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嫁给前夫他弟 > 第13章

第13章

作者:宋家桃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3章

    “你喜欢无琢?”

    萧无珩问这话的时候,未有丝毫避讳。

    春风徐徐,而王珺因为这一句也止了还未曾说完的话,她半抬了眼朝人看去,眼瞧着萧无珩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便又忍不住皱了眉。她不喜欢萧无珩这样问她,何况这样的话,于他而言,委实有些过了。

    因此她的声音较起先前也沉了许多:“我喜欢谁,这和王爷好似没有什么关系。”

    她这话刚落,不远处便传来一道声音:“郡主。”却是如意过来寻她了。

    王珺耳听着这道声音也就未再多言,她只是神色淡淡得朝萧无珩行了一礼,而后便头也不回得转身离开。

    而萧无珩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这回倒也未曾阻拦。

    他只是仍旧目光淡淡得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唯有负在身后的手有些收紧。

    ……

    等距离桃林有些远了。

    如意一面觑着王珺的面容,一面是小心翼翼得开了口:“郡主,您怎么会和齐王在一起?”她先前虽然离得有些远,却也瞧见了些,心中是奇怪自家主子怎么会和那位煞神在一起?

    偏偏也不知怎得,她先前这样望过去的时候,眼看着桃树下站着的两人,心中竟然诡异得觉得两人有着说不出的相配。

    她刚想到这便忙摇了摇头,却是想把这个想法赶走。

    那位齐王殿下虽然长得俊美,可名声却不好,刚出生便克死了自己的生母,后来又克死了自己的养母,这样一位煞神……郡主可千万不能和他在一起。

    王珺倒是不知道如意这脑袋里在想什么,闻言也只是淡淡道:“无意碰见罢了。”

    她说话时,神色淡淡,未有半点旖旎。

    如意见此,那颗紧张的心便也跟着松了几分,她继续扶着人朝未央宫走去,想着今儿个郡主和永寿、永昌两位公主见面,只怕如今的不高兴也多是因为这两人的缘故,便压低了嗓音道:“您若不喜欢那两人,日后不与她们接触就是。”

    “当初她们故意引您到百兽园里去,还遣人打开了关老虎的笼子,好在您未出个什么事。”

    这事虽然过去有十多年了,可每每想起,如意这心中的气便消不下去。

    王珺倒是早就忘了这事,如今听人提及,也是想了一回才忆起此事,这还是她六岁那年的事了,因为姑姑未有女儿的缘故,她从小便会来宫中住上一段日子。宫里头与她差不多年纪的也只有萧无琼两姐妹,她们平日自然也多有往来。

    有一回,便是那萧无珑开得口,说是要捉迷藏。

    她被那两姐妹引到百兽园,后来被人蒙了眼睛要去寻人的时候,也不知怎得,身后那个关着老虎的笼子却被人打开了。

    那会她才多大?

    碰到这样的事自是反应不过来。

    王珺记得那日她醒来的时候,身边除了那只已经死了的老虎,便只有一摊血,瞧着倒像是活人的鲜血。或许是因为这个经历实在太过吓人的缘故,她被人抱回去的时候便大病了一场,而当日发生的那些事,其中一些细节也记不太清了。

    如意看着王珺沉吟的模样,便继续道:“当日寻到您的时候,您昏迷在那个地方,身边还有这么一滩血,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

    到底是心有余悸,就连说话也带着几分颤音:“也不知那日是谁救了郡主,若是寻到,可真该好生谢人一回。”

    若是寻到,自是该好生谢人一回。

    当初那样的情况,若不是有人救了她,只怕她早已成了那只老虎的肚中餐了。

    只是……

    王珺的目光朝那百兽园的方向看去,口中是道:“都过去这么久了,既然那人不曾出现,或许是不想让旁人知晓也不一定。”

    如意闻言便也未说什么,只是在提及萧无琼两姐妹的时候,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当日她们巧舌如簧骗了您去那样的地方,回头只是轻飘飘的几句不知情就完事了,皇后主子和夫人心善,还真信了她们的话。”

    其实谁又会想到当时也不过是小孩的两人会这样狠心呢?

    若不是她时常陪在郡主身边,偶尔能够瞧见那两人朝郡主看来的视线带着嫉恨,只怕她也不会相信这两人会有这样的心肠。

    王珺听着她话中不平,神色却也未有什么变化,那两人的坏心肠又岂止这些?当日她被打进冷宫的时候,这两人做得再过分的事都有……只是这两人于她而言,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因此她也只是语气平常得说着:“当年的事,谁也不知道,纵然你心中不平也没有根据,何况过去这么久了,此事日后还是不必再提了。”

    她并非心善,只是当年那样的情况,这两人自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才敢如此大胆……

    因此到最后姑姑也只能是处置了些宫人,怪责他们看守不力罢了。

    郡主发了话,如意自然不会不遵从,因此她也只是恭顺得应了一声,待又扶着人穿过小道,她才又道:“这两人虽然可恨,不过德妃娘娘倒是个心善的,魏王殿下也素有好名声……”

    如意知道郡主的婚事与几位王爷有关。

    而几个王爷中,最得老爷、夫人喜欢的便是这位魏王殿下了,她还想再说,便瞧见身侧郡主原先平淡的脸骤然又黑沉了许多。

    伺候郡主这么多年,她还从未在郡主的脸上瞧见过这样的神色。

    这样的凌厉,竟和那位齐王殿下如出一辙……

    如意也不知怎的,竟慌得连这颗心都忍不住“扑通扑通”快速跳了起来,只是再等她看过去的时候,郡主却又恢复如常,倒像先前那一幕不过是她眼花了。虽然不知是不是她看花了眼,可她看出郡主神色不佳,到底也未再说起此事。

    直到回了未央宫,如意看着王珺手中捧着的那枝桃花时,才轻声问道:“郡主,这花……”

    王珺耳听着这话,循声看去,先前一路走来,她倒是也未曾发觉萧无珩给她的花竟还被她捧在手上,她原本是想叫人随意处置了,只是看着这灼灼动人的桃花,到底心有不舍,便道:“寻个瓶子插起来吧。”

    ……

    夜里。

    王珺今儿夜里陪着姑姑用完晚膳便又多吃了几杯酒,或许是酒后好入眠,她今日竟是早早就睡下了。自从醒来后,她还鲜少有过这样好眠的时候,只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她却发现露在锦被外头的手好似被人攥着。

    那个力道并不算重,只是每每她想挣脱,却是怎么也挣不开。

    到后头,她索性也就懒得理会了,只是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亥时时分,如意睡眼惺忪点了灯走了进来,郡主的睡相不好,所以她们守夜的时候,每当人睡熟了便会进来给人掖一回被子,为得就是担心她踢了被子着了凉。她把宫灯放在一侧的架子上,掀开床帐刚想弯腰替人拾被,便发现今夜郡主的被子竟然好生盖在她的身上,就连手和脚也严严实实得盖着。

    “奇怪……”

    她轻声嘟囔了句。

    不过她也未曾多想,只是又落下了帷帐,而后便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

    翌日清晨,因为心里还掺着林雅和太仆寺卿的事,王珺刚刚醒来便同姑姑提出了要离宫的意思。

    王芙虽然心中不舍却还是允了她的话,这回娇娇因为知她心情不佳,已在宫中多留几日了。既然她要离开,她自然也不好再留人,不过临来王珺要走得时候,她还是握着人的手说了好一回话,又让常宁准备了不少好东西让人拿回家去。

    等王珺回到王家的时候已是午后了。

    她是拜见完祖母和母亲,才回了自己的平秋楼。

    虽然有几日未曾回来,可屋中却还是一如往日,王珺由人服侍着净完面,便瞧见连枝打了帘子进来。

    想起离时吩咐她的事,又见她这幅容色,王珺一面握着帕子拭了手,一面是坐回到软塌上,发了话:“连枝留下,你们都先退下吧。”

    等到其余一众丫鬟退下,她才开了口:“怎么样?”

    连枝闻言是朝人行了礼,回了话:“您让奴查的事,已经查到了。”等这话说完,她是接过王珺手中的帕子,紧跟着是又一句:“那位林姑娘如今住在城西的青莲巷,还有……”

    她说到这的时候,神色却颇有些不好:“这段日子,她和五小姐常有往来。”

    “今日……”

    “她也在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