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嫁给前夫他弟 > 第58章

第58章

作者:宋家桃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8章

    王珺这一句话犹如是从喉咙深处吐出来的,并不算响亮。

    除了王珠之外也没有人听到她在说什么,可就算听不到她说得是什么,光她这一番举动就已足够令人震惊了。

    王珺的礼仪,那是连宫中的那些教养嬷嬷都挑不出半点错的,见惯了平日仪态万千的她,她们这些人何曾见过她有这样的时候?

    一时……

    就连王珍和林雅都因为太过震撼的缘故而立在了当地,不曾出声。

    无人说话,周遭都是寂静的一片。

    她们皆睁大了眼睛,怔楞得朝王珺看去,等听到王珠的尖叫声,她们才终于回过神来。

    可即便回过神来,她们也不敢有丝毫动作。

    此时天地之间是一片昏暗,而那个身穿朱红衣服的女子就像是一道烈火一般,散发着凛冽而又令人害怕的气势。

    这样的七姑娘,令她们不敢有丝毫动作,只能互相对望着围在一侧,却是谁也不敢先上前。

    王珍也终于回过神来,她紧皱着那双柳叶眉,一面朝王珺走去,一面是不高兴得斥道:“七妹,你这是做什么?还不放了阿珠?”等这话说完,她又看了眼围在一侧不敢有所动作的丫鬟,更是冷了脸,沉了声:“你们都是死人不成?还不上前去拦着?”

    她这话一落……

    几个丫鬟互相对望了眼,到底是碍于王珍,抿着唇朝王珺走去,口中也是跟着轻声规劝道:“郡主,您放了八姑娘吧,八姑娘年幼不懂事,何况这儿离正院不远,若是让老太太瞧见了……”

    可她们的话还没落下,步子也还没靠近,就瞧见原先一直背身站着的王珺转过脸来。

    她站得位置,并没有点什么灯笼。

    只有天上的那弯明月打下来的几分光亮,可这光亮实在太稀薄了,众人只能窥见她那张明艳不可方物的面容,以及那双清亮的桃花目,只是如今这双桃花目,少了平日的温和,黑沉沉得就像两个能吸人魂魄的黑洞一样。

    她就这样望着她们,声音冷清而又淡漠:“我是陛下亲封的长乐郡主,你们谁敢碰我?”

    她这话一落……

    原先朝王珺走去的一众丫鬟却都止住了步子,就连伸出去的手也不自觉得收了回来,她们互相对望着,谁也不敢再上前。

    王珺见她们停下步子也没有收回目光,她仍旧抬着那双桃花目,目光黑沉沉的,没有丝毫情绪,扫过场上所有人,最后是落在王珍的身上,眼看着她紧握着帕子,抿着唇站在那儿,继续道:“怎么,五姐,你要拦我吗?”

    这话说完,她却突然笑了。

    王珺笑得时候很好看,眉目弯弯的,带着些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翘着嘴角,望着她:“可是,你配吗?”

    你配吗?

    这一句话,掷地有声。

    倘若先前王珺的举动是砸落湖中的小石,那么如今,这一句未加掩饰的话,就像是平地落下的一个惊雷。围在旁边的那些丫鬟,自然察觉出了两人之间那股剑拔弩张的气势,各个低下头屏着呼吸,不敢说话。

    生怕她们两位阎王打架,她们这些小鬼遭殃。

    王珍此时也没有心情再去管那些丫鬟在想什么,早在王珺那句话落,她就已经被气得全身发抖。

    是,她一直都忘了,眼前这个女人除了是王家的七姑娘,还是大燕唯一一个上了金册宝印,享有太庙的异姓郡主。

    这阖府上下,除了二伯、二伯母还有祖母之外,谁的品级都比不过她,就连她的父亲,也同样比不过她。

    倘若王珺真想摆郡主谱,家里上下都得跪下喊她一声“郡主娘娘”。

    只是这些年,王珺从来不曾在她们面前摆过谱,久而久之,她也就忘了,忘了眼前这个女人从来不是善男信女,忘了她只是暂时收起了羽翼和爪牙。

    可如今……

    如今这个女人已不打算再与她维持那表面的姐妹情谊。

    她直白的,没有丝毫遮掩的,居高临下的,用一种俯视的态度,骄傲得对她说,“你配吗?”

    可就如王珺所说的那样。

    她不配,也没有这个资格,甚至在那一双眼睛的注视下,她竟有些直不起身子,想屈膝给她行礼。

    倘若那番话,足以让王珍不堪。

    那么如今她自己的所思所想,却更加令她羞愤不已。

    她就站在这儿,紧咬着唇,晚风拂过她的面,却像是巴掌一样拍在她的脸上。

    王珍深深吸了一口气,似是想平一平心底的情绪,直到终于平稳了心下的情绪,她才抿着唇,看着王珺,哑着嗓音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

    王珺似是呢喃一般,重复了一遍,而后她是很轻得笑了一声。

    她没有回答王珍的话,反而把脸转向王珠,眼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很亲和得问道:“八妹,你说我要做什么?”

    王珠此时哪里还说得出什么话?

    她的小脸惨白,就连双目也仓皇不已,眼看着王珺这幅和蔼可亲的模样,却是被吓得哭出声来。

    “傻姑娘,哭什么呢?”王珺一边说着话,一边是伸出修长的指尖,替人轻轻拂掉脸上的那几滴泪水,她的脸上仍挂着笑,神色也很可亲,就连语气也是很好的模样:“别人瞧见,只当我是在欺负你。”

    王珠看着她的动作,又是害怕,又是恐惧。

    眼看着王珺的指尖替她抹掉脸上的眼泪,她更是被吓得连哭都停止了,不知过了多久,见她终于收回了手,王珠才睁着一双无措的眼睛望着她,就像是看着恶鬼一样,抽抽噎噎得说道:“七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你饶了我这一回吧。”

    王珺看着她这幅模样,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笑道:“你哪里错了?”

    王珠原本也不过随口一句话,就想着早点摆脱这个女人的束缚,何曾想过自己真得错了?因此听到这一句,她却有好一会没回过神来,只是看着眼前这张笑得越发明媚的脸,她终于还是结结巴巴得说道:“我不该掀帘子,不该在桂宫大肆宣扬,更不该说秦王和崔家姐姐的坏话……”

    她一边说着,一边是偷偷觑着王珺的脸色,眼瞧着她较起先前也没什么变化的神色,一时也不知自己说得到底对不对。

    她把能说的话都说了一遍,最后实在畏惧王珺,竟又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哑着嗓音抽噎道:“七姐,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你饶了我吧。”

    王珺耳听着这一句,原先温柔可亲的面容终于沉了下来。

    没了笑意的芙蓉面,黑沉沉得就像六月乌云压境的天,阴沉得令人害怕。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宫里做出那事的时候是什么心思?你不过是以为和秦王幽会的那个人是我,所以才火急火燎得上前掀了帘子,恨不得让众人都知晓……后来你眼瞧着是我表姐,又计上心头,想着纵然不能败坏我的名声,能让我不高兴也是好的。”

    王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

    她架在王珠肩膀上的手肘仍旧把人困在这方寸之地,眼看着王珠越发惨白的面容,以及那不住颤抖的身子,突然伸手捏着她的下颚,逼着她仰头直视:“你真该庆幸,你头上冠着的这个姓。”

    “若不是因为你姓王,你以为我今日会轻易得放过你?”

    等这话说完,王珺终于松开了手,她接过连枝递来的帕子擦着手,而后是垂眸看着颓然坐在地上的王珠,淡淡说道:“不过你要记住,我除了是你的七姐,还是这大燕的郡主,你的七姐,可以纵着你胡作非为,可这大燕的郡主,却容不得你欺辱。”

    “若再有下次,你该知道我的脾气。”

    她这一句,是同王珠说,亦是同场上的所有人说。

    说完,她也未再理会王珠,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侯在一侧的王珍和林雅,面无表情得走了。

    众人眼瞧着她离去,却是迟迟不敢有所动弹,等到再也瞧不见她的身影,终于有人走上前扶起了王珠。

    王珠先前被人这么一通吓还没回过神来,等到那温热的掌心贴在她的胳膊上,她才终于抑制不住,哭了起来。

    周遭丫鬟自是好一通安慰。

    而王珠惨白着脸,双目红彤彤的,一边朝王珍走去,一边抽抽噎噎得与人说着:“五姐,你,你陪我去找祖母,我就不信这家里真得没人能治得了她。”

    只要想到今日大庭广众,被人这般羞辱,她就咽不下这口气。

    王珍耳听着这话却没有说话,她只是垂着眼,抿着唇看着她,神色很淡漠,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冷声说了一句:“把八小姐扶回屋子。”

    说完这话,她也未再搭理王珠,竟是径直就走了。

    她心中同样恼怒王珠,先前宫里的事也算了,偏还要在这个时候去寻那王七娘的不痛快,如今好了,她被人这般羞辱,只怕不用明日,家里那些狗奴才都会知道今日发生的事了。

    只要想到王珺冷冰冰的目光望着她,同她说“你配吗”的时候。

    王珍这心中就好似有一团烈火一般。

    若不是王珠在宫中做出那样的事,若不是她非要去挑衅王七娘,事情又怎么会变成这样?还去寻祖母,只怕祖母知晓,头一个要罚得就是她们。想到这,她脚下的步子,却是越发加快了些。

    王珠眼看着王珍离去的身影,却还有些怔忡。

    她张了张口,还没说什么,就看到王珍已拐出了小道,她看了看正院的方向又看了看王珍离去的方向,跺了跺脚,到底还是朝三房走了。

    眼看着姐妹两人先后离去,这里也就没多少人了。

    林雅便由冬盏扶着朝莱茵阁走去,耳听着身侧冬盏压低了嗓音轻声说道:“这王家真是越发热闹了。”

    她也只是轻轻笑了笑。

    小道蜿蜒,而她草绿色的裙摆恍如流水一样在半空虚虚晃着,林雅脚下步子没停,口中也是很轻的一句:“她们闹得越厉害,对我们才越有利,不过……”

    想起先前王七娘那副骇人的模样,她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就连声音也带着些余悸未消的模样:“我以前实在是太小看她了。”

    这世上许多人都会顾忌自己的身份,生怕行差踏错些什么,就会招人口舌。

    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根本不在乎名声,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这是林雅最畏惧王珺的地方。

    无论是王珍还是王珠,她都可以轻易得寻出她们的弱点,有了弱点,就能够逐一击破她们的防线。

    可是王珺不是。

    “冬盏……”

    林雅突然喊了她一声,等到冬盏循目看来,她才望着那蜿蜒的小道,很轻得说道:“我突然有种感觉,只要她活着一日,我就不可能赢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