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嫁给前夫他弟 > 第3章

第3章

作者:宋家桃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章

    萧无珩身侧的将士耳听着这话,面上却有些怔忡。

    他们从边陲一路回来就连在路上都未怎么歇息,如今城门在即,陛下还在宫里等着王爷回话,怎么好端端得就让人先行了?那成国公府虽是长安城中有名的士族门阀,可往日就算是成国公在王爷面前也未见他有什么反应,今日却是怎么了?

    他心中疑虑不减,却也不敢多加置喙,只能拱手应是。

    原先侯在一侧的民众见齐王这一行人突然停下还往这处过来,各个都忍不住脸色苍白,就连王家那十余个护卫也皱了眉围在马车两侧。场上气氛十分紧张,那来传话的将士眼看着众人这幅模样却是见怪不怪,他只是骑着马停留在离马车还有一段距离的样子开了口:“我家王爷请贵人先行。”

    他这话一落……

    众人的目光却忍不住朝那辆马车看去,能让那位煞神有这样的举动,这马车里头坐着得究竟是谁?

    而坐在马车里头的崔柔母女耳听着这话也是眉目微怔的模样,先前外头那位将士的话,她们自然也是听全了,倘若是其他几位王爷、皇子有这样的举动,她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疑惑,王家身处长安又和皇家关系匪浅,纵然是皇室子弟,对他们也很是礼遇。

    可这位齐王殿下自十五岁便去了边陲,这么多年也只有年节才会回来一趟,与他们的关系可算不得亲厚。

    只是既然他已发了话,那么也没什么好再推辞的了。

    因此崔柔也只是看着明和点了点头。

    明和会意便掀了一角车帘探出身去,对着那位将士福身一礼,口中是跟着客气一句:“多谢王爷。”等这话说完,她便又回到了马车中,而后马车继续往前驶去。

    等到马车离了那处,王珺看着崔柔仍旧紧皱的眉便握着她的手柔声说道:“不过是件小事,母亲何必放在心上?”

    她知道母亲心中在想什么,不过齐王此人前世对皇位可是没有半点心思,何况以他那个性子也绝不是会好讨好别人的,因此她也未曾多想。

    崔柔耳听着这话便移了一双慈悲目朝人看去,眼看着面前娇儿这张鲜活动人的面容,心下却是叹了口气。倘若是以前,她自然也不会放于心上,可如今东宫出了那样的事,若是太子的腿能好也就罢了,若是不能……

    她的娇儿怕是日后也得和皇家扯上关系了。

    偏偏如今这位齐王又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举措,却是不得不令人多想,只是这些话,如今却也不必提及。

    左右娇娇也未过及笈,纵然要成婚也得有些日子,何况这事情,或许也没有她想得那样糟糕。

    因此崔柔也只是握着她的手,笑了笑,未说什么。

    ……

    将士已经回到了萧无珩的身侧,他这心中也是有所猜疑的,太子在围猎时落马,如今外头的百姓不知道,可他们却清楚……太子那双腿怕是保不住了。

    这样一来,储君的位置自然也是要换人了。

    王爷这个时候向王家示好,难不成是有意那个位置不成?只是他跟了王爷这么多年,可从来不曾见他对那个位置在意过。

    萧无珩察觉到身侧人的目光却也未说什么,他只是看着王家的车马队伍,眼看着他们越行越远,粗粝的指腹却是放在右手腕上那串黑檀佛珠底下的貔貅上头。

    这么多年不见,也不知那个丫头成了副什么样子?想着记忆中那个小姑娘,他素来淡漠的那双凤目却少见得显现出几分笑意,不过这笑意也只是一闪而过,眼看着城门口已没了那一行队伍的身影,他也就收回了手重新放在缰绳上,淡淡道:“走吧。”

    这话说完,萧无珩便率先策马朝城中去,身后将士见他离去自是紧随其上。

    等到这一众队伍的人皆消失不见,先前侯在一侧的民众才终于落下了那颗高悬的心,甚至还有不少人忍不住擦拭起额头的汗。

    可算是把这位煞神盼走了。

    ……

    而此时的成国公府,崇安斋。

    端坐在罗汉床上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精神气却十足的老妇人,她穿着一身檀色绣仙鹤的圆领长袍,底下是一条紫檀色的马面裙,额前戴着一块暗红色的抹额,此时正捻着佛珠闭着眼。

    两侧候着不少丫鬟、婆子,底下也坐了不少人,这会一个穿着朱色长袍的妇人端着一盏茶,眉目微挑,声音也是一副埋怨模样:“二嫂也真是的,早半个时辰前便送来了信,如今这茶都喝了个底却还不见人影。”

    她这话刚落,对侧坐着的那个素衣妇人便柔着嗓子轻声回道:“二弟妹惯来是个守时的,许是路上耽搁了也不一定。”

    素衣妇人面容清和,身上也无过多的装饰却是一副在守孝的模样。

    她是府中的大太太,名唤林清。

    而原先说话的是府中的三太太,名唤冯婉。

    冯婉虽然名字里有个婉字,性子却一点都不温婉,如今听得这一句,她便把手中的茶盏置在一侧,握着一方帕子抿着唇看着人似笑非笑道:“大嫂可真是……”只是她这话还不等说全,那坐在罗汉床上的庾老夫人便睁开眼淡淡道:“好了,若是不想等,你就先回去,左右家中也没有什么外人。”

    老夫人的声音淡淡的,落在冯婉的耳中却烧得她有些脸热。

    崔柔也就罢了,可林清一个庶出子的媳妇竟还要比她更得老太太的欢心,这让她怎么不气?可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平日也不怎么管事,威望却还在,她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悻悻然闭上了嘴。

    屋子里这番动静,倒是正好让刚进门的母女两人听了个全。

    崔柔的面容未有什么变化,可见是早已习惯了,倒是王珺的面容在听到这道声音后终于泛起了些变化。

    祖母……

    她已有几年不曾见到祖母了,当年母亲和弟弟死后,祖母的身子也变得越发孱弱起来,后来更是一病不起,想着记忆中那个对她慈和的老妇人,王珺的眼眶也忍不住晕开了些泪花。

    “娇娇,怎么了?”崔柔原本正想往里头走去,察觉到身边人的不对劲,便停下步子压低了嗓音问了一句。

    王珺耳听着这话却是低着头合了合眼,等把那股子泪意逼退后才重新笑着朝人看去:“我没事,母亲,我们快进去吧,别让祖母她们久等了。”

    崔柔见她面容无碍,倒也未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朝人点了点头。

    帘外丫鬟禀了声,两人便举步往里头走去,屋中因为先前老夫人的那句话已重新归为安静,只是眼见着她们进去,坐在屋子里的那些人自是不住地朝她们这处看来。

    “母亲。”崔柔进了里头,就像往常一样朝人打了礼。

    而王珺在看到罗汉床上的那道身影时,眼中还是闪烁起泪花,只是恐旁人起疑便又压了压嗓音朝人喊道:“祖母。”

    庾老夫人眼看着底下两道身影也终于笑了起来,她把佛珠套于手腕上,而后是朝那道丁香色的身影招手道:“我的好娇娇,快到祖母身边来。”等王珺走到她身前,便笑着握了人的手细细打量了一回,越瞧,她这眉皱得便越紧:“怎么瞧着倒是瘦了许多?”

    等这话一落,她便皱着眉朝身后候着的容归道:“让厨房把七姑娘的菜单改改,多添几道菜,可得把我娇娇儿的身子给补回来。”

    冯婉耳听着这话却是不高兴得压了压眉,她的珍儿、珠儿天天在老太太跟前孝敬着,也未见她老人家有个什么表示,如今这二房的丫头刚回来,便各种宝贝着。

    老太太这心还真是够偏的。

    只是先前被老太太板着脸说了一通,她也不会这个时候再去寻什么不痛快,索性便握着茶盏自顾自喝起茶来。

    王珺看着眼前老妇人的担忧模样,心下也动容不已,脸上却还是如常笑道:“祖母惯是会唬人的,我哪是瘦了?前几日身边丫鬟还说我这春日的衣裳又缩了一个手指,您再让我补,只怕这些衣裳都穿不着了。”

    “穿不着便都换了,咱们又不是换不起……”

    庾老夫人虽是这样说,可脸上的担忧却还是消了下去,她握着王珺的手让人坐在了自己身边,而后才朝崔柔问道:“亲家公,亲家母的身子可都见好?”

    崔柔端着茶盏,闻言便轻笑着回道:“回您的话,父亲、母亲的身体都好,来时母亲还特地让儿媳递话给您,说是让您顾着身子,等来年来长安的时候还要同您一道打马吊呢。”

    她这话一落……

    庾老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深,口中却是轻嗔一句:“你母亲年轻的时候就爱耍赖,我可不敢同她打。”

    屋子里崔柔和庾老夫人说着话,王珺索性趁着这段时间打量起底下的人来,坐在林清身侧那个身穿胡服的姑娘是她的六姐,名唤王瑛,她仍是记忆中的那副英气模样,眼瞧着她看过去还同她眨了眨眼。

    王珺看着她这幅模样也有些忍俊不禁。

    再往另一排看过去,坐在冯婉身边的两个姑娘,年纪大些的那个名唤王珍,是她的五姐,另一个年纪稍小些的名唤王珠,是她的八妹。两人也都生得一副好模样,只是好似因为先前祖母的那番话还有些不高兴,不过王珍惯来是个会遮掩的,眉梢之间倒也瞧不出什么。

    王珠却是未曾遮掩,见她看过去还忿忿瞪了她一眼。

    王珺看着她这幅模样也未说什么,她这厢还在打量着,崔柔却是想起半个月前寄来的那道信便放下手中的茶盏问道:“上回家中寄来信说起太子的事,如今却不知道怎么样了?”

    屋中原先的说笑声消停下来,众人的面容也开始变得沉默下来,就连王珺也收回了视线。

    庾老夫人重新捻起了佛珠,虽然容色如常,可声音却还是低沉了些:“前几日,中宫递来信,太子虽然已经醒了,可那双腿,却保不住了。”

    崔柔虽然早先就已有所预料。

    可此时耳听着这一句,脸上却还是忍不住显露出了悲戚的情绪,就连坐在一侧的冯婉,这会的脸色也算不得好。

    东宫和他们王家的关系可是密切相连的,如今东宫出了事,他们自然也不好受。

    屋子里静悄悄的,无人说话,崔柔想起先前城门口发生的那桩事便重新肃了神色开了口:“母亲,儿媳有桩事想同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