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滚下榻 > 第277章 求一个机会

第277章 求一个机会

作者:如沐清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77章 求一个机会

    第277章 求一个机会

    这番话,是真真正正的暧昧了。

    姜渔脸一红,有几分羞恼的转过头去。

    这时才发现,她仍然被楚遇护在怀里,以刚刚掳她上马车的动作。

    姜渔一惊,心中更是窘迫了几分,便立刻推开楚遇的手,从他怀里挣扎了出来。

    退坐到一边后,姜渔这才发现,虽然这辆马车看起来朴实无华,但实际上里头和外头全然都是两回事。

    从外看,这就是寻常人家的马车,两匹马,坐着一个车夫。

    但从里头看才发现,这里头的坐垫绸缎样样精美,小方桌上还有一壶沏好的茶,茶香四溢,分外甘甜。

    边上还摆放了水灵灵的水 果以及其他一系列的糕点,这个规格看起来,也不比达官显贵的差啊。

    姜渔看了几眼之后,也没敢在看,老老实实的坐在马车里。

    明明马车挺大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和楚遇一起乘车,这可以容纳五六人的空间也变得狭窄非常,甚至有种莫名的压迫......

    姜渔坐立不安。

    因为那个越来越会调戏她的王爷,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那视线灼热,姜渔就算没有看过去也能感受到。

    古怪的气氛就这样持续了许久。

    最终还是姜渔出声打破了这寂静,“殿下还没回答我刚刚的疑问呢,您不是走了吗?怎生又折了回来?”

    纯粹的转移话题。

    楚遇一笑,淡淡道:“楚王的仪仗是走了,可我还没有。”

    姜渔是何等聪慧的人,听到楚遇这一句话,她基本就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招,虚虚实实算是金蝉脱壳吧。

    只不过有一点姜渔不明白,“为何?”

    楚遇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了当的全盘托出:“这一路上,觊觎我的,想要除去我的应该不少,我这么做,算是省去一些麻烦吧。”

    何况姜渔还在马车上,一路同行,那他自然就要保证她的安全。

    姜渔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她不打算多问,但楚遇却再次开口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一定要回来做这个王爷?”

    他指的,是放弃从前猎户的身份,放弃她夫婿的身份,回归朝野,当那个惊艳绝伦的王爷吗?

    姜渔笑了一笑,笑容淡淡的,有几分自嘲,也由几分无奈:“换做谁,都会这般选择的吧。”

    谁不愿做那人上之人,谁不愿享那富贵荣华?

    若是可以,谁又愿意做那山野猎户,死守着满地疮痍的黄土,守着田间的粮食、山里的野味?

    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代表着的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但凡有点野心的都知道改怎么选。

    姜渔讶异的是,楚遇竟然会把这番话直接放在台面上说,这似乎太直白了些,直白到......让姜渔不愿去提起。

    楚遇也跟着笑了笑,不过他的笑容已久清浅,许久后,马车已经出了城,来到了城外那一条小道上,他这才又补充了句:“如若可以,我倒想要和你回到我们的小屋,做那潇洒快意的普通夫妻。”

    “王爷说笑了。”

    姜渔侧过脸去,不愿再提,便扭头看向窗外。

    马车已经出了城,但却没有往管道上而行,而是驶进了另外一条小路。

    这条小路比较近,四面都是杂草,沿途还有不少的野花,各种颜色极为秀丽。

    出了城后,少了几分拥挤,看着这广阔的天地,似乎连人的心境都跟着开阔了不少。

    姜渔仰头看着远方,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然儿一边的楚遇淡淡一笑,轻柔带着几分磁性的嗓音再次响了起来。

    “可你知道一切是为什么吗?”

    姜渔没有回答。

    “身不由己。”楚遇自话自答,顿了顿又道:“小渔,你知道为什么我的母后想要除了我吗?”

    他指的就是上次万寿节上,太子殿下联合皇后一起诬陷于他的事情。

    姜渔自然也想不通。

    按道理来说皇后是楚遇的生母,同样的两个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何如此偏向太子,却要置另外一个骨肉于死地呢?

    那时候姜渔有这个疑惑却没敢问。

    如今楚遇倒是自己问了出来。

    姜渔愣了愣,出于心中的好奇,姜渔斟酌了一番,终于开口试探的问道:“为何?”

    “因为......”楚遇笑得有几分凄凉,“因为我是承德帝的儿子。”

    姜渔不解,越听越糊涂。

    见状,楚遇淡淡道:“这样,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大约三十年前,今日的承德帝刚刚登基不久,然而承德帝最为要好的兄长却逆谋篡位。

    整个大楚虽然一番动荡,但最后却被承德帝强压了下来,那谋逆造反的亲王自当被处死。

    可谁也不知道,那位亲王和当今的皇后其实青梅竹马,早已珠胎暗结。

    在那位亲王死后,废皇后入了宫,和承德帝结发为夫妻,从妃子一步步坐稳了曾经的皇位之位。

    陪伴承德帝近三十年,她一共生下了两个皇子。

    一个就是前废太子楚景夜。

    一个就是现今的楚王殿下楚遇。

    听完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姜渔愣了愣,喃喃道:“也就是说,其实太子根本就不是承德帝的亲子?”

    “是。”

    “那皇后娘娘心中所爱,应该不是承德帝,而是那位已经死去的造反王爷,所以一直以来她对你就......很不喜......”

    “是。”

    楚遇再次点头。

    一连两个是,姜渔听着总算是明白了几分先前的因果。

    难怪皇后宁愿废了楚遇,也一心想要让自己的大儿子登基,这不光是报复承德帝,也是心中对青梅竹马的旧爱念念不忘的原因啊。

    可这也......太复杂了些。

    姜渔摇摇头,听到这个故事,反叫人浑身冒冷汗。

    楚遇却笑了笑,说道:“这还远远不止。”

    “还有什么?”姜渔惑道。

    “剩下的就不说了,那些事情太肮脏了,能不听还是不听为好。”楚遇说着,还一边伸手倒了两杯茶。

    姜渔接过其中一杯小口饮了一口,问道:“那你把这些事情告诉我做什么?”

    “因为......我想向你求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姜渔惑道。

    楚遇再次看向她,漆黑的眼中,深邃的让人看不透:“我想求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