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62中文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手机阅读
62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纯阳大道 > 第598章 八景玉衡车 百仙升天

第598章 八景玉衡车 百仙升天

作者:纸生云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玉音殿。~顶~点~小!~说~~

    琉璃铺地,大放光明。

    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从虚空中垂下,化为一尊尊长生仙人,或乘八景玉舆,或驾五色神龙,或乘玉衡之车,或骑丹朱白鹤。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个个黄裳绣帔,金容玉姿,飘然出尘。

    远远看去,仙真列侍,浮空散香,仙音袅袅,超尘脱俗。

    林文月皱了皱眉头,作为洞玄派的真传弟子,她对阵法禁制很有研究,沉吟道,“玉音殿上布置的禁制很像传说中的百仙证道歌,不好破解。”

    罗阳铭想了想,从腰间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铜壶,放在嘴边一吹,一缕深青色的烟气冒出,如拉长的玉线,没入到殿中。

    下一刻,在场的众人就看到烟气乱抖,铜壶上七色光华流转,愈来愈亮,发出哗哗地宛若实质般的流水声。

    罗阳铭大惊,双手迅速打出几个道诀,加持在铜壶上。

    咔嚓,

    青烟从正中间折断,风一吹,消散不见。

    罗阳铭心疼地收起铜壶,就见壶口上的花纹彻底暗淡下去,忍不住叹口气,小心翼翼地把铜壶收起来。

    林文月亭亭玉立,用好听的声音向在场的其他人解释道,“这是罗师兄的一件异宝,名为万象洗烟壶,每十年可以孕育出一缕万象烟气,具有不可测的威能,尤其对阵法禁制很有作用。”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一般的阵法禁制让万象烟气一探,就能发现阵眼所在,可以从容破去。”

    “这么神奇,”

    姜蝉儿目光亮了亮,这可是一件难得的异宝,有它在手,在外面行走真是很有用处。

    “这次没有效果。”

    这个时候,罗阳铭闷声闷气地开口道,“应该是百仙证道歌,这种级别的阵法禁制万象洗烟壶不起作用,白白浪费了一缕万象烟气。”

    “那该怎么办?”

    姜蝉儿着急起来,道,“难得我们好不容易赶走妖族魔宗的贼子们,要对着宝山干瞪眼?”

    “这个,”

    连当初召集众人的峣东来都傻了眼,本来按照他以前的想法,只要打败了魔宗妖族,这么多玄门同道合力难道还打不开一个法阵禁制?

    可是现在残酷的事实告诉他,如果只凭蛮力,别说他们几个人,就是人数再扩大一倍,也不行。

    刘仁娜也没有办法,她对阵法禁制一向是一窍不通。

    就连清冷的姜卿筠都皱起眉头,想不起任何的办法。

    这一刻,众人或是有意,或是无意,几乎同时转过身来,把目光投在景幼南身上。

    不得不说,经过刚才惊采绝艳的表现,景幼南隐隐表现出的超绝实力让众人下意识地依赖。

    对于志向远大的景幼南来讲,这种关注和依赖,并没有让他感受到任何的压力,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这是进步,更是认可,代表着景幼南在众人心里的地位。

    咳嗽一声,景幼南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诸位道友莫急,让我试一试。”

    说完,他大袖一展,从人群中出来,稳稳当当地站在玉音殿前,双目凝视,眸子深处青意氤氲。

    两个个时辰很快过去,景幼南就好似真成了泥胎雕像,一动不动。

    “哼哼,让你没事装大尾巴狼,这下子看你怎么办。”

    峣东来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挂起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他这次的布置等于搭了个舞台,却让景幼南借着唱了一出好戏,加上以前的旧怨,简直把景幼南恨到骨子里。

    这样的局面下,他当然是希望景幼南弄个灰头土脸,威严扫地。

    反正是我不好,你也不要好!

    作为盟友,宁中轩则有些担心,他很明白景幼南的现状。

    要是景幼南真能破解玉音殿上的禁制法阵,携带刚刚驱逐魔宗妖族贼子的声势,会直接奠定在众人心中的领军地位,没有人会质疑。

    可是要是破解不了,不仅会大失颜面,而且方才积累的威势也会一扫而空,损失很多。

    一得一失,差别很大。

    其余的罗阳铭,林文月,姜蝉儿,姜卿筠四人也都屏住呼吸看着景幼南,等待他下一步。

    又过了两个个时辰,景幼南仍然是一动不动,看他的样子,好似要坐到天荒地老不可。

    峣东来可不会放弃这个打击对手的机会,故意地大声冷笑道,“景幼南,你到底能不能破解大阵,不能的话就说一声,洞天之中尚有很多的宝物,我们没空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

    宁中轩面色一沉,开口道,“峣道友,你没看景道友正在观察大阵,百仙证道歌可不是一般的大阵,需要时间。”

    峣东来大袖一甩,冷笑道,“需要时间?现在四个时辰过去了,看样子一点头绪没有,难道我们要在这里等三天,五天,十天?”

    他看了看左右,朗声道,“我相信你们也感应到洞天的排斥之力了,据我估计我们最多也就是能再待十天,难道这十天我们就傻呆呆坐在这里,然后看其他人去寻找宝物?”

    来回踱步几圈,峣东来挥舞着手臂道,“我不是不相信景幼南,只是我们时间真的很少了,不能浪费啊。”

    宁中轩看着峣东来的表演,心里冷笑连连。

    这个家伙就是看自己计划没有成功,就要千方百计地搞破坏,反正是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心思。

    不过,这个家伙跟景幼南的仇不小,不论是新仇还是旧恨,让他的搞破坏的动机很充足。

    宁中轩也得承认,如果换做自己是峣东来,必然也会这样做。

    不关乎对错,只在于利益和位置。

    屁股决定脑袋,话糙理不糙,千古不易。

    峣东来转了两圈,发现在场中人开始若有所思,心里大喜,知道有人动摇了,连忙道,“玉音殿拿不下来也没事,我们可以趁着还有时间去探索下其他的藏宝之处,咱们众人联合起来,我想还是大有可为的。”

    说完之后,他还不忘给自己的盟友刘仁娜使了个眼色,让她出来迎合一声。

    正在此时,坐了四个时辰不动的景幼南突然睁开眼,笑道,“既然峣道友想去别的地方找宝物,我也不挽留你了,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