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作者:夹生的小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一直等回到承乾宫,都没看到刚刚那两位司礼官。

    江菱的长春宫已经搬空了半座,承乾宫里亦塞得满满当当,与从前不大一样了。康熙将她送回来之后,便留着两个得力的嬷嬷在此间看着,自己回乾清宫去了。又过了片刻,苏麻喇姑才过来问她,要不要到太皇太后宫里看看孩子。

    江菱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江菱便跟着苏麻喇姑一起,前往太皇太后的寝宫。

    承乾宫距离太皇太后的寝宫,比长春宫要稍微远一些,但不用经过主宫道,还算得上是方便。江菱乘在比原先宽敞一倍的轿子里,忽然在想,如果这孩子留在太皇太后宫里养着,会不会好一些?

    毕竟她刚刚被封为皇贵妃,地位尚未稳固,要是稍有些差错,说不定会招呼到孩子身上。

    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留在太皇太后宫里,日后恐怕是要不回来,于是便作罢了。

    等到了寝宫,便见到太皇太后靠在榻上,用一个小波浪鼓逗弄着小婴儿。

    那个孩子仍旧是小小的,皱成了一团,咿咿呀呀地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奶娘倒是在跟前候着,不过太皇太后兴致正浓,便没有让奶娘插手。江菱跟着苏麻喇姑进屋的时候,刚好看见孩子扁扁嘴,咿咿呀呀地哭了一声。

    太皇太后搁下拨浪鼓,笑道:“你来了。”

    表情甚是慈和,与刚刚在养心殿里的模样,全然不同。

    江菱上前道:“给太皇太后请安。”

    太皇太后笑笑,让奶娘把孩子抱到江菱怀里。江菱从未抱过这样小的孩子,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但很快地,便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姿势,让孩子靠在自己怀里,慢慢地哄着。

    小婴儿将小小的拳头伸出襁褓,朝她咿呀了两声。

    苏麻喇姑笑道:“小阿哥还小呢。”

    江菱心中一动,抬头望着太皇太后,试探着问道:“不知皇上可曾给孩子赐名?”

    太皇太后摇了摇头,笑道:“孩子还小呢,等再大一些,方能正式起名序齿,上皇家玉牒。不过瞧着孩子极有劲儿,倒不像是养不活的。”

    江菱微垂下目光。

    这个年代的孩子极易夭折,需得养到一定的年纪,方能序齿,上皇家玉牒。要是中途夭折了,那便当是没有这个孩子……江菱轻轻揉了揉孩子的胎毛,软软的,如细细的绒羽。小婴儿大约是感觉到了母亲的存在,咿咿呀呀地叫唤了两声,两个小小的拳头捏起来,似是在同她打招呼。

    江菱被他逗乐了。

    “小阿哥果然是极有劲儿的。”苏麻喇姑笑道,“昨儿夜里太皇太后还在担心,这孩子……不过皇贵妃是个有福气的,小阿哥自然也是有福的。”

    江菱朝苏麻喇姑道了声谢,又将纤细的食指伸到一个小拳头里,让小婴儿紧紧地攥着。小婴儿尚未睁开眼睛,只是徒劳地咿咿呀呀的叫着,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片刻后,奶娘上前道:“小阿哥怕是饿了,皇贵妃,还是将孩子交给奴婢,到偏殿去喂一喂罢。”

    江菱忽然没头没脑地问道:“那个、我能自己喂么?”

    太皇太后扑哧一声笑了,点了点江菱道:“你这孩子。”随后才朝奶娘看了一眼。

    奶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娘娘尚在月里,怕是,这个,有些不足。”

    意思虽然隐晦,但江菱却是听懂了,自己还在坐月子,不方便给孩子哺乳。虽然没有什么依据,但这个年代,却很相信这一套。即便是在民间,也有两个妇人一前一后生了孩子,出了月子的那位,给没出月子的那位喂养孩子的;等后一位出了月子再换回来。于是江菱便不再坚持,让奶娘将孩子抱到偏殿去了。

    太皇太后忽然道:“苏茉儿,你们下去,我有话要同皇贵妃说。”

    苏麻喇姑应了声,带着周围的宫女们退下去了。

    太皇太后这才道:“坐罢。”

    江菱称谢,走到太皇太后的下首坐着。

    太皇太后刚刚那种慈和的神情,已经尽数收了起来,换上了一种庄重的表情。“云菱。”太皇太后道,“你这一回连升三级,越过诸妃、贵妃,而为皇贵妃,可曾有过心里准备?”

    江菱摸不准太皇太后的心思,便轻轻摇了摇头,道:“大出意料之外。”

    太皇太后缓缓点头道:“果然如此。”这数十年来,后宫里的女子,都是按部就班晋升上去的,极少有人能越级,更别提江菱连越三级,由嫔晋升为皇贵妃了。这事绝无仅有。

    而江菱坦言自己大出意料之外,亦是在常理之中。

    太皇太后便又道:“但有一件事情,还是要告诉你:早前皇上将你留在我这里,又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按部就班地将你晋升为嫔,丝毫不引人注目,亦未曾有人察觉过皇上的心思。这三年来,皇上一直都是护着你的。这件事情,你可知晓?”

    江菱微垂下头,轻声道:“曾经猜到过。”

    太皇太后沉沉地唔了一声,又道:“他将你保护了整整三年,为的就是今天这一日。一朝晋升为皇……贵妃,便无人再敢直面于你,假如有人直言冒犯,亦可轻而易举地摆平之。因此,你不能再像过去一样,被皇上护在羽翼下,遮挡得严严实实了。有些事情,需得你自己去面对。云菱,我问你,假如将来有一日,皇上要将你立为一国之母,母仪天下,你待要如何自处?”

    江菱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本她以为,这不过是康熙一个人的意思。那一封陈旧的册宝,亦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但没想到,太皇太后居然也知道,而且还用这种笃定的语气,说了出来。

    太皇太后见到她的表情,便以为江菱是被惊住了,问道:“怎么,你以为我是在打诳语?”

    江菱摇了摇头,道:“不敢。”她当然不会以为,太皇太后是在打诳语。

    太皇太后端起茶盏,轻轻撇去上面的浮沫儿。好一会儿之后,才说道:“我只告诉你一条,假如你坐不稳皇贵妃的位置,又或是坐不稳皇后的位置,用不着皇上将你降级为妃,前朝和后宫的刀子,都能将你一刀刀地剜去性命,甚至连自己都护不住。哀家不妨告诉你,这一回皇上在前朝与众臣群议,张英、索额图等人均无二话,但纳兰明珠却极力反对,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江菱一怔。

    太皇太后见到她的表情,又摇了摇头,道:“你还是太过生嫩了一点儿……”随后又续道,“明珠反对之后,索额图亦变得摇摆不定,几位姓郭络罗的大臣亦有微辞。皇上确实在极力替你挡着了,但要是你自己扶不起来,那么不管皇上再如何喜爱你,不管他到底对你存了什么心思,都没有一点用处。”说到此处,太皇太后顿了一下,似乎是隐去了什么话。

    江菱慢慢地平复下来,站起身,屈膝行礼道:“谢太皇太后提点。”

    太皇太后轻轻吁了一口气,道:“原本我也不想过于逼迫你。但皇上的心意已决,册立之事被朝臣们搁置,便直接册立你为皇贵妃,执凤印,摄六宫事,与皇后全然无异。这样的心思,但凡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一二来。我扭不过他,便只能寄希望于你。云菱,我唯独希望你能做到一点:不要像先孝献皇后一样,懵懵懂懂,万事一概不知,连累先帝……我亦不希望玄烨重蹈他的覆辙。”

    江菱全身一震,深深地望着太皇太后,心里震惊得无以复加。

    良久之后,她才重又福身下去,行礼道:“多谢太皇太后。臣妾谨记。”

    太皇太后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隔壁偏殿里,奶娘将孩子喂足,便将他抱了出来,交到江菱的怀里。江菱偏头打量着这个小婴儿,小小的,软软的,仍旧是皱成一团,比昨天刚生下来的时候,稍微长开了一些,但仍旧是一副皱皱小小的样子。

    太皇太后道:“等过两日,你安定下来,便将这孩子送回承乾宫。”

    江菱想了很久,才明白过来,“等你安定下来”,指的是什么意思。她挠了挠孩子软软的胎毛,明显看见孩子咿咿呀呀地冲她挥着拳头,便笑了:果然是个极活泼的孩子。

    抱了一会儿孩子之后,江菱便将他交给奶娘,垂首道:“臣妾谨记。”

    太皇太后又轻轻地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

    第二天一早,诸妃觐见。

    第三天一早,她的东西已全部搬到承乾宫,在宫里常住了下来。

    第四天,太皇太后将孩子送回了承乾宫。原先预留在江菱身边的那位女官,还有江菱生产时,留在她身边的几个大宫女,都一并随着女官回去给太皇太后复旨。承乾宫里一下子空了不少,江菱借口自己要坐月子,在外面挂了一道薄薄的珠帘,不管谁来拜访,都要隔着帘子与她见面。

    第五天,康熙拟定了一个乳名,送到她宫里来,说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便该序齿了。

    江菱笑了一下,但又有些难以言喻的滋味。她将那张红纸折好,放在小婴儿的襁褓里,轻轻哄拍了一会儿,便将嬷嬷们叫了进来,问她们,这两天宫里宫外,可有什么动静没有。

    一位嬷嬷道:“宫里肯定是有的。您莫不是忘了,先前贵主子还想着,将小阿哥抱回宫里去养。现如今主子是皇贵妃,刚刚好压了贵妃一头,这孩子便名正言顺地养在了主子名下,贵主子那边动静可不小。奴婢昨日听说,她们宫里已经闹起来了。”

    江菱皱皱眉,问道:“怎么闹起来了?”

    嬷嬷道:“这个奴婢便不知道了。”贵妃的宫殿距离这里很远,她不过是经过厨房的时候,偶然听那边的小丫鬟说了两句,但具体的缘由,确实不甚知晓。

    江菱便不再问了。等午后小憩时,再设法去问问不迟。

    另一位嬷嬷道:“还是主子的心思灵巧,往外面散播了许多个待产日,结果都是错的。宫里晋封的旨意一下来,外面全都懵了,都在猜想主子到底生没生,到底生的是皇子还是皇女。奴婢昨日派人出去打探过,那位二太太如同丧了考妣似的,失魂落魄的,直说消息是错的。”

    江菱略一抬手,阻止了嬷嬷的话,问道:“消息已传出宫去了?”

    嬷嬷道:“这事儿哪能瞒住别人呢。宫里诞下了小阿哥,主子晋封为皇贵妃,每一件都是要昭告天下的。要不怎么说,主子当初的心思灵巧呢。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消息一出来,可不就让别人乱了套了么。”

    正待再问得细致一些,忽然外面又有人来禀报,说林黛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