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62中文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手机阅读
62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幼稚园攻略 > 380 他不放(5月月票750加更)

380 他不放(5月月票750加更)

作者:包包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是兄妹,没什么关系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虞朝暮,也不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该怎么跟重寒煜解释她顶了重润雨的肉身,结果又洗髓变回自己样子的事情。

    好复杂的感觉,这个重寒煜不一定能理解。

    而且她时间不多,很多事情,要在三天时间内,跟重寒煜交代好,否则她要是一去不回了,重寒煜啥啥都想不起来,不小心跑去当沈澜的小弟了怎么办?

    众人脸上一阵儿暧昧的笑,谁都没当虞朝暮说的话是真的,她说是兄妹就是兄妹了啊?有整天这样腻歪的兄妹?

    虞朝暮却是不理会众人,起身来,也不看重寒煜那一脸难看的样子,对众人说道:

    “好了行了,看过就行了,天这么晚,重寒煜才刚刚醒,让他多休息休息,没准儿明天他什么都想起来了,你们赶紧的去忙你们的。”

    说着,虞朝暮便将一屋子的人赶出了卧室,她关门,上了锁,转身对坐在床上的重寒煜说道:

    “时间不多,我先简单的跟你说一下我们现在的状况。”

    床上坐着的重寒煜,便是神情一凛,一股上位者的气势倾泻而出,他道,

    “说!”

    虞朝暮卷了卷袖子,就跟重寒煜说起了他这辈子的发展轨迹,先是从利慈医院说起,然后说到利慈安全区,他们跟着大胡徐良做任务,重寒煜在做任务的途中,建立起了一支队伍,后来就是河岸安全区,到今天,吞并了利慈城的事情。

    说得口干舌燥了,虞朝暮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水来,昂头喝了一口,坐在了重寒煜的床边,指着腰间的一个小荷包,说:

    “这个,储物袋,我们的人都有,惊奇吗?”

    “不。”

    重寒煜看着虞朝暮昂头喝水的动作,伸手,替她将脖子上的一缕长发拂开,他这举手投足般的亲昵,十分自然。

    只是细微之间,到底还是有些改变的,失忆后的重寒煜,他的眉宇间,隐约有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这个是以前的重寒煜所没有的。

    虞朝暮内心有些怅然,放下了手里的水瓶,垂目看着不远处的地毯花纹,不说话了。

    床上,重寒煜坐近了他一些,仔细看着虞朝暮的脸,问道:

    “我俩这辈子什么关系?你一直在避重就轻的说我的发展史,可是我要问的问题,你一个字都没回答我。”

    “我说了呀。”

    虞朝暮盘腿坐上重寒煜的床,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重寒煜,突然间一扫怅然,很是玩世不恭的笑道:

    “兄妹!不信你自己明天出去问问,我是谁?我是你妹妹。”

    而后,她斜靠在床柱子上,曲起一条腿,另一只脚在床沿下晃啊晃的,冲重寒煜笑道:

    “反正利慈城我给你打下来了,你守好,不要去给沈澜当小弟,有机会能杀他就不要犹豫,赵波光和重润露这两个人,你自己看着办,发现苗头不对就杀了,河岸幼稚园的教材方案不要更改,有让你更改教材的人,都是其心可诛,开发区…你爱打不打,做事不要冒进,知道吗?”

    见重寒煜神情凝重的点点头,虞朝暮便又是扯着嘴角微笑道:

    “今天我给你说的话,都是为了你好,将来若是有人说了跟我相反的话来,你要信我,不要信别人。”

    “好!”

    重寒煜应了一声,跪坐在床上,又是朝着虞朝暮近了一些,很是仔细的看着她的脸。

    仿若要将她的脸,看出一朵花儿来似得。

    那眼神,恍若看着他失而复得的什么宝贝般,让虞朝暮很是不自在道:

    “还有万诗蕾…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她极有可能是沈澜的人,所以你跟她之间,以后能不发展出什么,就最好不要发展出什么来。”

    “万诗蕾???”

    听到这个名字,重寒煜的目光有些奇异,他盯着虞朝暮的脸,问道:

    “你不叫万诗蕾?”

    “我叫虞朝暮!”

    关万诗蕾什么事儿?虞朝暮抓过了重寒煜的手,在他的手心里,一笔一画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蹙眉看着重寒煜的手心,心头微微的疼着,低声道:

    “事情有些复杂,我也不想跟你解释那么多,别人都叫我重润雨,以后别人说重润雨,就是在说我,你…想不起来的话,就不要想了,慢慢的来,你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把我说给你的事情做好就成了,后面的事,后面想起来了再说。”

    重寒煜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虞朝暮却只有三天了,所以她一点儿都不希望重寒煜能够想起什么来,最好什么都不要想起来。

    就这样吧!

    放开了重寒煜的手,虞朝暮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站起身来,说道:

    “累了,我从河岸安全区,一路杀到利慈来,真是马不停蹄的赶来救你,你睡吧,我也去睡了。”

    说罢,虞朝暮便是要走,下一秒,她背后黑影一晃,就被重寒煜从背后一把抱住。

    虞朝暮惊讶的回头,看了看大床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己所站立的方向,重寒煜的速度什么时候变这么快?赶上瞬移了啊。

    身型高大伟岸的男人,在只亮了一盏床头灯的房里,紧紧的抱着怀里的纤瘦姑娘,他双臂圈紧她的腰,下巴搁在虞朝暮的发顶上,哑声问道:

    “我没有过一个叫做虞朝暮的妹妹,你到底跟我是什么关系?”

    虞朝暮闭眼,喉头有些酸,她缓缓伸手,握住重寒煜箍在她腰上的手,轻轻的掰着他的手指,低声道:

    “放手。”

    夜很黑,窗外黑色的树枝随风摇曳,重寒煜将虞朝暮在他怀里转了个身,有些些的酸涩,有些些的疼痛,还有一些些的想念,他低头,滚烫的唇贴上她眉心的血印,就是不放手。

    生生世世,他不放!

    虞朝暮忍不住红了眼睛,她颤抖着深吸口气,双手撑着重寒煜的胸膛,憋着眼泪,哽咽道:

    “放手,放开,你是不是要欺负我?嗯?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