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道凛然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心乱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心乱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余几个引魂修士全都惊讶的合不拢嘴了。毕竟印啸天自从进阶道胎期之后就音讯全无,这数百年的时间,宗内知道其的人寥寥可数,但是知道的人也都以为他已经身陨了。毕竟对方可是有数百年没出现过了,绕是对方当初是云峰宗千年不遇的修炼奇才,当初以堪堪不足百年就进阶道胎一时间成为无数人口中的佳话,如此多年过去对方还仍然只是道胎初期,看来以对方之资应该其中发生了不少变故才对。

    在其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全都露出深深的疑惑之色。毕竟无缘无故出现一个道胎期老怪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印啸天朝三人一抱拳随即直接走到一个椅子上一坐而下,自始至终都没看下方众修一眼。

    谢长宇见此自然不以为意,呵呵一笑道“这位是本宗另一位老祖印家老祖,想来应该不用我介绍了!”

    “什么?!”一时间下方的众位修士全都脸色一变,忍不住失声出口。

    其中有些听闻过对方名号之人全都大惊失色,显然有些不太敢相信。

    “如今我云峰宗有了四名道胎修士,如此说来,哪怕称得上是楚国第一大宗也不为过的。”谢师兄仿佛心情极好,兴高采烈的说着,眉角的鱼尾纹也舒展开了,身后的魏师兄听闻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激动,不过柳易却眉头一皱,显然对于此种场合不太习惯了,不过一旁的印啸天却闭目养神,仿佛未曾听进去一般。

    下方的一众云峰宗修士却没有那么平静了,听到对方所说,全都露出难以言表的狂喜,毕竟以后楚国之中云峰宗能够荣登头把交椅,无论是谁都将好处良多,更何况是这正魔之战持续数十年之后的今日更是有着空前绝后的影响。

    看着下方修士的反应,谢师兄甚为满意。

    不过随即话锋一转的说道“今日起,柳易柳师弟将是本宗的长老,享有长老应有的特权。以后你等定要礼遇有嘉,不得造次。”

    “我等谨遵老祖法旨。”众修异口同声的回道。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谢师兄等人竟然开始将此次庆典竟然当成了一次修士提出修炼难点和疑惑的良机,接下来的时间,众修士自然大为的兴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任何人都尽可能的发问,如此这个大殿在整整五日之后才堪堪结束。

    待众修士离开之计,偌大的殿堂之中仅剩下一众引魂修士和柳易等四位道胎期的老祖了,而此时那魏师兄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原本有些疑惑的数十位引魂修士噤若寒蝉。

    “此次将尔等留下是因为在数十年前,宗内的徐如林徐师侄之事。”魏师兄说完,目中神色自若,不过下方金牟阳听闻却浑身一怔,眼中惶恐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强行镇定了心神。

    印啸天一听原本禁闭的双目陡然间睁开,并且射出一道凌厉寒光。

    “金牟阳,你可知罪?!”魏海看向金牟阳的眼神陡然间睁开了,并且语气瞬间森然之极。

    金牟阳一听顿时如坐针毡,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其余的引魂修士尽皆露出不解和疑惑之色的看向金牟阳。

    “回师叔,晚辈不知。”金牟阳长出了一口气后,才佯装镇定道。

    “嘿嘿,不知死活,欺师灭祖,欺上瞒下,谋害同门,当初如若不是你暗算徐师侄,他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当然这多亏你柳师叔遇见,否则的话我等都还被蒙在鼓里!”魏海一声大喝的说道。

    金牟阳一听顿时面无血色了,看向柳易的表情满是震惊之色。

    “你就是当初那个少年?!”金牟阳失声道。

    “并且你勾结魔教修士已经有许久了吧,否则本宗对敌之事又怎么可能多次被魔教得知。”魏海面带怒色的问道。

    不过听在其余修士耳中,却如同炸雷,纷纷不敢置信的看向金牟阳,面上神色一时间全都变换不定。

    “你以为自己好算计?嘿嘿,既如此,本老祖就废了你的修为,以后就去本宗的面壁崖了却余生吧。”

    魏海说完身形一动的来到金牟阳面前,探出一只手掌朝其天灵盖抹去。

    “不要!”金牟阳惊悚的吼道。

    不过下一刻,一道凌厉寒芒从魏海手掌之中喷薄而出,魏海见此眼中厉色一闪,那寒芒毫不犹豫的没入对方的头颅,下一刻一声凄厉惨叫传出,紧接着众人看到从金牟阳的脸色扭曲变形,丝丝光芒透体而出。

    下一刻,魏海缓缓的松开自己的手掌,金牟阳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两眼无神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魏海大袖一挥,看着一众引魂修士。不过十余位引魂修士全都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大气不敢出。

    随即魏海缓缓的回道椅子上坐定不动了,仿佛刚刚只是做了一件极为平常的小事。

    “好了,尔等要引以为戒,不可乱了纲常,正魔好坏不分那就是咎由自取了,尽皆下去吧。”谢长宇怅然若失眉毛一挑随口说道。

    台下所有修士俱都应是,不过在走得时候却有两人将金牟阳一拖缓缓退了出去。

    “烟雨,你留下。”

    就在纳兰烟雨秀眉微蹙莲步轻移之时,谢长宇的声音突然响起,柳易见此眉头一皱。

    纳兰烟雨听闻倩影一滞,满脸的疑惑之色回转过来。然后站在一旁默然不语,毕竟谢长宇让自己留下,肯定有其的意思。

    “柳师弟,我听闻你还没有道侣,虽然不日我等几处势力将会举行一场鹊桥会,但是烟雨是老夫唯一的弟子,并且资质也极为难得,哪怕做柳师弟的双修道侣想来也绰绰有余了!”

    谢长宇看了看纳兰烟雨突然朝柳易如此说道。

    “什么?”柳易大惊,他虽然疑惑对方突然叫住纳兰烟雨,但从未想过对方会是这般用意。

    下首的纳兰烟雨听闻却是满脸娇羞之色,同时也是满脸的震惊,不过转念一想,柳易不但仪表堂堂,并且听说对方年纪轻轻就进阶道胎期,以后哪怕是走的更远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两人在一起以后自己在修仙的路上可能会走得更远,如此想着心里也就安稳了许多。

    随即心里由刚刚的吃惊变为期待,虽然两人没怎么接触过。但是既然是师傅之言,她更不会反对什么。

    不过抬头看向柳易,发现柳易满脸的迟疑之色,随即心里不禁不由的一紧,一丝失望从心里生出。

    “如此的话,我就多谢师兄了,不过柳某已经有了道侣,所以师兄的好意,师弟心领了!”柳易嘴角一咧的随即开口道。

    谢长宇听闻也是满脸的古怪之色,纳兰烟雨更是满脸的失望失落,俏脸一白,看来刚刚是自己太过痴心妄想了,哪怕是自己资质极好,容貌也百里挑一,但对方不领情也无可奈何的。

    “柳师弟,我可从未你听说过的?!”一旁的魏海突然道。

    “关键是师兄也没问我啊!”柳易苦笑着说道。

    “这倒是我们有些唐突了。”魏海道。

    一旁的印啸天从始至终都没发表意见,仿佛不感兴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师弟难道就不再考虑了,哪怕是烟雨做妾都可以的!”

    谢长宇仿佛仍然不死心似得。

    “我……”柳易看着谢师兄坚定的眼神,目光瞥到下方的纳兰烟雨,此时对方杵在原地,一副花容失色的柔弱模样,柳易想拒绝的话硬生生被止住了。

    见柳易默然不语,谢长宇嘿嘿一笑“既然师弟不说话,想来就是同意了,如此我也就算了结了一桩心事,不过既然师弟进阶道胎,师兄也不能没有表示,师弟需要什么,跟为兄说一声,毕竟为兄经过如此多年可还有些私藏的。”谢师兄此时仿佛心情极好,老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开口了。

    下方的纳兰烟雨却面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