身份?”男子闻听此言,顿时神色一惊

    “很奇怪么?”

    其实叶宇能猜出眼前男子的身份,多半是猜出来的。因为他曾经听岳琛说过,他的堂妹岳三娘与福王赵琢之子赵悌有婚约。

    况且临安的诸多王侯公子,他叶宇虽然大多没有见过,但从当初杨辉的府上见了恭王一面后,就知道当今皇帝对皇族子弟规范甚严。

    叶宇身处临安也有小半年的时间了,也从未听闻有哪个王孙子弟无辜闹事,一般而言都是十分低调。

    而跟随岳三娘出现在这里的男子,腰间配有皇族玉珏,显然是王孙子弟,又是如此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以上种种的综合猜测,叶宇才推断出眼前这名男子,就是福王之子赵悌

    被叶宇一眼看出了身份,赵悌也不再掩饰什么,随即冷声道:“看来本王是小看你了既然如此,可敢与我一争

    “不争”叶宇点点单单,回应了这两个字。

    “呃,哈哈哈你们听到了没有,你们口口声声称颂的叶学士,也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

    听着赵悌肆意的笑声,看着众人异样的目光,叶宇却是淡淡一笑:“小王爷,你误会了,叶某说的不争,意思是,跟你无需争夺,因为你不是对手……”

    如此狂傲的言语,在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宁静,随后却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若是别人在此放出这等狂言,恐怕早就换来了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但是说这话的是叶宇,那就另当别论。

    或许在老一辈大儒之中,叶宇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但是在这些年轻地男女之中,那就是他们追崇的榜样。

    赵悌被叶宇这句话气得是七窍生烟,恶狠狠地瞪了叶宇一眼,随即拉着岳三娘就登上了高台。

    叶宇随即讪讪一笑,牵着秋兰的手缓缓地登上了高台。

    双方的身份已经不是秘密,因此这一次参加比试的,也只会是叶宇与赵悌这两队人。

    尚且不说这个小王爷的嚣张跋扈,给众人留下深刻的阴影,就是叶宇的出现,已经让众人失去了竞争的信心。

    叶宇一瞧这情形,心道这可不行,这七夕节玩得就是一个开心,如此冷清岂不显得无趣。

    “七夕一年才有一次,为的就是这种喜悦之情,诸位又何必如此拘谨?叶某在此承诺,只要今日参加比试,能够位列前三者,亲自手书一幅字赠予这对璧人”

    此言一出顿时轩然大波,叶宇的的字画有市无价,能得到一幅真迹更是十分难得。如今叶宇在此承诺赠字,又怎能不让众人兴奋。

    这一招果然有效,方才还死寂沉沉的台下众人,不一会的功夫,就上来了六对男女。

    对于他们而言,第一的名次不敢去想,但争夺前三还是有希望的。

    李大富受宠若惊的向二人施礼之后,这才站在台前高声道:“今夜‘才子佳人迎月夜,比试分为三个部分,这第一部分,名为心心相印”

    “所谓心心相印,就是男方在看过女方之后,凭借心中所记忆,当众绘出女方容貌,最后对比,最为逼真者,获胜”

    李大富在台前讲述着比试的规则,而后方的赵悌却冲着叶宇冷哼道:“看来争夺那盏鸳鸯戏水灯,最后只会是你我二人”

    “小王爷如此自信,真是好事”

    “好,当然好,让你当众出丑,才是真的好”

    叶宇却含笑以对:“那要看小王爷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少爷,那灯我不要了,我们回去吧……”

    叶宇兴致正浓,秋兰却一脸担忧的拉了拉他的手。

    “你不是很想要那盏灯么?不必担心,只要你想要的,我一定给你,一定”

    秋兰的心思叶宇明白,是不想因为一盏花灯与皇亲结怨。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叶宇又岂能临阵退缩

    岳三娘看着叶宇与秋兰你情我侬的样子,心中莫名的醋意大发。随即拉着赵悌的肩膀,鼓励道:“一定要赢”

    赵悌却阴测测的笑了笑,拍了拍岳三娘的玉手安慰道:“你放心,那盏花灯本王一点给你赢到手”

    随着一声锣响,第一轮的比试开始了。

    众位男方再仔细打量女方之后,便各自来到桌前作画。

    可是当叶宇来到自己桌前时,竟然发现桌案上放着几张皱巴巴的画纸。他正准备拿起毛笔作画,刚一用力竟然笔头断了。

    正打算让李大富更换笔墨纸砚,却发现台上除了参赛的几人,已经是空无一人。

    叶宇这一刻才发现自己被算计了,这赵悌竟然玩起了阴招,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要是不能及时将画作作完,即便他的画技再精湛,人物再逼真,也只是徒劳。

    这时赵悌抬起头看了叶宇一眼,眼神里尽是得意的戏虐之意。

    他知道自己的画工技巧比不了叶宇,所以若要在这一轮取胜,那只有使出这种断其根本的招数。

    没有纸笔,就算你是画圣转世也是枉然,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是这个道理。

    台下的众人根本不知道此刻叶宇所面临的困境,见叶宇迟迟不予动笔,还以为叶宇是在酝酿着什么惊世之作呢。

    叶宇心中不由的有了一丝焦急,不过当他看到台后那个高如屏风的花灯时,他顿时他有了主意。

    不用说,这个高大的灯笼,应该就是李大富的镇店之宝

    抚摸着罩有白纱的灯框,叶宇从袖中取出半块炭墨,以写铅笔字的手法在白纱上画了起来。

    随着轮廓的渐渐成形,叶宇的笔势手法是越来越快,以至于后来素描的速度,到了闭上眼睛就能勾勒的地步。

    这个灯笼共有六面,叶宇以常人所不能及的速度,在比试时间结束时,将六面纱壁全部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