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红楼+清穿]女主来自末世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作者:夹生的小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菱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停下来,还是应该继续往前走。

    屋里飘出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依稀是王夫人的:“你们这些下作的,腌臜的,整日里净会偷懒耍滑,没有一个人是能成事儿的。如今公中出了这样大的纰漏,居然没有一个人告知于我。林之孝家的,你立刻便到宁国府去,请珍大奶奶拨四个得力的大丫鬟过来;府里?府里的人我还敢用么!周瑞家的,你到城尾那间琉璃铺子里,把帐册一并给我取过来。府里的册子?嗤……你们都当我大字儿不识么,府里的册子哪里还顶用?去告诉链二爷,晚间再到我屋里来一趟,我有事情找他。”

    屋里一片细细碎碎的应和声,又有两位媳妇儿并肩走了出来,一左一右地去了。

    良久之后,王夫人像是喘匀了气,声音也变得平静了一些:“如今这府里的人,断断是不能再用了,琏二奶奶那里也要留心一些,莫要让那些腌臜的钻了空子。大观园的石料木材还在淮扬河道里,万万不能在这节骨眼儿上出岔子,惹得贵妃娘娘不快。你们去罢。”

    屋里又响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是”,几位丫鬟躬身退了出来,各自去了。

    江菱侧身让了几步,躲进一片阴影里,直到丫鬟们都看不见了,才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她将瓷瓶收拢到袖子里,又理了理衣裳仪容,到王夫人屋里问了声安,顺便再看一看王夫人到底如何了。但结果大出江菱的意料之外。王夫人病歪歪地靠在软枕上,支着额头,黑眼圈甚是严重,显然昨晚一夜都没有睡好。金钏儿、玉钏儿两个丫鬟站在王夫人身后,一个揉肩,一个梳头,俱是安安静静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王夫人瞟了江菱一眼,见到她的衣裳服色,微微皱了一下眉,不过随即又想起了自己昨晚的吩咐,也就是让江菱白天和夜晚颠倒,便厌烦地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江菱倒是没有发作,道了声是,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看样子,王夫人昨晚睡得不太好。

    可江菱明明记得,昨晚她被惊醒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连半点动静都听不到。等到她从末世回来,在屋子里研究了两三个时辰的植物激素,也没有听到多少动静。直到启明星升起来的时候,才有丫鬟悉悉簌簌地起身更衣,预备到王熙凤那里去点卯。总而言之,昨晚一切都很平静。

    莫非,昨晚丫鬟们都睡得很好,睡不好的唯有王夫人一个而已?

    想到这里,江菱便稍稍安心,攥着微凉的小瓷瓶,往院子外面走去。

    现在正是金秋八月,草木枯萎,百花凋零的时节。

    江菱在院子外面转了两圈,找到了一株勉强能称之为“顽强”的小菊花。淡黄/色的小花蕊在秋风中瑟瑟发抖,叶子的脉络上也蒙了一层淡淡的白霜。她四下看看无人,便从瓷瓶里挑出了一点液/体,均匀地涂抹在小菊花的花瓣上。

    小菊花瑟瑟缩缩地抖了抖,颤巍巍地在秋风里舒展了花瓣。

    她俯身盯着那朵小菊花,眼睛一眨不眨,不敢错过它丝毫的变化。小菊花先是慢慢展开了花瓣,紧接着花蕊和层层叠叠的花瓣一齐抖了抖,将叶脉上一层薄薄的露珠抖了下来,很是生机勃勃。

    最外面那几圈微有些枯萎的花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恢复了昔日的娇嫩。

    江菱轻轻嘶了一声,又从瓶子里挑出一点液/体,抹在了花叶上。

    翠绿的叶脉一点点舒展开来,在晨曦的微光里泛着碧莹莹的光泽,颇当得起“青翠欲滴”四个字。从花蕊到花瓣,再到周围层层舒展开来的叶片,甚至连稍稍弯曲的茎秆,都仿佛重获了生机。

    江菱想了想,在一片叶子上稍稍掐了一下,人为制造了一个伤痕。

    然后,她又挑出了一点淡黄/色的液/体,抹在了叶脉上,继续观察。

    碧绿的叶片在秋风里微微颤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地,不可思议地,将伤口愈合了。

    那一片碧莹莹的叶片光滑如初生,甚至连早先那一圈枯萎的边沿,都重新变得生机勃勃/起来。娇嫩的小菊花在她的目光里抖了抖,在周围一大丛秋菊里显得分外出色。

    ……唔。

    她低头看了看手心里的小瓷瓶,又回想起早晨消失不见的黑眼圈,心里大致明白了。

    这一种植物激素,大概有消除沉疴、重返生机的作用。

    虽然不是生物系的学生,但江菱也曾经听过,不少植物都有这样的功效,只不过功效一般微乎其微而已。这种植物激素,大约便是那种功效的放大版吧。或许这种植物,它本身就是一味中药?

    可惜回到末世的地点是随机的,她很难再去采一丛一模一样的植物来,分辨它是否是药材。

    江菱握着瓷瓶,转身朝贾府的正房大院走去。她虽然隐约猜到了这种植物激素的功效,但效果到底如何,还是应该找专业人士来看一看。例如贾府里专门给人看病的郎中。

    古时候的医生,尤其是荣国府里看病的郎中,总归是有两把刷子的。

    江菱找到的,便是平日为林黛玉诊脉的那位郎中。郎中看起来已经有六十多岁了,却依然精神矍铄,整日笑呵呵的平易近人。为了不惹人起疑,江菱便谎称自己无意中发现了一种古怪的东西,猜测它是一种药材,便想着让郎中来分辨分辨。

    郎中不疑有他,从瓷瓶里倒出一滴小小的液体,仔细地嗅了嗅,又看了看它的色泽,还问了问江菱是在哪里采到的。江菱谎称自己昨晚在野外,无意中发现了一种草,瞧着喜欢,便带回来折腾了一个早上,结果熬出了这种古里古怪的药汁。她不通医药,便想着拿来问一问郎中。

    郎中表情凝重地说道:看着汁液的色泽、气味、形状,还有它与其它药材混合之后的样子,大概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灵芝,或者是人参,又或者是何首乌。

    江菱哑然失笑。灵芝人参何首乌,郎中简直是将所有可能的滋补药材,都推测了一遍。

    “总之这是一味难得的珍药。”郎中总结道,“于体质受损者大有裨益。”

    江菱回想起自己早晨的黑眼圈,还有那朵瑟瑟发抖的小菊花,忍不住点了点头。

    旁边的林黛玉笑吟吟道:“又是灵芝又是人参又是何首乌,难道还有极大的差别么?”

    “林姑娘此言差矣。”郎中捻了捻胡须,表情严肃地道,“须知这药材,也有年份之分。三年份的人参,便与三百年份的人参完全不同。即便是要入药,也需得严格遵照年份的界限,差之毫厘,便谬以千里。不过这药……呵,这药倒是秉性温和,实属罕见,罕见得很。”

    江菱惊讶道:“但不知罕见在哪里?”

    郎中暼了她一眼,解释道:“姑娘可曾听过‘君臣佐辅’四字?但凡药之一道,均需小心谨慎。稍有差错,轻则药效减半,重则药性相冲,后果危矣。但此物——此物不会与任何药材相冲,故能称得上‘罕见’二字。”

    “嗳,原来如此。”江菱笑道,“既然对身体大有裨益,又不会与其它药材的药性冲突,那岂不是一件难得的滋补之物么?”她转头望向林黛玉,笑道:“倒像是为姑娘量身打造的一般。”

    林黛玉一时愕然:“我?”

    江菱微微颔首,仿佛不经意一般说道:“正是。此物对身体大有裨益,而姑娘体弱,岂不正是为姑娘准备的么?依我之见,姑娘倒不妨试上一试,以养身体。”植物激素秉性大多温和,她是知道的。

    林黛玉瞠目结舌:“可、可我……”

    江菱笑道:“不过是我的一番心意,姑娘便受了罢。”在这座贾府里,她所见到的多半是冰冷孤寂,还有无处不在的阴谋和算计,唯有在林黛玉那里,才偶尔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这瓶小小的药剂,权当是是她的一点心意罢了。

    林黛玉又是一怔:“可……”

    “云菱姑娘所言极是。”郎中亦赞同道,“此物于林姑娘的体质,确是大有裨益。老朽行医数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温和滋补之物。指不定姑娘用过之后,身子便可大好了。”

    江菱笑吟吟地将瓷瓶放在她怀里,笑吟吟道:“林姑娘还是收下罢,此物于你大有裨益。”

    林黛玉怔怔地握着那个小瓷瓶,眼眶儿忽然又红了。她举袖拭了拭眼睛,勉强笑道:“既然是江……云菱姑娘的一片心意,那我便却之不恭了。菱……菱姑娘,这件东西如此珍贵,又是你千辛万苦带到府里来的,不妨你我二人分着用了罢。”

    江菱一愣,随即便缓缓地点了点头:“便依林姑娘之言。”

    当下两人便将那小小的瓶子里的液/体,分在茶杯里调匀了,当作普洱茶一并饮下。林黛玉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神情间的疲惫之色显然淡去了不少。江菱亦感到精神陡然一阵松快。郎中又替林黛玉把了把脉,确认此物安全无虞,且大为滋补。

    自从那一天起,林黛玉每天喝的药便从三碗减少到了一碗,又从一日一碗减少到了三日一碗,身体也日渐好了起来。她胎里带出来的疾,似乎也慢慢地开始消退了。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江菱又在屋里陪了陪林黛玉,等到日头过午之后,便笑着同林黛玉告辞,带着瓷瓶回到自己屋里。在她的梳妆台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摆了七八个瓶子了,每一个瓶子里盛装的激素都不一样,但能用者却是寥寥。江菱隐隐地叹了口气,将瓷瓶搁在梳妆台上,忽然听见王夫人屋里哗啦地一声脆响,仿佛是一只茶盏被摔碎了:

    “你、你所言当真?!”

    紧接着又是哗啦啦地脆响,仿佛连续好几个茶盏都被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