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滚下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获新生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获新生

作者:如沐清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四章 重获新生

    等到王诗画走后,姜渔从内阁里面出来了。

    刚刚济世堂里面发生的一切她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位王家小姐对沈轻舟有意思,且满心欢喜的在倒追。

    倒是沈轻舟比较有意思了,被这样一位貌美如花的大家闺秀喜欢,他非但不高兴,还一脸嫌弃。

    真是对冤家啊。

    摇摇头,姜渔和门口呆滞的乔氏兄弟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走出了济世堂。

    这个点不早了,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半,按理来说,她已经可以下班了。

    鉴于沈轻舟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姜渔也就不特意和他打招呼了,只让大小乔兄弟俩转告一声,她便回了家去。

    回到大同村后,姜渔一步步朝着自己家而去。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姜家小破房顶上,炊烟袅袅,很有烟火气息,也很温暖。

    姜渔莞尔一笑,在黄昏傍晚的微光照映下,她大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院子里,姜母正在清洗刚刚杀好的一只鸡,嫂嫂孙湘正在灶房里添柴烧水,准备烫烫后给鸡拔毛。

    姜铁直这段时间还在休假期,所以田地里的事情全都是爹爹去做的,除此之外捡柴砍柴,全都是他来做。

    见到姜渔回来,姜母莞尔一笑,温柔道:“闺女回来啦?快,回屋先歇歇,饭菜马上就做好!”

    因为这段时间都是姜渔在医馆替人看病就诊,家中所需的开支全都是她在济世堂那里赚取来的,是以全家上上下下对她都分外心疼,心疼她在外赚钱辛苦,便事事都会为她打点好。

    洗衣服做饭有姜母,喂猪喂鸡有孙湘,只要姜渔回来,基本不会再让她做其他事情。

    但姜渔却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而且她也不想闲,因为一旦没事可做,她的脑袋便会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

    所以姜渔笑笑,喝了两口水,便背起箩筐出了门,对着姜母和嫂嫂说道:“娘,现在天色还早,我去打猪草。”

    姜母原本不想让姜渔去的,毕竟白天已经累了一天,回家不能休息,反而做干不完的活计,多辛苦……

    倒是孙湘拦住了自家婆母,冲着姜渔笑笑:“行,我和你一起去。”

    孙湘这么做,自然由她的深意。

    姜母便没阻止,任由她们去了。

    走到河边的时候,姜渔撸起裤脚打了不少的猪草,装了满满一筐之后,她和孙湘满载而归的回家。

    一边走,孙湘一边打趣的说道:“小渔,什么事情都要让你做,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很没用……”

    姜渔知道孙湘是有心想要和她谈心,便也答了一句:“嫂嫂多虑,毕竟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咱们全家都期待着孩子的降临,你呀,只需要好好养身体就可以了。”

    孙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爱意。

    感受着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感应着身体里正在孕育一个小小的生命,这种感觉又奇妙又特别。

    那种即将为人母的温柔和笑意,看在姜渔眼里是既羡慕,又跟着开心。

    两人又走了一截路,在看着姜家院落出现在前方的时刻,孙湘突然握住了姜渔的手,问道:“小渔,嫂嫂觉得你最近,很不正常。”

    不正常?

    姜渔一愣,没忍住笑了,“哪里不正常了?”

    她能吃能喝能睡,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不抱怨,不发脾气,会为家里人着想,会任劳任怨赚钱养家……

    她做到如此地步,怎么会不正常?

    孙湘摇摇头,突然站住了脚。

    对上姜渔微笑平静的眼神,孙湘叹息了一口气,突然摸上了姜渔的脑袋:“你呀,就是因为太正常了,所以才不正常啊!”

    自从陆大牛走后,姜渔的日子也回归于平静,她不再哭,不再歇斯底里,可就是因为如此这般淡然,淡然到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才最让人担心,最让人心疼啊!

    摸着姜渔的头,孙湘语重心长:“小渔啊,我知道你心中的那种疼痛,可是很多事情,别憋着自己,不然的话,我担心你哪一天会崩溃。”

    很多表面的平静,不代表心里不悲伤。

    很多看似淡然的感情,不代表心里不深刻。

    这些话,孙湘原本不想说的,但看着姜渔每天如木偶人一般的生活,她看着心里难受,也有些不忍。

    话说回来,姜国柱走了,归期未定,谁又知道,他是凯旋而归,还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只不过她比姜渔更幸运的一点是,好歹她还可以有所期望,期望姜国柱平平安安归来。

    而陆大牛……

    姜渔则毫无希望。

    想到这,孙湘便不由自主的叹息了一声。

    姜渔愣了一愣,她又笑了。

    “嫂嫂,不用担心我的,我没事,真的没事……”

    笑着笑着,姜渔的眼睛又红了。

    并不是她想哭,而是她忍不住。

    见她终于露出平静之外的表情,孙湘眼里也带着一抹疼惜,然后上前,轻轻的拥住了姜渔。

    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孙湘叹道:“难过就哭,开心就笑,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姜渔,而不是像木偶人一样,毫无生机的姜渔。”

    或许是因为她的话太温柔,或许是在孙湘身上感受到了呵护和维护,所以这一刻,姜渔实在没忍住,哭出了声来。

    这还是在陆大牛的衣冠冢立好后的第八天,姜渔第一次有了淡然无波的情绪下的失态。

    憋得太久了,所以眼泪就像是开闸的水,收也收不住,只想要一次宣泄完毕,把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通通诉说。

    脑海里全都是陆大牛的脸,或平静或坚毅或温柔。

    耳边回荡的全都是在给陆大牛立衣冠冢时,犀牛村那些长舌妇们的埋汰和抨击,骂她克夫,骂她命硬,骂她不知廉耻,骂她报应来临……

    明明她这一生什么坏事都没敢做,可为什么老天还是要如此惩罚她?

    姜渔哭得歇斯底里,眼泪打湿了孙湘肩头的衣襟。

    孙湘只轻轻的拥着她,给她温柔的顺着气。

    有时候眼泪所代表的不一定是软弱,还是一种宣泄的方式。只有把内心的痛苦排解出来,才能获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