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代天骄 >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蘑菇云的腾升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 蘑菇云的腾升

作者:一起成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蘑菇云的腾升

    第三千三百五十五章蘑菇云的腾升

    清晨,京城。

    天际阴沉,大街小巷流淌着一抹寒冷,还有绵绵不绝的晨风轻轻吹拂,让路人行人下意识地紧紧身上衣服,也让赵府的花草新芽更显娇嫩清新,不过赵府的寒意很快被厨房散发出来的香气冲淡,白粥、馒头、炒肝的气息,温暖着赵氏成员的身体。

    就在空气中又混合一股豆浆味道时,大金衣带着恬淡笑容从门口匆匆走入,他这次没有去暂时代表华国最高权力中心的阁楼,而是步伐明确的走向后园池子,经过厨房的时候向端着豆浆出来的李元烈一笑,随后上前拿起一个包子啃着去找老人。

    大金衣原本对赵府多一个外人很不习惯,还是牵涉到赵氏成员饮食的厨房主事人,不过这些日子下来,大金衣不得不承认,李元烈的手艺不仅让老人食欲大开,还让赵府清晨充满着一股朝气,特别是阿房苑事件后,李元烈的早餐有着缓和作用。

    不管大金衣或其余赵氏成员心情怎样低落,只要李元烈五花八门的早餐摆出来,再加上他那胖乎乎的老实笑容,每个人都会收拾心情享用食物,说起来奇怪,再不好的心情,只要暖洋洋的食物落入肚里,身上就多了一股暖和,整个人也平静很多。

    因此,大金衣开始不再抗拒李元烈的存在,甚至还经常拉李元烈坐下来一起吃饭,聚一聚,聊一聊,让老人可以更好的走过阿房苑事件,当然,这不代表他对李元烈就彻底放松了,该有的措施一样不落,大金衣不给任何人伤害赵定天的机会。

    “老爷子,老爷子!”

    念头转动中,大金衣把拳头大的包子啃了进去,随后掏出纸巾擦拭嘴唇和手指,很快站在后园池子旁边呼吸新鲜空气的老人,只是他的兴奋在见到老人盯着池子时瞬间消散,整个人也变得柔和起来,声音轻缓而出:“老爷子,你又想起老杜了?”

    赵定天听到匆匆而来的脚步声,把目光从清澈的池水中收了回来,轻叹一声没有丝毫掩饰:“也不是单纯的想起他,准确的说,是想起了你们,想起了昔日的一大帮子,可惜二十年过去,欢乐场面再也不复存在,物是人非再也无法团圆了。”

    大金衣脸上涌起一抹笑容,轻声接过老人的话题:“老爷子,别多想,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都是天人之理,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也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老不是经常劝告我们,要活在当下,展望未来吗?怎么你现在反倒看不透了?”

    听到大金衣这几句话,赵定天脸上划过一抹苦笑,随后叹息一声:“是吗?可能是我老了,年轻的时候心志如钢,现在不行了,七十古稀,更容易被情感左右,赵子龙他们的离去,当初我可以咬牙扛下来,今天,杜天雄的折翼,却难于释怀!”

    “二十年前无能无力,二十年后还是难有作为啊。”

    大金衣嘴角止不住牵动了一下,随后站在老人后面给他一理衣服:“老爷子不必担心,我们可以劝一劝他,他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心理素质也足够的强大,他肯定能够站起来,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罢了,这事就交给我们吧,一定让老杜重新振作!”

    大金衣呼出一口长气:“而且局势也注定老杜要站起来,放眼整个华国,还真没有比他更适合做总统的人,至少十年内,他是最好的人选,他如果不重新恢复斗志,华国刚刚打开的繁荣富强局面就会停滞,老杜昔日耗费的心血也就失去意义。”

    “这不是我们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大金衣这些话没有让赵定天高兴,老人摇摇头开口:“你不用安慰我了,其实你我都清楚,他废了,尽管我是不愿意说这三个字,但这却是血淋淋的事实,杜天雄废了,血河真相给了死去将士一个公道,让金格格以死相抵,但也把他打到了谷底!”

    赵定天显然对杜天雄很是了解:“一个血性硬朗的男儿,余生怕是要在痛苦中挣扎,他心中固然有国家大义,但也有儿女情长,他是金格格此生中的挚爱,但金格格何尝不是他的最爱呢?千夫所指,他分五百,这昭示他要跟金格格一起分责。”

    老人手指轻轻摩擦着轮椅的边缘:“如非他答应金格格好好活着,此刻怕是已经殉情死去,何况金格格是血河凶手之一,杜天雄对这个国家心中有愧,在他的心里,对不起宣誓的国家对不起心爱的女人,他哪里还可能重新回到总统的位置上去?”

    在大金衣下意识陷入沉默的时候,赵定天眼里又流露一抹可惜:“阿房苑事件以来,他守着金格格的冰床不离,一直握着金格格的手不放,每天吃的东西也微乎其微,纯粹是维持着自己的生命,等金格格的案子落下帷幕,他就会带着灵柩回疆城!”

    “他,余生怕是要在皇陵中度过了!”

    大金衣脸色止不住一变,他知道老人的意思,那就是杜天雄要变成一个活死人,他想要说些什么,更想站出来保证劝服杜天雄,但话到嘴边又最终散去,他清楚老人的推断没有水分,当下只能轻轻一按老人肩膀开口:“老爷子,别想太多了。”

    他轻声宽慰着老人:“事情未必会坏到那地步,就算杜天雄真的废了,你也还有我们,华国也还有年轻一代支撑,虽然赵氏成员难于团圆,但生命有更多值得珍惜的欢乐,你不如忘掉过去,想一想未来,想想赵恒的成婚,想想你未来的重孙子!”

    听到后面这两句话,赵定天的脸上多了一抹舒心,皱纹也一一绽放开来,随即暂时压住杜天雄一事,转而向大金衣抛出一句:“对了,赵恒情况怎样了?我当初告知第一楼有法子带回喀秋莎,除了相信第一楼的渠道之外,还有就是缓和两人关系!”

    大金衣微微一愣:“老爷子有意而为?”

    赵定天轻轻点头:“南惊雷生日宴会上,牙无思喊出叶师师要杀南念佛,尽管南念佛当场把不和谐因素压了下去,但以赵恒的聪明,他一定可以发现其中端倪,这就注定他跟叶师师之间会生出隔阂,搞不好叶师师还会为了弥补错误以死谢罪!”

    老人把目光落在前方:“她虽然做错了,但我对那丫头还是挺看好,相信她不会再犯错,所以就让第一楼去饿国执行任务,我猜到叶师师会亲自前去,既是一种弥补也是一种过错,我还猜到,随着叶师师的处境危险,赵恒会让关心凸显出来。”

    他咳嗽了一声:“当关心压过心底的纠结,那份心结就会分崩离析,尽管还要艰难面对,但两人不会因此分开,只是没有想到,叶师师会陷入生死局,更没想到赵恒直接杀去边境,还让我来主持京城大局,我累点没关系,只是担心他们安危!”

    “老爷子,别担心,赵恒他们没事!”

    大金衣挥手让人端来一杯温水给老人,看着他喝下大半润润喉咙后开口:“我大清早回来就是汇报好消息的,黑龙大营传来最新情报,赵恒不仅顺利救了叶师师和喀秋莎,让两人第一时间抵达黑龙大营飞往京城,还重创了追击部队和铁木金警卫连!”

    “先后歼敌两百多人,铁木金也重伤!”

    赵定天眼睛微微眯起:“铁木金没死?”

    大金衣显然已探听好了细节,毫不犹豫的回应:“赵恒有机会杀他,但没有下死手,他把迦兰公主跟乐神子的烂事添油加醋丢了出来,还把铁木金昔日跟他合作的事也掀开,更是把布特、余霖铃,霍多家族的覆灭,演绎成他为铁木金上位所为。”

    在赵定天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大金衣补充一句:“赵恒把这些事情当着近百饿军的面说出来,不仅在他们心里种了一颗毒种子,还让铁木金对迦兰公主生出了抗拒,他之所以不杀铁木金,显然是不希望靶子消失,整个饿国只剩普大林声音!”

    他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当然,铁木金没死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赵恒对他轰出一枚火箭弹,把他连刀带人斩翻,还引爆了三十颗石头炸弹,结果铁木金都跟小强一样有伤不死,在饿军对赵恒他们继续追击之时,他返回莫斯科疗伤了!”

    大金衣还从怀中摸出一份资料给赵定天,老人拿过来翻阅了几下,随即又涌现一股苦笑:“赵恒让铁木金心中有刺,也让铁木金成为他人的刺,这可以让饿国重新卷入内耗,问题是对方还无法子破解,这小子,玩弄人性手段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只是他该见好就收!”

    赵定天叹息一声:“何必还去漠斯科打脸呢?这一去,又不知死多少人了!”

    大金衣淡淡一笑:“赵恒说,阿房苑的蘑菇云,也该在漠斯科腾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