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代天骄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窒息的美丽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窒息的美丽

作者:一起成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窒息的美丽

    又是一天太阳升起!

    在人们起床洗漱准备开始忙碌一天的时候,赵恒已经在香山公园的盘道上跑步,原本隶属江中华的香山别墅已经转到了赵恒手里,昨晚从南系花园出来之后,赵恒就让叶长歌把车开到这里来。

    除了想要查一查香山别墅有没有残留江系情报之外,赵恒还想要爬爬香山放松一下自己,这些日子精神紧张的来回奔波,让他迫切需要出一身汗和领略大自然,所以昨晚就在香山别墅过夜了。

    江破浪在香山别墅住过一些日子,但留在别墅的东西并不太多,被江中华收拾过的花园更是干干净净,所以赵恒在香山别墅除了见到几套换洗衣物外,他并没有找到江中华他们有价值的东西。

    老人什么都没有留给赵恒。

    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一身运动服饰的赵恒在盘山道上慢慢移动,迎着吹拂而来的晨风,衣袂欲飞,赵恒觉得自己仿佛是已化身为一羽,正在天地间翱翔,释放江破浪的压力也消减大半。

    赵恒本就有早起锻炼的习惯,他今天还想看日出,所以早晨他锻炼完后,便信步爬上香山峰顶,说来也巧,今天竟是难得一见的晴朗,站在观望亭上,他把日出的全部过程都瞅了个清清爽爽。

    景致的好坏,除了本身的魅力之外,最重要的是跟观赏者当时的心情有很大关系,心情好,荒山野岭,也都能看出诗情画意或者一股天地落寞;心情不好,再漂亮的风光,也不过是穷山恶水。

    “我不想放,谁又能迫我放人?”

    站在峰顶上的赵恒深深呼吸,感觉整个人都快融于天地,昨日连续受到的压力再度消散,赵恒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到万不得已绝不释放江破浪,无论是老爷子的劝说或者南长寿的提醒都不放。

    赵恒还想到今天抵达京城的周氏代表,嘴角下意识勾起一抹戏谑,他还没找周氏算一算蒋天军横死的帐,他们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迫人,看来不给周氏一点颜色,只怕对方会更凶猛的踩上来。

    “恒少,南老的电话!”

    在赵恒转动着念头的时候,叶长歌把一部手机递了过来,手机此刻正发出刺耳的声响,压低声音开口:“这是今天早上的第六个电话了,再不接怕是要招惹到南老了,怕是为了江破浪的事。”

    赵恒漫不经心的扫过号码一眼,果然是南系花园总机的号码,昨晚虚与委蛇应付南长寿,告知自己回去思考一晚再回复,没想到六点钟不到就来了六个电话,显然南老对释放江破浪势在必得。

    “南老,你好!”

    赵恒终究没有托大,再不接这个电话估计会让南长寿爆血管,凌晨没接电话还可以用正在睡觉搪塞,现在已经六点再也没有理由不接了,于是他戴上耳麦一笑:“这么早来电话有什么指教?”

    赵恒耳边清晰听到南长寿呼出一口长气,随后就传来南长寿颇为无奈的声音:“赵恒啊,现在已经是六点钟了,你对释放江破浪考虑的怎么样?如果你已经考虑好了,我就让人去监狱接他。”

    南长寿让自己尽量平和:“我把他接出来直接送到机场,今晚的非正式会议不用召开,周氏代表也不需要出现指手画脚,你所有的压力和麻烦也都烟消云散,怎样?给老夫一个明确答复吧。”

    在赵恒竖起耳朵聆听时,南长寿又堵住赵恒后路:“你可不能再说考虑了,周氏代表八点就要抵达京城,八点半估计就出现在中南海,到时他们问责江破浪的罪名,那可是难于回答的事情。”

    “南老,我已经想清楚了!”

    赵恒目光落在探出半个脸的太阳,光之子从云雾中以无可比拟的磅礴之势跃身而起,让整座香山变得更加明亮起来:“我不想放掉江破浪,周氏代表想要交待的话,我会亲自到中楠海交待。”

    赵恒嘴角勾起一抹冷冷戏谑:“虽然我不知道周氏代表的底气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本事指指点点,但我绝不会让他们踩在我头上耀武扬威,南老,江破浪一事我自己处理,你安之。”

    南长寿的语气变得不快起来,皱起眉头做着最后劝告:“傻小子,我怎么安之?江破浪没有被释放就等于给华国各方系上一条绳子,真让周氏摆出鱼死网破态势,没有几个人能占便宜的、、”

    赵恒坚定的回道:“放心,这事我来扛,我九点钟会去中南海跟周氏代表会面,我会直接告知他们我的立场,这事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南老了,赵恒所为断了你的诺贝尔奖,还请你多多包涵。”

    南长寿叹息一声,极其无奈。

    “恒少,各方都倾向释放江破浪!”

    在赵恒把电话丢给叶长歌的时候,后者环视周围一眼抛出几句:“我不知道他们受了什么压力,但我们这样跟各方对着干不是什么好事,一旦引起他们的反感或者联手,咱们怕会因小失大。”

    赵恒呼出一口长气,上前拍拍叶长歌的肩膀:“看来你也想要我放掉江破浪,可是你不觉得越多人在意的东西越不能放虎归山吗?而且我扣着江破浪的本质,是想看看究竟有几个交心盟友。”

    他缓步走出观望凉亭:“晚秋事件之后,华国政治势力算不上推倒重来,但各方也算重新梳理了一下,赵氏势力更是获益匪浅,只是锦上添花看不出什么交情,唯有雪中送炭才能见到人心。”

    “江破浪说穿了就是我的试金石!”

    在叶长歌微微点头的时候,赵恒扭头望着他抛出一句:“华国政治向来就是在走一条不归路,上位者每时每刻都有可能面临覆灭的危险,要么功成名就,要么被人踩入深渊,再无第二选择。”

    赵恒脸上流露出一抹坚毅神情:“既然如此,男儿就当迎风破浪大破大立,又岂能畏难退缩妥协避让?这次,我要把敌我和墙头草彻底辨认出来,我对自己的能力和判断从来都是充满信心。”

    “这次华国内部冲撞越激烈越能看出真正的盟友。”

    蒋氏花园事件之后,让赵恒看清了很多大佬包括南长寿和西不落,在外人看来这毫无疑问是自己两大助力,毕竟自己跟南念佛和乔运财的关系摆在那里,但事实却是两人很不厚道的踩上一脚。

    虽然赵恒要感激西不落解救陆猛还安排他潜回京城,更要感谢南长寿最后关头掉转枪口坐实东太白的失败,但这都是乔运财和自己努力争取之下的成果,利益稍微欠缺现在怕是赵恒被丢监狱。

    因此赵恒要用江破浪来再试他们,顺便也当众检验自己跟南念佛和乔运财的兄弟情,与其将来出现变数把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还不如直接摆出分水岭来坐实一切,让将来不会看错人用错人、、

    叶长歌点点头:“明白!”

    赵恒抬头看着头顶的太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就如这日出一样,无论是阴云雾霭还是风和日丽,每一天的太阳都要循着同样轨迹,东升西落,但要想灿烂辉煌就要有让天地变色的本事。

    感慨很深,阳光很美!

    据说,美到极致的东西,能够让人感觉窒息!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赵恒光线一暗,随后就见到一剑从倾泻的阳光分出,剑尖就如太阳未端的光芒,划着一道弧线直取赵恒的咽喉,美轮美奂。

    赵恒嗅到了死亡的感觉。

    那种死亡的气息就如自己走在一座万丈深渊上的独木桥,行至途中忽然发现木桥正因为自己的重量而咔咔作响的断裂,也许会完全断裂也许不会断,此时你要么等待死亡安排要么赌命冲出去。

    赵恒当然不会选择等待,他毫不犹豫的闯出去。

    “叮!”

    当他有这种想法时,他的人已经向剑尖反扑了过去,剑指一捏已经羚羊挂角的点出,如清风一般自然,如夕阳般绚丽,长剑那行云流水的攻击,忽然间就已在这清风夕阳般的手影中完全瓦解。

    宛如柳絮被吹散在春风中,冰雪被融化在阳光下,赵恒晃一晃有些疼痛的手指,随后把目光落在身披阳光手持长剑的袭击者身上,那是一袭飘飘白衣的中年男子,此刻正用手指抹过光亮剑尖。

    “韩花棠,你这是第二次对我袭击了。”

    赵恒挥手制止叶长歌上来:“你是不是真想死了?”

    ps:更新砸上,谢谢大家支持!

    谢谢kayee2010打赏作品1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