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帝 > 第339章 请大王南巡!(第二更)

第339章 请大王南巡!(第二更)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在殿,鸦雀无声。

    除了秦王和魏冉之外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个穰侯,是真敢说啊。

    割地求和当然不是不行,这时代哪个国家都没少干过这种事情,暂时认怂不可耻,将来咱们东山再起就是。

    从秦国来说,这新鲜给让给楚国的两个郡还摆在那呢,如果不是魏国突然发生内乱的话,这河东郡也是结结实实的归了魏国去了。

    所以割地真不是问题,问题是在于这个时机。

    大王这才刚刚被赵国人气得吐血,你穰侯马上就立刻提出要割地……你这是嫌大王血吐得少了吧,是不是还想让大王再给你吐两斤装盘,回去再给你整点下酒菜?

    话虽如此,但也没有任何人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接魏冉的这个话,甚至连反驳的人都没有。

    秦王看着魏冉,脸色有些复杂。

    过了好一会以后,秦王才道:“说说你的理由。”

    魏冉叹了一口气:“理由很简单,大秦……已经没有任何可战之兵能够对抗赵国了。大王,如果再不割地的话,等到赵王打到咸阳来,怕是关中都要没了啊!”

    一阵死一般的沉默。

    这句话其实提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除了吐血晕倒的秦王和当时就在场的魏冉两人之外,其他人其实在进宫之前都不知道函谷关大败、赵军入关中的消息。

    而在进宫得知消息之后,在场之人其实更加关心的还是秦王吐血晕倒这件事情。

    秦王吐血了,会不会死?穰侯会不会趁机夺权?还是太后重新听政?或者是另立新君比如泾阳君或者高陵君?或者大王一吐不起但是没有马上死亡?还是大王最终痊愈?

    这些问题对于面前的这些秦国大臣们来说才是真正迫在眉睫的事情,因为它就在眼前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而白起的失败虽然也很重要,但对于扑面而来的王位问题来说显然就不是很够分量。

    直到现在。

    直到大殿之中唯一一个提前知晓并且有足够时间去思考这件事情的穰侯魏冉将这个问题抛出来,直接砸进了所有人的耳朵之中,大家才突然发现——

    原来赵国人马上就要打到咸阳城下了!

    而且这一次可不是像二十多年前的蓝田之战那样,当时的楚国虽然打到了关中蓝田但秦国同样也是有大军应对,可现在赵国倾巢而来,秦国的蒙骜和白起两支军队却都已经被打散掉了。

    别说是什么大军了,如今的大秦甚至连一支像样的军队都组织不起来了。

    一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心就是同时一沉。

    要知道就在去年的时候,大秦还是攻破了楚国鄢郢二都,在东南方向上扩地千里,风头比起灭掉燕国的赵国而言也就是稍弱一筹,夺取的土地和人口甚至比赵国获得的还要更多更富庶。

    怎么才一转眼的时间,大秦就已经被赵国逼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呢?

    几名大臣面面相觑,脸色之中带着极其明显的茫然和不解。

    唯二没有茫然和迷惘的,只有刚刚提出建议的魏冉和躺在床上的秦王。

    秦王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道:“你觉得赵王会答应求和吗?”

    魏冉道:“如果是割让义渠和河东这种条件的话,赵王答应大秦求和的可能性只有一成。”

    几名大臣闻言一震,看向魏冉的目光不由变得怪异起来。

    一成的可能性,几乎就等于是没有。你这还说个什么劲?怕不是在消遣大王和我们呢。

    然而秦王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秦王突然道:“扶寡人起来。”

    众人吃了一惊,七嘴八舌的想要劝阻:“大王刚刚气血受损,还是先躺着休息为好。”

    “大王,此刻不宜动怒动脑,不如我等先行退下,等到明日……”

    秦王抬高了声调:“扶寡人起来!”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秦王扶起,斜倚在榻上。

    秦王长出了一口气,环视了众人一圈。

    这一刻,众人突然有一种感觉,那位平日里威严无比的大王又回来了。

    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没有任何人敢和秦王对视。

    秦王缓声道:“为何赵王不会答应割让河东以及义渠的条件?”

    魏冉道:“不瞒大王说,这种条件若是赵主父的话,只要大秦再附上一些金钱美人,以说客说动赵国大臣再答应奉赵国为盟主,想必赵主父也就答应了。但赵王此人野心勃勃,一心想的就是并吞天下消灭其他诸侯,这几年来齐国燕国尽遭其毒手,此次既然有机会全取关中那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甚至若有机会的话,他说不定还会想着直接并吞整个大秦!”

    魏冉话音落下,众人齐齐失色。

    如果说刚才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关中面临巨大危机的话,那么现在大家才发现原来更加没有想到的还在后头。

    怎么才打了两次败仗,听起来大秦居然就要亡国了呢?

    这也太离谱了吧!

    终于有人忍不住提出了质疑:“穰侯此言也未免过于危言耸听了一些吧。”

    “危言耸听?”魏冉冷笑道:“三年前,也是同样的四国伐齐,有谁想过当时还是当世霸主的齐国竟然仅仅是因为输掉了一场陶邑之战和一场高唐之战,然后就被赵国打得国家都亡了吗?那现在同样也是赵国率领的四国伐秦,大秦在东边输了函谷关,在西边输了冀县,赵国两路进军夹击关中之势已成,你且说说,大秦究竟有没有可能走齐国的老路!”

    魏冉这番话有理有据,加上他的目光实在锐利,顿时让质疑之人哑口无言。

    秦王开口道:“那么,若是赵王不愿意答应大秦的条件,又该如何呢?”

    魏冉第一次出现了犹豫,欲言又止。

    秦王道:“穰侯尽管道来,寡人自会考量。”

    魏冉这才下定了决心,沉声道:“大王,为今之计只有两条选择。其一,集合蒙骜和白起两部残兵,应该还能有个七八万人左右,再加上咸阳城之中的数十万军民拼凑一下,怎么样也能够拼凑得出十四五万的部队,大秦可以凭借着这十五万人据守咸阳,抵御赵军兵锋。”

    秦王道:“那么以穰侯之见,这条路如何?”

    魏冉环视一圈在场众人,露出了一丝苦笑:“恕臣之言,此路怕是死路一条。”

    众人又是一阵骚动,虽然明知道会被怼,但依旧有人再次开口了:“穰侯此言未免过于夸大赵军的战斗力了吧?咸阳乃是大秦都城,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

    “就是,咸阳又不是郢都!”

    “咸阳之中数十万军民一心,难道还抵挡不住那赵国人不成!”

    魏冉抬起手,象征性的压了一下。

    “诸卿,你们的道理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但是本侯在这里只问一个问题,和函谷关相比,咸阳是更容易攻克还是更难攻克?”

    就这么一个问题,顿时让大殿之中鸦雀无声。

    咸阳更难攻克还是函谷关更难攻克?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非常明显的。

    在商鞅建立咸阳城的时候,这位雄心勃勃的秦国左庶长满脑子想的都是开拓进取,所以他在选址的时候压根就没有考虑什么易守难攻这种事情,他完全就是冲着咸阳能够更加方便的作为关中统治核心以及东出基地这么一个目标去考量的。

    咸阳城就位于渭水以北的平原之上,这是一片极为平坦的开阔地,虽然面前确实有着泾渭合流作为阻挡,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没有人会觉得区区两条河流就能够阻拦赵国大军的脚步,毕竟那又不是黄河长江。

    反观函谷关,那是北有黄河南有崤山,正面的通道极其狭窄,是真正的易守难攻地形,否则的话也不会弄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么一个词来了。

    但是,就是这么难以攻打的函谷关都被赵国人攻破了。

    虽然眼下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赵国人是怎么攻破的函谷关,但只要智商正常一点的人就会明白,能够攻破函谷关的赵军就一定能够攻破咸阳,因为咸阳城的城墙比不过函谷关的关隘,而咸阳城之中的所谓数十万军民也远远无法和白起手中镇守函谷关的二十万秦国精锐相提并论。

    魏冉看着鸦雀无声的众人,正色道:“不是我魏冉在这里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若是真的采取死守咸阳之计的话,那么咸阳就会成为第二个临淄!而大秦……”

    魏冉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肯定能够明白自己接下来想说的是什么。

    秦王长出了一口气,道:“所以依照穰侯的意思,若是寡人不想要成为第二个齐王田地的话,就只能够采纳你的第二个计策了?”

    魏冉道:“臣不敢。但臣在一番思虑之后认为,如今对于大秦能够起到最大帮助的确实就是臣的这个第二计了。”

    秦王道:“那就说来听听吧。”

    魏冉深吸一口气,道:“臣的第二计也很简单,请大王立刻带着太后、诸公子公主离开咸阳,南巡成都!”

    即便是做好了魏冉必然语出惊人的准备,但是众人还是切切实实的被魏冉的这句话给惊住了。

    就连一直以来十分平静的秦王,脸色也出现了极为明显的变化。

    所谓的南巡只是说起来好听,真正的意思大家当然都很明白。

    那就是让秦王赶紧放弃咸阳,逃到成都去!

    魏冉还在继续:“巴蜀和关中之间有汉中相隔,而且蜀道险峻,只要大王能够南巡到成都,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一旦天下时局有变,大秦完全可以再度北上……”

    终于,秦王第一次的打断了魏冉的话:“好了,穰侯。”

    魏冉停下了自己的话语。

    其余的众人因为震惊,一时间甚至都忘了出言反驳魏冉。

    秦王目光十分深邃的看着魏冉:“穰侯,你真的觉得这个抛弃关中无数老秦人,抛弃大秦几百年基业逃跑的计策是如今大秦能够采取的唯一上策?”

    魏冉十分坦然的点头:“大王,这确实是唯一的办法。”

    砰的一声,突然旁边一名秦国大臣直接跪了下来。

    “大王,此计万万不可啊!关中乃是大秦立国之地,若是没了关中,大秦……还怎么办啊!”

    砰砰砰,接连好几名秦国大臣都跪了下来:“大王,臣等愿意死守关中,和咸阳共存亡!”

    “大王,臣虽不才,但也是个关中老秦人,就是死在这咸阳城内,也不想要像一只丧家之犬般逃去巴蜀!”

    “大王,臣认为必须死守咸阳,守住关中,等待东边楚国等盟军带来的转机!其他国家不会坐视不理的!”

    魏冉厉声道:“愚蠢!看看楚国吧,楚国去年才丢了郢都,今年还不是都打回来了!只是暂时的撤退,又不是大秦永远和关中无缘了!至于楚国?哼,楚国早就不是当年的楚国了,再给楚王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发兵救援大秦!”

    一名跪地的秦国重臣怒视魏冉:“穰侯,你乃是楚人,又如何知道咸阳、关中对我老秦人是何等的重要!”

    “就是,若是没有了关中,大秦还能叫做大秦吗?”

    “老夫不管,就是要死守关中,和赵国人拼了!”

    让魏冉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明明这些家伙怎么都辩不过自己,但却偏偏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就是死不松口,毫不放弃。

    当一个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也要坚持一种观点的时候,这种人特么完全就是无敌的。

    更让魏冉无奈的是,这种人带起来的气氛还偏偏十分具有感染力!

    短短片刻时间,竟然大部分人都开始脸色赤红,叫嚷着要死守咸阳,和赵国人干个你死我活了。

    就在魏冉还打算继续开口劝说一下这些二愣子的时候,秦王终于开口了。

    “好了穰侯,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你在宫中忙了一天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也让寡人好好的思考一下。”

    魏冉一听就急了:“大王,赵军马上就要打到咸阳了,这个时候怎能……”

    “穰侯!”秦王抬高声调又一次的打断了魏冉的话:“寡人说了,让寡人好好的想一想!”

    魏冉顿住了。

    在这一刻,他从面前秦王的脸上看到了众多极其复杂的神情。

    痛苦、无奈、纠结、愤怒……

    可以想象,这位秦国的君王此刻心中是多么的煎熬。

    魏冉低下了头。

    “臣……明白了。”

    一刻钟之后,魏冉坐在马车之上,缓缓的朝着宫门之外驶去。

    正好是夕阳时分,太阳就在魏冉的视线之中慢慢的朝着西边滑落下去。

    这一幕突然让魏冉有所触动。

    曾经辉煌一时的大秦,是不是也已经像这夕阳一般,无法挽回的走到了穷途末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