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滚下榻 > 第386章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第386章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作者:如沐清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2中文网】www.62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86章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第386章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丫鬟的声音越说越大,大有直接闹僵,好让路过的人为之评评理的架势。

    姜渔揉了揉额头,说道:“行,那等我收拾药箱,我跟你去一趟。”

    怕什么,薛乔杉再厉害,还能吃了她不成?

    再说了,她姜渔脾气虽好,性格虽好,但也不是那种任人拿捏的主,真要把她逼急了,她有的法子可以整整薛乔杉!

    一边的沈轻舟直接就摇摇头,还想要阻拦,姜渔却先一步安抚住他们,道:“没事的,只是寻常问诊而已,很快我就回来了。”

    虽然她很不乐意去,但也是真的不担心薛乔杉会对她做什么。

    她手中有银针,身上有毒粉,还有一个暗中保护她的罗七。

    薛乔杉就算想要对她不利,可她有这么多的王牌在手,只怕她的一根头发丝,薛乔杉都别想碰到!

    乔一乔二也有几分担心,想要说什么,但他们心中也清楚,若是这丫鬟真的以楚王府的名头来压他们,不去不行。

    瞧瞧这架势,就是一幅不肯善罢甘休的咄咄逼人样。

    这一趟,姜渔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苏婉适时的站了出来,笑道:“姜姐姐,我跟你一起去呀,你也有孕在身,拿不得那么重的药箱。想必楚王妃也能体恤一两分,是吧?”

    最后一句话,苏婉是对着那丫鬟说的。

    反正苏婉也是女子,就没有避嫌这一项。

    再说了,姜渔的肚子也确实大了,身边得有个人照看才行。

    这是情理之中,无法拒绝。

    丫鬟的脸色虽然不太好看,却也点点头同意了:“那是自然,我们家王妃心地纯善,当然不会拒绝。”

    好一个心地纯善!

    姜渔冷笑。

    谁都可以当得起心地纯善的赞美,唯独薛乔杉不可以。

    就这样,苏婉背着药箱,挽着姜渔的手走出了济世堂。

    沈轻舟送他们到门口,临走前还朝着苏婉感激的看了一眼。

    若是让姜渔一个人去见那劳什子楚王妃,他是万万不放心的。

    但是有苏婉陪同,好歹有个照应,而且苏婉多多少少还会一点点拳脚功夫,再不济也能做个报信的人。

    沈轻舟心中稍安。

    苏婉当然读懂了他的意思,眨眨眼,一如既往的赖皮道:“沈公子,回来请我吃饭吗?”

    这也算是摆在台面上的撩拨了。

    沈轻舟有些不自在的侧过了脸去。

    这段时日,苏婉就像是不明白他心思似的,时时刻刻围绕在他左右,不是嘘寒问暖,就是左一句哪家的东西好吃,又一句出去赏月呀,看风景呀……类似的话语。

    虽然是叽叽喳喳了些,沈轻舟从不回应,可每次看着她那满足而得逞的笑意时,总是无奈的成分更多。

    苏婉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姑娘。

    更像妹妹。

    沈轻舟侧过脸去,所以也没看到苏婉眼中的黯淡。

    她嬉笑如常,可谁知她心中苦涩。

    她愿意和姜渔一同前去,并不是想要沈轻舟一个感激。

    可是……

    也只有她这么做,沈轻舟才会正眼看她,并且感激的朝她笑笑。

    哎。

    好伤人啊。

    苏婉心中苦涩,但什么也没有说,跟着姜渔一同离开了济世堂。

    济世堂离楚王府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只是那丫鬟一直都在催,“快点快点,磨磨唧唧的是逛街还是看诊呢?”

    典型就是看不得姜渔走得慢,不想让她好过。

    可姜渔的肚子毕竟也大了,身子沉,而且这一个月来,腿脚有时候还会浮肿,行动当然没有那么迅捷。

    所以不论那丫鬟怎么催,姜渔都不理睬,依旧慢悠悠的走,偶尔在那丫鬟冲她吼时,姜渔还会皮笑肉不笑的顶一句——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王妃是得了什么无药可救的急症,你要是着急,你先回去探探?”

    “你……”

    一句话,把那丫鬟气得脸色铁青。

    然而她又不敢说什么,只能咬着牙,用目光恶狠狠的看着姜渔。

    姜渔倒是不惧的。

    话说回来,人和人真是不同啊。

    想当初在前皇后的宫中,姜渔认识的那个宫女就很好,她帮了她一次,救了她被皇长孙感染的天花,人家就对她百倍相报。

    可像薛乔杉这样的人呢,莫名其妙,在当初完全不认识的时候就对她百倍刁难,甚至还差一点点就把她当成了替死鬼!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眼下这个丫鬟,姜渔是第一次见,说来也是无冤无仇,可人家就是要处处针对,有什么办法呢?

    良久之后,姜渔总算是到了楚王府。

    话说回来,这个楚王府是楚遇的府邸,她又是楚遇的发妻,却一次都没有来过楚王府,反而跟个小情人似的,面上还要装作不认识,不熟。

    可据楚遇所说,这个楚王府他踏进来的次数虽然多,可真正歇息的时间却不多,尤其是在迫于圣旨的压力娶了薛乔杉之后。

    所以这么一想,姜渔又释然了。

    楚遇自己也说过,有她在的地方才是家。所以这个楚王府,不过就是一处没有丝毫感情的空宅子而已。

    她没什么好计较的。

    踏进王府之后,丫鬟跟着就在前面带路,一直将姜渔带到了王妃所住的院子里后,才转过身来,冷冷道:“哼,你们就在外面等着,我去通报我家王妃!”

    苏婉都被气笑了。

    刚刚这一路来,这丫鬟赶的跟什么似的,急哄哄的,好像她们耽误了哪怕一瞬,她们家王妃就能升天似的!

    可当她们真的到了这个地儿时,又开始端着架子。

    这什么意思?

    给她们一个下马威?

    苏婉都有些恼火,便轻轻拽了拽姜渔的衣袖,说道:“姜姐姐,我们不治了,走吧!她不就是仗着自己身份是王妃嘛!身份就高人一等了?”

    在苏婉眼里,是王公大臣犯罪,也与庶民同罪。

    可她不知道,在有些时候,这句话只是说给“庶民”听一听的。

    正正凌驾在百姓之上的,始终是皇权。

    姜渔笑了一声,安抚道:“没事,通报一声倒也正常,我们先做好我们的本分,要是病人再不配合,我们走我们的,别人也就无话可说。”