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两世芙蓉一笑开 > 第三十五章 流言止于智者

第三十五章 流言止于智者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沐又安心中压抑着痛苦和愤恨的情绪说:“天有不测风云,她乘坐的飞机中途发生空难,坠落在大西洋,机毁人亡,机上人员无一幸免,全部罹难。”

    周嘉敏听到这,再看看失了昔日光彩、没了阳光随性,丢掉温和笑容的沐又安,此刻的他像是个迷途的孩子,全身透着失落和孤单,满眼悲凉落寞。周嘉敏拍拍沐又安的肩膀,“又安,忘记痛苦的过去吧。你姐姐也不希望,你和你的家人生活在痛苦中。”

    沐又安悲苦地自嘲,“家人?我还哪有家人!十二年了,家中只有我一个人,家人都在大西洋下边睡大觉。”

    “啊!怎么会这样?”

    沐又安停下车子,“嘉敏,到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有空来看你。”他感觉自己情绪经失控的,他不想让周嘉敏看到自己的另一面,只能马上作别。

    周嘉敏往车子外面看了一下,知道沐又安现在不想继续如此沉痛的话题了。看着失魂落魄的沐又安,周嘉敏又握了握沐又安的手,温柔地安慰说:“又安,对不起。我不该提此事,请你相信我,我是有原因的,只是其中缘由不便和你说。你并不孤单,你还有我。”

    沐又安听了周嘉敏最后一句话,勉强笑了一下,“对,嘉敏,我还有你。”

    周嘉敏告别沐又安,心情沉重地在校园里走着,刚巧遇到两个认识自己的学生。那两个学生看到周嘉敏,礼貌地打了招呼。周嘉敏点点头,继续往前走,只听那两个学生议论说,“看来网上的视频真的是周老师。”

    “对啊,你看周老师脸上、胳膊上的伤,肯定错不了。唉,还老师呢,真够肤浅的了。”

    “想嫁入豪门有什么错,你不想吗?我也想嫁,不能说想嫁得好一点就叫肤浅吧,她可以说是有梦想,豪门梦。”

    周嘉敏听着很不舒服,但是她并不知道学生所说的源头是什么,她并没有多理会,现在只想回去尽快把沐又仪的事情弄个究竟。她打算用异能看一下沐又仪死后灵魂不走的真正原因。

    ……

    乾安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季予乾的剑眉拧紧,冷峻的脸上阴云密布,他放下手机,又打开电脑看,各大网站的bbs上现在也能搜到周嘉敏坠落楼梯的视频,这么快这么广的传播, 肯定是有人恶意散布。

    前来汇报的助理丽萨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心道这回沐总怕是摊事了!昨天的party她是在场的,那个周嘉敏还被当众指控抢人东西,但由于当时情况混乱,随着季予乾带走受伤的周嘉敏,“抢戒指”一说,也就没了下文。

    季予乾看看放在自己桌子上,寄来视频光盘的快递封,没有任何信息,只知道是同城快递。现在止住网上的传播,应当比调查快递的来源更重要。

    想到这,季予乾拨通了公司网络推广总监的电话,让其与各大网站负责沟通,找到视频来源尽快删除。挂断电话,季予乾认真地思考着,当时在场的人有谁会看到这一幕,就马上去录视频?季予乾把宾客一一在大脑中做筛选,最终目标锁定在汪洁身上。

    汪洁,你怎么拆腾又安都行,但是你非要动她,你触动我的底线了!别以为有汪氏给你撑腰就有恃无恐。季予乾又按了助理的电话,“丽萨,通知法务部把所有和汪氏合作的合同拿出来,去找财务部计算一下,我们现在终止一切合作,违约损失会有多少?”

    丽萨听到此工作分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含糊,立刻落实工作。之后,丽萨想了想,拨通了沐又安秘书的电话,“小郭,沐总到了,让他马上来季总这边。”丽萨从大学毕就跟着季予乾工作,一晃四年过去了,早把最初对季予乾的个人崇拜,升华成爱慕之情了。

    四年了季予乾一直单身,对她还算不错,工作不十分辛苦,待遇是一等一的高,在乾安集团,“总裁助理”这个身份,谁都要给她些面子,她很知足。但是季予乾好像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好,只当自己是个称心的助理,可他却不知道那是因为爱,所以在意、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摸清他的所有好恶,小心翼翼地做到他满意。做到让他满意,自己花了太多心思,评心而论,季予乾是个难接触的老板。

    现在丽萨凭女人的直觉,意识到老板有变化,他现在在意的似乎是视频里的女人,而非沐总搞得满城风雨的花边新闻。而那个女人,她记得她,季予乾住院时是她和自己交接换班的。而那时她,似乎照顾了他一夜。她,在季予乾眼里,只是个救命恩人吗?真希望是那样。

    半小时后,财务总监把电话打到丽萨这,“丽萨,请转告老板初步计算,3.8亿,等一下我让人把相关合作明细、费用计算结果给你送过去。”

    丽萨听出了老奸巨猾的财务总监避之不及的态度,随口应了一声“好!”。丽萨看看,总裁办公室的门,沐总进去有10钟了,她认真地想了想,等财务部的人把资料拿过来,她才起身敲开了季予乾的门。

    “季总,您要的数据法务部配合财务部已经计算出来了,初步计算3.8亿。”丽萨语沉定地说,凭她对季予乾的了解,他应当没做决定而是在平衡得失。季予乾一向会筹划好一切,有必胜的把握才去做决定,他重利益,不会去做一单赔本买卖。凭她的了解,季予乾最坏的表现,应当是冷漠地说一句“通知法务部、财务部的人到我办公室开会,做详细汇报。”

    季予乾接过丽萨手里的资料,粗略地看一了下,眉头呈川字,目光如炬,看一眼沐又安,冷冷地说:“看看你做的好事,去招惹谁不好,非要惹上那个汪家大小姐,3.8亿损失,算你的!”

    季予乾看一下丽萨,把资料回递给她,“依这个单子,去通知所有相关合作部门,与汪氏合作全部中止。汪氏那边,又安你去通知。”

    沐又安愣在当场,这不是季予乾的一贯作风,他以为自己只是受一通训,做好善后工作就可以了,哥今天这么做太反常了!毕竟只是个私人的视频,不会给公司带来太大的影响。

    丽萨也大为意外季予乾的决定,这么大数额的损失,他怎么会认?但想到视频里球一般的女人,她沉默地退了出去。

    刚刚走到门口,季予乾叫住丽萨,“丽萨,通知时要强调,‘中止’是中间的‘中’。如果谁有不明白,让他们去问法务部‘中止’是什么意思。”

    沐又安等丽萨走后,才开口问:“哥,你怎么能肯定视频就是汪洁安排人传的?”

    季予乾冷脸说道:“你认为你那堆宾客中,还有谁有这么大能耐,又有那重的心思,又那么不识大体,除了那个娇纵的大小姐怕是找不第二人了吧!我亲眼看见,一再挑衅周嘉敏,你不会真相信,周嘉敏会去抢别人东西吧?”

    沐又安叹口气,“我当然不相信嘉敏会抢别人戒指,我也知道汪洁对嘉敏有敌意。我也清楚哥的心思,嘉敏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回报她。但是,哥就算她现在是我老婆,是你弟妹,咱们乾安这么大动作也有点太夸张了!”

    季予乾听到“弟妹”二字相当刺耳,他冷斥着沐又安:“你做事不经大脑吗?你以为我们真要丢了那近4个亿,我相信就算真的不要那4个亿,汪氏的损失也只会比我们多,不会比我们少,你别忘汪氏一半以上的合作都在咱们这呢。若说损失,只怕他们要失掉今天的半壁江山了。”

    沐又安恍然大悟,“哥,你的意思是说先停下来,敲山震虎吓吓他们?”

    季予乾精明的眼睛转了转,“我要的不是吓吓他们,我要的汪洁给周嘉敏的公开道歉,当然她老爹若真愿意放弃他‘半壁江山’我也不介意,不要那4个亿。还有你,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名媛小姐们关系拎拎清楚,别成天为争风吃醋的事,让我来帮你收拾滥摊子。”

    “哥,我和那些女人早都断了,我心里、身边现在只有嘉敏一人。”

    季予乾没好气地说:“断了?你可别忘了,你和戴莉可是有婚约的。还有周嘉敏是丛陆的人,你最好离她远点。”

    沐又安不解,季予乾今天为什么对自己的感情生活有如此多的言语,以前都是不闻不问的。“哥,娃娃亲还能算数啊,戴莉就是小妹妹;再说父母都不在,谁还会提那件事。而且嘉敏她只是在黑脸虫那工作,现在不也被赶出来了,也不算是他的人吧!”

    季予乾已经厌倦了再提周嘉敏,从昨晚到现在满脑子都是她,这不是个好征兆。他结束了和沐又安的谈话:“去工作!”

    沐又安知道季予乾心中不快,自己心情也不好,他也不讲话了,心里想着要怎样和汪洁的父亲——汪振东去交涉中止合作的事情,默默离开了。

    ……

    午夜24:00,周嘉敏在桌子上铺好黄草纸,把阴九姑给她的镜子摆好,端了一碗水放在镜子旁边,点燃两根白蜡烛和三柱香,之后起身去关掉屋子里的灯。再回到桌子旁边,她发现那碗水已然在动了,想起阴九姑说的话“镜心水动,眼前显灵!”

    沐又仪,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