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代天骄 >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高手中的高手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高手中的高手

作者:一起成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高手中的高手

    “他决定要走了?”

    在鱼玄机出现在赵恒面前的时候,赵恒正把目光从前方的夕阳缓缓收回,看着眼前有些落寞的女人,鱼玄机轻轻点头,叹息一声:“他决定了,韶华不负,时光荏苒,两人要留点人生足迹。”

    听到鱼玄机的回答,赵恒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他对韩花棠多少有些了解:“果然不出意料,他是一个骄傲的人,自然要做点骄傲的事,带着三小姐亡命天涯,于他来说是一件惬意的事。”

    “至少可以让他直立在腰板,宁被周氏毁灭也不屈服。”

    赵恒背负着双手眺望前方,声音保持着如水平静:“竟然他决定跟三小姐离去,那就让他们亡命天涯吧,轰轰烈烈碾碎成泥也是一种美,我们尽人事听天命,最后是什么样的结局看造化吧。”

    鱼玄机点点头也没再担心韩花棠他们结局,正如赵恒所说听天由命,而且她这个朋友也已尽力,当下向赵恒低声问道:“恒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要不要我派人盯着周氏和南系动静?”

    虽然不可能撕破脸皮明面上去对抗周氏,毕竟这是周氏内部家事,但鱼玄机还是想尽点力帮助韩花棠,尽量让他的生路多一点长一点,所以无法并肩作战的她,想要搜集足够情报让韩花棠跑路。

    “不用!”

    赵恒脸上涌起一抹笑意,一副胸有成竹的态势,随后接过话题:“你从现在起什么都不用干,干得越多就会错的越多,要做的我早已经有所安排,一切都在进行中,咱们现在的任务就是等!”

    鱼玄机一愣:“等?等什么?”

    赵恒悠悠一笑:“等别人请我吃饭!”说完之后,赵恒就遥望着前方夕阳,脸上笑容在阳光中格外灿烂,鱼玄机不知道赵恒的自信从哪里来,但她却被那份恬淡安宁了心神,心里也莫名一柔。

    “我去公园散步,呼吸点新鲜空气!”

    赵恒微微一抱鱼玄机:“你在家安心呆着!”

    冷风徐徐,日已偏西,夕阳顽强的在天际坚持不落,黄昏的夕阳,是那么的飘缈,那么的孤寂,人也是孤寂,夕阳淡黄,照着公园,照着在草地散步的赵恒,除了他之外公园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赵恒沉醉在夕阳那份独有的苍茫里,深深呼吸着清爽的空气,就在这时,他忽然见到了一大票人,一大票二十多岁散发活力的女子,一个个都长得俏丽动人,她们从公园的尽处施施然地走过来。

    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东西,有的是端着菜,有的捧着酒,有的拿桌椅,还有的抱着红毯,扛着竹竿,难得同时看见那么一大票漂亮的女人,所以赵恒很仔细地盯着每一个女人,看得很是过瘾。

    “真是美女啊!”

    这些年轻女子好像是为赵恒而来,她们到了赵恒面前就停下,向他微微鞠躬后就绽放笑容,散发让人无比动心的魅力,然后很快地将竹篷架起,铺上红毯,放好桌椅,一张临时酒席顷刻完成。

    接着,一个穿着灰白色的衣衫,不停咳嗽的老人,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刚才赵恒没有看见这个人,刚才树后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在,可是现在这个人却从树后走出来,他走得很慢,咳嗽很厉害。

    他一出现,天空竟似已因他而变了颜色,变成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周光王不停地咳嗽着,慢慢地走过去,站住,站在赵恒面前,他的咳嗽总算停止了一下,挤出笑容:“恒少,你好!”

    “咱们又见面了!”

    赵恒悠悠一笑:“光王怎么也来散步?”他手指轻轻一点桌上酒席,扬起玩味的笑容开口:“还带这么多人这么多酒菜,看来光王在周氏真是位高权重,出门散步都有数十号人伺候,羡慕!”

    周光王用漆黑眼睛看了赵恒一眼,轻轻挥手示意赵恒坐下:“我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人,哪里谈得上什么位高权重?倒是恒少才真正年少有为大权在手!”接着话锋一转:“我不是来散步!”

    “我是来找你的,特意来找你喝酒!”

    周光王悠悠一笑:“本来婚礼要宴请恒少,感谢恒少的高抬贵手,让周氏能够在京城筹办一场婚礼,可是没想到新人不争气,让一场婚事就此告吹,只是联姻虽然失败,恒少却不能不感谢!”

    赵恒大笑着回道:“光王客气了!”

    周光王轻轻摇头,在一张椅子上坐下:“礼数不能失,这是周老的交待,所以他要我找到恒少,招待最好的酒最好的菜,我让人找了恒少半天,终于见到恒少在这公园散步,于是急忙赶来!”

    “还请恒少赏脸!”

    赵恒什么话都不说,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就坐下,周光王枯瘦手指一点,露出一抹淡淡笑容道:“这桌上各式各样的莱都有,可是你最好不要吃,因为各式各样的莱都有一点毒,会死人的。”

    赵恒闻言马上大笑起来,随后拿起筷子夹起面前菜肴:“我恰好还没有吃完饭,光王这顿宴请真是来得及时,而且在这风景秀丽的公园吃饭,心情更是愉悦!”他把各式各样的菜都大吃一口。

    周光王又一点酒瓶:“这瓶酒里也有毒。”

    赵恒丝毫不惧的拿起了酒瓶,拔开塞子就往肚里倒去,倒得很快,几乎连气都没有喘,一瓶酒就完了,周光王苦笑一笑:“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暴殄天物,你可知道,这是二十年的竹叶青。”

    “即使要死,也要一点一点的喝!”

    在周光王一副心疼一副欣赏的目光中,赵恒把空酒瓶丢在桌子上,随后涌起一抹微笑道:“光王见谅,酒喝得多了,毒酒却第一次,所以就按捺不住,想要看看这毒酒是什么口感,失礼了!”

    周光王忽然觉得这差点气死自己的小子很有趣,遇见有趣的人不喝点酒庆贺一下,就好像自己和自己下棋一样无趣了,于是周光王又拿起另一坛酒:“这么好的竹叶青不温着喝,实在可惜。”

    周光王的枯瘦手指轻轻一挥,平淡无奇,但立即有一名年轻女子捧着炭炉走了过来,炉中有炭,炭已燃烧,周光王拿火钳拨了拨炭火,然后将一坛竹叶青摆上去,再细心地将坛口的封泥敲开。

    周光王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很认真很专注,就仿佛一个疼爱孙女的老祖母在为出嫁的孙女准备嫁妆,坛口被他手指清理干净,接着周光王拿出一张白纸,轻轻地封住坛口,然后才满意地停手。

    “温酒就好像泡茶一样,要讲究火候、温度和时间。”

    周光王拿过一张纸巾擦拭着双手,随后声音轻缓而出:“火太烈,温度太高,酒的原味一定会被蒸发,火弱,温得太久,酒一定会变酸,唯有适当的火,适当的时间,才能温出原味的好酒。”

    周光王仿佛在说一件很庄严的事,适当的火,适当的时间,要做到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要经过多少次的失败,才能得来这宝贵的经验:“待坛内酒气刚冒,就马上要将酒坛拿离开炉。”

    此时,坛内酒气开始腾升,周光王动作熟练的拿下酒坛放在桌上,看着坛口上那一张白纸:“然后等酒气蒸湿了坛口的白纸,大功就算告成了,这时酒的温度正好比人体内的温度差一度半。”

    周光王倒了一杯温好的酒递给赵恒,赵恒双手把它接了过来,酒还没有送入嘴里,就有一股芬芳香味扑鼻而来,待他抿入一口之后,就有如一股甘泉琼汁顺喉咙缓缓流入肚子里,全身舒坦无比。

    赵恒由衷赞许:“光王好手艺。”

    “我也就温酒手艺好!”

    周光王脸上皱纹慢慢绽放开来,随后接过赵恒的话题:“相比恒少杀人不见血的阴谋诡计,差得不是十万八千里!”接着,他的声音低沉起来:“婚礼的录像真是南念佛所为?跟你没关系?”

    在这一句话轻轻吐出的时候,周围数十名年轻女子也冰冷了笑意,全都用美丽眸子盯着赵恒,似乎都在等待他的答案,同时她们手指都已经落在腰身,没有鼓鼓囊囊的硬物,但手指卷住了钢丝。

    赵恒放下酒杯一笑:“周老要你问的?先礼后兵?”下一秒,赵恒双手一搭桌子,猛地掀翻面前的桌子,哗啦一声,酒瓶碗碟轰然落地,杯盘狼藉,汁水四溅,与此同时,赵恒心里划过叹息:

    “韩花棠,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他要拖住周光王,只来得及抓住温好酒瓶的周光王,看着满地狼藉涌现一抹无奈,只是眼里也开始跳跃一抹凌厉,就在这时,一声叹息锸入剑拔弩张局面:“赵恒,对待贵客怎能这种态度?”

    一张轮椅西来,赵定天横空杀出。

    周光王微微愣然:他竟然没发现对方存在!

    ps:鲜花惨淡,呼唤几朵花花ho。

    谢谢彩云之南0413打赏作品10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