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62中文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手机阅读
62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复国 > 第202章 决战

第202章 决战

作者:小桥老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凌战车营被射倒了两辆战车,又有两辆战车撞上倒地战车而停止前进。

    虎营除了山凌战车之外,左、右两翼还布有五十辆普通战车,这五十辆普通战车接到命令后,立刻加快速度,从战车营左、右两翼冲到山凌战车营前面。

    陈猛看着又有一个党项骑兵小队冲了过来,来不及心疼翻倒在地的战车,大声下令:“保持队形,中速前进。”

    随后身后传来三长三短的刺耳喇叭声音,这是普通战车营即将从两翼发起攻击的信号。

    在铜喇叭刺耳而短促的尖叫声中,山凌战车营放缓了速度,铜喇叭作为战车营行进中最重要的指挥手段,分为“出击、防守、撤退、两翼进攻、弩手射击、西蜀连弩射击、陌刀手迎敌”等数种调子,为了让御者听熟悉这些口令,战车营花费了大量时间,制定了严格考核办法,能够通过考核的御者都是耳聪目明的机灵小伙子。

    但是,平时训练和实战有较大的差异,在这种马蹄声、撕杀声、喊叫声混杂在一起的喧闹战场环境之下,加上心情紧张,信号兵发出刺耳号令之后,仍有三架战车御者没有听明白信号的含义,或者说根本没有听到信号声,仍然保持原来速度,很快就从山凌战车营里突显了出来。

    此时,虎营整体阵形就由品字变成了一个倒过来的品字,左、右两翼的普通战车也是排成前后两排,每一排有二十五辆战车。

    从细封黑山的角度看过来,黑雕军车营的作战正面足有数百米,显得极为宽阔。细封黑山率领的主力部队在战车逼迫之下,不快不慢向后撤退,却始终保持与战车营适当距离。

    细封黑山在保持主力与黑雕军适当距离情况之下,不断派出小部队袭扰战车营。

    第一批骑兵射马只是出于马上骑手的本能,第二批骑手出发之前,细封黑山下达了命令:专门射杀拉车战马。

    党项骑手弓马纯熟,奔驰如飞,眨眼间便逼近虎营战车。党项骑手们根本不顾忌普通战车营射过来的弩箭,用铁箭猎杀战车营前部的三架马车。

    第二批党项骑手射出了复仇之箭,在三辆马车翻倒在地之时,也有不少党项骑手被强劲的弩箭射下马来。

    在第二批党项小队完成攻击之后,第三批党项骑手依葫芦画瓢,发起冲锋。党项骑手们的攻击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射杀黑雕军战车营的战马。

    就在第三批党项骑手冲到特种战车前面之时,两翼的普通战车已完全超越了山凌特种战车,战车上黄桦弩手纷纷发出了手中弩箭,左、右而来的密集弩箭如夏天暴雨,笼罩了党项骑手,第三批党项骑手大多只是发出一箭,便再也没有出手机会。

    第三批党项骑手虽说没有给战车营造成大损失,却消耗了黄桦弩手大量弩箭。

    正当黄桦弩手手忙脚乱加紧上弦的时候,第四批党项骑手飞奔而至。这一次党项骑兵有数百人之多,战马在草地上奔腾的声音轰隆隆作响,山宗元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得头发上竖。

    细封铮铮带着五百铁骑闯入射程之后,虎营短时间组织不起整齐进攻,黄桦弩手只能各自为战,弓箭射程不如黄桦弩,连续发射的能力要强于黄桦弩。在弓箭和手弩的乱战中,弓箭并不落于下风,不断有战马和军士被党项弓箭射杀。

    虎营陌刀手只能蹲在车厢里干着急,陌刀手原来也配有弩箭,但是在以前战斗中,陌刀手双手持刀徒步和敌军作战,带上弩箭反而是累赘,所以,虎营陌刀手就不喜欢带弩箭。此时,陌刀手坐在战车车厢里,既不能与党项人短兵相接,又没有弓弩等远射武器,把这群铁血汉子急得吐血。

    山宗元见势不妙,下令道:“战车停止前进,就地防守。”

    山宗元刚刚下达完命令,侯云策中军帐前也传来让虎营就地防守的命令。

    要让战车在运动中停止下来,又不给敌军可乘之机,就需要部队具有高超的战术素养,虎营组建时间并不长,而且是第一次使用战车作战,尽管虎营脱胎于骑马步军,是黑雕军中较为适应车战的兵种,可是在实战中,战车营从装备、战术到指挥都有一些问题。经过了党项三个小队的亡命袭扰,虎营出现了较大伤亡,战阵混乱起来。

    正当山宗元心急如焚的时候,在陈猛声撕力竭的命令之下,四架有射击角度的西蜀连弩向党项人发出了攻击。三十六支弩箭虽说解决不了党项人的围攻,却极大增加了普通战车营上黄桦弩手的信心。

    党项铁骑给了黑雕军狠狠一记闷棍之后,随着几声尖利哨音,细封铮铮带着党项骑手掉转马头,迅速脱离虎营,向着父亲所在西面且战且退。

    黑雕军狮营和蛟营已经从两翼包抄了过来,郭炯根本没有把细封铮铮这数百骑兵放在眼里,率兵直扑细封黑山,准备把细封黑山的人马全部兜在里面。

    而蛟营则从右翼直击细封铮铮的人马,

    细封铮铮头脑极为清醒,敏锐地发现了黑雕军狮营的意图,随着几声尖利哨声,他所部骑兵们掉转马头,迎着狮营冲了过去。

    在冬季到来之前,黑雕军骑兵在和党项骑兵缠斗于清水河畔,几乎每隔几天就有一次交锋,因此,党项骑兵完全掌握了黑雕军战法。找到了弩箭上弦困难的弱点,针对了这一个弱点,党项骑兵在战术上也相应进行了调整,他们在快速突击之时着重把握了两个要点,一是采取了较为松散的进攻队形。二是骑手们低身俯在马背上,减少弩箭的攻击面。

    只要把握这两个要点,党项骑兵就能有效地减少弩箭带来的伤亡,突入弓箭的箭程之内,由于黑雕军手弩上弦困难,党项骑手的弓箭就可以趁着黑雕军骑手取弓箭地时间,给予黑雕军重大杀伤。

    党项骑手利用了黑雕军这个弱点,射杀了不少黑雕军骑手。

    侯云策很快知道了战斗情况之后,带着石虎、郭炯等将领多次研究了党项人这种新战术,并分为两队骑兵数次实验,战斗的结果显示。在高速运动中使用手弩有着很大的局限,只要敌人骑兵采用党项人的战术,就会给使用手弩的骑兵造成不小的杀伤。

    以前和大蕃人、回骨人打仗之时,大蕃人和回骨人还没有摸清黑雕军的攻击规律就已经被击败了,所以这个问题没有暴露出来。侯云策想到黑雕军骑兵使用黄桦手弩的缺陷,回想起取得的辉煌战果,不禁冷汗直流,暗叫万幸。

    在冬训的时候,黑雕军就着重演练骑兵在运动中的射击能力。而黄桦手弩主要应用在步兵攻击、战车营进攻、攻打固定目标、防守阵地等不需要高速运动的作战方式上。

    高速运动时,还是只能弓箭对付弓箭。

    狮营骑兵是最精税的黑雕军骑兵,当细封铮铮地骑兵冲了过来的时候。狮营用弓箭和细封铮铮对,继续向细封黑山所部冲去。

    羽箭穿梭,不断有骑兵从马上掉了下来。

    与此同时,蛟营从右翼咬着细封铮铮的屁股追了上来。细封铮铮所部向南为狮营所阻挡,向北有蛟营追击,陷入了黑雕军大军的重重包围。

    父亲主力正在向西南方向撤退,为了搅乱黑雕军,细封铮铮一咬牙,率着剩余的三百多骑兵向着虎营阵地冲了过来。

    虎营停下来后,陌刀手纷纷跳下战车,把伤亡军士抬到战车车厢上,同时在普通战车前面布置了一些简易拒马,构筑新防线。

    细封铮铮率领剩余的三百多骑兵,不顾一切地向着虎营阵地冲了过来,此时虎营简易拒马还没有完全布置好,有着大段空隙,党项骑兵行动十分灵活,见缝插针地朝着空隙冲了过去。

    虎营黄桦弩手没有下车,在车厢上举起黄桦手弩,为布置简易拒马的陌刀手们提供保护。

    党项骑兵在弩箭攻击之下伤亡过半,有一百多名党项骑兵成功突入了虎营防线,党项骑手挥动着刀、枪、狼牙棒等各种近身格斗武器,向虎营军士发起了凶猛攻击。

    黄河岸边的战斗主要是远距离攻防战,陌刀手手持利器,却只能眼睁睁地被动挨打却无法还手,令这些攻击能力强悍的陌刀手郁闷不已。党项骑兵冲进虎营战车群之后,战车群限制了党项战马速度,为陌刀手提供了绝佳的战斗机会。陌刀手们以十人为一小队,有的砍马腿,有地劈骑手,向党项骑兵发起了凌历攻击,狠狠地出了心中恶气。

    细封铮铮手持狼牙棒,敲碎了一名陌刀手头颅。他早就听说过黑雕军的陌刀手历害,此时见一百多名攻入战车群的骑手转眼间只剩下四十多名,大喊道:“不要在战车群里纠缠,向东跑。”

    细封铮铮身高体壮,挥着狼牙棒,接连打倒了近身的数名陌刀手。虎营一辆战车盯上了细封铮铮,三人掉转三部黄桦手弩,对准细封铮铮放了三弩,两弩射中战马,一弩射中细封铮铮腹部。

    细封铮铮落马倒地之后,立刻翻身站来,又与两名陌刀手斗在一起。细封铮铮在房当翰海军中出名的悍将,虽受重伤,却干净利落地将两名陌刀手接连打倒。一时之间,陌刀手竟不敢上前,细封铮铮趁机抢过一匹无人战马,带着残存的骑手冲出了战车群。

    战车群后面是侯云策的亲卫队。

    五百亲卫队一直没有投入战斗,紧紧护卫在侯云策身旁。侯云策眼见敌将凶悍,大声对身后贺术海东和刘黑狗道:“射杀他。”

    贺术海东和刘黑狗看到一场场血腥的激战,早就按纳不住,听到节度使发话,各率手下骑兵追了过去。

    贺术海东和刘黑狗两部骑兵皆为生力军,马力强劲,很快咬住了细封铮铮。贺术海东和刘黑狗互不服气,从左右包抄之后,抢着对准敌将发箭。

    一阵阵弦响过后,二十多名党项骑手全部落马。细封铮铮中了数箭,只觉眼前一黑,就掉下马来。

    贺术海东和刘黑狗骑着高头大马,站在细封铮铮身前。一个骑兵翻身下马,仔细查看了敌将身上的箭,大声道:“贺术将军射中三箭,刘将军射中两箭。”

    贺术海东哈哈大笑。

    刘黑狗不服,道:“你有两箭在肩膀上,我射了一箭在颈部,另一箭在后背,皆在要害处。”

    西南方向,黑雕军狮营、蛟营数千人正紧追细封黑山所部骑兵。细封黑山见数千黑雕军骑兵紧紧咬住自己,反倒放下心来。在这草原上追逐正是党项的拿手好戏,黑雕军骑兵越是拼命追逐自已,房当翰海的主力部队就越安全。

    就在细封黑山和黑雕军狮营、蛟营追逐的时候,又有一支党项骑兵加入了战团,他们突然从蛟营侧翼杀——和蛟营揽在一起。

    这一支人马是受到重创而逃到西南方的党项骑兵残部,由党项军李长安指挥使作为暂时地指挥官。

    指挥使李长安是一位地道的房当人,却因父亲给他取了“李长安”这个怪异名字,让他从小受到了不少欺负,李长安还没有来得及询问父亲为什么给他起了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父亲就战死在与回骨人的战争中。李长安为了纪念父亲,也就没有改名字,好在大家也习惯了这个奇怪名字,见怪不怪了。

    在黑雕军和党项军的决战中,党项军前两次冲锋撞上了犀利西蜀连弩,受到了重大伤亡,两支骑兵队的都指挥使都战死在黑雕军阵前,李长安官职是党项骑兵残部中最高的,自然就担当起指挥的职责。

    李长安在战场的西南部收拢了一千多人马。他和普通地党项军士一样,也被黑雕军威力巨大的武器深深震撼,直到远远地脱离了战场,才慢慢平静了下来,李长安没有莽撞地重新攻击,也没懦弱地逃跑,而是不远不近地跟关注战场发展。

    当看到黑雕军紧追一队党项军之时,李长安毅然下令这支党项败兵投入战场,绕了一个大圈后,突然杀向蛟营侧翼。

    坐镇中军的侯云策位于虎营阵地内,眼看着党项军主力已经撤得很远了,平坝里有数千骑手拼杀在一起,下令道:“虎营固守防线,防止撤走的党项军返回来,亲卫队出击。”

    亲卫队是黑雕军中精锐中的精锐,激烈战斗早就让他们热血贲张,得到命令之后,如恶虎一般,猛扑向李长安率领党项军中。

    侯云策没有随亲卫队冲锋,带着二十几名传令兵,坚守指挥位置。山宗元见节度使身边兵少,派了五十名陌刀手跟随在侯云策身后。

    残酷地搏杀很快就见出了分晓,在七千多黑雕军精锐攻击之下,党项骑兵很快就招架不住了。细封黑山率领数百骑兵拼死突出重围,李长安所部则被黑雕军紧紧围住了,一个也没能逃出去,指挥使李长安受伤被俘。

    至此,黑雕军和西会州党项军的决战也就结束了。

    此战,房当翰海所部阵亡三千多人,被俘四百余人。而黑雕军战死五百三十七人,其中山凌战车营战死三十四人,普通战车营战死六十七人,骑兵部队阵亡四百二十六人。

    黑雕军发起此战地目的是清扫西会州外围,为总攻西会州作准备,而房当翰海发起此战的目的是为西迁争取更多时间,此战过后,双方自认为达到战略目的。

    这一次决战是对新黑雕军严峻的考验,此战虽胜,却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回到灵州城后,侯云策立刻召集所有将校,探讨此战得失。

    (第二百零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