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滚下榻 > 第三十四章 斗法,看谁斗得过谁

第三十四章 斗法,看谁斗得过谁

作者:如沐清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四章 斗法,看谁斗得过谁

    这一句话,让姜铁直又开心又心酸,也越发疼惜自己这乖巧懂事的亲闺女。

    拍拍姜渔的背,姜铁直柔声安慰:“不哭了不哭了,我们家小渔儿已经是大姑娘了,现在还哭鼻子,也不怕别人笑话。”

    “妹妹你说,你心里有什么气,哥哥一定帮你出!”

    见她哭,一边的姜国柱也心疼的很,顿时撸起袖子,还想要去教训王翠莲,却被姜母一把给拉住,小声骂道:“小兔崽子,你这是帮你妹妹,还是害你妹妹啊!”

    娘家的人把婆家的人全都得罪干净了,那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越发受刁难和委屈的人,不还是姜渔吗?

    但是男人间的想法和女人所想的,终究不一样。

    只见姜国柱一脸懵,想也不想的回道:“娘,我这当然是在帮妹妹啊,不给他们家的人一点点教训瞧,只怕他们当我姜家的姑娘好打好骂好欺负!”

    “话虽如此,但好歹是你妹妹的婆婆和妯娌,怎么能……”

    “娘,你看看妹妹身上的伤,难道不心疼吗?咱们当她们是亲家,一直以来客客气气,可她们根本没把妹妹当人看,我今儿个可在这周围问过了,都说妹妹挨打干重活是常事,就这样的亲家,大不了咱们家不结了!”

    “说什么浑话!”姜母瞪了自己儿子一眼。

    姑娘家在嫁人说媒之前,倒是可以相看相看,那很正常,也无伤大雅。但若是是嫁人后被休,闲言碎语则不会断,名声自然就好听不到哪去。

    作为亲娘,姜母自然不愿意让女儿沦落到那种受人非议的可怜地步。

    尤其姜渔还有过一次投河自尽的经历,就怕女儿一时间再想不开,趁他们不注意去自我了断可怎么办?

    毕竟上次救回来已经是老天保佑,下一次,不一定还能有那份运气啊……

    当然,除非姜渔的夫婿陆大牛都对她不好,那么回娘家就回娘家吧!

    姜母有些时候虽然优柔寡断,但一涉及到自己的儿子女儿,她就是个护犊子的母老虎,不发威则以,一发威惊人!

    听着自己娘亲和哥哥的对话,姜渔又想笑,又觉得无奈,她出言宽慰道:“娘,哥哥,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又不傻,哪能白白让人欺负去?”

    结果她这个话一出,姜父、姜母、姜国柱三人,齐齐瞪着她异口同声的回:“不被人欺负还能被打出一身伤?”

    “……”姜渔被噎了一下,然后气得脸红直跺脚。

    三人齐齐笑了。

    这边的姜家四口倒是挺温馨,但是……听闻姜家父子打上门来的消息,而从庄稼地里匆匆忙赶回来的路大山,见到姜家人便勃然大怒的骂道……

    “好啊,你们姜家的,竟然敢跑来我家欺负我媳妇儿和老娘?”

    说完,路大山抄起手里锄地的工具,就朝着姜母打去!

    因为姜母就站在最外边,也是个女流之辈,绝对一打一个准!

    只不过路大山还是失算,因为姜渔早早就眼疾手快的将姜母拉到了身边,而姜家父子二人见状,立刻齐齐两脚,将路大山给踹倒在地!

    一边的马香兰见状,立刻扯着嗓子喊:“快来人呐,打人啦!打人啦!还有没有天理啊!一家子上门欺负人呐!”

    因为是下午四点左右,大部分村民都还在地里农作并没有回来,所以马香兰之前才不喊,因为喊了也没用。

    但是现在不一样,太阳快落山了,因此很多村里相邻都陆陆续续回来了,扯着嗓子叫唤,总会来人的。

    果不其然,在马香兰要死要活的喊叫之下,确实有好几个村民围在了陆家小院子里里外外,其中自然不缺乏看热闹的。

    马香兰见状,立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哭诉姜家多么多么不厚道,对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下手多么多么狠吧啦吧啦。

    而王翠莲更直接了,顶着鼻青脸肿鼻血还在流的脸,朝着门口围观的村民喊道:

    “快帮我喊喊村长吧,村长再不来,我就要被姜家父子打死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哟,被人偷了东西,人家还倒打一耙拖家带口的来害我!”

    姜国柱立刻就发飙了,骂道:“你这个毒妇可不要血口喷人,你这伤,明明就是你自己摔的,我姜国柱就算再窝囊,也绝对不打女人!”

    见有人来了,马香兰也就有了底气,再不像之前那般惧怕姜家父子,立刻就帮着大儿媳一起开战,回骂道:

    “真是好一个不要脸的,我陆家有你们这样的亲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你们要是心疼闺女,那干脆带她走好了,别进我家的门!”

    “……”

    什么叫倒打一耙恬不知耻?

    八成就是马香兰和王翠莲这般的了,姜国柱瞬间被气笑了,刚想要直接带着妹妹走,但想到自己母亲的话,又忍下了这口气道……

    “已经分家,我妹妹也不需要跟你过!话说陆大牛呢,他去哪里了?怎么不出来,真该让他看看,他的家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说起陆大牛,姜渔的眼神也是一黯。

    是啊,从今天清早她去集市,无意中遇到在村口堵她的那个初恋书生,被陆大牛看到且误会后,他生气的一走了之,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的影子,也没有他的消息。

    他这是……不打算再回来了?

    姜渔心中隐隐的有几分烦躁。

    也就在这对战又要升级时,德高望重的村长从村里来到了陆家。

    围观的村民们立刻自觉而主动的让出一条路来,等村长走进陆家小院后,又继续围在一堆,显然是不离去,就打算看看村长的处理方式和……看热闹。

    看到村长出现的那一刻,马香兰和王翠莲不亚于看到了救星,她们两当即哭喊的更凶,说要村长主持公道。

    然后一个撸起袖子做证,说身上的伤就是今天被姜家父子打的,另外一个指着自己鼻青脸肿流鼻血的脸,又哭又喊,看起来好不可怜。

    姜渔也朝着村长看去,不过……她却看到了搀扶着村长一同而来的柳婶。

    在听到陆家又有事情的时候,柳婶正在村长家里聊天,于是便主动跟着一起过来了。

    见姜渔怔怔的看着她,柳婶悄悄的朝姜渔眨了一下眼睛。

    而这时,年迈而中气十足的村长发话了,他看了看姜渔,又看了看地上的马香兰和王翠莲,吼道:“怎么又是你们家,三天两头要喊我来,没完没了吗?”

    “冤枉啊!”

    马香兰大呼冤枉,而后手指一指,指向了姜家父子俩,然后对着村长道:

    “村长啊,您老一眼就可以看出,这受伤的人究竟是谁,是他们姜家欺人太甚呐!不但打我这个老婆子,还打我大儿和儿媳,您说说,这天理何在,公道何在啊!”

    在马香兰说完之后,王翠莲也不依不饶的添油加醋:“还有我这个伤,您看,他们一家把我伤得这么重,简直是……”

    说到一半,王翠莲似乎想不起用个什么形容词,卡了一下后,她才灵光一闪,继续道:“泯灭人性,杀人不眨眼!”

    村长的嘴角很明显的抽搐了一下。

    肚里没有墨水,就不要装有学问的人了好吗。

    摇摇头,村长又看向了姜渔,问道:“她们说完了,现在你来说说,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