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代天骄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风云再起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风云再起

作者:一起成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风云再起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风云再起

    “破浪,身体怎样了?”

    临近八点,东系成员把江破浪接回到香山公园,早已经等候的东太白迅速让人端上一碗燕窝,同时让两名医学专家为他检查,眼里带着说不出的关切:“这几天还有没有头疼?神经痛不痛?”

    两名医学专家细心的为江破浪检查了一遍,还抽取血液和拍片进行化验和观察,在他们转去隔壁偏厅忙活时,东太白就让人给江破浪喂食燕窝,后者挥一挥手制止佣人伺候,自己端了过来道:

    “这几天都很正常,没有半点疼痛的迹象。”

    在监狱呆了整整十天还撞过墙的江破浪,相比昔日精光内敛了很多,他声线平淡的开口:“医生也已经说了,我这病超出了他们想象,所以就是痛也没有办法,只能打镇静剂缓解疼痛过程。”

    “怎么会这样呢?”

    东太白脸上涌现出一抹揪心,虽然江破浪已经过继给江中华,但在东系人才凋零的情况下,他愿意重点培养江破浪,现在听到他的神经有受损态势,东太白就微微愠怒,感觉老天实在不公平。

    倒霉之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在东系身上,随后他眼里又迸射出一抹光芒:“医生说过你是遭受药物侵害,我觉得你从来不会触碰白粉之类的东西,怎么会有药物损害你神经?莫非是赵恒?”

    江破浪喝着燕窝的手微微停滞,他这些日子也是苦思这个问题,也第一时间怀疑赵恒搞得鬼,但是左思右想都没发现端倪,至少赵恒没有机会下毒害他,他轻叹一声道:“谁下的药不要紧。”

    “重要的是我早点恢复健康。”

    江破浪脑海中闪过吴夏国的影子,闪过那颗失心丸以及吴夏国最后的疯狂,他淡淡补充道:“听说乐神医已受老爷子邀请来京,他医术高超熟知病理,有他来医治我的头疼应该有九成希望。”

    在这几句(话让东太白稍微轻松后,江破浪又漫不经心开口:“至于谁给我下的药,待我身体恢复后肯定能找出来,不管他是赵恒或者其余人,敢耍出这种无耻手段者,我会不惜代价摧毁他。”

    “赵恒、、老对手了、、”

    江破浪提到赵恒两字时涌现杀机,随即又感觉到脑袋生出疼痛,他马上散掉自己的愤怒情绪,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发怒和热血的时候脑袋都会剧痛无比,唯有心平气和才能让自己平安无事。

    这就迫得江破浪不敢发怒,全力修身养性让自己平静:“扮猪吃虎关了我整整十天,还偷偷跑去哥伦比亚杀人放火,金玉颜也瞒天过海的惨死在他的手上,这小子比我想象中要难缠要阴险。”

    “这次可惜了!”

    赵恒的举动和行动虽然隐秘,但江破浪还是能掌握到半成,只可惜他被束缚在监狱无法脱身,让赵恒有了从容淡定的十天空挡,否则江破浪即使不把赵恒暗算在国外也会在京城掀起一场风浪。

    东太白对赵恒也是充满着恨意,但此刻却没有时间去算计这个后辈,主要精力是放在江破浪的病情上,随后想起一个好消息道:“对了,汝南周氏已经正式宣布,你和三小姐春节初七完婚。”

    江破浪的眼睛微微亮起,他把最后一口燕窝喝完:“周氏不担心赵恒毁掉和氏璧吗?按道理周氏即使不答应赵恒的耻辱要求,也不该这样明目张胆对抗赵恒,否则容易把赵恒推到熊王阵营。”

    “忽然强势是不是三小姐出现问题?”

    东太白身躯微微一怔,随后眼里绽放出一抹光芒:“破浪,还是你想问题够透彻,我一直思虑周氏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原因,总以为周氏是衡量过双方实力利弊以及江老威望作出最后站队。”

    说到这里,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然道:“现在经你一提醒,还真可能是周三小姐问题,不过无论如何都好,这于我们都是一件好事,我让江老再跟周氏沟通沟通,看看你们两个能否公开亮相。”

    东太白原本一直纠结汝南周氏不冷不热态度,甚至恼怒乌管家跟赵恒有意无意的接触,一度把周氏归到东系的对立阵营,还设想着把乌管家他们杀死在京城,谁知两个星期不到又峰回路转了。

    周氏的正式宣告把周氏和江系绑在一起,面对这种联盟关系的确立,东太白欣喜之余也意图巩固双方利益,特别是江破浪的提醒让他看到,双方关系因三小姐还是存在变数,所以想加一把火。

    “我待会跟江老斟酌斟酌。”

    东太白淡淡开口:“可以让三小姐回来祭祖。”

    “这事慢慢来吧。”

    江破浪把瓷盅放在桌子上,拍拍身上衣服站了起来:“反正现在是周氏遭遇麻烦想要尽快联姻,咱们就静观其变窥探其中乾坤吧,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接到乐神医,让他帮我把头痛治好。”

    “他失踪了。”

    还没有等东太白回应什么,江中华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带着一点说不出的阴沉:“专机今晚抵达苗疆准备接送乐神子,结果只接到他旗下二十名爱徒,他和几名弟子不在机场。”

    江中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声音清冷而出:“我打了几个电话给他都没接听,最后还是他一个弟子打回来,告知乐神子为了自身安全考虑,决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具体位置他却没有告知。”

    “只说两天后,乐神子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江中华冷哼一声,端起一杯茶水喝下:“如果不是知道这乐神子对我还算忠诚还有点榨取价值,就凭他这副自以为是的态度,我就该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也不看看当年是谁救了他性命。”

    “江老,这也不能怪乐神子。”

    东太白虽然也讶然乐神子的消失,但还是笑着宽慰江中华道:“乐神子是赵定天的眼中钉,赵氏出手向来又是狠辣无情,所以为了避免一到京城就被赵氏干掉,乐神子采取保护措施很正常。”

    江中华闻言神情缓和了下来,随即淡淡开口:“你说的有道理,乐神子跟赵定天有至死方休的恩怨,赵氏对乐神子来京肯定存在敌意甚至会阻滞他治疗破浪,只是他不该擅自做主藏匿行踪。”

    他重重一顿手中杯子,眼里迸射着一抹光芒:“我派专机过去目的就是保护他,他现在倒好消失无影无踪,我就是想保护他都找不到出力点,万一他被赵氏锁定杀掉,我连发难机会都没有。”

    “江老放心,乐神子医毒无双。”

    东太白淡淡一笑:“谁能杀得死他?”

    这个时候,京城酒店的西餐厅,乐神子正在公月搀扶下缓缓出门,公月今晚是一袭黑色长裙黑色丝袜黑色皮鞋,身高一米六九,前凸后撅,引人鼻血,脸蛋长得也漂亮,堪称高贵和妩媚并存。

    她一路上引得不少牲口纷纷侧目,同时猜测两者是父女还是金钱关系,公月看得出身边形形色色的男人目光,但她十分坦然的面对这一切,因为她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包括今晚这顿饭。

    “公月,谢谢你陪我吃饭。”

    乐神子本就红润的脸上此刻更加神采飞扬,完全不像是七十多岁的老头,反而像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他挥手叫过一辆出租车笑道:“不过天色已晚,你不用再陪我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

    “你也早点回家,免得家人担心。”

    乐神子看着公月的目光格外柔和,就像是干爹看着干女儿,他善解人意的开口:“明天八点你再来王府酒店找我,到时再带我去其它景点转转,公月,今天真是辛苦你了,陪我转了大半天。”

    “这都是我该做的!”

    公月轻笑点头:“我还要谢谢乐先生的款待。”她下午就带着乐神子四处参观景点,折腾到六点就来这里吃饭,公月本想随便找个地方,但乐坤子告知他习惯在五星级酒店吃饭,否则吃不下。

    所以她沾光吃了一顿丰盛晚餐,也让她对乐神子多了两分信任,现在乐神子又恰到好处离去,让公月越发觉得这是一个慈祥老人,所以欢快的跟乐神子挥手告别:“乐先生,我们明天再见。”

    “再见。”

    在乐神子笑着挥手离去时,公月一眼见到对面的南念佛。

    南念佛摸着手腕的佛珠,脸上笑容平淡玩味。

    ps:鲜花1560朵加更到,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